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三百八十九章 杀青、子衿姐要干掉我(为盟主“cocly”加更)

第三百八十九章 杀青、子衿姐要干掉我(为盟主“cocly”加更)

  《如果我变成回忆》这部小说,放在男频的话,妥妥的扑盖。

  放在女频文,这个套路很感人,改编成电影,效果也是一样。

  这年头,毫无波折的感情,很难让人产生强烈的共鸣,大圆满的结局,固然令人欣喜,但却少了一分“铭心”。

  所以很多片子都会走悲剧路线,比如市场上,一些很甜蜜,很让人缅怀青春的校园爱情剧,到结尾,男女主人公必然留下遗憾。

  这样的片子,票房好不好?

  肯定好,前几年很流行的“青春热”就是例子。

  不信可以上网搜,评分高的青春爱情片,大部分都是虐心结局。

  所以,楚湘湘和墨辰风分手了。

  在她家的小区外,那条种满梧桐树的街。

  熟悉的街!

  天空铅灰色,下着小雨,两人都没有带伞。

  初春,贼冷贼冷。

  扑面的风里夹杂着雨滴,凉丝丝的,车流和人流无声的流淌。

  他们像往常一样,漫步在雨中的长街。

  楚湘湘停下脚步,低声道:“咱们.....以后就不要再见面了。”

  久久得不到回应,她仰起苍白的脸,装作若无其事,把准备了很久的词儿说出来:“以前看电视剧,总觉得这种情节很扯,没想到现实也这么荒唐。不过也好,还来得及。咱们就当这半年来,什么都没有发生。”

  楚湘湘咬着唇,“其实这样就挺好,对吧,我爸妈希望你不要再来找我,我.....也是这个意思。”

  墨辰风低低的笑一声:“女人,你太自以为是。”

  他脸上一如既往的高冷,平静:“其实我也不是那么喜欢你,你对我来说,更像是一场游戏,只不过是早点和晚点的区别。”

  楚湘湘松口气,“那就好,我还以为你会纠缠不放。”

  墨辰风平静道:“想太多了。”

  两个相爱的年轻人,互相扎心。

  “那你走吧,我也要回家了。”楚湘湘朝小区大门方向走。

  转身的瞬间,楚湘湘眼圈红了。

  墨辰风脸色苍白。

  他就这么站着,看着她远去,走进小区,然后消失不见。

  .......

  “咔!”

  秦泽的身后,墨俞重重吐出一口浊气。

  剧务人员,上前为秦泽撑伞。

  秦宝宝撑着伞,从小区出来。

  春寒,天降小雨,周围是停步拍照的路人们。

  秦宝宝把自己的围巾套在弟弟脖子上,柔声道:“天还是冷的,别穿这么少衣服。”

  秦泽一件T恤,一件薄外套,很显他挺拔有料的身材。

  “你先上车,我和导演聊聊。”秦泽搓了搓姐姐冰凉凉的小手。

  吃瓜群众们咔嚓咔嚓的拍照。

  司机把保姆车开来,秦宝宝在六个黑衣保镖的护送下进车。

  “我现在才算是有了信心。”墨俞道:“昨天把所有镜头都过了一遍,妥!”

  “有多妥?”秦泽问,两人朝车子方向走。

  “挑剔的人,看演技。年纪小的人,看颜值。”墨俞说:“演技太好了,尤其秦总你,演技爆炸。剧情方面,完全按照小说在走,这又是一个口碑的保证。而且你们一个是流量女王,一个是颜值小鲜肉。首映当天,票房绝对不会低。”

  “咱们保持着水准到结局,没问题了。我这几天在研究前几年很火的青春热电影,差不多就是这个套路。虽然知道不可能,但如果结局的时候,能来一个画龙点睛,那么完美!”

