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五百九十四章 遗憾

  93年末,并不发达的小县城,许耀背着姐姐缝制的布包,走在脏乱的小巷里,两侧是斑驳老旧的住宅,通水管道锈迹斑斑,每家每户门口都有一个垃圾桶,散发着淡淡的臭味。

  他和姐姐住在一片小巷里,地段差,房租不贵,这年头,在这样一个小县城里,进城打工租房子的人,还很少很少。

  许耀来到自家门口,掏出钥匙,开门。

  一间只有三十平米的小房子,拉了帘子隔开两个房间,姐弟俩一人一个。姐姐的房间只有一张床,衣服收在箱子里。

  许耀的“房间”多了一张书桌,一盏台灯,当时给他买桌子台灯的时候,姐姐心疼了很久,但还是咬牙买了。

  饭是在楼道里做的,自家搭一个小土灶,一口锅,生煤做饭,简陋而简单。好一点的人家,已经买了煤气灶,但许耀和姐姐没这个条件。

  往常这个时候,姐姐应该在楼道里生火做饭,而放学回家的许耀就会去做一些手工制品,那是姐姐下班后在外面额外接的私活,每天能多挣几块钱。

  “姐?”许耀进屋喊了一声,姐姐不在房间里。

  可能是在外面找到了什么活儿,她经常这样,每天在县城里逛,接着各种活儿,只有能挣钱,男人能做的事,她也能做。

  许耀放下书包,看到姐姐床边放着一袋未完成的手工制品,她应该是回来过了,出去买菜了吗?

  他今天心情不错,因为学校里测验成绩,他不出意外的拿了第一名。

  老师们很喜欢这个穿着朴素的学生,勤奋、刻苦、认真,说他是能考上大学的好苗子。

  那时候的老师多淳朴啊,恨不得对学生掏心掏肺,碰到个上进的读书种子,比亲儿子还喜欢。

  那会儿的女同学也特别纯真,喜欢学霸,喜欢上进的男生,哪怕许耀长的很普通,但私底下给他递情书的女生比比皆是。

  和后来的情书不一样,这会儿的情书,很含蓄,很内敛,先写一首某名人的现代诗,末尾附:你对这首诗有什么看法。然后递给看上的男孩,男孩如果对女孩也有兴趣,就回信,第二天偷偷放进她的抽屉里。

  一来二去,故事就来了。

  十八岁的花季,恋爱是青涩的,是不成熟的,但也是唯美的。过了这个年纪,再恋爱,也找不到那种感觉了。

  可许耀对女孩的暗示、情书,不屑一顾,仿佛站在花雨中的石像,旁观着一片片花瓣缤纷落下,懒得伸手去接其中一片美好的花瓣。

  他没有谈恋爱的资本,更没兴趣,农村娃只知道埋头读书,不辜负姐姐的期待。

  而且,他的丁香花随风飘到了沪市,原本是想考复旦的,但高一那年,丁香花结婚了。

  嫁给了沪市的赤佬。

  许耀好久都没缓过劲来,一度听到沪市就想打人。

  他太沉默太低调太内敛,始终把喜欢的情绪压在心里,可不说口的喜欢,有什么价值?

  结婚那天,许耀去了,从姐姐那里拿的车费,很贵,贵到让他差点哭出来。

  婚礼上,他的丁香花很漂亮......不,那已经不是他的丁香花。是那个当老师的男人的花儿。

  小岚见到他很高兴,发自内心的高兴,多少给了许耀点安慰。

  我喜欢的女孩,她在我心里重愈千金,庆幸我在她心里,并非轻如鸿毛。

  男人含笑看着新婚妻子。

  妻子介绍说:这是我老家的弟弟。

  现实给了许耀沉重一击,当时他在心里问自己,原来,只是弟弟么.....

  心里骤然间抽痛,他仍然没哭。

  但真正哭出来的时候,是结束婚宴后,许光那小子说的一句话:你这姐控的毛病,是因为你姐姐么。

  许耀哭了,然后他把那小子也揍哭了。

  许光也就生的时代早了点,换成现在,他肯定换句话安慰许耀,比如:阿荣不哭,站起来撸。

  许耀坐在床上,做着手工艺品,浮想联翩。姐姐的手一到冬天就满是冻疮,鲜血淋漓。

  不知不觉,天快黑了,姐姐还是没回来。

  许耀决定下楼找找,他关上门,离开居民楼,在转角处,看见暮色中,姐姐和一个男人在说话,他们俩牵着手,隐约中能看见男人的脸。

  是个沉稳而严肃的青年,他和姐姐说话时,眼里满是笑意。

  许耀看到他的同时,青年也看到了许耀,许是觉得转角里冒出来的少年目光过于锐利,他愣了愣。

  这一愣,姐姐就发现了,循着青年的目光转头望来。

  姐姐脸色微变,低声和青年说了几句,转身迎向许耀。

  “他是谁?”许耀问。

  “朋.....朋友,帮过我的忙。”许茹简单解释一句,不在多说,岔开话题:“姐姐有事回来晚了,阿荣肚子饿了没。”

  许耀望着青年的背影,越走越远,消失在夜幕中。

  自那以后,许耀再没见过青年,姐姐也没什么异样,每天一如既往的做工,含辛茹苦。

  .......

