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五百八十六章 妈妈救我

  他们正聊着,一个年轻的女人牵着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左手捧着盘子,上面摆着可乐、薯条、汉堡和鸡翅。

  女人歉声道:“我们能坐这里吗,没位置了。”

  “可以。”秦泽点头。

  内心的是拒绝的,大姐你坐这里,一会儿我都不好吃东西。

  可KFC又不是他家开的,人家出于礼貌问一句而已。

  而且妈妈带着小孩,总不能让人家站着吃吧。

  于是秦泽就不吃东西了,苏钰吃的津津有味,心安理得的把他那一份也承包了。

  大家聊了几句,相互就熟了。

  这对母子是胡建人,男人勉强算小企业家,在深城创业开公司,她们母子来深城有一年多了,今天周末带儿子出来玩。

  幸好这里是深城,要是广冬,母子俩就危险了。

  期间妈妈要上厕所,温柔的告诫儿子:“你坐这里不要乱动,等妈妈回来。”

  然后朝秦泽和苏钰说:“麻烦帮我看一下。”

  秦泽和苏钰的衣着打扮,都不是普通人,谈吐得体,苏钰的颜值又自带“我是高冷女神”的BUFF,所以年轻的妈妈对他们蛮放心的。

  “阿姨你吃吗。”小男孩舔了舔嘴角的番茄酱,递给苏钰一根薯条。

  “叫姐姐,姐姐不吃。”苏钰摸摸他脑袋。

  小男孩眨着眼睛:“阿姨多大了。”

  苏钰如实回答:“28。”

  小男孩扳指头:“26、27、28......比我妈妈还大。那阿姨有小弟弟了吗。”

  苏钰笑道:“姐姐还没结婚呢。”

  小男孩“哦”一声:“这么大年纪还没结婚,阿姨是单身狗。”

  苏钰脸上的慈爱顿时凝固。

  扎心了。

  秦泽:“.......”

  现在的小孩子,知识面可真广,听得多看得多,还能拿父母的ipad或者手机上网,想他们当年,五六岁傻兮兮的流鼻涕,未开化的土著似的。

  苏钰笑了笑:“是啊,没结婚。”

  小男孩童言无忌:“是没人要吗。”

  苏钰:“......”

  扎心+2

  苏钰笑眯眯的摸了摸他脑袋,亲切的回答:“因为阿姨害怕生出和你一样丑的小孩呀。”

  小男孩仰起头,愣愣看着她,“哇”一声哭出来。

  苏钰嘴角翘起,这时候的她看起来,不像是二十八的女人,而是八岁的女孩,仿佛抢到了糖果,很得意。

  女人小心眼起来,真不比小孩好多少。

  这时,小男孩的妈妈回来了,见儿子哇哇大哭,茫然的看向秦泽和苏钰。

  “妈妈,我丑吗?”

  “不丑,可帅了。”

  “阿姨说我丑。”

  女人再次看向苏钰。

  苏钰笑了笑。

  女人便收回目光,温声细语的哄孩子。

  苏钰朝小孩吐舌头,扮鬼脸。

  .......

  在KFC休息了将近半小时,苏钰恋恋不舍的离开空调,推开店门,灼热的气流扑面。

  旅游的旺季应该在春秋两季,冬天和夏天都不适合出来浪,前者会冻成狗,后者成热狗。

  离开KFC之前,苏钰上了躺厕所,洗把脸,补一层防晒霜,其实脸还好,有大檐帽遮阳,手臂就麻烦了,这么大的太阳,就算防晒霜也不保证能扛住。

  正是一年最热的月份,对爱化妆的妹子来说,简直是噩梦。

  苏钰今天有化淡妆,毕竟要出席谈判,素面朝天在日常就好,出席会议、接见客户什么的,最好还是化妆。

  洗脸的同时,把妆容也洗掉了。

  干干净净,清爽。

  秦泽啧啧道:“颜值降了一个档次。”

  苏钰一愣,转身就往回走:“那等我会,我去补个妆。”

  “诶,开玩笑的。”秦泽拉住她,拥着肩膀就往外走:“就刚才,如果秦宝宝的话,她肯定说:滚,姐姐从来不化妆,姐姐是小仙女。嗯,你也是小仙女。”

  苏钰喜滋滋的表情,故作不屑:“你姐就是矫情。”

  外头太热,这么抱着,很难受,所以秦泽松开了。

  苏钰赶忙抱住他胳膊,小鸟依人的姿态这么往前走。

  没去主题公园,他们随手拍了几张风景照,秦泽负责拍,苏钰负责美貌如花,顺便再摆几个post。

  心满意足离开,司机还在原地,没出去浪,看来是个比较宅的中年男人,他把座椅往下调,半眯着眼,睡觉。

  秦泽敲了敲车窗,把他惊醒。

  “去欢乐谷。”秦泽说。

  开门,上车,享受着凉爽的空调,秦泽和苏钰忍不住想呻吟。

  爹好娘好,不如空调好。

  去欢乐谷是苏钰建议的,因为她觉得和喜欢的人坐摩天轮是很浪漫的事,浪漫三神器:烟花、铁轨、摩天轮。

  而秦泽则脑补了不少摩天轮的本子。

  每一个本子漫画家,都是好人,好人一生平安。

  摩天轮,是一个非常有利于男女谈心、交流的场地。

  可到了欢乐谷,发现根本没有摩天轮。

  苏钰表示很失望,连带着热情都低迷起来。

  “摩天轮其实没什么好玩的,没意思,”秦泽安慰道:“这儿好玩的东西挺多,就是人比较多,大热天排队吃不消,要不咱们挑一两个玩玩?”