  “怎么个点法?”秦泽问道。

  “暂时没有头绪。”墨俞苦笑。

  不久后,墨辰风又休学了,后来的两年里,没来大学上过课,只是逢着考试出现,两人只有在那时才见面,都是相顾无言。

  昨日种种,似水无痕。今夕何夕,君已陌路。

  时间唆的一下,毕业了,在毕业典礼上,组织了一次散伙会,大家都喝多了,谈起曾经男默女泪的这段恋爱,追问两人为什么分手。

  “我不喜欢他了。”

  两人异口同声。

  说完,他们再次相顾无言。

  散会后,两人各自大醉。

  “你爱过我吗?”

  夜里,楚湘湘发了条短信。

  “那你呢?”

  墨辰风反问。

  短信结束,各自沉默,谁都没有给出回复。

  不久后,楚湘湘彻底没有了墨辰风的消息,听说去了别的城市发展。

  春去秋来,岁月静好。

  一段错误的爱情被两人埋葬在心里,谁都不去提及,不去纠结,不去多愁善感。

  就这样过了三年。

  然后,楚湘湘找到了可靠的男人,她要结婚了。

  新郎开心的筹备婚礼,父母笑容满面,朋友纷纷发来祝福,婚礼举办在即.....

  楚湘湘打开手机,通讯录里找到三年没有联系的人,她不知道那人有没有换号码,楚湘湘看着曾经倒背如流的号码,沉默,沉默着......镜头给了她一个特写,没人知道她此时内心的想法。

  终于还是没勇气拨出,发了条短信:“我要结婚了,后天.....你来吗。”

  ......

  三年里,墨辰风在陌生的城市生活,发展,事业顺利,一切都很好。镜头里,宽敞精致的会议室,墨辰风指点江山,风度翩翩。

  镜头里,他走过办公室的每个角落,女职工们的眼睛就随他到每个角落。

  高冷总裁,是女职工们心中最佳的白马王子和金龟婿,但从没有人能走进他的心里。

  在这样一个一切都好的日子里,他收到了一条短信。

  蓝天、白云、阳光。

  墨辰风失落的站在街头。

  镜头不断拉高,不断拉高,十字路口,熙熙攘攘的人群、车流,纷纷入镜。

  在这样一幅宛如湍流的生态图中,墨辰风成为凝固不动的一个黑点。

  “咔!”

  十几米高的导演座位,墨俞大喊一声。

  “接下来还有两个片段,副导演先去看看婚礼现场布置好没有。其他人跟我去小区。”墨俞缓缓降下来,布置工作。

  接下来的两个片段,一个是婚礼现场,一个是楚湘湘小区外的那条街。

  墨辰风来了,但没有参加婚礼,他独自站在那条种满梧桐树的街口,缅怀着和楚湘湘曾经的甜蜜回忆。

  一边热闹喜庆,一边孤冷落寞。

  “导演,过来一下。”秦泽招呼道。

  墨俞屁颠颠的就跑过来。

  “我突然有灵感了。”秦泽说。

  “什么?”墨俞没明白过来。

  “画龙点睛,最后一个剧情,我来灵感了。”秦泽笑道。

  “什么灵感。”墨俞追问。

  “我要写首歌,嗯,大家不用去小区了,回天方,我记得那里有一间不错的钢琴房。”秦泽说着,大步走向车子,“导演、编剧你们也一起,我和你说说我的想法。”

  工作人员交头接耳:

  “不去小区了吗?”

  “秦总说他要写歌,最后的镜头要修改。”

  “什么,秦总写新歌?”

  “我早就说过了,秦总如果能在电影里表演三分钟快速写歌,电影绝对火,哈哈哈。”

  ......

  天方影视,钢琴房。

  “这段剧情,这样修改没问题吗?”秦宝宝轻声道。

  “秦总,我还是觉得,原本的剧情会更加凄美,因为会有中心酸的反差。”编剧道。

  “先拍出来看看,秦总你要先练一会钢琴吗?你的曲子都没写出来。”导演说。

  钢琴房里的摄像师打了个手势,表示ok了。

  秦泽踏入钢琴房的瞬间,全员进入拍戏状态。

  温暖的阳光从落地窗照进来,洒在柚木地板,空气中沉糜浮动。

  他走的很慢,脸上带着木然的僵硬,眼神藏着失落的悲伤,阳光在他瞳孔中闪动,悲伤多的要溢出来。

  秦泽缓步向前,摄像师缓步倒退。

  终于,来到了钢琴边。

  入座,双手抚上黑白键,眯眼。

  这一刻的秦泽,不单单是戏里的墨辰风,他也是现实里的秦泽。

  事实上,从那天晚上姐姐大哭之后,他心里就有一个冲动......