  1994年,这一年发生了两件事,每一件都让这个小家庭面临灭顶之灾。

  第一件事,由于房地产泡沫的破灭,掀起了极其恐怖的经济危机,没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很难想象,那次经济危机有多可怕,那是直接崩溃的经济,远胜后来的任何一次经济危机。其实早在90年就崩溃过一次,到了94年,两次危机相互叠加,相互促进、膨胀。

  砰!

  泡沫崩溃,不知逼死了多少人。

  尽管在比较短的时间内稳住了这场危机,但在这段时间里,它造成的影响非常大。

  小县城里受到的余波不算太大,但市民的日子的确一下子变的紧巴巴起来。

  导致许茹开始挣不到钱,生活难以为继。

  第二件事,许茹怀孕了。

  那天许耀还在学校扑在题海里,准备为高考做冲刺。

  姐姐托人打电话到班主任办公室,说自己生病住院了。

  许耀赶到医院,从医生口中得知姐姐是怀孕了。

  晴天霹雳。

  “别太操劳了,身子骨要紧,回家好好养。”医生埋怨的朝许耀说:“你是她老公吧,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关心......”

  医生还没说谎,懵逼中回过神的姐姐,窘迫的打断:“他是我弟弟。”

  许耀发育的比较早,在同龄人嘴边长绒毛,为裤裆里的毛发愈发浓密而心情激动的时候,他看着已经像个成人,至少不像高中生。

  医生也尴尬了一下,问:“那你老公了。”

  沉默了。

  姐弟俩沉默。

  回到家里,像是什么都没发生,姐姐坐在床边做手工艺品,许耀坐在桌边写试卷。

  “啪嗒!”

  圆珠笔重重压在桌面,声音不大,但许茹吓了一跳,她的手明显一抖。

  许耀站起身,脸色阴郁,他直视着姐姐的眼睛,逼问,“那个男人是谁。”

  许茹不说话,许耀也不说话,他瞪着眼睛,渐渐赤红。

  “阿荣,你别管......”

  “是不是那个男人,是不是那个男人。”许耀大声说。

  回应他的是姐姐的沉默。

  一下子,像是点燃了炸药桶。

  “你在医院躺了这么久,他没来,是你没联系他,还是他不肯来?”许耀拽着姐姐的手往门外走:“去打电话,现在就联系他。”

  “我不去。”姐姐说。

  许耀愣了愣,瞬间爆炸了,他大吼着说:“你要不要脸,咱们是穷,但咱们不能没有尊严,再穷也要懂得自爱。一个女人如果连自己都不爱惜,那她就什么都没了。”

  “你现在怎么办,怀了孩子,你能养吗。你解裤腰带的时候有想过你以后怎么办,你要不要嫁人了,你这辈子毁了你知道吗。”

  昏暗的房间里,少年歇斯底里,脸色涨红,眼神疯狂。

  那天,他说了很多很多过分的话。

  每一句都像一把刀,插在姐姐心里。

  许耀气疯了,他恨,恨那个男人,更恨姐姐不自爱。

  姐姐坐在床边,低着头,垂泪。

  她终究是个女人,柔弱的女人,生活让她变的刚强,某些方面甚至比男人更拼命,但在弟弟面前,她无助的哭泣,低着头。

  很多年后,每当想起这一幕,许耀都会浑身发抖,身心从内到外的抽痛。

  “每一句话我都记得很清楚,每一句话都印在我的心里。我恨当年的自己,我太自私了,从没有想过她的感受,没想过她当时有多委屈,多无助,多渴望有人扶她一把,就像陷入泥沼中的人,渴望着有人能伸出援手,而我这个弟弟,却狠狠一脚把她踩了下去。”许耀失声痛哭。

  两岁失去父亲,四岁失去母亲。

  姐姐含辛茹苦把他抚养长大,十几岁的少女,手上粗粝的茧子仿佛经年劳作的汉子。

  姐姐努力打工供他读书成材,每天的早饭是稀饭配三个馒头,为什么要三个馒头,那是留到中午的伙食,馒头配咸菜,她吃了很多年。

  从小时候不肯把他送人,到长大了,她没处对象没结婚,把所有的时光留给了弟弟,把所有的希望留给了弟弟。

  可弟弟并没有体谅她。

  秦泽沉默的看着这个男人,此刻,他剥去了所有外衣,成功的,严肃的,风光的......

  他蹲在姐姐的坟前,像个崩溃的孩子,哭的像个傻逼。

  遗憾之所以是遗憾,因为它注定无法弥补。

  你哭的稀里哗啦,哭的撕心裂肺,你痛恨当初的自己,恨不得时光倒流能弥补过去的错误,可人生永远不会给你第二次机会。

  所以,你拼了命的想认回我这个外甥。

  想弥补自己的过错,想安抚那份藏在心里,日复一日绞痛着的苦楚?

  “后来呢?”秦泽嘶哑着嗓音,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