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五百三十六章 信不信把你沉黄浦江

第五百三十六章 信不信把你沉黄浦江

  缅甸有亚洲最大的赌场,没有之一。

  在那里,博彩业是政府指定的经济龙头行业,每年为政府带来百分之三十以上的税收,巅峰时,甚至超过百分之五十。玩法中西结合,从业人员多达五万。

  那里简直是赌徒的天堂。

  博彩业为政府实施低税、免税政策,吸引外资、发展出口加工业,提供了重要条件......这特么不是新闻联播段子,是真事。

  相比起来,ao门那点规模,简直小打小闹。

  而且,博彩业并承担了港澳水上交通的大部分客运量,只要到了缅甸,甄友信想去ao门,根本不是难事。

  计划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他在事发的第二天就被逮住了,深夜时,直接被人上门开锁,套麻袋打晕。醒来被关在小黑屋里,一群彪形大汉逼迫他还钱。

  都不知道这群家伙是怎么找到他的。

  秦泽这么神通广大?

  甄友信呛了口烟,直咳嗽,脸色涨红,“这烟真特么的劣,我只抽大鸡霸。”

  没人回答他。

  甄友信撇嘴,终究不舍得丢掉,小小的抽一口,不过肺,含嘴里片刻,吐出来,优哉游哉道:“就是嘛,大家都是给人打工的,这么拼命做什么。你们是打算把钱要回去,然后把我送警察局?到现在我还没收到秦泽的电话,一直在琢磨,怎么大老板不现身,尽是你们这些了喽。”

  他侃侃而谈:“现在懂啦,他估计还不知道这事儿,你们下面的人自己做的吧,妈的,打了我这么久,不就是想要钱吗。兄弟几个,这样行不行,你们这儿七个人,我每人给一百万,你们放我走,或者送我去缅甸,到时候,我在每人多给五十万。一百五十万,你们得给他做事多少年?”

  “一百五十万?”刀疤男和其他汉子相似一眼,一脚蹬在甄友信脸上。

  “五百万,”甄友信护住头,破旧鼓风机似的声音:“每人五百万。”

  过了片刻,想象中的打击没有接肘而来,他心中稍定。

  五百万,没人能轻易扛住它的诱惑。

  甄友信捡起半根烟头,用力把它吮亮,“再多,你们打死我吧,没有。做事留一线嘛,我还要靠那点钱东山再起,不然我拼着当通缉犯,坑下来这么笔钱,不可能叫我血本无归,逼急了,一拍两散。”

  刀疤男嘿道:“有点意思。”

  某个大汉皱眉道:“没空瞎哔哔,钱在哪里。”

  甄友信翻白眼,没搭理。

  那汉子大怒,抬脚要踹。

  刀疤男挡了一下,凝视着甄友信:“不肯吐出来?”

  甄友信冷笑一声,“六百万,每人六百万。”

  刀疤男摇头。

  甄友信嘴角抽搐:“七百万,最多七百万。”

  他很仔细的观察着汉子们的神色,企图从他们眼中看到挣扎和垂涎。

  但似乎.......没有?

  这时,刀疤男拍了拍手,“兄弟们,干活了。”

  干活?

  干什么活?

  又要打我么。

  甄友信看见一个汉子走到船舱角落,掀开一块深绿色防雨布,雨布下是一只铁笼子。

  看上去应该是狗笼子,但比狗笼子更大更结实,同样更沉重。

  甄友信心里莫名的一沉。

  两个汉子押着他来到铁笼子前,打开门,把他推了进去。

  “你,你们.....要干嘛。”甄友信声音颤抖。

  除了刀疤男外,六个汉子抬着笼子出了船舱,来到甲板上。

  与此同时,甲板外的灯光熄了,船舱里的光透射出来,男人们的脸隐藏在黑暗中。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甄友信的声音里透着恐惧和激动。

