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五百四十章 冬天里的一把火

  很出人意料的,李大佬面带和善笑容,端杯,把杯中不多的酒一饮而尽。

  桌上几个叔叔辈的,面色如常,心里却惊讶的不行。

  李市长可是给足了面子啊,这年轻人是裴南曼男朋友还是怎么滴。

  按说,秦泽这样的小辈,明星光环可以忽视,顶多算是个优秀企业家,杰出青年什么的。

  这样的人,能混进酒桌已经谢天谢地的幸事。

  端杯敬酒的举动,其实很唐突,因为单以他身份而言,是没资格的。

  打个不恰当的比方,你是马云爸爸手底下的一个小员工,没职没权,年会的时候,端着杯酒过来,说:老马,这碗热翔我干了,你随意.....

  你特么谁啊,当自己是陈独秀吗。

  以大佬的涵养,微微颔首,冲你笑一下,就差不多了。

  可大佬非但冲你笑了一下,还和你一样,干了。

  如果是以裴南曼男朋友的身份,这就合理了。

  李东来惊讶道:“死老头看起来很重视咱们秦哥啊。”

  裴紫琪略带惊讶的看秦泽。

  陈清袁则满脸自豪,表情解析:姑奶奶看上的男人,当然优秀。

  秦泽敬完酒,正要返回席位,边上一个大叔忽然拉了他一下,豪爽的笑声:“别走别走,坐下来陪叔叔们聊聊天。”

  说着,让服务员加了张椅子。

  秦泽茫然的坐下,被那个热情的叔叔拉着聊家常,这位陌生的叔叔自称是秦泽的粉丝,最喜欢他的《浮夸》和《向天再借五百年》。

  并且还当场嗷唠了一嗓子,引得其他叔叔们鼓掌,大家举杯喝酒。

  秦泽觉得自己就像冬天里的一把火,把叔叔辈们的热情点燃了。

  “叔叔,怎么称呼。”秦泽尴尬道。

  “嘿,你不认识我?”热情的大叔一脸不高兴:“哦,你跟我女儿卿卿我我,打的火热,我就在你面前,你不认识?”

  秦泽心说,敢问令爱芳名,与我有何渊源?

  热情大叔道:“你叫我陈叔叔吧,我女儿陈清袁。”

  他下意识的扭头望去,那桌,陈清袁目光炯炯的看过来,似乎很欣喜他和自己父亲打成一片。

  秦泽:“........”

  再看陈叔叔时,就有点拘谨了,在他眼里,自己是不是拱了他家小白菜的那头猪?

  这么热情.....是在给我下套吗?

  “终于让我给逮到你了,早让清袁带你回家给我们见见,你硬是不答应。”陈叔叔给秦泽倒满酒:“先罚一杯。”

  等秦泽喝完酒后,他朝着众人说道:“我女儿以前不学好,天天在外面瞎混,打是舍不得打,讲又讲不听,我和妈没少为这事发愁。”

  众人轻笑起来,都是知根知底的家族,没少往来,陈家有个问题少女,他们都知道。

  其实他们家的孩子也未必有多懂事,但都比较收敛,没有陈清袁那样肆无忌惮的烟熏妆、混酒吧、ktv,跟着相熟的少年们开摩托车出去玩。

  陈复兴拍了拍秦泽,竖大拇指:“全靠小秦啊,打从认识小秦,我闺女就消停了,再也没出去瞎混,每天按时回家,十点准时睡觉,学习成绩也稳步提高。”说着,叹口气:“不过也有个新问题,不知道被你小子灌了什么迷魂汤。”

  这话暗示的很明显,所以众人哈哈笑起来。

  懂了,老陈家的问题少女,喜欢这个年轻人。

  李大佬颔首,道:“复兴说了这事儿,我也的感谢小秦,东来的成绩以后还要你多多帮忙了。”

  秦泽立刻道:“我尽力而为,东来其实资质不错,以前只是没把心思放在学习上。”

  陈复兴就问道:“怎么个回事?”

  李大佬笑道:“小秦是东来的家教老师。”

  按照李东来原本的成绩,能不能上大学都难说,当然最后肯定能上,市长的儿子,怎么能不上大学?

  但凭自己能力考上和靠关系入取,完全不是一回事。

  不管是面子上,还是目光长远点从整个人生去考虑。

  众人微微一愣,看秦泽的目光多了几分欣赏。

  秦泽谦虚道:“都是曼姐劳苦用心。”

  他话里的语气,提到裴南曼时,很自然的流露出亲昵。

  这小子别真和裴南曼有一腿吧。

  仅仅是家教老师,李大佬不会这么给面子,极有可能和裴南曼有亲密关系,大家都懂的那种关系,这才合理。

  其实都不是,李大佬这么给面子,无非是秦泽的身份:王家的女婿。

  裴南曼告诉他的,至于王家不怎么待见秦泽的内幕,知道的人不多,裴南曼都不清楚。这桌的叔叔辈,沪市各机构的掌权人,绝非无名小卒,但王家的事情他们就不知道了,京城豪门大姓辣么多,谁家闺女嫁人了,除非本身在某个位置坐着,不然谁去关注?

