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四百四十五章 扎心了

  秦泽站在拐角,看见二楼和三楼之间,陈清袁背靠着墙,杨令东双手撑墙,把陈清袁牢牢挡住。

  传说中的壁咚!

  他以前看电视剧时,老羡慕壁咚的男同志了,可他没女朋友,那会儿怂,不敢壁咚姐姐,于是每次看见壁咚,心里都会诅咒。

  .......

  陈清袁也在想,为什么就喜欢上秦泽了。起先是在KTV包间里,秦泽踏着七色云彩从天而降,啪啪啪一阵声响中,将她解救于危难之中。

  这要搁在古代,妹子们是要以身相许的,陈清袁觉得自己不能抛弃老祖宗们的良好美德,于是默默喜欢上秦泽。

  虽然喜欢的很随便,但爱的很深沉啊。

  打那以后,秦泽就像脱缰的野狗,一发不可收拾。

  娱乐圈里他最快,股市圈里他最准,打起架来他最狠。

  终结起来:快准狠!

  这样的男人,当然心动啊。

  喜欢一个人,有很多很多原因,最让陈清袁触动内心的,依然是那次KTV里,在她最无助最害怕的时候,小伙伴们都怂了,被按在地上狂K,全场唯一硬着的就是秦泽。

  秦泽叼着根烟,就像孙猴子拿着金箍棒,秦泽穿着一百块的运动鞋,就像猴子踩着七色云彩。

  陈清袁感受到了安全感,这是她在口口声声说为她好的父母身上没有感受到的。

  喜欢一个人,是一次感动。

  爱上一个人,是一次触动。

  “我到底哪里不如他,你说啊,你说啊。”杨令东大声道。

  “你有他钱多嘛?”陈清袁道。

  “我爸妈有钱。”杨令东不服气。

  “你也说你爸妈咯,关你屁事。”

  “我爸妈的钱不都是我的钱?”

  “你爸妈也不一定是你的钱,万一你爸外头有私生子呢?”

  “......”

  “你爸妈死翘翘,钱才是你的钱,那是几十年后的事。”

  “......”

  “你有他帅吗?”

  “.......”

  “你会弹琴吗?会写歌吗?”

  “......”

  秦泽听的眉开眼笑,心说,陈清袁这妹子,唯一的毛病就是太诚实,不要说出来嘛,多不好意思。

  陈清袁耸耸肩:“你看,你什么都比不过他。要不,你给我一个接受你的理由?”

  杨令东喃喃道:“我不服,我不服......”

  “嗯哼!”秦泽走下来,在他身后咳嗽一声。

  杨令东吓的身体一颤,脸色惊恐的看着他。

  “你想吓死我吗?”杨令东怒道。

  “我长的不吓人吧,”秦泽摸摸自己的脸:“我只是长的吓人。”

  杨令东:“......”

  “对呀,秦哥的老大了,你有他大吗。”陈清袁呸道:“凭什么选你不选他?”

  “有多大。”这种事,杨令东一百个不服气。

  卧槽,大胸弟你划错重点,不应该质疑我们其实弄虚作假的关系吗?

  陈清袁扭头看秦泽。

  卧槽,看我干嘛,我会告诉你我的弟弟硕大无朋,我的弟弟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我的弟弟海底两万里,我的弟弟——遮天。

  秦泽有点后悔出来帮腔了。

  蛋蛋后的思维天马行空。

  陈清袁歪着脑袋,灵机一动,她说:“杨令东你死心吧,你的,臣妾坐不到。秦哥的,老扎心了。”

  秦泽:“??”

  杨令东:“??”

  两人都没理解陈清袁话里的意思,以为她说了句烂话,反正这姑娘烂话也挺多的。

  秦泽心想,这姑娘乱玩梗,臣妾做不到,不是用在这个地方的。

  “你少得意,我不会放弃清袁的。”杨令东转而怒视秦泽。

  他双眼布满血丝,说话的时候,浓重的酒气扑鼻。

  秦泽皱了皱眉,酒壮怂人胆,他深有体会,这家伙执念这么重,又喝了酒,很容易做出什么冲动的事,万一回家的路上把陈清袁小妮子拖草丛里疯狂输出怎么办。

  所以他觉得要插一脚。

  “年纪轻轻不学好,墙角推妹死的早。”秦泽拍拍他肩膀:“小伙子,听哥一句劝,回去吧,等酒醒了再追。”

  “你这人怎么回事啊,你不喜欢她,你吊着她,那你别妨碍别人追求她。”杨令东大声道:“哦,你不喜欢,也不准别人接近她?是不是变态啊。”

  陈清袁眼睛一亮。

  “我没说不让你追求啊,我说让你酒醒了再来。”秦泽解释道。

  “老子清醒的很,老子想干嘛,要你管吗?”杨令东激动道。

  “你看,喝酒容易让你亢奋,你现在的状态,不适合说这些。”秦泽道。

  “呵呵你一脸哦。”杨令东道:“是,我是没你有钱,是没你长的帅,那又怎样。你算什么东西,你管我?”

