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五百九十八章 长点心吧

  天方娱乐。

  刚刚结束锻炼的秦宝宝洗完澡,吹干头发,先惯例玩了会儿游戏,然后一个人坐在办公室的沙发,赤脚盘坐,练几分钟嗓子。喊了隔壁办公室的助理过来泡茶,自己捧着一本啃起来。

  女人和男人终究是不同的,仅从书名看,言情文亢长复杂,热血文简洁明了。

  秦宝宝做人做事,都算不上干脆利索。少了王子衿的主见,也没有裴南曼那样手腕果决,同样没有苏钰睿智韧性。

  不管是出身原因,还是眼界问题,自幼都无法和她们比。

  可她是秦泽唯一念念不忘了十几年的女人。

  所有人都想打嘤嘤怪,就秦泽一个人爱嘤嘤怪。

  相助理坐在秦宝宝对面,喝茶,她那边还有事没做完,不过有什么事比陪老板喝茶更重要,还能蹭一蹭老板的零食。

  “项链很漂亮,男朋友送的?”秦宝宝笑道。

  虽然出身的家庭没有闺蜜那般高大上,但自幼受过良好教育的秦宝宝,在助理心里,并不是那么难以相处的老板,偶尔还能说几句俏皮话打趣。

  相助理甚至根据秦宝宝早上的脸色做了晴雨表。

  比如哪天秦宝宝满脸不高兴的来上班,那么秦泽今天肯定不会在天方。

  代表着今天是晴天。

  如果她兴高采烈脚步轻快的来公司,那么秦泽肯定在她身边,或者晚点会过来。

  代表着今天是雨天。

  “是的。”她说。

  “有男朋友真好啊。”秦宝宝感叹一声。

  “秦总是不方便交男朋友。”相助理点头,不漏痕迹的拍马屁:“但你有弟弟啊,不知道多少人愿意用男朋友换您弟弟呢。”

  秦宝宝心说,别人用过的破鞋,我才不要嘞。

  嘴上打趣道:“那你呢,愿意用你的男朋友换吗?”

  助理一愣,摇头:“秦总开玩笑了。”

  “我弟弟不好吗。”

  “好,很好”助理说着违心话。

  秦泽是很帅,又有钱,又有才华,可整天板着一张脸,对她使用冷暴力。

  这种男人,在书里就是霸道总裁,故意冷漠对待傻白甜。

  在现实里好想打他。

  助理经常和身边的朋友腹诽秦泽,说自己在公司每天承受着与美貌不相符的压力。

  “那你给我弟做助理呗。”秦宝宝道。

  “”

  分分钟辞职不干。

  看着助理一脸腻歪的表情,秦宝宝就想笑。

  她知道老弟对助理本身并不反感,只是在用这种方式和自己置气,无声的反抗。

  类似于少年的叛逆心理。

  秦宝宝要做的,只是摸摸头,说:乖,麻麻爱你。

  划掉。

  重新描述:嘤嘤嘤,姐姐这么漂亮还满足不了你么?

  这才是他们姐弟正确的打开方式。

  终于想起手头还有点事儿要处理,秦宝宝支走助理,恋恋不舍的放下书,揉了揉眼睛,穿上高跟鞋,打算到办公桌前奋斗一波。

  也不好太懒散,毕竟是管理一个大公司的老总。

  老弟近年来蹭蹭蹭的坐火箭往上窜,她快跟不上了,说好一起做咸鱼的,突然间就高大上起来。

  又开公司又拍电影。

  秦宝宝的梦想是走上银幕,当国民女神。

  原因是每次在镜子里看到自己漂亮的脸,都有种孤芳自赏的寂寥感,好东西不能私藏,给全国人民分享一下。

  措不及防的当了娱乐公司的大姐大,秦宝宝内心是抗拒的。

  当老板太累。

  可有什么办法呢,你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个人,突然跳上高铁飞驰而去,你能做的只有骑着小毛驴在后面追啊追,就算追不上,至少能缩短彼此间的距离。

  否则,只有被遗弃的命运。

  “我有一只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

  搁在沙发另一头的手机响了,屏幕显示来电人是秦泽,秦宝宝啪一声扑倒在沙发上,喜滋滋的接通,语气却恶狠狠:“小赤佬,总算回来了,害我和子衿吃了三天的面,姐的嘴都淡出鸟来了。”

  “让姐姐嘴里长鸟,我的错我的错。”秦泽道:“我在公司楼下,想不想出去玩?”

  “去哪里玩?”秦宝宝眼睛一亮,大长腿欢快的拍打沙发。

  “下来就知道了。”秦泽道。

  工作也不要了,秦宝宝立刻从沙发蹦起来,欢快的离开公司,没忘记戴上口罩。

  在楼下的停车坪,看见老弟那辆二十几万的车子,时刻注意隐蔽的原因,车窗没降下来,秦宝宝俏生生站在车边,敲了敲窗户。

  车窗缓缓降下。

  当姐姐的不知廉耻朝弟弟抛了个小媚眼。

  秦泽get到,说:“上车。”

  确认过眼神,你就是对的人。

  现在不是高峰期,路况还算通畅,秦泽按照导航,行驶在高架路上。

  姐姐坐在副驾位,安全带在她胸口勒出一个很皮的凹陷弧线。

  大胸弟就是比小胸弟赏心悦目。

  “这趟深城玩的开心吗。”姐姐随口问。

  “开心什么啊,累的要死,光顾着和那边扯犊子了,都没时间玩一玩深城。”秦泽道。

  对于姐姐的机锋,他心里门儿清。

  “比预期的回来晚了两天,哪儿去了?”姐姐又问。

  他们做飞机到杭城萧山机场,再从萧山机场到许家镇,中间歇了一天,第二天上午许耀叫的车到了,才一起去许家镇上坟。

  “去看了看许阿姨。”秦泽说:“本来说好等她生日去的,后来偷懒了,没去。”

  他说话的语气和表情都很平静,稳的一批。

  “苏钰也去的?”

  “嗯呐,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哦。”姐姐望着外面的高架路,好奇道:“我们要去哪里玩?”

  “带你去从来没有去过的地方。”秦泽眉飞色舞。

  秦宝宝表示很期待。

  “对了,我下部自导自演的电影,你要不要参加?”

  “有吻戏吗?”

  “没有。”

  “有床戏吗?”

  “没有。”

  “不演,滚。”

  “”

  秦泽不甘心:“是一部以口碑为目的电影,如果能火,那对演员的名声有很大的好处。反正你最近挺空的吧。”

  他怕自己第一次自导自演的电影扑街,想拉上姐姐一起,这样能大量吸睛。

  “哪里空了,我整天趴在办公桌上忙事情,不然就是跑出去拍广告,商演。姐姐可累了。”秦宝宝随口扯蛋。

  “屁嘞,子衿姐都跟我说了,你在公司和在家里都无所事事。”秦泽拆穿姐姐的谎言。

  又一次被闺蜜捅了阴刀子,秦宝宝磨牙。

  秦泽恨铁不成钢,“你可长点心吧,现在老多人在虎视眈眈,说要做空你。”

  车子下了高架,过两红绿灯,在一处建筑物大门前停下。

  “到了。”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