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四百六十五章 车祸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秦泽就发现回去的路上,两女人一直在怄气,相看两厌,还不停找茬。比如苏钰说要吃菜包,王子衿立刻说,看了包子反胃,不要吃。

  王子衿说想喝豆浆,苏钰立刻说,豆浆不好喝,要喝牛奶。

  王子衿借机嘲讽说,豆浆丰胸哦。

  苏钰反问,那你胸咋这么小咩。

  两人差点打起来。

  秦·不是龙傲天·泽,两边劝,两边当孙子,心力交瘁。

  回到酒店,她们各自拎着早点回房间,先刷牙后吃饭,苏钰是肯定刷过了,但她不高兴秦泽一碗水端平的态度。

  秦泽“啪啪啪”敲开姐姐的门,从来没早起习惯的姐姐穿着睡衣,发丝凌乱,嘟着嘴,瞄一眼他手里的早餐,便把起床气压回去:“进来!”

  秦泽赶忙溜到姐姐房间避难来了。

  顺带在姐姐这里又刷一遍牙,酒店的洗漱用品是双份的。

  他烟抽的有点多,一天最少要刷三次牙,不然会生烟垢。

  姐弟俩站在洗手台前,各自刷牙,秦宝宝用刘海贴束起散乱的青丝,她低头吐水的时候,宽松的胸口露出一片白腻,还有半个饱满的球。

  秦泽看的目不转睛。

  “你瞅啥子。”姐姐用大屁股撞他一下。

  “最近突然间想玩球。”秦泽厚颜无耻道。

  “是嘛?”秦宝宝笑眯眸子,“我也想玩球,乒乓球。”

  秦泽嘿嘿一笑,刚笑完就挨了一记手刀。

  姐姐翻起妩媚的白眼:“德行!”

  他们坐在写字桌边吃早饭,秦泽坐椅子,秦宝宝则缩在单人沙发上,尖尖的下巴抵在膝盖,嚼着小笼包,含糊不清:“那俩女人呢?”

  秦泽叹口气:“斗气,没来。”

  秦宝宝喜滋滋:“又怎么了?”

  秦泽瞪她一眼:“你能不幸灾乐祸吗?咱们这个大集体一点都不团结。”

  秦宝宝哼哼道:“帝王之术,讲究制衡。姐姐不这样做,怎么让你后宅安定?”

  秦泽一愣:“后宅?”

  秦宝宝板着俏脸:“打个比方而已,王子衿这黄毛丫头,心里想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但我家阿泽是不到三十不娶媳妇的好男人,她想都别想。还有苏钰,整一花痴,我告诉你,你可不能喜欢她啊,我,我.....我这个大姑子不会同意的。”

  秦泽吸了口豆浆,在姐姐面前,他糖衣炮弹张口就来:“娶媳妇,也要娶姐姐这样漂亮温柔,善解人意,大方得体的。”

  秦宝宝依然板着脸,没好气:“再瞎说,让爸揍死你。”

  十指小脚丫欢快的打架,嘴角勾起的愉悦出卖了她。

  秦泽改口道:“那就不娶,娶子衿姐这样的也不错。”

  一脚踹来,姐姐怒道:“娶媳妇能变来变去的吗。”

  “不变,那让爸打死我?”秦泽无辜道。

  “我吓唬你的嘛.......”姐姐小声嘀咕。

  “王子衿怎么和苏钰怼上了。”秦宝宝想不通,按说吧,苏钰和她才是敌人,而王子衿和她同样是敌人,入室狼觊觎秦泽,她身为姐姐,死命护着弟弟。

  两人没少勾心斗角,相爱相杀。

  结果她俩不怼我,反而互怼起来了?

  “别乱想了。”秦泽打断姐姐发散性的思维,说着烂话转移她注意:“这叫有心栽花花不开,宝宝插柳嘿嘿嘿。”

  秦宝宝:“?”

  总觉得他说的话怪怪的。

  “吃完赶片场去,今天争取把进度提高一些。你们在片场打牌就打牌吧,别打架啊。”秦泽告诫。

  秦宝宝修长漂亮的手捏成兰花指,媚眼道:“呀,姐姐刚好带了皮鞭和蜡烛,可劲儿修理她们。”

  秦泽:“......”

  这会儿应该生气,可他毫无骨气的酥了半边身子,都怪姐姐太娇媚。

  秦泽假装生气,把姐姐拖到床上,啪啪啪打屁股。

  手感还是那么棒,圆而翘,软而弹,比今麦郎还要Q弹。

  秦宝宝从来不甘心被弟弟啪啪,过程中她激烈反抗,翻滚、踢腿、扭腰各种姿势。但秦泽紧紧往她小蛮腰一坐,就把她牢牢压制。

  姐姐就和往常一样,一边嘤嘤嘤,一边骂他黑了心的蛆。

  秦泽见好就收,打的时间太长,姐姐的玻璃心会碎的,到时候她哭起来,一把鼻涕一把泪,还得自己哄。

  秦泽刚站起来,一双修长而有力的长腿就夹住他的腰,力道打的让他在床上没站稳,一头栽倒。

  “哎呦!”