  他回忆着电影开拍以来的点点滴滴,回忆着墨辰风和楚湘湘的点点滴滴,回忆着他和姐姐的过去的时光。

  姐姐的哭,姐姐的笑,脑海里从未有过的鲜明。

  这一刻,楚湘湘和姐姐交融在一起,不是同一人,又是同一人。

  他既是墨辰风,也是秦泽。

  睁眼,十指在钢琴上飞舞,琴声如流水飘荡。

  秦泽的歌声:

  “你停在了这条我们熟悉的街。”

  “把你准备好的台词全念一遍。”

  那条种满梧桐树的街,那天,下着雨,楚湘湘说不再见面。

  那是墨辰风最崩溃的一个晚上,但不善于表达情感的他,把所有情绪都收在心里。

  装作如无其事,逞强说自己不在乎,却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凝固在风雨中。

  “我还在逞强,说着谎。”

  “也没能力遮挡你去的方向。”

  “至少分手的时候,我落落大方。”

  “我后来都会选择绕开那条街。”

  “又多希望在另一条街能遇见。”

  忘不了,半年的恋爱,他花了整整三年,装作自己已经忘记。

  但他知道自己无法做到忘记那个人,三年来,一直单身着。

  “思念在逞强,不肯忘。”

  “怪我没能力跟随你去的方向。”

  “若越爱越被动,越要落落大方。”

  短信,结婚的短信。

  三年之后,收到的只是她的短信,嫁人,新郎官,是别人。

  钢琴声低下去,歌声徒然拔高。

  “你还要我怎样,要怎样。”

  “你突然来的短信就够我悲伤。”

  “我没能力遗忘,你不用提醒我。”

  “哪怕,结局就这样。”

  “我还能怎样,能怎样,最后还不是落得情人的立场。”

  ......

  钢琴房,摄像师不由自主的屏住呼吸。

  房外,十几个人,静悄悄的无言。

  “我慢慢的回到自己的生活圈,”

  “也开始可以接触,新的人选。”

  “爱你到最后,不痛不痒。”

  “留言在计较谁爱过一场。”

  “我剩下一张没后悔的模样!”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飞鸟与鱼的距离,是彼此相爱,却不能在一起,甚至不敢说出:“爱过”

  就像当年的那两条短信。

  秦泽再次闭上眼,修长的十指舞动琴键。歌声高亢:

  “你还要我怎样,要怎样。”

  “你千万不要在我婚礼的现场。”

  “我听完你爱的歌,就上了车。”

  “爱过,你很值得。”

  我不回去参加你的婚礼,不会去看别人牵着你的手,走进婚礼殿堂。

  所以,也请你以后,不要出现在我的婚礼现场。

  春去秋来,岁月静好,咱们各过各的,把往事抛散在风中,但是.....

  “我不要你怎样,没怎样。”

  “我陪你走的路你不能忘。”

  “因为那是我,最快乐的时光。”

  我不会缠着你,不会打扰你,但请不要忘记我们相处的时光,不要在心里彻底抹除我的影子。

  尽管那个位置......已经不属于我。

  “后来我的生活还算理想。”

  “没为你落到孤单的下场。”

  “有一天晚上,梦一场。”

  “你白发苍苍,说带我流浪。”

  “我还是没犹豫,就随你去天堂。”

  “不管能怎样,我能陪你到天亮。”

  .......

  所有人都默然,听着歌声,脑子里电影情节浮光掠影般闪过。

  听到最后一段歌词,让他们不约而同的想到:爱你,只能在梦里!