  “小秦,你到底是唱歌的,演戏的,企业家,还是人民教师?”一个国字脸,魁梧而粗犷的男人笑着。

  秦泽一愣,没回答这个问题。

  唱歌的演戏的,那就是明星,明星就是戏子。

  而这一桌都是大佬。

  企业家,那就是做生意的。

  而这一桌都是大佬。

  人民教师.....见鬼的人民教师,明知道他只是一个家教,还说出“人民教师”四个字,嘲讽他吗?

  秦泽早不是当年的咸鱼了,谁谁谁话里藏机锋,谁谁谁真心热情,他还是能斟酌、听出来的。

  就好比家里小白菜可能被他拱的陈叔叔,其实很赞赏他。

  这人是谁啊?

  话里带刺,我得罪他了?

  秦泽沉吟,措词道:“我只是共产主义接班人。”

  国字脸男人:“.......”

  一桌的叔叔们都是一愣。

  这么回答就很有灵性了。

  国字脸男人皮笑肉不笑:“小秦挺幽默,很会开玩笑。”

  秦泽震惊的看向李大佬,愕然道:“李叔叔,原来国家一直在跟我们开玩笑?”

  这么有内涵的问题,满桌人都沉默了。

  国字脸男人嘴角抽了抽。

  秦泽蛋蛋一笑,管你什么富二代官二代,在共产主义接班人面前,都是渣渣。

  就那个网上很有名那个,首富的儿子叫汪撕葱的,他将来顶多是万达的继承人。

  我可是党和国家的继承人。

  区区一个万达有啥子好嘚瑟的,一点都不低调,整天跳啊跳。

  我继承着一个国家,我是社会主义接班人,我骄傲了吗?

  我到处炫耀了吗?

  瓜皮。

  陈复兴哈哈笑着,插科打诨:“小秦,有女朋友没。”

  秦泽老实回答:“有了。”

  陈复兴顿时有点失望。

  其他人则露出恍然神色,没错了,真有一腿的。

  尤其在国字脸男人,脸色都不好看了。

  另一边,李老太太好奇道:“曼曼,这年轻人是哪家的小孩?”

  她觉得秦泽可能又不一般的身份。

  裴南曼坐姿优雅,陪在老太天身边,笑容比以往多,也更温和,收敛了冷厉强势的做派。

  “他是我生意上的伙伴,经营着几家公司,都还不错的,有上市的潜力。”裴南曼道:“不是哪家的小孩,普通人家。”

  她看向秦泽那桌,这会儿,那家伙正轮番打圈呢,然后和那个国字脸的家伙在拼酒,一杯接一杯的。

  裴南曼没想到他酒量这么好,印象里没见过秦泽喝醉过,当然,他们相处的时间也不算多,反倒是当家教那段时间,隔三差五的就在家里吃饭,当家教兼厨师。

  裴南曼很喜欢吃秦泽做的菜,但她从来不正面表扬。

  李老太太皱眉:“那是你相好的吗?”

  一群阿姨们笑起来。

  裴南曼脸上微微一僵,尴尬道:“老太太,不是呐,是朋友。”

  李老太太一脸“我懂的”的表情,附耳,低声:“朋友你给带过来?建业会和他喝酒?”

  裴南曼笑容浅浅:“真不是。”

  李老太太就说:“不是最好,你啊,三十好几了,还不肯嫁人。心里惦记着那个前夫?”

  裴南曼摇头:“没有。”

  李老太太:“嗯,想来也不会,我今天就要给你介绍一个对象,看,看见那个年轻人没有,模样长的俊,家里南京的,爷爷刚从军队里退下来,没娶媳妇,跟你挺相配。”

  裴南曼:“......”

  她感觉自己好像被套路了。

  顺着老太太的目光看去,愣是没让人找到“模样长的俊”的那位仁兄在哪里。

  “就那个,穿迷彩背心,军绿外套那个。”老太太指给她看。

  哦,那是一个国字脸,很健壮的男人,看着三十好几了,不过和“俊”这个字不怎么搭边。属于那种裴南曼看一眼就拉入黑名单的外貌。

  长的丑娶什么媳妇。

  通常来说,长的漂亮的,除非为了钱,不然不会找相貌太一般的伴侣。

  裴南曼也是女人呀,算不上外貌协会vip会员,但有点轻微的颜控。

  苏钰和王子衿也是颜控,只不过她们的眼光不局限于肤浅的外貌,更看重感觉,但你要是长的太抱歉,感觉都可以省了。

  秦宝宝大概是最不看脸的,耐看就行,打从青春期开始,就决定在一颗还算耐看的歪脖子树上吊死。

  那些绝色大美人偏偏对一个拽的二五八万,却相貌普通的男人倾心爱慕,至死不渝......都是相貌普通的low逼作者编的。

  就好比古代写美艳妖娆的狐仙喜欢和身无分文的穷酸秀才纠缠不休的书的作者,都是穷酸秀才。

  这时,老太太突然皱了皱眉头,颤巍巍的捂住左上腹。

  裴南曼一惊:“怎么了?”

  老太太露出痛苦之色,“有点疼,曼曼,扶我一下。”

  裴南曼大骇,失声道:“您病又复发了?我,我马上叫医生。”

  说着,朝脸色慌乱的女人,喝道:“傻坐着干嘛,喊你老公过来。多大的人了,懂不懂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