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五百九十六章 生恩不如养恩

  “她没说,似乎对那个男人抱有期待,但其实她自己都没有信心。你别怪你姐,她心里够苦的了,一直苦,从小到大,就没过几天好日子。”

  第二天,许耀来找许岚,她是这么说的。

  然而他当时并不能完全体谅姐姐,他更多的是恨,恨铁不成钢的恨。

  姐姐的这一生就毁了啊。

  中午,宋中继拎着两尾鱼敲开院门,他站在院子里,朝挺着大肚子的许茹说:“阿荣在吗,他让我摸的鱼,说是给你补补身子。”

  “谢谢,他和阿光出去了。”许茹说。

  “谢什么谢,五毛钱。”宋中继咧嘴笑。

  “.......”许茹愣了愣,点头:“我给你拿钱。”

  “别,你不方便,我等阿荣回来再问他要。”

  说着,宋中继自顾自的在盆里舀了一盆水,把半死不活的鱼养进去。

  这个男人游手好闲,不爱下地干活,摸鱼抓鸟打野位倒是拿手的狠,他也是唯一没有“评论”许茹的,大概本身就是烂人一个,没资格说人家。也许是没兴趣去嚼舌头,又或者他本来就怂,怕许耀揍他。

  临盆的日子很快来了。

  许茹先生的,没去县城医院,那会儿没条件上医院,农村一般都在村医那里生的,比赤脚医生稍好,学过几年医,但水平肯定很差,不然也不会在农村,而是进医院了。

  许家镇太穷,没有卫生所,隔壁镇有一个卫生所。

  从中午羊水破了,开始阵痛,一直到晚上十点,孩子出生。

  男孩。

  尘埃落定。

  人生中第一次当母亲,许茹把所有的烦恼都抛掉了,只剩下母亲的慈爱。

  许耀觉得自己本该厌恶这个孩子的,可当他看见嫩红嫩红的孩子睡在襁褓里,还无法睁开看世界,握着小拳头,安静的沉睡。

  他忽然心软了。

  由于营养不良的问题,小孩出生只有2.4公斤,中等偏小。

  “小娃娃多可爱,给他取名字了吗?”

  挺着大肚子的许岚在边上看着,满脸笑意。

  许茹摇摇头,无奈道:“阿荣不肯帮忙取,他心里还是有刺儿的。”

  许岚嗔道:“别理他,我这里准备了几个名字,你看看要不选一个?”

  “什么名字?”

  “秦昊,秦小凡......你挑一个,把姓改成许就好了。”许岚兴致勃勃道:“许小凡不太好听,不如叫许昊。”

  许茹点点头,笑道:“好。”

  “对了,我带了奶粉过来,你先用着,生宝宝的时候,我出奶比较多,应该不缺的。”许岚道。

  由于许茹的身子骨亏空的厉害,长期营养不良,导致没什么奶水。关系到儿子的口粮,她终究没再拒绝。

  一个很现实很严峻的问题摆在眼前,从小相依为命的姐弟俩,现在仍然相依为命,还多了一个小生命。

  在独立扛起大梁的姐姐产后虚弱的情况下,生活显得难以为继。

  养小孩并不容易,后来统计,在九十年代夭折的幼儿超过四千万。

  当天晚上,许茹看着孩子,默然无语。

  第二天早上,独自把许耀喊到房间,问他:“你想念大学吗。”

  许耀无言,他目光落在婴儿脸上。

  小婴儿在睡梦中,突然小身板一颤,细弱蚊吟的嘤嘤嘤了几下。

  许茹忙安抚孩子。

  “不用顾忌他,你说,想不想。”许茹说。

  “想!”许耀道。

  他想,前所未有的想。

  读书能改变命运,也能挽回尊严。

  他渴望出人头地,渴望脱离贫困,更渴望找回姐姐失去的尊严。

  许茹点点头。

  就这样过了几天,某日晚,许茹突然被急迫的敲门声惊醒,婴儿哇哇大哭。

  “阿荣,茹姐,”许光带着哭腔的声音:“我姐摔倒了。”

  使劲的拍门声。

  许茹惊的坐起声,困意全消,不待她喊人,隔壁房的许耀已经冲到院子里,开门,门口站着满脸惶急的许光。

  “怎么回事。”

  “我姐晚上上厕所滑到了,她,她全是血.....”

  许茹听到了,脸色苍白,顾不上安抚孩子,叫道:“阿荣,阿荣.....”

  没人回答她,许耀已经带着许光奔出家门了。

  .......