  这就是墨辰风角色,最大的执念。

  秦宝宝站在人群中,愣愣的望着,钢琴房,阳光,年轻人坐在钢琴边,身姿笔挺,双手在琴键上飞舞。

  他的身影,慢慢和墨辰风合二为一。

  曲子结束,歌唱完了。

  众人失声,导演墨俞忘了喊咔。

  “还可以吗?”

  一片寂静中,秦泽起身,回头微笑。

  没人能回答他。

  ......

  婚礼现场!

  最后一幕开拍,比原先延迟了一个多小时,墨俞说等等,我要缓一缓,那首歌让我这个导演都有点入戏太深。

  钢琴房的戏结束后,剧务组的其他女员工偷偷抹眼泪,姐姐小小的哭了一场。

  并在私底下,用小拳拳捶他胸口,就差配音:你冷血,你残酷,你无理取闹。

  婚礼上,所有人都很高兴,新郎很高兴,终于娶到苦苦追求的女神,抱得美人归。

  新郎的父母很高兴,儿媳妇漂亮,性格好,贤惠持家,是个大家闺秀。

  新娘的父母也很高兴,女儿嫁给了好男人,年纪轻轻,帅气,事业有成,没有比他更合适的人选.......如果当年那个人,不姓墨的话。

  亲朋好友为这对新人献上祝福,大家脸上溢满了笑容。

  但是新娘呢。

  新娘呢。

  她是高兴,还是遗憾?

  她在婚礼上转头四顾,直到新郎牵着他的手,走到牧师身边,她带着希冀的目光,终于黯淡。

  牧师说,新郎你愿意娶她做你的妻子,无论富裕或是贫穷,无论顺境或是逆境。

  新郎说我愿意。

  牧师又问,新娘你愿意嫁给他做他的妻子,无论无论富裕或贫穷,无论顺境或逆境。

  新娘沉默着,沉默着。

  牧师又问了一遍。

  新娘子还是不说话。

  是在期待什么吗?

  她从小是逆来顺受的乖宝宝,没勇气反抗父母和流言蜚语。

  但她依然希冀那人能来自己的婚礼,或许他来了,自己就会有勇气。

  希冀着他能够冲入教堂,朝他伸出手......

  但是没有,没有来啊。

  新郎关切的问,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新娘摇摇头。

  于是牧师再问。

  还是沉默,就在新郎茫然皱眉时,一颗晶莹的泪珠滑落:“我愿意。”

  “好,咔!”墨俞双臂一振,兴奋的狂呼:“完美,太完美了。这滴泪,简直神来之笔。”

  原本的剧情不是这样的,新娘黯然之后,就嫁人了。但秦宝宝演的时候,她迟迟说不出口。

  她入戏太深了,所以才有了一番犹豫。

  新郎和牧师都捉急的要死,目光频频看向导演。

  新郎心说,导演,新娘子脑抽了,这戏没法拍了。

  然后用力捏了一下秦宝宝的手背,秦宝宝如梦初醒,不情不愿的说“愿意”。

  《如果我变成回忆》这部剧拍到这里,正式杀青。

  晚上剧组要吃饭,秦泽和秦宝宝两个主演自然不能缺席。

  酒宴上推杯换盏,两个主演、导演、副导演、编剧,以及几个重要演员坐一桌。其他剧务组坐成三桌。

  现在的社会,喝酒风气很重,不单是应酬时要把自己往死里灌,类似公司聚会,员工们也把自己往死里灌,跑过来和一桌的领导喝酒,打圈。

  司机绝对是酒宴上的一股清流,滴酒不碰,但绝不是不爱喝酒,嘴馋的不行。想喝都不能喝。

  “秦总,我觉得吧,这部片子,拿金马奖都有可能。你那最佳男主角,也没问题。”墨俞喝了点酒,人开始飘了。

  “中。”编剧说:“越是文艺类的,悲剧类的,情怀类的,越容易拿奖。如果票房高的话,简直妥妥的。”

  副导演附和:“两位秦总的演技,啧啧,没话说。秦总,我觉得宣传片子时,可以写.....”

