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四百三十八章 节目播出(谢谢“光阴5”大佬打赏,有空加更,先欠着)

第四百三十八章 节目播出(谢谢“光阴5”大佬打赏,有空加更,先欠着)

  秦泽刚说完,脸上笑容就消失了。

  姐姐们争执的时间里,节目已经播了十几分钟,嘉宾们陆续出场,进入第一个游戏环节。

  “秦宝宝的问题是“我最讨厌的东西”,请写答案。”导演的声音。

  看到这里,王子衿来了兴趣,道:“我也猜猜,宝宝,你最讨厌的东西是恐怖片,或者虫子?”

  秦宝宝似笑非笑:“不是,你再猜。”

  王子衿想了想,“你别骗我,以前上学的时候,你在草坪里看到毛毛虫,都吓哭了。”

  秦宝宝气道:“你别借机揭我黑历史,反正不是。”

  秦泽在旁听着,心说,老姐,咱们穿尿不湿的时候就认识了,你的黑历史我又不是不知道,气急败坏干嘛。

  秦宝宝嘿嘿两声:“你很熟悉的东西哦。”

  王子衿:“???”

  “那我想不到了。”她摇摇头。

  屏幕里,秦泽犹豫了片刻,随后,唰唰写了两个字。

  “请亮答案。”导演。

  秦泽把写字板翻过来,对准镜头。

  两个辣瞎王子衿眼睛的字:纸巾!

  “请女嘉宾亮出答案。”导演。

  秦宝宝跟着翻出自己写好的答案:纸巾!

  王子衿:“......”

  王子衿一口气憋在心里,好难受,恨不得拿刀砍了这俩狗男女。

  别忘了,南方的口音问题,秦泽和秦宝宝以前经常喊她纸巾,王子衿纠正了好久,才把他们掰回来。

  最讨厌的东西是纸巾,也可以理解为最讨厌的人是子衿。

  大奶牛就算了,毕竟我和她心照不宣,暗中较劲,我们相爱相杀。

  可是秦泽为什么能这么默契的写出“纸巾”,我特么可能交了一个假的男朋友。

  “呦,你们姐弟俩真默契啊,干嘛这么讨厌纸巾呢,咱们生活里最离不开的就是纸巾了。”王子衿阴阳怪气道。

  秦宝宝风骚的吹了个响亮的口哨,假装看四处的风景。

  王子衿气的咬牙切齿,正好过几天该来大姨妈了,给他们喂两大碗冰镇姨妈汁才能解气。

  海泽王切换成咸鱼泽状态,弱弱的朝王子衿投去一个眼神:子衿姐,我是被逼无奈。

  王子衿回他一个眼神:呵呵!

  咸鱼泽:太君,就是这个人逼我的。

  王子衿:废话别多,大兄弟,来干了这碗姨妈汁。

  ......

  这一期真人秀节目,电视收视率达到一个新高,网上点击率也远超往期。

  十二点,不习惯看电视的网友守着电脑看节目。

  弹幕成片成片的飞。

  “林佳友粉丝团前来报到。”

  “秦宝宝粉丝团前来报到。”

  “叶卿粉丝团前来报到。”

  然后,上面的就被“秦泽粉丝团”的刷屏给遮盖。

  节目很快开始,四个男嘉宾出场,弹幕上飘起一大片“老公好帅”“老公嫁我”。

  黄色字体:秦泽:我怎么黄了?

  绿色字体:秦泽:我怎么绿了?

  秦泽现在不怎么上网看节目了,不然他指定要被气死。

  人越火,越容易成为调侃对象。

  节目开始,男嘉宾通过女嘉宾的提示挑选搭档。几个男嘉宾在争论哪个牌子是秦宝宝写的,纷纷争夺各自认为最有可能的牌子。

  秦泽毫不犹豫的选了“黑了心的蛆”。当一个个女嘉宾出场,原来那个最不被看好的牌子竟然是秦宝宝写的。

  弹幕:

  “这是有剧本的吧?”

  “我女神怎么可能写这种恶心的词儿。”

  “故意让他们姐弟俩一组吗?”

