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三百七十九章 王子衿的底线

  浙省,许家镇。

  许家镇是从氏族聚集地发展起来的,往前推个一两百年,姓许的没准是同一个祖宗。几经变迁,镇子规模扩大,但姓许的,仍占了大部分。

  许家镇不是大镇,更谈不上富裕,地处丘陵,背靠青山,镇外是连绵的田野。因为距离国道有点,所以没赶上开发的车子,隔壁几个镇子,以前比许家镇还穷,十年之间,工厂林立,涌来无数外来人口,超市、店铺、网吧、ktv,应有尽有。

  本地人就算出租房子,也能过上富足生活,十几公里之隔,就是不一样的人生。

  命运啊!

  许家镇的人,有一半还处在农耕状态。但这里,也走出去过很多人,有的在外地发了财,就不回来了,有的衣锦还乡,在镇子里盖了大别墅。

  许岚一家,在当年可风光了,搬迁到沪市,户口也跟过去,在沪市落地生根。除了老一辈,现在的年轻人都已经不记得秦妈一家子。

  每年春节,秦妈就会回来给一些叔伯拜年,近几年,越来越少,老人总是留不住。

  今年再回许家镇,气氛完全不一样,老一辈的和颜悦色不说,一些没见过几面的小辈也齐聚一堂,或从镇子赶过来,或从附近的村赶过来。

  今年,许家镇流传着一个传说。

  凡是和许岚有点沾亲带故的,逢人就说:“知道秦宝宝吧?”

  “知道!”

  “知道秦泽吧?”

  “知道!”

  “那是我姑婆家的,是我亲戚。”

  ......

  “是我二大爷家的女儿的女儿和儿子。”

  ......

  “是我大姨妈家的女儿的女儿和儿子。”

  ......

  倍儿有面子,不管是一线大咖、流量女王的秦宝宝,还是歌坛第一快枪手兼股神的秦泽,年轻人基本没有不认识他们的。

  秦妈和老爷子从镇子超市买来的礼品,一家家的送过去,不匆忙,没过一家,就留下来和老人唠嗑唠嗑,然后发红包给小辈,礼品不重,红包倒是分量十足。

  嘴上说是秦泽和秦宝宝的一点心意,其实是秦妈和老爷子自己的钱,秦宝宝和秦泽小时候经常回来拜年的,成年后,几乎没来过。

  往年倒是无所谓,今年,就有老人唉声叹气的抱怨,说怎么都回来看看,虽然落户外地,但这儿终究是根吧。

  其实许家镇是秦妈根,和秦宝宝、秦泽没多大关系,但秦妈笑着说,今年事情忙,抽不出空来。

  晚饭留在秦妈的二叔公家吃饭,一个九十多的老人,独居着,儿子搬去城里了,只会逢年过节回来看他。今年老人的儿子去了媳妇家那边过年,就剩他孤零零的一个人。

  敲开黄土屋的门,老人颤巍巍的站在门槛里头,沟壑纵横的一张老脸,眼睛还算清,颤抖着声音:“小岚?”

  不是因为什么喜极而泣,情绪激动,纯粹是年纪大了,声线颤抖。

  “叔公,我回来看你了。”秦妈扶着他进屋。

  “算算时间,你也该来了。”老人慢慢走到桌边坐下,“也就你还会来看我咯。”

  “因为叔公小时候经常给我摘果子吃啊。”秦妈笑着说。

  中午秦妈做饭,老爷子和老人在门槛边坐着聊天。所谓聊天,就是老爷子单方面的喋喋不休,老人能听懂普通话,但不会说。方言,老爷子又不懂。

  饭吃的比较清淡,在黑乎乎的小桌上摆开,两素一荤一汤。

  吃完时,老人含糊不清的问:“你那俩娃子怎么不来?”

  “工作忙呢。”秦妈道。

  “儿子是叫阿泽吧?”老人笑起来,脸上满是褶皱,“许光从小皮的很,模样俊儿,你那儿子,倒是更像老黄牛家的孙子。”

  老爷子沉默的吃着,听不懂。

  秦妈微微皱眉,含糊敷衍的“嗯”一声。

  下午,他俩顺着宽敞的大路离开许家镇,走出百米,转入一条崎岖山路,两边是黑色的田野,远处一座白色的城隍庙,不大。

  穿过城隍庙,再往里走十分钟,就是许家镇的墓地。

  墓地被一片茶林包围,齐腰高的茶树,连绵到是视线尽头,在远处,则是起伏的山脉。真正的十里茶林,是冬天难得的绿意。

  阳光和煦,空气清冷。

  秦妈站在一块墓碑前,久久不语。

  老爷子点蜡烛,焚香,烧纸钱。

  墓里躺着和秦妈年纪相仿的女人,是她儿时的姐妹,最好的玩伴。

  许家镇里有秦妈童年的回忆,也埋葬了她情同姐妹的闺蜜。

  时间过得真快,一眨眼,当年两个光着脚奔跑在黑色田埂里的女孩,一个躺进墓地,一个步入中年。

  记忆中,灿烂的阳光,蔚蓝的天空,树影下斑驳的光晕,还有鸟儿清越的啼叫,清晰宛如昨日。

  秦妈捏着香,在墓前自言自语,只见嘴皮动,却听不见声音。

  她说了很久很久,好像对面不是一座坟,而是她活生生的闺蜜:许茹。

  老爷子就在旁边看着,每年回许家镇,上坟是必不可少的事儿,他都习惯了。

  好不容易秦妈说完,老爷子放了一串鞭炮,一桶烟花,俩人才离开。

  原路返回的途中,秦妈碰到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捧着一束与许家镇不符的黄白交错的鲜花。

  他站在路边,神色复杂。

  秦妈脚步微微一顿,继而从容迈开,面无表情的擦身而过。

  形同陌路。

  她和老爷子渐渐走远,男人转身,凝视着他们远去的背影。

  蓝天、茶林,风景如画。

  许耀站在这幅画里,久久失神。

  ......

