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四百四十六章 我哥还只是孩子啊

第四百四十六章 我哥还只是孩子啊

  秦泽站在岗亭边,目送陈清袁和李茜钻进车子,引擎发动,车灯亮起,宝马车像只猎豹窜了出去。

  他原路返回别墅,生日晚宴散了,烧烤店的工作人员抬着自家店里的烧烤道具和桌椅离开,留下满院狼藉,竹签棒、酒瓶、纸巾、餐具。

  狂欢后的场地,略显萧条,裴紫琪孤零零的坐在院子里,背影瘦削,显得格外落寞。

  “搭把手,我们收拾一下院子。”秦泽道:“或者,你联系一下物业?”

  这个时间点,物业估计是指望不上,裴南曼看到后院这番模样,铁定要暴走。曼姐拜托他看着点这群小屁孩,结果乱成这样,他也不好交代。

  “再,再喝一杯。”裴紫琪转过来,脸蛋仿佛红苹果,诱人的很。

  原来是坐在这里发傻,秦泽还以为她见此情景,心生寂寥呢。

  “这是多少?”秦泽竖一根指头。

  “一!”

  “这个呢?”秦泽竖两根指头。

  “二!”

  “那我是谁?”

  “小姨夫。”

  秦泽:“......”

  看来是真醉了,可以可以,抱到房间疯狂输出......输出你妹啊,没人帮我打扫院子了,衰!

  秦泽搀起裴紫琪,把她送进客厅,丢在沙发上。同样倒在沙发的还有李东来,生日聚会还没散,李东来就已经不行了。

  这犊子喝酒不要命,酒到杯干,到处打圈,洋酒啤酒来者不拒。

  毕竟年轻人,喝酒有种不醉不是男人的心理。

  兄妹俩在沙发上排排躺,秦泽拎着黑色大垃圾袋,还有扫帚畚箕,在后院料理“后事”。

  烧烤的工具和桌椅是烧烤店提供的,这会儿都已经收走,负担减轻不少,秦泽主要处理地上的垃圾,还有一些恶心人的呕吐物。

  秦泽有强迫症,比如打姐姐屁股,要左右均匀。卫生间里的牙刷,一定要朝着同一个方向,毛巾要摊开来挂着,不能皱巴巴。

  院子里乱七八糟的,让他的强迫症很难受。

  裴紫琪晕乎乎的拎着小板凳走出来,在台阶下一座,托腮,醉眼迷离的看着秦泽忙碌。

  “你瞅啥。”秦泽抽空回头看她一眼。

  “瞅你。”裴紫琪打了个酒嗝。

  “瞅我干啥。”

  “想瞅瞅你有多帅,让陈清袁辣么喜欢你。”

  “瞅出来了吗?”

  “没有。”

  秦泽想,这丫头可真会说昧良心的话,陈清袁小妮子比她诚实多了。

  “我不明白。”裴紫琪歪着脑袋,说。

  “什么事。”

  “陈清袁长的不错啊,不比我差,而且软萌软萌的,不像是,我其实可泼辣了。对你又死心塌地。你别虚伪了,心里肯定乐开花了吧。”

  秦泽直起身,拄着扫帚,摸摸下巴:“也对哦,我拒绝她干嘛,又不是非要娶她,趁年轻来几发,又不亏。”

  裴紫琪咬牙道:“人渣。”

  “你看,我接受,就是人渣。我不接受,你们这群小屁孩子又说我虚伪。”秦泽耸耸肩,“算了吧,我对小屁股的JK没兴趣,瞪什么瞪,你一个十八虚岁的小丫头片子,不服气?”

