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五百八十八章 舅舅,我想回趟许家镇(一)

第五百八十八章 舅舅,我想回趟许家镇(一)

  手机叮咚一声,信息进来了。

  王子衿给他发的信息:“什么时候回来。”

  秦泽键入信息:“明后天。”

  “事情办的怎么样?”

  “些许磕绊,暂时还能稳住。”

  王子衿也知道收购公司不是出差谈业务,没这么快,很善解人意的说:“好呀,你注意休息,晚上早点睡。”

  秦泽回复一个“嗯。”

  王子衿发信息:“爱你,么么哒。”

  几分钟后,王子衿又发来信息:“你不回复的吗”

  秦泽:“nss!!”

  王子衿:“???”

  秦泽:“倒过来看。”

  几秒之后,王子衿发来一串脸红娇羞的图片:“这么乖,等你回来,姐姐下面给你吃。”

  其实吧,我不但哄姐姐有一套,我最拿手的是撩姐姐。

  秦泽飘了。

  王子衿和秦宝宝一样,开始试着做饭,哦,做饭是不可能做饭的,只有下面可以,因为简单。

  苏钰洗澡、洗头、洗脸、刷牙,总共花费三十分钟。

  女人洗澡都格外的漫长,苏钰也好,姐姐也好,王子衿也罢。短则十几分钟,长则半个小时。

  秦泽无聊,登上很久没用的企业聊天软件,密密麻麻的聊天记录,大部分都是聊天群的信息,不用看。

  倒是有朋友难得给他发信息:“最近公司怎么样。”

  id:人间污库。

  去年他炒股时认识的朋友,这家伙比秦泽大了一倍,现在是大叔了,据说年轻的时候也是股神,所以和秦泽很聊的来。交往的不算多,但秦泽发现这货巨有钱,是个隐形富豪。

  不过这都不算什么,毕竟我海泽王是有系统的挂逼,迟早比他有钱。

  一个没开挂的人,怎么和挂逼比?

  另外,他这人也是脚踏几只船,秦泽键入信息,向他讨教怎么让众爱妃和睦相处。

  对方的回答:靠脸。

  ╯︵┻━┻

  秦泽说别闹。

  对方又说:靠男人的王八之气。

  秦泽没回复他,不愿暴露自己是咸鱼没有王八之气这件事。

  他默默退出聊天软件。

  望天,我该怎么办。

  秦泽一开始坐在桌边,翘二郎腿,大佬的姿势抽烟,现在是咸鱼般躺在床上,边玩手机边等,顺带又抽了根烟。

  他心说尼玛啊,你再洗下去,我就要睡了。

  咱们是正经的交流,车子走国道,不走羊肠小道,洗这么认真干嘛。

  这会儿他感觉有几分尿意,掐灭烟,到厕所门口,“苏钰,洗完没。”

  “还没,再给我两分钟。”苏钰娇声道。

  “然后还得给你五分钟吹头发。”秦泽嘴角一抽。

  “嗯呐。”

  “可我想上厕所。”

  “那你进来呗。”

  对哦,我等什么啊,媳妇在里面洗澡,我进去尿尿就好啦。又不是外人。

  摄像师你先滚开,别跟进来。

  推门而入,水雾弥漫,苏钰姣好的身段笼罩在雾气中,她仰起头,迎接着莲蓬头里洒下来的热水。

  秦泽一边侧头欣赏美人沐浴,一边掀座圈,掏出乱草丛中的咸鱼准备尿......

  苏钰冲完澡,关掉莲蓬头,发现秦泽还站在坐便器前。

  “你不是上厕所吗,傻站着干嘛。”

  “我......”

  秦泽低头,瞄一眼“我想要怒放的生命”的定海神针。

  怎么尿啊,觉醒之后,根本尿不出来啊。

  该死,就不该乱看。

  他默默的收鸟入档,小心翼翼的不让拉链夹到,道:“你先吹头发,我过会再尿。”

  ......

