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三百七十八章 各自安好

  原来是这个“泽”,舅妈重新输入,输入姿势正确。

  她点开了秦泽的个人简介。

  震惊了!

  万金难求一首歌!

  股神!

  快枪手!

  强力收购天方影视百分之八十的股份!

  一件件事,都被记录着,都是秦泽留在江湖上的传说。在小舅妈这种平民眼中,简直是大佬中的大佬。

  原来钰儿找了这样的男人,这可不是金龟婿而已,是24k纯金,不,是钛合金龟婿。

  而且,他还有个大明星的姐姐,大明星啊,普通人眼中,就是赚钱比印钞票还快速的存在。动不动就片酬千万,动不动就购买豪宅。

  小舅妈嘴脸裂开。

  “你看这个,看看。”她把手机递给老公。

  小舅接过手机,当时就震惊了。心说,这个甥婿了不得啊。

  “你俩嘀嘀咕咕说什么呢,吃着饭,还说悄悄话。”外婆瞅一眼小儿子和小儿媳。

  小舅妈脸上堆起笑:“我刚才搜索了一下秦泽呢,还真厉害。”

  外婆顿时来了兴趣:“怎么说?”

  小舅妈看苏钰一眼,“钰儿找了这么好的男朋友,都不知道早点说,非得过年才带回来。”

  “妈,秦泽写歌很厉害,国内乐坛第一人,他姐姐叫秦宝宝……那个大明星秦宝宝,网上说啊,就是靠他写的歌红起来的。还有炒股也厉害,说他是股神,很多明星都请他帮忙赚钱的,还会创作钢琴曲,拍过电影,那个就他拍的,男主角,我说他老面熟了,还有……”

  小舅妈照着手机,把秦泽的履历复述一遍,让众人对秦泽的认识再次刷新。

  之前,他们还觉得秦泽固然优秀,但自家苏钰也不差,丰盈高挑,学历又高,一般的有钱人,还真配不上她。

  现在,但是觉得苏钰有些高攀了,这都不是普通天才了,这是一个传奇。

  丁芸也惊讶的看着他。

  秦泽和苏钰的长辈谈笑风生,与老外后爸都能侃几句,老外一口流利的中文,谈起那些年自己在中国发展的经历。

  一番畅谈,秦泽发现他更偏向技术型的老板,也对,外国发达国家,早就过了草莽时代,没技术没知识,很难发家致富。

  不像中国,甭管学历高低,找到关系,找到商机,瞬间成老板,这种现象,正随着时代的变迁,渐渐减少。

  再过十年二十年,那些嚷嚷着读书无用论的家伙,就真的无用了。

  苏钰乖巧的坐在他身边,给他倒酒,夹菜,笑容满面。看着自己男人和家人谈笑风生,大概是女人最幸福的事情。

  从头到尾,她和母亲的谈话,不超过三句。

  母女俩关系比较冷淡,反而和同母异父的弟弟关系不错。

  时间推移,女人和孩子吃完饭,男人还在喝酒,大声笑谈。

  小老外拉着苏钰,往客房走,熟练的打开笔记本,登陆游戏。

  用英语交流:“姐姐,我新练了一个英雄,你看我怎么玩,待会我教你。”

  “我让表哥下载了中国版本,账号用姐姐你的吧,把那个新英雄买了。”

  苏钰在国外开始玩撸啊撸,就是这个弟弟带她入门的,因为无聊,所以尝试着玩玩,从此开启了放荡不羁爱喷人的游戏生涯,感觉实在酸爽。

  在游戏里,她可以尽情的喷人,别人不会无视她,反而会和她嘴炮打仗三百回合,让苏钰觉得自己满满的存在感。

  小老外弟弟也很开心,有个漂亮姐姐陪他玩游戏。

  “你姐夫也玩这款游戏,我们就是在游戏里认识的。”苏钰笑道。

  “你们中国真好,玩个游戏都能交到女朋友。”小老外羡慕的说。

  “你姐夫可厉害了,经常带我上分。”