  第二天凌晨五点,天蒙蒙亮,一宿没睡的许茹终于等到了弟弟回来。

  “我们带她去了卫生所,小岚当时已经神志不清,根本没法顺产,那边说没办法,胎儿可能受了伤,让我们送医院,卫生所的车带我们去了县城,医院给她做了剖腹产,孩子刚出来的时候是活的,但没能挺过两小时,医生没救回来,去了........”许耀双眼布满血丝。

  “小岚呢?”许茹哭道。

  “她还没醒,阿光在医院,蹲在病房外哭着。”许耀捂着脸,颤声道:“好好的一个孩子,说没就没了。”

  半晌后,许茹道:“阿荣,我们去县城,现在。”

  到医院是早上六点了,医院没什么人,空气中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走廊的长椅上能看见零星的一两个病人,挂着点滴。

  值夜班的护士满脸疲惫。

  在小小的病房里,许茹看见了许岚,她已经醒了,睁大眼睛看着天花板,像一朵没有生气的纸花。

  许光红着眼睛,坐在病床边。

  “阿荣,阿光,你们出去一下,我有话对小岚说。”许茹道,她怀里抱着孩子。

  等两人离开后,她坐在床边,低声道:“孩子没了。”

  一句话,仿佛把绝望边缘的许岚惊醒了,她面无表情的脸,睫毛颤了颤,继而哭起来,哭的伤心欲绝,一个失去了孩子的母亲。

  “没有什么坎是过不了的。”许茹说:“这么多年了,全靠这句话,姐才能撑到现在。每次绝望的时候,我就会想想阿荣,心里就又有希望了。你还有宝宝啊,你不能崩溃的。”

  “阿光说是个儿子。”许岚轻声说。

  她表情有一种诡异的寂静。

  “我第一胎生了宝宝,是个女孩,他虽然没说什么,可我知道他想要个儿子。”

  “我就想,既然嫁到了秦家,就应该为他生个能传宗接代的。”

  “孩子没了,现在查的这么严.......我爸不愿意我再生的,我和爸妈吵了一架。他那样的一个人,没了这个孩子,就算再想要儿子,也不会让我再生了。”

  “阿光说是个儿子......他一直很想要个儿子的.....我不能失去这个孩子,我不能失去他的.....呜呜呜,我的孩子。”

  起先能平稳的说话,渐渐的情绪激动,许岚哭的浑身抽搐,说话语无伦次。

  许茹把怀中的婴儿放在她身边,沉声道:“以后,他就是你儿子。”

  她说话的声音很轻,她脸上的表情很复杂,不舍和痛苦交缠着。

  许岚止了哭,一言不发的看她。

  “他就是你儿子。”许茹重复一遍。

  “你是在安慰我吗?”

  “不,我是认真的。”许茹道。

  “为什么?”

  “阿荣说他想念大学,我没能力供他读书,更没能力抚养这个孩子。就我这样一个名声狼藉的女人,我能嫁给谁?”许茹凄然一笑:“孩子和阿荣是我的负担,我无法同时承担起他们两人的命运,我必须要舍弃一个。”

  许茹颤抖着指尖,抚过孩子的脸颊:“也许在你们眼里,这个孩子的出生是一个错误,那么两者之间,我选择阿荣。我的错误,我来承担,今后的一切痛苦,一切悔恨,由我独自承担。至少我还对的起我父母。”

  “你说得对,孩子不能没有父亲,小岚,你可以给他一个更好的家庭,更好的成长环境。他可以无忧无虑的成长,可以不用担心将来长大被人骂野种。”

  “你丈夫想要个儿子,可想而知当他得知这个噩耗,会有多伤心。你也怕因为这件事,会成为你们夫妻间心结对吗。”

  许茹泪流满面:“小岚,就当是我们相互拯救吧。”

  许岚伸手,想抚摸孩子,但又在触及的那一刻,触电般的缩回了手。

  她愣了半晌,“茹姐,从今天开始,这个孩子是我的,和你们家再也没有关系。我会抚养他长大,给他最好的环境,把他当亲儿子养。你和阿荣,将来不能反悔。”

  “好。”许茹道。

  说出这个字,她整个人一下子垮了。

  “需要我为你做什么?”

  “.......将来他长大了,每年暑假带他来许家镇看看我。”

  “好。”

  门外,两个少年站在那里。

  “你们俩站门口干嘛。”穿白大褂的医生走到病房门口。

  两个少年都是泪流满面,医生半点不意外。

  他推门进去,扫了一眼病房,手里拿着一叠报告单:“你是昨晚来的吧,昨晚的医生下班了,我负责你这个病房。节哀吧,我这里重新登记一下,叫什么名字。”

  许岚张了张嘴。

  许茹道:“许茹!”

  “许茹是吧。”医生刷刷记了几笔,“过会儿,我让护士带你做检查,流产后身体要多注意,不然会落下病根。”

  .......

  很快,就有流言在许家镇传开。

  许茹的孩子夭折了,那个在外面怀的野种,命薄。而来许家镇养胎的许岚,在医院里疗养了一个月后,生了个大胖小子。

  后来许茹嫁人了,嫁给了那个从来没有“评论”过自己的男人,一个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的男人。

  一个未婚先孕的女人,一个好吃懒惰的男人。

  很般配不是吗。

  时间回溯到很多天前,许耀说自己想读大学的第二天,宋中继又一次送来鱼。

  “阿荣又让你送鱼了?”许茹尴尬道:“不好意思,家里钱不多了。”

  坐吃山空这么久,确实没什么钱了。

  “不要钱,乡里乡亲的,就两条鱼而已。”宋中继道:“你不是怀孕了嘛,得补着身子.......好歹咱们从小认识不是。”

  许茹愣了愣,迟疑着,犹豫着,“你现在有对象了吗。”

  “谁愿意嫁给我啊。”宋中继挠挠头。

  “那你有老婆本么。”

  问这个干嘛,有点奇怪,宋中继说:“你别看我喜欢赌,但不管是输是赢,我都存一点钱,存着存着,老婆本就有了。”

  “那你愿意娶我么。”

  “我可不给人养儿子。”

  “你放心,孩子我会送人的。”

  “真的?”

