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五百九十九章 竞技场

  沪市第三精神病院。

  秦宝宝仰头,望着医院大楼嵌着巨大的字体,愕然道:“脑袋瓦特了?为什么要来这里。”

  精神病院?

  为什么要来这里。

  “没来过吧?”秦泽停好车,掏出车钥匙锁门,借着车身遮挡,悄悄在姐姐的翘臀扇了一巴掌,臀浪荡漾。

  秦宝宝浑身僵了僵,震惊的看他。

  小赤佬胆子好大!!

  她心虚的四处张望,看有没有狗仔在不远处潜伏,车流穿梭,行人匆匆,没人注意到他们。

  “作死啊你。”秦宝宝嗔了他一眼。

  偶尔被弟弟主动调戏,没有羞恼和愤怒,反而有点小窃喜。

  秦泽嘿嘿一笑,抬头,顶着阳光,眯眼:“智慧限制了我的想象力,无法了解精分患者的感受,所以,还得找专业的人来帮忙。”

  除了垃圾电影、快餐电影,稍微有点内涵的片子,都需要专业领域的人员帮忙。

  比如某宗师,导演准备了十年,期间,拜访了许多的国术大师。

  再比如评分高的侦探推理、刑侦等电影,背后都有一支专业的团队。

  秦宝宝抱着弟弟的胳膊,两人并肩进了医院大楼。

  精神病院相对于普通医院,显得有些冷清,但只是相对而言,一楼大堂里人还是很多的,排队挂号,领药等等。

  第三医院是专门治疗精神方面疾病的医院,和普通城市的精神科不同,它是专业的,其他医院的心理医生要是碰上重症患者,都会让他们到专门的精神病医院做检查。

  当然,这里也有比较严重的精分患者,这是秦泽来的主要目的。

  没挂号没咨询,秦泽直接领着姐姐上六楼,然后在六楼的接待员那里说明自己来意,找李主任的。

  “你都已经联系好了?”秦宝宝扑闪着眸子,好奇问。

  “当然,要不怎么一头扎进来,人家可没时间招待我们。”秦泽道:“我让人联系过医院了,医院听说我要拍电影,要在他们这里取景,也表示很高兴,毕竟是一种宣传嘛,另外我还聘请了李主任当我的顾问,他是精分领域的专家,有丰富的经验,这次先拜访一下,随便聊聊,我好找找灵感。”

  “我还以为你真的找我出去玩的。”姐姐失望道:“我这算什么,陪衬的花瓶吗?”

  “不要把话说的那么耿直。”

  秦宝宝在他腰上拧了一下,没拧到软肉,哼哼道:“你的腰越来越硬了,都不好玩了。”

  “你又没玩过,你怎么知道不好玩。”

  一路斗嘴,来到李主任的办公室。

  带路的护士抱歉道:“李主任在辅导一个病人,马上结束了,你们麻烦你们在外面等一下。”

  秦泽和姐姐在办公室外的长椅上坐下来,身边还有一个女士,穿的很光鲜亮丽,但脸色不太好,有浓重的黑眼圈。

  “你这是有什么癖好吗。”女人问秦宝宝。

  秦宝宝:“.......”

  在精神病院里戴墨镜和口罩,怎么看都不正常。

  “大家都有点心理疾病,适当倾诉反而会得到改善,医生说我有轻微抑郁症,平时要多交流,多旅游,不然会恶化。”女士首先坦白,并试图以此打破秦宝宝的心理防线。

  秦宝宝心说,神经病啊,我只是个吃瓜,我才不是没有病。

  本来不想理她,但小蛮腰被弟弟捅了一下。

  多年的默契让秦宝宝秒懂了弟弟的意思,他想收集素材。

  秦宝宝低声道:“嗯,我太漂亮了,如果不戴口罩,那些男人看到我,就会心怀不轨,害我提心吊胆。”

  秦泽:“.......”

  女人怜悯的看着她,这应该是个极度自卑,导致产生臆想的患者。

  “那他呢?你老公?”女人说。

  “嗯,他陪我过来看医生,医生说我是心理压力太大了。”秦宝宝道:“那你呢?什么原因啊。”

  女人看了秦泽一眼,正常人,不是己方,于是低声和秦宝宝聊起来。

  一直有句话流传:精神病人都觉得自己没错。

  完全扯淡。

  其实精神病患者,大多都知道自己有病,只有那些重症精神病患者,才会神智错乱。

  “你说男人恶心吗。”女人突然说,声音压的极低。

  “这.....”秦宝宝看了眼弟弟,心说,不恶心啊,好诱人的样子。

  “哦,你有老公的。”女人继续说:“我和我老公的婚姻已经到了濒临破灭的边缘,但他很爱我,我也觉得和他过日子不错,想挽回这段婚姻,可我觉得男人好恶心.....”