  刀疤男蹲在铁笼子前,手里把玩着匕首,匕首敲击铁笼,发出“叮叮”脆响。

  甄友信大声道:“杀人是犯法的,犯法的啊,送我去警察局,我要自首,我要自首。”

  他狞笑道:“把你从这里丢下去,最多七天,你就会被啃食的只剩下一堆骨头,一阵浪卷来,散碎的骨头卷出笼子,消失在漫漫大海里。你永远也不会被人发现。你这一身一百七的肉,也就喂喂鱼而已了。”

  众人把铁笼子推到甲板边,黑暗中,漆黑的浪打在船上,发出哗啦啦的声音。

  甄友信最后的理性化为恐惧,无边无际的恐惧,像月光,像海潮。

  刀疤男蹲在铁笼子前,沉默着抽完烟。

  他拨通了电话,“老板,我这边可以了。”

  清冷的女声传来:“把电话给他。”

  甄友信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但风大浪大,听不真切。

  刀疤男把手机递进笼子,“老板要和你对话。”

  甄友信仿佛绝望之人见到一缕曙光,颤抖又疾速的接过手机,附耳边,哭道:“秦总,秦总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还钱,我一定还钱,您大人不记小人过,给我一条生路吧。”

  电话里没有传来秦泽的声音,而是一个清冷、且有质感的女声,好听,但冰冷的没有感情。

  “是我。”女人说。

  甄友信哭声一顿,整个人有点懵逼。

  他并不认识电话里的女人。

  尽管他是裴南曼安排去宝泽投资的,但他本人并没有见过裴南曼,他只是裴南曼旗下,无数公司中的一个小公司的高层管理,金融界硕士,能力出众,被分配到宝泽投资这边。

  安排他过来的是公司的总经理。

  “裴南曼!”女人说。

  甄友信如遭雷击。

  想起来了,他想起电话里的这个女人是谁了,不出意外,应该是他真正的大老板,宝泽投资除了秦泽和苏钰之外,另一个大股东。

  本来以他的身份地位,不可能知道这件事的。

  但去年年会,他见过裴南曼,和很多男人见到裴南曼时的心情一样:这个妹妹我可能在哪里见过!

  看上她的意思,对她产生强烈的好奇心。

  于是事后旁敲侧击了一番,苏钰当时是这么回应他们的:你们的大老板。

  “老板,我错了,我错了......”甄友信嚎啕大哭:“我真的会还钱,求你放过我,求你.......”

  “不是他。”女人说。

  甄友信没听明白她的意思。

  “让你走的明白,是我,不是他。不关他的事。”女人重复一遍,然后就挂断电话了。

  刀疤男嘿然一笑,一挥手:“推他下去。”

  黑暗的掩护中,铁笼子被一寸寸移向甲板外,滑入深不可见的深渊。

  这个过程中,甄友信尖叫着、哀嚎着、痛苦着、还有求饶着.......

  巨大的落水声中,刀疤男叼着一根烟,看着甄友信狰狞而扭曲的脸庞,被海水淹没,不平静的海面翻涌起细密的水泡,然后彻底消失。

  刀疤男的手指间,匕首翻飞,他遥望沪市方向,感慨道:“哎,多少年没干活儿了,当年是黄浦江,现在不行咯,只能带人出海了。”

  宝马终于离开了长江大桥,顺着车流驶入街道。

  秦泽耳廓一动,笑容淡淡:“曼姐,谁的电话。”

  裴南曼挂断电话,闭目。

  秦泽追问:“曼姐?”

  裴南曼喝道:“有你什么事。”

  秦泽无所谓道:“好奇问问吗。”

  裴南曼睁眼,盯着他:“你听到了?”

  秦泽一脸无辜:“听到什么啊,反应这么大.......呦,你刚跟姘头打电话?”

  裴南曼重新闭眼:“多嘴,在嗦,把你沉黄浦江信不信。”

  她闭上眼睛了,所以没看见秦泽握着方向盘的手指,轻轻抖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