  “但是小丫头过几年就长成小御姐啦,可塑性老高了。”裴紫琪道。

  “哈哈哈,你再说你自己吗?”秦泽瞄了眼她小荷才露尖尖角的胸脯,“不吹牛,我曾经亲眼看着乒乓球衍变成足球的全过程,你这个年龄段,才这点规模,这辈子撑死了就是溜溜球。”

  裴紫琪拎着小板凳追着他满院子打。

  两人跑了几圈,裴紫琪踩到一滩呕吐物,脚下打滑,直挺挺的朝前扑倒。

  秦泽眼疾手快,张开怀抱接住。

  裴紫琪脸蛋一红,抬眸看她,许是喝多酒的缘故,迷离的眼波特别迷人。

  这么暧昧的气氛,让裴紫琪有点手足无措。

  秦泽巧妙的化解尴尬:“你看,扑的这么猛,却一点都没有带球撞人的快感。”

  裴紫琪愣了几秒,暴怒:“秦泽你去死!”

  张牙舞爪的挠秦泽的脸。

  “我可以一直贯彻男女平等的新时代进步青年。”秦泽一把按在裴紫琪脑门,再一推,把她推翻在地上。

  裴紫琪也不生气,拍拍屁股,弯腰拎起小板凳,往别墅内走去。

  “哎。”秦泽在她身后喊了一句,等她转身,“你小姨什么时候回来,大半夜的有这么忙?别是跟男人约会了吧。”

  裴紫琪似笑非笑,调侃:“呦,这么惦记我的小姨,真想做我小姨夫?”

  秦泽:“小侄女,失精失精。”

  “呕~”裴紫琪忽然弯腰,吐了。

  秦泽:“......”

  她刚才就觉得恶心难受,所以搬着小凳子跑院子来吹吹风。这么一闹腾,胃里翻江倒海,彻底控制不住。

  秦泽花了二十分钟,把院子打扫的干干净净,垃圾装进袋子,呕吐物用水冲到花坛。

  他站在台阶上,叉着腰,扫过院子,整整齐齐,很好。

  剩下的就是把两个醉鬼送回房间,然后等裴南曼回来,交代一下,他就可以走人了。

  李东来死猪似的躺着,裴紫琪则靠在沙发,蹙眉,有些难受。

  秦泽直接把不成器的弟子横抱起来.......公主抱有些辣眼,但比如搀扶不省人事的他,这个姿态是最轻松的。

  李东来顺势就搂着秦泽的脖颈,抬起迷离的眼波,看了他半晌,羞涩一笑:“秦哥,我,我就是喜欢你.......”

  秦泽:“......”

  裴紫琪:“......”

  一口口水猛地呛在喉咙里,裴紫琪剧烈咳嗽起来,好半天才止住,结结巴巴道:“他,他刚才说喜欢你......”

  秦泽嘴角抽搐:“好像,可能,也许......是这几个字没错。”

  裴紫琪感觉脑门上一道道惊雷炸开,心慌。

  裴紫琪哭道:“你连我哥哥都不放过的嘛,他还是个孩子啊。”

  MMP。

  秦泽悲伤的看了李东来一眼,好好一个小伙子,怎么说弯就弯了?

  曼姐知道,会不会把我打出屎来?

  客厅里飘起一股异象,是肥皂的香味。

  男默女泪之时,李东来终于缓过来了,继续说:“真的,我就是喜欢你.......”

  打了个嗝,继续:“这份气度。”

  秦泽:“.......”

  裴紫琪:“.......”

  公主抱,一口气上二楼,脸不红气不喘,秦泽把李东来安置好,下楼时,发现外面下雨了,院子里先是哗啦啦一片雨点子,像是浓墨甩在宣纸上,晕染开来。继而暴雨如注,白茫茫的雨幕瞬间将外面的世界模糊。

  裴紫琪望着雨幕,呆滞了几秒,忽然想起什么,“我小姨的衣服还晒阳台,你帮我收回来。”

  秦泽道:“钥匙在哪儿?”

  他刚才上厕所时,想进曼姐的房间尿尿,但发现房门是锁住的。

  “我有钥匙,在我房间的床头柜,第二个柜子里。”裴紫琪道。

  曼姐的房间.....

  秦泽一下子就来兴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