  “那我想玩大摆锤和过山车。”苏钰当即道。

  “.......”

  他责怪的眼神看苏钰,明知道我有恐高症,故意的吧,皮这一下就这么开心?

  但撞上她小猫儿一样的眼神,秦泽心软了。

  咬咬牙,道:“好。”

  “真的吗,真的可以吗?”苏钰心花怒放。

  秦泽用力点头。

  苏钰搂住他脖子,隔着口罩,亲了一下。

  秦泽心说,大不了我全程闭眼。

  对于一个恐高症患者来说,过山车最恐怖的过程,不是突然的下坠,也不是曲折跌宕的过程,而是刚开始那一段,缓缓上升的过程。

  看着地面越来越远,看着身体在慢慢升空,头顶蓝天白云,烈阳高照。

  然后突然之间,你可能会摔死。

  秦泽心脏怦怦狂跳,双腿发软,有种心肌梗的错觉。

  从过山车下来,秦泽走路有点飘,没照镜,但知道自己脸肯定是惨白的。

  “没事吧没事吧。”苏钰脸上的兴奋和刺激还没褪去,一边喜悦,一边随口关爱一下秦泽。

  秦泽摇头。

  之后来到大摆锤排队处,人有点多,但比矿山车、跳楼机这些火爆项目要好很多。

  苏钰听着跳楼机那边传来山呼海啸般的叫声,颇为意动,“阿泽,我们去玩跳楼机?”

  “我现在就跳楼给你看。”秦泽狠狠瞪眼。

  十五分钟,轮到他们了。

  大摆锤比过山车更刺激,哪怕秦泽闭着眼睛,也能感受到身体被一次次抛高,似乎随时会被巨大的惯性摔出去。

  哆哆嗦嗦的从大摆锤下来。

  累觉不爱。

  这时候,已经黄昏了。

  苏钰兴致高涨,“呐,老公,我们接着去跳楼机?”

  秦泽连骂她的心情都没有,拽着人就走,路过跳楼机时,犹豫片刻,咬牙,“老子今天豁出去了。”

  如果姐姐这么要求......姐姐不会这么要求的,她自己也有恐高症。

  王子衿则不爱此类刺激游戏。

  唯独苏钰,他今天无法狠心拒绝。

  想起苏钰给他擦手时细心而温柔的动作,想起她刚才那小猫般渴望而怯怯的眼神.......

  这世间,唯烈酒与美人不可负。

  与过山车一样,高楼机缓缓升上高空,而且比过山车的高度更高,秦泽望着脚下渺如蝼蚁的人群,心狠狠揪起,他觉得自己今天是疯了,居然会陪苏钰玩这种东西。

  他可是超过三楼,往下瞅,就会双腿发软的。

  苏钰握住秦泽的手,说道:“阿泽,今天,我们一起跳楼殉情吧。”

  说着,一脸悲壮赴死的模样。

  秦泽:“......”

  mmp,晚上你给我等着。

  “其实挺怕的诶,”苏钰往下看了一眼,有点怯,说道:“我其实挺怕玩这种刺激游戏,总觉得升这么高,万一出故障了怎么办,啪一下,真的摔死了。”

  秦泽脸一白,特么别插旗啊泰迪。

  “但越害怕,我越想玩,和看恐怖片一样,明明怕的要死,但又忍不住去看。”苏钰说。

  没毛病,你是抖m。

  “别想.....啊啊啊啊啊啊啊!”

  秦泽刚想说话,升降梯突然笔直坠落,自由落体。

  “妈妈救我.....”秦泽失声喊道。

  .......

  回到酒店时,天已经黑了,苏钰一路上嘲笑他那句“妈妈救我”,秦泽恼羞成怒后,她搂着秦泽的脑袋往胸口按,说:“乖儿子,妈妈疼你。”

  可惜她的胸规模不大,难以给乖儿子体验洗面奶。

  洗面奶,还是姐姐牌的最给力。

  晚上七点,舅舅过来窜门,说带秦泽吃深城特色菜。

  但秦泽没胃口,把他打发走了。苏钰也没去,说自己也不想吃,留下来陪他。

  “老公,该吃饭了。我让酒店炒了几盘菜,马上送来。”

  晚上八点半,苏钰肚子饿了,找来房间里的菜单,打电话订餐。

  “你自己吃吧,我没胃口。”秦泽躺在床上,两条浓黑的眉毛皱着。

  眩晕、恶心、食欲不振,这些恐高症的症状一直伴随着他。

  “吃点吧。”苏钰抚摸他的脸颊,心疼道:“不吃明天更难受,我专门给你点了盘菜。”

  “什么菜。”

  “韭菜是好东西,又称起阳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