  下午离开苏钰的外婆家,她没有要请母亲上门坐坐的想法,也没有晚上单独出来吃家宴的心思。

  她挽着秦泽的胳膊,开车,离开。

  时至今日,心里瓢泼的孤舟,终于有了停泊的港湾。

  苏钰可以从容的放弃一些别人必不可少的感情,放弃那段纠结伤感的过往。

  秦泽喝了酒,靠在副驾驶位闭目养神。

  苏钰专心开车,车子飞驰在高架上,她嫣然一笑,娇滴滴道:“老公,肚子饿了。”

  “不是刚吃完嘛。”秦泽纳闷道。

  “但还是肚子饿。”苏钰眨了眨眸子。

  她已经是少妇的年纪了,现在真成了少妇,一颦一笑间,有着过去没有的娇媚。

  “懂了,上面的嘴吃饱了,但还有一张饿着。”秦泽点点头:“是寡人考虑不周,没有操劳爱妃。”

  “鳝恶到头终有鲍嘛。”苏钰说。

  一下子,两人在苏钰的小窝里玩耍,玩的昏天黑地。苏钰网购的特色制服,一件件的轮换,一百零八种姿势交替施展。

  深入浅出的交流知识。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胭脂泪,离人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秦泽给苏钰打完针,喂她吃了几口棒棒糖。

  最后,几张纸巾就把滚滚长江东逝水擦干净。

  天擦黑,秦泽扶着墙离开。

  “系统,你说过我会变泰迪的,你这个大骗子。”秦泽泪流满面。

  骗我的,全是骗我的~

  眼哭红了,心也碎了~

  “并没有骗你,你的战斗能力,目前已经超越百分之八十的男人,你勤加练习,一年半载的,就能和日天的大佬泰迪叫板。”系统有板有眼的解释:“毕竟你练习小学生第二套广播体操——时代在召唤,才两个月。”

  秦泽:“......”

  他发现一个现象,当身体被掏空的时候,人反应就会变得迟钝,脑子很疲惫,看手机的时候,屏幕都是花的。

  今晚老爷子和秦妈不回来,他们往常去浙省,会呆两三天,沪市这边的亲戚,该走的都走完了,秦泽也不存在什么恩师挚友要拜年的,于是他直接开车回姐姐的豪华大宅。

  秦宝宝和王子金已经在家里了,姐姐穿着居家服,开着香槟,吃着零食,看养生节目。

  子衿姐,苦兮兮的在拖地。

  一见秦泽回来,王子衿顿时眼泪汪汪,悲伤逆流成河。

  这几天保姆放假嘛,然后家里卫生好几年没打扫了。

  没说了,姐姐肯定趁着秦泽不在,使劲欺负子衿姐。

  王子衿这个人吧,就是太傲,认赌服输,换成秦宝宝,就会撒娇一下,拖到宝贝弟弟回来,然后把活儿交给能干的弟弟。

  洗拖把的时候,王子衿伸张腰肢,苦着小脸:“哎呦妈诶,老娘腰断了。”

  “同感。”秦泽深有体会。

  “嗯?”

  “我....我是说每天操劳干家务,我也一样。”

  “那你加把劲,晚上姐姐给你揉揉腰。”王子衿笑眯眯说。

  其实是想让秦泽帮自己按摩,但脸皮薄,换个说法。

  干完家务,又要帮姐姐们做饭,秦泽心里老不平衡了,只有付出没有回报,糟心。

  好不容易吃完饭,等姐姐睡着,他溜到子衿姐的房间。

  王子衿趴在床上,拍了拍身边的位置:“姐姐腰断了,快,揉揉。”

  “不是你帮我揉?”

  “按摩是相互的嘛,你先帮我。”

  “感觉.....被你套路了。”

  一揉就是半小时,王子衿舒服的眯着眼。

  “该换你了。”

  “可我好舒服,只想睡觉。”

  “......”

  “要不,奖励你今晚跟我睡。”

  “真的可以吗?”

  “嗯。”王子衿霞飞双颊,细弱蚊吟的声音:“你可以揉一揉。”

  秦泽不知道听没听见,钻进被窝,搂着王子衿的小腰,把脸埋入她的秀发。

  王子衿心跳的老快了,僵在秦泽怀里,一动不敢动,害怕他双手在十八禁的地方乱摸,那种又期待又纠结的感觉。

  思考着自己的底线在哪里,嗯,衣服肯定不能脱,不能摘葡萄,不能探深浅,对,这是底线。

  然后,她就听见了呼噜声。

  呼噜声?

  王子衿侧头一看,小赤佬已经甜美的进入梦想。

  王子衿:“......”

  阿西吧,这条咸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