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五百三十八章 我叫海泽王

  闻声望来的众人,看了眼摔在地上的孩子,又看向裴紫琪,神色各不相同,戏谑者有之,无奈者有之,玩味者有之

  李家两个前妻生的孩子,常年不回家,跟着小姨住,和他们父亲有着天大矛盾似的。

  大家都是“世交”,这事儿都清楚。

  矛盾的根源可不就是后妈和幼子嘛。

  有热闹可以看了。

  “浩浩,怎么了。”女人匆忙忙的跑过来。

  “她欺负我,呜呜”小孩子紧紧抓着母亲的袖子,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可凄惨了。

  女人蹙眉,看向裴紫琪。

  两个女人,一大一小,无声对视。

  李家老太太颤巍巍的起身,那边的主桌,戴眼镜的俊朗中年人,赶忙出席,搀扶老母亲,母子俩走过来。

  老太太年纪其实不算大,七十不到,但久病初愈,身体有点虚。

  “又怎么了。”老太太看看孙女,又看看儿媳。

  女人不说话,抱着儿子,苦大仇深的看着裴紫琪。

  “奶奶,她欺负我。”小孙子指着裴紫琪,嚎啕大哭。

  老太太闻言,不悦道:“紫琪,你又欺负弟弟。”

  裴紫琪不服气:“是他先动手的,我的衣服被他弄脏了。而且”

  老太太更怒,“他还是个孩子,你多大了,你怎么做姐姐的?在家里闹就算了,也不看看这什么场合?”

  裴紫琪看向父亲,一如过去,男人冷漠的视而不见。

  裴紫琪眼圈一红。

  同龄的少年少女,眼观鼻鼻观心,别人的家事,看看就好。而且还是李家的家事,他们没资格指手画脚。

  许是有娘撑腰,年纪不大,但有点懂事,且从小仇视同父异母的哥哥姐姐的李浩,忽然从母亲怀里挣脱,握着拳头,用力捶了裴紫琪小腰一拳。

  十岁的孩子,其实蛮力不小了,下手又不知分寸,裴紫琪疼的直皱眉头。

  她反手就是一巴掌扇过去。

  孩子哇哇大哭,那叫一个撕心裂肺。

  女子忙抱住儿子,眼里立刻蓄了泪,看向老太太,哽咽道:“娘”

  老太太气的不行,李家在沪市,搁在古代那叫豪门。

  最重脸面了,老一辈讲究家和万事兴、家丑不可外扬。关起门来,裴紫琪和李东来怎么跟继母闹,她都不太爱搭理,眼下是什么场合,让人看笑话?

  再一个,她向来很疼爱小孙子的,平时都不舍得打,这一耳光有点重了。

  “死丫头,死丫头”老太太打了儿子几下,恨恨道:“你怎么教女儿的,怎么教女儿的?”

  恰好此时,包间的门推开,酒店经理领着裴南曼和秦泽进来。

  众人纷纷望来。

  裴南曼在沪市比较出名,政商界,垂涎她的青年俊彦不少。

  娶了她,不但搭上李家这条线,还能强强联合,资产暴增,又这么漂亮。

  倒是她身侧的年轻男人有点面生,待走近后,立刻有人认出秦泽。

  秦泽。

  娱乐圈名气极大的后起之秀。

  论起知名度,在场几乎没人能比秦泽大。

  裴南曼养的小白脸?

  众人心里浮起这样一个念头。

  富豪喜欢包养嫩模、女明星。女富豪包养小鲜肉,不奇怪。

  女人又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几个自诩有能力搭上裴南曼的青壮男人,心里顿时酸溜溜。

  看着包间热闹的场景,秦泽有点懵逼,不是说好家宴?整整三桌的人呐。

  裴紫琪眼泪刷的就来了,哽咽道:“小姨”

  裴南曼摸摸她脑袋,笑道:“老太太。”

  老太太收敛怒容,朝她招招手,抱怨道:“来的太晚了。”

  裴南曼自动取代李大佬的位置,搀着老太太的胳膊。

  “去接了一个朋友。”她看向秦泽。

  秦泽立刻道:“老太太,李市长。”

  老太太矜持的点点头。

  李大佬也微微一笑。

  裴南曼看了眼裴紫琪,又看了看母亲怀里,哭的好像活不成的小孩儿,笑道:“这是怎么了。”

  老太太头疼道:“能怎么了,又闹了呗。”

  李东来面无表情:“小浩把肉涂在紫琪身上,紫琪推了他一把。然后小浩打了紫琪一拳,紫琪回了一巴掌。这回合姐弟俩不分胜负,各种亮点,1:1,要不继续下半场?”