  他脸色通红,眼睛不满血丝,话说嘴都打结:“《如果我变成回忆》,虐心姐弟恋,震惊,竟然由秦泽和秦宝宝主演。”

  秦泽一头黑线:“标题太长了,不符合震惊党的风格。”

  李薇笑道:“那就这样写:震惊!姐弟俩演姐弟恋:《如果我变成回忆》。”

  秦泽:“......”

  墨俞摆摆手:“震惊党的时代过了,现在是标题党的时代,标题应该这样:秦宝宝新片,揭露她和秦泽之间的姐弟恋。”

  看着一群人兴致勃勃的讨论,秦泽突然升起不祥预感,电影宣传是肯定的,这年头为了炒作,少不了“震惊党”和“标题党”参加。

  爸妈那边,真的能瞒住吗?

  我明明没思考出万全之策,为什么要答应和姐姐演禁忌恋啊,哪根筋抽了吗?

  秦泽现在的心情,就跟当日一觉醒来,发现睡了苏钰一样,三个字:震惊!

  他没想过要在苏钰身体里进进出出,同样,也没想过要和嘤嘤怪明目张胆的拍姐弟恋。

  爸妈看到....得多揪心啊。

  再看身边的姐姐,姐姐喝的好嗨,小脸红润红润。

  她难道完全没这方面的担忧?姐姐头就那么铁吗?

  还是,从头到尾都打算好让我背锅?

  秦泽慌的一匹。

  我果然是咸鱼,电影拍完了,才开始害怕。

  .......

  晚上,剧组的工作人员开车送姐弟俩回去,并把车停好,他自己则打车回去。

  秦泽搀着姐姐,键入密码、指纹,开门回家。

  时间晚上11:45,客厅黑洞洞,子衿姐想必是睡了。

  打开客厅的灯,把姐姐小心放在沙发上,脱掉她的高跟鞋,秦泽拿着棉拖返回时,姐姐咸鱼似的瘫在沙发,睡着了。

  “来,回房间谁。”秦泽搀她。

  “你走开。”秦宝宝睁眼,看他一下,泫然欲泣道:“你滚你滚,我恨你。”

  秦泽:“???”

  姐姐这是耍酒疯了?

  秦宝宝眼波迷离,哭道:“你这个没良心的坏透了的东西,为什么不来我的婚礼,为什么撇下我不管,信不信我死给你看.....”

  似乎很伤心的样子,呜呜呜的哭起来。

  秦泽:“.....”

  这尼玛是入戏太深,还是醉酒太深?

  我要不要啪啪两巴掌飞过去,并在她耳边大吼:别傻了,洗洗睡吧。

  不可能,姐姐这么萌,我不能做这种事,否则她醒了,会把我干掉。

  “小傻瓜,我怎么会不来参加你的婚礼,不,你想太多了,哪个男人敢娶你,首先要过我这一关。电影只是电影,现实不存在的。”秦泽哄姐姐。

  姐姐扭着身子,说,我不信我不信,你骗我的。除非你亲我一下。

  喝醉了还这么矫情。

  秦泽说,当然不是骗你的。说着,在姐姐粉嫩粉嫩的脸颊“啵”一口。

  姐姐又扭身子,食指按在鲜艳的唇瓣,说,要亲这里。

  秦泽心想,反正没人,亲一下无妨。

  念头正闪过,他就听见廊道里咔嚓一声,门开了,接着,廊道的灯打开,穿睡衣拖小熊棉拖的子衿姐,披散着头发,睡眼惺忪的走出来。

  “阿泽,你们回来了?”王子衿揉着眼睛,“宝宝呢?”

  秦泽说,“她.....”

  话没说完,一双藕臂伸出来,搂住他脖子,用力拽了下去。

  秦泽:“.....”

  亲上姐姐小嘴的一瞬间,他的念头:待会我要想出一个天衣无缝的理由,否则子衿姐会干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