  秦泽不说话。

  杨令东拍拍他胸口,挑衅道:“有本事你打我啊。”

  秦泽:“......”

  杨令东不停的拍着秦泽的胸,不停的挑衅:“有本事你打我啊。”

  “来啊,打啊。”

  “快打我啊。”

  “打我......”

  秦泽一巴掌扇飞他,杨令东三百六十五转圈后,以头抢地。

  “我以为这么贱的要求是电视上演的,开眼界了,开眼界了。”秦泽惊奇道。

  陈清袁:“......”

  杨令东:“......”

  这家伙捂着脸,坐在地上,懵逼了。

  秦泽踢了他一脚:“醒了没?没醒再给你来一发。”

  杨令东:“醒了醒了。”

  杨令东狼狈的爬起来。

  秦泽再一脚踹他屁股,他就顺着楼梯跑下去了。

  陈清袁眨着星星眼就来抱他胳膊:“秦哥!”

  秦泽躲开。

  陈清袁也不介意,反而很开心,看吧,男人就是口是心非的动物,明明嘴里说不喜欢她,却又看不得别的男人接近她。

  男人也是鳝变的,所以只要继续努力,他肯定是自己的。

  一顿生日宴喝到晚上十点,大伙儿乘兴而来,尽兴而归。

  “晚上怎么回去?”秦泽问黏在身边的陈清袁。

  “李茜姐找了代驾,坐她车回去,我来的时候也是坐她车的。”陈清袁乖巧道。

  “我马上就十八了,我妈说等我成年了,就给我买车。”陈清袁忽然羞着脸:“成年后也可以做很多别的事。”

  秦泽假装听不懂的样子。

  秦泽送她出别墅,路上,陈清袁给了李茜一个眼前,李茜翻白眼,识趣的往前走,与两人拉开距离。

  “秦哥你是不是觉得我还小,所以不接受我?”陈清袁脚步轻快。

  “我有女朋友了。”秦泽说。

  “我知道呀,我知道你有女朋友的,女朋友不是可以分嘛。”

  “你到底喜欢我什么?我又不帅。”

  陈清袁鼓着腮,义愤填膺:“你撒谎。”

  秦泽:“......”

  半晌,陈清袁嫣然道:“呐,如果我考上复旦,你就做我男朋友,好不好。”

  秦泽:“你考不考的上复旦,关我屁事。”

  陈清袁咬唇,道:“你答应呗,电影里都这么演的。”

  秦泽:“行啊,你考上哈弗、剑桥或者麻省理工,我就做你男朋友。”

  陈清袁委屈道:“我脑瓜子没那么聪明。”

  “既然说到这了,我就跟你叨叨几句,”秦泽叹道:“小妹子,你还年轻,不懂什么是爱情,你可能就是崇拜我,毕竟我又帅又有钱又有才华,但这肯定不是爱。”

  陈清袁噗嗤一笑:“我就喜欢你这不要脸的劲儿。”

  “我放屁都是香的?”

  “嗯,好香。”

  “你特么神经病吧。”

  陈清袁认真道:“女孩十三岁以后,就知道什么叫做喜欢了,所以秦哥你的说法不可靠,我其实知道什么叫喜欢的。”

  秦泽关注另一件事,原来女孩子来初潮是十三岁?

  姐姐当年是几岁来着?

  记不清了,就记得那会儿姐姐哭的稀里哗啦,感觉自己浑身冰凉,四肢无力。秦泽也吓了个半死,跑去找妈妈说,麻麻,姐姐屁股流血了,她要死啦!