  秦泽:“”

  他认真的看了看徒弟,许久不见,徒弟更优秀了。

  老太太气了个半死,紧紧抓着裴南曼的胳膊:“你瞧瞧吧,我李家这一辈,生了三个孽障,气死我了。”

  裴南曼歉意道:“是我没教好。”

  老太太瞪向儿子:“是有人会生不会教。”

  裴南曼微笑点头:“您说的在理。”

  李大佬:“”

  李大佬有点尴尬。

  他皱眉,“别哭了。”

  李浩顿时一激灵,向来怕父亲,小心翼翼看了看母亲,心里大定,不管,继续哭。

  裴南曼见状,就笑道:“也不能全怪姐夫,子不教父之过,不还有句话叫做:慈母多败儿?我姐姐走得早,来不及教,可当着妈的,不能太娇惯儿子。整天惹是生非,现在年纪小,长大了能有什么起色?”

  她看着女人,道:“嫂子,我说的有道理吗?”

  女人暗暗咬牙,强颜欢笑:“是我的错。”

  裴南曼不悦道:“紫琪,当妈的都道歉了,你傻愣着干什么。”

  女人:“”

  裴南曼又道:“小浩,暑假作业写好了吗。”

  李浩不搭理她。

  裴南曼转而对老太太道:“阿姨,教育要趁早,明天就把小浩送回去吧,哪天写完作业,哪天出来玩。”

  老太太点头:“有道理。”

  李浩哭的更凶了。

  秦泽看向裴南曼的目光略带佩服,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苏钰不是曼姐的闺蜜嘛,宫斗技能怎么不跟曼姐学学。

  裴南曼说:“秦泽是东来的家教老师,东来今年高考成绩这么好,都是他教导有方。”

  老太太惊喜的看着秦泽,和颜悦色:“他就是东来的家教老师啊,这么年轻?好,好呀,东来要早点碰上你,复旦、交通也能考的上。”

  秦泽谦虚的笑了笑。

  裴南曼今天话格外多,插嘴道:“要不也请他做小浩的家教老师?或者让嫂子问他取取经,怎么教孩子提高成绩。”

  秦泽如实回答:“没什么好办法,孩子哭闹不好好学习,打一顿就好了。”

  李浩哭的更凶了。

  女人淡淡道:“我家的事,就不用你操心了。”

  裴南曼脸色黯然,道:“老太太,我以后尽量不多嘴,尽量不来李家。”

  老太太皱眉,恼道:“你怎么说话的,曼曼是外人吗?”

  女人辩解道:“妈,我不是这个意思。”

  老太太不耐道:“别杵着,抱他回去。”

  秦泽感到有一簇火辣辣的目光在看他,迎着那道目光看去,他看见了明眸善睐的少女陈清袁,清秀的瓜子脸,白皙水嫩。

  初见时,记得她下巴还有几分未曾褪去的婴儿肥。

  陈清袁默默看着他,欣喜、激动、柔情四射。

  毕方看到这一幕,撇撇嘴,这丫头没救了。

  “曼曼,我这个家全是让人糟心的货,你要能常来就好了,有你在,哪个都不敢张牙舞爪的闹。”老太太嘀嘀咕咕的说。

  裴南曼微笑着附和。

  对老太太来说,手心手背都是肉,真要闹矛盾,最多各打五十大板,事后继续闹,没完没了。

  可又能怎么办?后妈终究是后妈,你能要求她把前任的孩子当亲儿子吗?

  你能要求孩子把她当亲妈一样孝敬吗?

  很多事情,是无解的,尤其是家事。

  要不怎么说清官难断家务事?

  她儿子就很识趣,向来是冷眼旁观,因为偏向哪边,都会叫另一边寒心。而且,裴紫琪李东来和父亲间的关系,本来就冷的很。

  小儿子被大儿子或者大女儿欺负,当老子的冷眼旁观,她这个当奶奶的,就不得不站出来,当然要偏向小孙子的。毕竟年纪太小,容易被吊打。

  媳妇也不是省油的灯,没她暗中唆使,小孙子能这般挑事?

  她这些年没少对前任的一双儿女使用冷暴力。

  于是,老太太就格外喜欢裴南曼,因为裴南曼大气,能力手腕样样不缺,就算她姐姐都不如她的。

  搁在以前,这样的女人能镇宅子,后宅安定。

  裴南曼每年都会在李家住几天,顺便把李东来和裴紫琪也带回家住。那是李家少有的一家团聚,却能和谐安定的时候。

  小家碧玉的媳妇知道斗不过对方,往往会很老实,小孙子也怕这个小姨,不敢太跳。

  秦泽看了眼跟着老太太过去的裴南曼,再看看一群相熟的小辈们。

  想了想,让服务员加个椅子,坐在小辈这边。

  哪儿都是贵妇人,老太太,他自觉不适合坐过去。

  陈清袁高兴坏了,小手啪啪啪的拍着身边的空位,让服务员把凳子加在这里。

  秦泽刚坐过去,八九个少年少女齐齐高呼:“秦哥。”

  “秦哥”

  “秦哥”

  那架势,就像某个大哥出席宴席,小弟们恭敬问候。

  引来两边的大人们纷纷侧目。

  秦泽:“”

  毕方道:“你好,我叫毕方,毕国伟的姐姐。”

  秦泽一愣,看着这个面生的女孩,给这名字镇住了。

  “你好,你可以叫我海泽王。”

  毕方:“”nt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