  秦宝宝惨叫声。

  秦泽摔在姐姐身上,半点不疼,反而觉得软绵绵的,有胸口两团肉垫做缓冲,他摔出了享受,摔出了舒坦。

  “一百五十斤就往我身上砸......”秦宝宝一蜷身,双手抱胸,呜呜呜起来。

  “砸,砸痛了?”秦泽跪在姐姐身边,紧张的问。

  见姐姐只是蹙眉,他松口气:“还好没坏,不然可惜了.......还好是真货,不然里头硅胶迸爆。”

  “你滚嘞,姐姐都疼死了,还说些不正经的话。”秦宝宝红着眼,咬着唇,娇嗔薄怒。

  这不是你自己作死嘛,我都不打你了,你还想着翻盘。

  秦泽低头认错,“我错了,还疼不,我给你揉揉。”

  秦宝宝一巴掌拍开,气道:“不要你管。”

  “那我走啦。”

  “你,你回来....”

  “回来帮你揉?”

  “回来灭了你。”秦宝宝一跃而起,仿佛矫健的雌虎,先把秦泽按在床上,然后敏捷的转身,从99变成69,继而大长腿朝他肩膀一架,双脚用力一绞。

  真·一脸懵逼!

  秦泽深吸一口气,闻到了蒂花之秀的味道。

  秦宝宝似乎铁了心要拧断弟弟的脖子,懵了他好几分钟,直到王子衿来敲门,没办法,只好松开。

  姐姐沮丧的发现,无往不利的夺命剪刀脚,好像失去了威慑力,老弟不但没有遭罪,还......挺享受?

  秦泽面色红润的开门,王子衿和苏钰站在门口,见人便嗔:“都几点啦,片场那边都开拍了。”

  “就是,磨磨唧唧。”

  “耽误了时间,就是耽误了钱。”

  “说得对,每天要多大的开销啊。”

  两女人一言一语,各种嗔,目标不是秦泽,是坐在床边整理形象的秦宝宝。

  秦泽不悦道:“就你们话多,再等十五分钟。”

  苏钰和王子衿齐齐瞪来。

  秦泽顿时怂。

  苏钰和王子衿扭头就走,回房。

  秦泽想着,又要一个个的安慰过去了,眼下还要先安慰好嘤嘤怪,便说:“姐,别气啊,我认错。”

  秦宝宝“嗯”一声,眉眼竟分外柔媚,轻声道:“你先出去,我要换衣服。”

  秦泽退出房间。

  秦宝宝哼着歌,在床上欢快打滚。

  秦宝宝换好衣服,打扮一番,出来时,秦泽几人已经在楼下等着,他们身边还有六名助理。

  秦·虽然不是龙傲天·但巧舌如簧·泽,成功把王子衿和苏钰哄好。

  三辆租赁公司租来的轿车驶出酒店地下停车库,朝二十公里外的风景区驶去。

  苏钰开车,王子衿坐副驾驶位,秦泽侧身躺下,脑袋枕在姐姐的大腿上。

  这绝不是他的意思,苏钰开车是自愿,王子衿坐副驾驶位是被秦宝宝硬生生推进去。

  上车后,姐姐善解人意,温柔款款:“阿泽,起这么早,肯定困觉吧,躺姐姐腿上睡一觉,距离风景区还有好久呢。”

  秦泽想念蒂花之秀的味道,便半推半就。

  其实秦泽没多大困意,打了几套,精神恢复的不错。

  无聊之下,便拿出手机看新闻。

  恰好看到一条资讯:两只狗啪啪被卡主,在马路中间遭车撞死。

  因为有视频,所以给人传网上了,点击量爆高。

  “你在看什么?”姐姐低头,发丝垂落。

  秦泽看了姐姐一眼,不是说千万不要让男朋友或者女朋友,从上往下看你的脸,否则会三观崩塌。

  他发现姐姐的这个角度,还不错,挺美的。

  “看新闻。”秦泽叹道:“所以说啊,不要玩卡丁车,会死人....死狗的。”

  秦宝宝歪了歪头,没听懂,伸手就抢过他的手机,看新闻。

  “可是,和卡丁车有什么关系?”姐姐没懂。

  “嘿嘿,你不懂,扶弟魔估计就懂。”秦泽咧嘴。

  秦宝宝微微蹙眉,不悦道:“你能说人话吗,总说些姐姐听不懂的,有意思?”

  “我.....”

  秦泽正要说话,忽然听见前排的王子衿和苏钰尖叫一声。

  然后是砰一声巨响,车子撞到了什么东西,惯性让秦泽从姐姐的腿上滚下来。

  “怎么了?”秦泽脸色大变。

  王子衿责怪道:“你怎么不看路啊,转向让直行的。”

  苏钰委屈的声音:“我被公交车挡住视线了,谁知道那车就突然窜出来。”

  苏钰说着,解开安全带:“我下车看看。”

  她还不忘转头告诫,“你俩别下来,被人拍到不好。”

  助理驾驶的两辆车,已经绝尘而去,似乎没注意到后方老板跟人撞车了,等他们反应过来,估计还得一阵子。

  被苏钰撞的是一辆劳斯莱斯,黑色的车身,长条形的方盒子。外观一如既往的low逼,没有流畅的曲线,没有顶级豪车的美感。

  但它的名气不比任何名牌豪车低,劳斯莱斯幻影,车头一尊小金人。

  苏钰眼界高的很,瞅一眼,就评估出大致的价位,八百万到一千两百万之间。

  她紧皱眉头。

  不是因为赔不起钱,几百万上千万,还真不放在心上。赔钱是肯定的,她刚才被停在路边的公交车挡住视线,转弯的时候,两部车子直接车头相撞。

  而是这种奢侈品,擦了碰了都是大麻烦,她们今天还得赶片场。

  再一个,豪华轿车里钻出来三个中年男人,两个时尚女郎,气势汹汹的围过来。

  三个男人跑到车头,紧张巴巴的查看车子受损情况,骂骂咧咧了几句本地方言。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