  他当时应该刚上小学没多久。

  秦宝宝小时候是真的蔫儿坏,后来她知道每个月大出血是怎么回事了,但骗小秦泽说,“姐姐上次练功走火入魔,差点死翘翘,好在咱妈修为深厚,运气疗伤,把姐姐我救回来了。”

  那会儿她俩都特别迷香江武侠剧。

  之后很长很长的时间里,秦宝宝每次来大姨妈,就脸色惨白的跑来找秦泽:老弟,姐练功又走火入魔了,这次真要死了。

  秦泽在一边,吓的大哭。

  秦宝宝说:姐姐死之前,就希望口袋里能有点零花钱,到阴曹地府孝敬阎王爷。

  秦泽就把自己存的零花钱都给姐姐。

  一次又一次,每次姐姐都死不掉,每次秦泽都把零花钱给姐姐。

  偏偏还得流着眼泪唱起歌:我愿意为你,我愿意为你,我愿意为你,付出我金库~

  混蛋,那时候五毛钱可以买五根辣条啊。

  后来上了初中,知道大姨妈这种亲戚后,秦泽就再也不相信姐姐了。

  “好多女孩都交男朋友了,笑话我,说我花痴,没脑子。”陈清袁皱了皱鼻子,哼道:“其实她们才没脑子嘞,初中那会儿喜欢骑摩托车的男朋友,坐着摩托车兜风,感觉很帅.....我也坐过男孩的摩托车,这个我要坦白的,那时候比较叛逆嘛。但我也有好好保护自己的,玩归玩,但不在外面过夜,不让男人碰我。”

  “到高中,她们又喜欢那种性子阴沉沉的家伙,觉得那是成熟的表现,有心机有城府。”说到这里,陈清袁咯咯笑起来:“可是我认识你之后,同龄男孩就再也看不上眼啦。”

  “刚才那个杨令东已经算不错了,可他在你面前,就显得特别幼稚。他们还在装B耍帅,为点小事洋洋得意的时候,你已经有自己的事业。他们还在为唱了几首歌自我感觉优秀的时候,你已经是享誉歌坛的金牌作曲人。他们还在用几万的零花钱在普通同学面前秀优越感的时候,你已经几百亿的身价。”

  陈清袁歪着头,眸子亮晶晶:“你看,我有什么理由不喜欢你?”

  尼玛,原来我这么优秀。

  秦泽想了想,反驳道:“因为我年纪大啊,你能还在读书,而我已经进入社会。这是年纪带来的差距感,并不代表他们比我差。”

  陈清袁嗤笑道:“不靠老子,给他们一辈子都达不到你的成就。即便靠老子,也未必能走到你现在的高度。”

  “而且,你才二十四呀。大学毕业一年不到,只比我大五岁半。对女孩来说,这样最好了。”

  秦泽道:“但对男人来说,女大三抱金砖,才是最好的。”

  陈清袁泫然欲泣:“可我生的晚有什么办法嘛。”

  秦哥真的是没药救的姐控。

  “我知道的,是宝宝姐珠玉在前,让你从小就形成以后要“娶姐姐这样的媳妇”的想法,但我再过几年,肯定也会长成可以穿黑丝袜的大长腿御姐的,我现在都有一米六七了,以后再长高几公分没问题的。我上网查过了,女孩子23岁才会骨骼闭合。”

  秦泽道:“嗯,确实是这样,男孩是25岁骨骼闭合.....不对,你,你怎么知道.....谁跟你说娶姐姐这样的媳妇这种事的?”

  陈清袁道:“许悦说的呀,她说你小时候就特别喜欢姐姐,不喜欢妹妹。有好吃的先给姐姐,吃剩了再给她。”

  秦泽:“.......”

  我已经不知不觉间就被许悦那个臭丫头给出卖了?!

  好想爆肝。

  说着,已经来到别墅区岗亭。

  李茜站在门口打电话,联系代驾的人。

  “代驾的是女司机吗?”秦泽问。

  “不是,女司机太可怕。”陈清袁摇头。

  秦泽点点头,正要转身返回,忽然想起一件事,便问:“清袁,你刚才说的“臣妾做不到”是什么意思。”

  他总感觉不对劲,老司机的直觉。

  陈清袁脸一红。

  秦泽茫然,你脸红什么。

  “臣妾坐不到。”陈清袁说。

  “是啊,臣妾做不到,有什么问题?”

  “是坐不到。”

  “做不到,没毛病。”

  陈清袁侧了侧身,撅起小翘臀,拍了拍,“是坐不到,是坐,不是做。”

  说完,她扭头就跑。

  秦泽想了想,这样的话,坐不到代表小,扎心了......代表长?!

  秦泽:“.......”

  秦泽泪流满面,瞧瞧人家小姑娘,姐姐呀,你比人家白白多活了八年啊。

  扎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