  节目里:

  “导演,你是不是故意把秦泽和秦宝宝安排在一组的。”

  “故意写这么非主流的标语,然后其他两个是烟雾弹,又是微博名,又是金曲奖。黑幕啊黑幕。”

  “我替导演作证,绝对不是他们安排的。”

  “那是她的口头禅,她在家里都这么喊我的。”

  到这里,弹幕刷起成片成片的“黑了心的蛆”。白字红字绿字,五颜六色,把视频完全遮住。

  满屏的屏幕飘了好几秒才结束,网友喜闻乐见,他们最喜欢看明星生活的小八卦,听秦泽这么说,立刻对这个词改观了,不恶心,是好笑。更觉得秦宝宝这样的女女神,私底下这么可爱,有种反差萌。

  “黑了心的蛆”这个词儿,大概能在网上火好长一段时间,并且有可能会成为秦泽继“快枪手”、“股神”之后的第三个绰号。

  也有网友发弹幕感慨:“秦泽是真的受欢迎,几个女明星都很中意他。钱诗诗的狼杀人,是暗示秦泽,因为他也做过狼人杀的嘉宾。葛灵写金曲奖,就为了误导秦泽。叶卿更是写了秦泽以前的微博名,马德,这女人缘我都羡慕。”

  “还真是啊,如果不是节目组走剧本,那就厉害了。”

  “废话,秦泽可不是一般的小鲜肉,他的层次远比明星要高。”

  “一群妖艳jian货,就知道惦记我家老公,哼。”

  下一站雷峰塔,嘉宾们在这里扮白娘子和许仙,进行才艺表演。

  立刻有人刷弹幕:“秦泽是不是要当场创作歌曲了?”

  “片尾宣传是这样说的,卧槽,终于能见到快枪手的风采。”

  “前方高能。”

  前几组的才艺表演,弹幕都静悄悄,偶尔划过几条弹幕,称赞自己的偶像。但更多的弹幕保持沉默,好像在憋着什么似的。

  这一期的嘉宾里,论名气和知名度,当以秦宝宝为最,而秦泽和秦宝宝在粉丝们眼里,属于捆绑艺人。

  他们两人的组合,别说在这档节目里,就算在大咖云集的金马奖、金曲奖,都足够显眼了。

  终于,轮到秦宝宝和秦泽表演节目。

  秦泽拉着秦宝宝在旁边嘀嘀咕咕,他们说的话,经过节目组的剪辑,把歌词部分给剪了。大家只看到他俩缩在角落里讨论,窃窃私语,镜头留给观众两个背影,听不见说话声。

  弹幕骂声一片。

  该死的节目组,说好的现场作曲呢,你特么给一个背影,看毛啊。

  我们要快枪手现场创作啊混蛋。

  他的创作思路呢?草稿呢?

  词儿是仿佛斟酌修改,还是一气呵成?

  作曲又怎么作?

  但节目组为了不剧透,把秦泽教秦宝宝唱歌的这段给剪了。

  “千年等一回,等一回啊。”

  “千年等一回,我无悔啊”

  “是谁在耳边说,爱我永不变。”

  “只为这一句,啊哈断肠也无怨。”

  ......

  当这首歌开唱的瞬间,弹幕上飘起密密麻麻的“快枪手”,各种颜色,再次刷屏,整个屏幕都只看到弹幕。

  但这还不算亮点,亮点是,在他俩唱歌的时候,画面被一段视频取代了,不是雷峰塔的画面,而是一个av画质的老视频。

  视频里,秦泽披着被单,秦宝宝头上缠着白色的围巾,两人以简陋的装备扮演白娘子和许仙,唱同一首歌。

  秦宝宝眉飞色舞,边唱边配合颜艺表演。而秦泽全程板着脸,不情不愿的模样。

  “哈哈,这个视频我看过,当时笑疯了。”

  “那时候秦宝宝刚有点名气,在微博更新她弟弟的写真照,这段视频就是那时发的。后来秦宝宝删了。”

  “满满的回忆,当时还觉得她弟弟真可怜,一脸不情愿的样子。写真照我至今都有保留,每天换一张当桌面。”

  “说写真照的那个别走,哪里有照片?快,快发种子给我。”

  节目继续看下去,嘉宾们在西溪湿地烧火做饭,秦宝宝和钱诗诗半天没把媒烧起来,反而弄的自己灰头土脸,观众在弹幕上笑疯,被她俩给蠢哭了,但又觉得特别萌。

  而秦泽烧菜,让其他嘉宾撂担子跑来蹭饭的画面,惊呆了无数观众。

  虽然闻不到菜肴的香味,可就算简单的炒菜,菜色都很赞,给人一种出自大厨之手的感觉。

  女粉丝发弹幕尖叫,更加喜欢秦泽了。

  能赚钱,能写歌,多才多艺,长的又帅,还烧的一手好菜,简直不要太出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