  “为什么会这样,他对你不好吗?”秦宝宝怜悯的语气。

  女人娓娓道来:“在我和老公结婚之前,我交过三任男友,第二任男友尺寸特别大。”

  秦宝宝开始是懵逼的,没听懂尺寸特别大是什么意思。

  “就跟泰迪一样,天天要,后来我们分手了,我又交往了一个男朋友,很帅气,是现在很流行的暖男,可他尺寸不是很乐观,有次吵架的时候,我一时激动,把我前男友的尺寸告诉他了,还做了对比。”

  秦宝宝懂了,心想,这可真扎心。

  “打那以后,每次我们在床上做,他总是一边做一边逼问我:你前男友真的很大吗,比我大多少,我和他比起来,谁更让你舒服。”女人一脸乳酸的表情:“你说这算什么?把我的A当竞技场了吗。”

  这么悲伤的问题,秦宝宝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

  女人叹口气:“我的病根大概就是那段时间形成的,没多久我就和他分手了,觉得男人真恶心,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恋爱。”

  秦宝宝:“多长时间。”

  女人:“大概三个月吧。”

  秦宝宝:“......”

  您一定很珍惜时光。

  “主要是我现在的老公,他认识我之后,展开疯狂的追求。他对我太好了,好到让我不知道该怎么拒绝。于是没多久我们就结婚了。可我发现我对床上的事有了心理阴影,很抗拒,结婚那晚,我躺上床叫了两声配合他,之后他想要,我都拒绝了。我们婚后的夫妻生活严重不和谐。”

  “现在我们天天吵架,我渐渐有些抑郁了。”

  秦宝宝纳闷道:“那你现在是抑郁呢,还是不能和老公那个啊。”

  “医生说那只是我的心理阴影,时间会抹平的,谁都有心理阴影不是。但千万不能抑郁下去,不然很危险,我还有抢救的机会。”女人说。

  她确实不严重,或者刚有抑郁倾向,不然不会说这么多话。也有可能是硬撑着聊天,想让自己稍稍好转一点。

  秦泽道:“不介意我说两句吧。”

  女人皱了皱眉,选择点头。

  秦泽说:“你现在抑郁的原因是感觉对不起老公,还是和他吵架太频繁,闷出来的毛病。就是说你来排除竞技场的阴影,还是因为有轻微的抑郁倾向?”

  “我发现他对我越来越不好了,知道我有阴影,还不体谅我。”女人道。

  那就是后者了。

  话说,不能啪的老婆取回来干嘛,买个硅胶娃娃不是更好,还能包邮。

  秦泽想了想,说:“我就随口说说,你看这样行不行,你把你老公当兄弟啊,不能忍受那个,就回家把双人床换了,换成上下铺,他睡下面你睡上面,他就是睡在你上铺的兄弟。既然是兄弟,偶尔给兄弟来一发,也不是不能接受对吧,毕竟朋友一生一起走。”

  女人一听,有理,陷入沉思。

  李主任办公室的门开了,一个穿西装的男人离开。

  秦泽当即和姐姐敲门进去。

  “秦老师好。”

  李主任大概六十左右,一头花白,戴着眼镜,披了件白大褂。

  他已经接到外面的电话,说今天预约的人到了。

  秦泽和姐姐与他握手。

  李主任亲自为两人泡了茶,笑道:“秦老师,等会儿记得给我签名,我孙女可喜欢你了。哦,我外孙也很喜欢秦老师,也要一份。”

  后面那个秦老师是对秦宝宝说的。

  “没问题。”秦泽喝了口茶,正色道:“李主任,我想了解一下精神病方面的知识。我的剧本创业陷入瓶颈,因为本身对这一块领域所知有限,所以有点难以下笔。”

  “你对精神病了解多少?”李主任反问。

  “精分....哦,就是精神分裂症。”秦泽道。

  “精神分裂症是一种精神科疾病,是一种持续、通常慢性的重大精神疾病,是精神病里最严重的一种。”李主任笑道:“写剧本的话,确实只有这样的类型才能写的精彩。”

  “说到精神病人,很多人都会下意识的想到神志不清、可怕、杀人不犯法这些形容词。

  其实,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精神方面的小疾病,比如狂躁症、焦虑症、精神衰弱,网瘾也是一种精神病。

  对了,还有整天说“一楼有道理”和热衷在评论区养狗的。”

  秦泽好奇道:“最后两个属于什么类型的精神病?”

  李主任:“先天性大脑残疾。”

  秦泽微微点头,“不愧是专家,形容的一针见血,长见识了。”

  “他们这类人平时表现的和普通人无异,但一到了网上,就会忍不住控制自己的手,就算经常有人骂他们,也知道这种行为会惹来别人的不满,但他们反而乐此不疲,因为他们大脑某种感知能力已经蜕化,在心理疾病领域,称之为先天性大脑残疾,简称.....”

  “可他们这种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像是强迫症。”

  “强迫症每个人都有,”李主任指了指桌上一叠书,书叠的很整齐,但有一本比较皮,它歪了。

  “你坐下来后,看了它三次,是不是很想把它摆放,让它和其他书一样,整整齐齐?”李主任道:“这是我故意的,从而观察病人有没有强迫症。秦宝宝老师也有强迫症,但很轻微,而你比她严重,她只看了一次,你看了三次。对于成年人来说,强迫症并不影响正常生活,但对儿童来说,严重的强迫症会引发多动症。”

  秦宝宝恍然大悟:“哦,他小时候就有多动症。”

  秦泽踢了姐姐一脚,问道:“我想知道,有没有可能把主角设定成双重人格?”

  李主任:“你是想问精分和双重人格的关系吧。”

  秦泽点头,对的,细节一定要处理好,不然拍出来会贻笑大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