  “姐姐你现在什么段位。”

  “黄金。”

  “ohmygod,哔了你,却只带你上黄金?”小老外震惊又鄙视的表情。

  “游戏只是交往媒介,不是谁带我上分,我就做谁女朋友。”苏钰嘴角一抽。

  一顿饭吃到下午一点,大舅二舅醉醺醺的,老外后爸则醉的不省人事,被丁芸搀扶着进房间休息。

  秦泽过来找苏钰,看见她在用笔记本打游戏,一如既往的操作辣鸡,小老外弟弟在边上,用英文叽叽喳喳,指导她。

  小老外成就感满满。

  “秦泽,你帮我玩。”苏钰咬着唇,委屈的眼神看自己男人。

  嗯,战绩惨不忍睹。

  小老外没反对,打量着秦泽。

  苏钰操作的角色,是最近新出的英雄,秦泽好长一段时间没打游戏了,不止是她,姐姐成为天方大股东,日益繁忙,玩游戏的时间渐渐少了,苏钰一心经营宝泽,同样很少玩。

  他们就像曾经在网上认识的那些游戏好友一样,逐渐减少游戏时间,然后彻底消失,怎么也联系不到了,缘分已尽。

  好在秦泽不需要担心这种事情发生,晚上虽然不玩游戏,但他可以玩苏钰,这是更加亲密的、深入浅出的交流。

  复活后,秦泽站在泉水里,仔细过一遍技能,然后把装备清空,重新买。

  小老外瞪大眼睛,秦泽的举动无疑是自寻死路,原本经济就差了不少,这下子更加落后。

  但十分钟后,彻底改观,强悍的大局观,变态意识,犀利的操作。

  从敌方的ATM机蜕变成纵横战场的猎杀者。

  之前还在喷苏钰的,现在疯狂打call。

  “666”

  “吊炸天。”

  “大佬,之前是不是你上小学的表弟再玩?”

  看了几分钟,苏钰轻声道:“喝完了?”

  “嗯,我没醉,你继父醉了,在隔壁房间躺尸。”秦泽咧嘴。

  “我给你泡杯茶?”

  “好。”

  苏钰和小老外出去。

  很快,秦泽打完一局,夺得首胜。却迟迟不见苏钰泡茶回来,出门一看,苏钰站在廊道间,木愣愣的看着隔壁的房间。

  她的眼神充满了黯然和失落,削瘦的双肩,在此刻显得弱不禁风。

  秦泽与她并肩,看向房内,老外醉酒倒在床上,妻子在一旁照顾,混血的儿子坐在床边玩手机,时而抬头和母亲交谈,母亲脸上宠爱又温柔的笑容......好一个和睦融融的一家三口。

  房间里的气氛越温暖,就显得外面的女孩越孤单。

  秦泽忽然明白她的感受了,那种“我的家再也不是我的家”、“我无法融入他们一家三口,不管是哪一边”的感受。

  他给自己脑补了一下,妈妈是我的妈妈,爸爸是我的爸爸,但妈妈又不是我的妈妈,爸爸又不是我的爸爸。那种感觉太扎心了。

  看着妈妈在另外一个家庭里欢声笑语,宠溺儿子,看着爸爸在另外一个家庭里欢声笑语,也宠溺儿子。明明也是我的爸爸妈妈,可她这个女儿的位置在哪里?

  苏钰感觉腰一紧,然后被人狠狠揉进怀里。

  她愕然抬头,与秦泽的目光对视。

  “你有我。”秦泽凝视着她,声音很轻,很郑重:“我永远都在。”

  苏钰眼眶湿润,清泪滑下,但笑容很甜,很幸福。

  她搂住秦泽的脖子,微微踮起脚尖,稳住了秦泽的唇。

  房间里,丁芸心有所感,侧头看过来,先是一愣,然后,她笑容轻松起来。

  有些人,不是不爱,是给不出太多的爱。

  有些事,不是不关注,只是想各自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