  洗脸刷牙洗澡,秦泽只用了五分钟,披上浴袍,出了厕所。

  苏钰坐在床头,同样披浴袍,胸口白花花的颜色分外诱人,她在捋头发,动作神情,有着这个年纪的女人独有的风韵。

  秦泽把苏钰扑倒在床上,她双手推在秦泽胸口,“你身体不舒服,算了吧。我不是非要这几天那个啦。”

  她怕秦泽年轻不知道节制,昨天晚上,她左手右手不停的慢动作,秦泽都没反应,这可不是一般的累啊。

  等回了沪市,六味地黄丸也到货了,让秦泽调理段时间,毕竟来日方长,年纪轻轻可不能亏损了。

  秦泽被她温柔的眼神,关切的语气,给扎了一下心。

  “你什么都别做,躺好,我会带你飞的。”秦泽说。

  “那,好吧....”

  终究不忍心拒绝他,苏钰心说,先试试看,不行就叫停。

  两件浴袍被丢在地上。

  秦泽握住苏钰的两条腿,“小兔子乖乖,把门开开,我要进来~”

  “等一下。”苏钰叫停。

  “你不想开门?”

  “不,我想在上面。”

  秦泽皱眉说:“躺好就行。”

  这种事他喜欢主动,除非圣人模式的时候,会让苏钰自己上来。

  “我是男人,我在上面。”

  “瞎说,”苏钰不服:“男字怎么写?”

  “上田下力。”

  “那谁是田?”

  “.......”

  不愧是博士学位的大佬,是在下输了,在下愿意屈居人下。

  秦泽躺好,以茎制洞,空气中充满了快活的气氛。

  深入交流了很久之后,苏钰对秦泽的滴水之恩,她涌泉相报。

  借用大家都熟悉的一句话:他们双双登上了愉悦的巅峰。

  接下来是事后烟的时间,秦泽咦了一声,他发现床头的烟灰缸里,还有半根徐徐燃烧的烟。

  深夜两点,房间里响起轻微的呼吸声,只有一个。

  秦泽已经睡了。

  苏钰蜷缩在被窝里,想起今天的经历,小小的哭了一场。

  飞机上:

  “老公你愿意抱着我蹦极吗。”

  “神经病。”

  “你果然更爱王子衿,如果她这么要求,你肯定会答应。”

  “不存在的,她提这种要求,我也不会答应。万一我猝死怎么办。”

  她想起白天秦泽坐过山车时的紧张,攀上高处时,他下意识握紧她的手,很疼,但苏钰没说,因为知道他心里很害怕。

  其实那会儿她后悔了,后悔突如其来的任性。

  她想起秦泽路过跳楼机时犹豫的样子,以及决定后视死如归的眼神。

  她想起秦泽略带颤抖的声音,他紧绷的身体。

  想起秦泽那一声崩溃的“妈妈救我”。

  泪水又忍不住夺眶而出。

  人生,能碰上一个喜欢的人,并且喜欢我的人。

  幸事。

  .......

  第二天秦泽首先醒来,腰不酸腿不疼,精神抖擞。

  苏钰挨着他,沉沉的睡着,秀发蓬松凌乱,遮住了脸蛋,她昨晚被折腾的够呛,终于知道秦泽身体一点都没有亏空。

  还是熟悉的力道,还是原来的尺寸。

  折腾到凌晨一点,澡都没洗,睡了。

  他拨开苏钰的秀发,在脸上亲了一口,滑腻滑腻的肌肤,她这个年纪的女人,能有这么好的皮肤,是下了苦工去保养的。

  对于不知道保养自己的女人来说,三十四十豆腐渣,而对于懂得修身养性,增加内外修养的女人,三十四十是最撩人最有魅力的年纪。

  比如曼姐。

  呸,这时候不能想别的女人,不然显得我特别渣。

  秦泽穿上休闲裤、T恤,蹑手蹑脚关门,他绕着酒店跑了十圈,八点半的太阳已经有几分灼人了。

  汗如雨下。

  秦泽给苏钰发了条短信,问她起床没。

  如果苏钰回了,他就上楼,等了几分钟,杳无音讯。

  于是继续绕酒店跑,跑完两圈,扛不住闷热,秦泽回到酒店大堂,找了张软椅坐下,刷新闻,刷微博。

  今日热点#XX去世,享年76#

  “我刚醒,你还在跑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