  “可你要帮我供阿荣读书。”

  .........

  对许茹来说,与其送给别人,送给自己从小长大的闺蜜,是最好的结局。

  宋中继也算守信,软弱的男人有软弱的好处。

  许岚走的那天,许耀站在小镇外,目送着公交车远去。

  从来不抽烟的他,蹲在路边,抽了整整一包烟。

  后来,许耀如愿以偿的读了大学,如愿以偿的出人头地。

  可他亏钱姐姐的,这辈子都还不清了。

  他无数次悔恨那个早上,悔恨自己说:想!

  此后的年月里,他鲜少踏足许家镇,他在温城娶了千金小姐,定居在温城。

  许家镇的人都说这只草鸡飞上枝头变成金凤凰,忘了本,其实他是害怕面对姐姐。

  每次面对姐姐日渐苍老的脸庞,他都会想起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她去世那天,和我说了好多好多话,说自己没有让父母失望,说我终于出人头地。可我知道她最想说的是“阿泽”两个字。我们一生都在为了改变命运而努力,可我一辈子都无法在改变过去。”

  许耀坐在坟前,一身昂贵的西服沾满了尘土。

  “姐姐死后,我这辈子最大的执念不是出人头地,是有朝一日带你来这里,指着这块碑,对你说:她才是你的亲生母亲。”

  “这是她死前最大的心愿,她没说,但我知道。是因为我,才让你们母子两分开二十多年,一切都是我的错,我的责任。”

  这是他这辈子最大的痛。

  所以他发了疯的像让秦泽“认祖归宗”,想弥补自己当年的过错。

  想让自己的良心好过一些。

  “可我们答应过小岚,这辈子都不能再提这件事。只要她不同意,我就不主动说。”

  秦泽涩声道:“就是说,我爸.....不知道这件事。”

  “这个不重要。”许耀道。

  “阿泽,你可千万不要把真相告诉你爸,当年瞒着他,或许是你妈的错,但这种事,只能一直瞒下去,时间越久,越不能说啊。”许光近乎哀求的声音。

  这个很重要,非常重要啊。

  秦泽心说。

  他看过老爷子的日记,心里有点数,但他更奢望老爷子是知道这件事,但把事情烂在肚子里,假装自己有一个儿子。

  你想啊,任何男人知道养了二十几年的儿子,不是自己的。

  心态得爆炸啊。

  到时候情况会失控,妈怎么办?

  我和姐姐怎么办?

  “对不起,我并不知道你亲生父亲是谁。”许耀沮丧道。

  “没关系,就当他死了吧。”秦泽语气平淡。

  我只有一个父亲,他叫秦建章。

  “还有志龙......”

  “跟我有什么关系。”秦泽打断他:“我没有兄弟,只有姐姐。我可以接受当年的事,坦然的面对自己的亲生母亲,也可以坦然的面对你这个舅舅,但仅此而已,我有我的生活,我有我的家人。没必要断了联系,但希望你今后不要主动打扰我的生活,尤其别在我妈面前出现。”

  许耀点点头。

  痛哭一场,解开多年的心结,他整个人轻松多了。

  “你能喊她一声妈么?”许耀期盼道。

  秦泽愣住了,他凝视着墓碑。

  张了张嘴,很简单的一个字,却怎么也吐出来。

  .......

  开往沪市的高铁。

  苏钰依偎在秦泽怀里,女人总是感性的,为心爱人的生母流了几斤眼泪后,苏钰就变得蔫蔫的,一时没缓过劲来。

  秦泽反而从容很多。

  “是不是觉得太冷漠?”秦泽指尖淌过她的秀发。

  苏钰想摇头,但最后又点头。

  “悲伤并不一定要表现出去,过去的事,统统过去了,离开的人永远不会再回来。你无法改变任何东西。”秦泽叹道:“她如果还在世,我会对她好一点,但,正如她们约定的那样,我永远只有一个母亲。”

  生恩不如养恩。

  “你就不想知道亲生父亲是谁?”

  “你觉得我应该去找他吗?”

  苏钰想了想,摇头,纠结道:“不该去找,可就是会忍不住去想吧。”

  “想?为什么要想,他或许还在那座小县城,庸庸碌碌的过着小半生,或许会感慨一声自己当年有个私生子。但和我有什么关系?世界这么大,我还能去找不成。”

  “都说了,就当他死了吧。”

  找他干嘛,来一出抱头痛哭,骨肉相认?

  我还怕他狗皮膏药似的粘着我不放了,怎么说也是身价百亿的大佬了。

  到时候闹的我家不得安宁?

  2018年,九月盛夏。

  终于得知身世的秦泽,终于能更坦然的面对自己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