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三百六十二章 男女朋友是谁

  如今十八般武艺精通,一百零八种姿势娴熟的苏钰,确实在这方面有足够的底气鄙视王子衿和秦宝宝。

  而王子衿和秦宝宝,确实目不识丁。

  庆幸的是,老爷子和秦妈在边上,苏钰不好大声鄙视俩小贱人,要考虑自己在叔叔阿姨心里的形象。这句话大声说出来,会很不妙。

  姐姐肯定反驳:你学历高了不起?姐只是不屑考研。

  网络知识匮乏的姐姐可以忽略了。

  子衿姐总感觉她会察觉出什么东西,毕竟她是网络老司机。

  苏钰不打牌,老爷子补位,四个人玩双扣。

  老爷子戴上眼镜,身边坐着秦妈,对面是秦泽,身边坐着苏钰。

  乍一看去,苏钰好像真成了秦家的媳妇,秦宝宝和王子衿暗暗咬牙。

  打牌三分靠运气,三分靠记忆,四分靠逻辑。记忆力方面,王子衿和秦宝宝都是佼佼者,几轮打下来,什么牌出了,什么牌没出,一清二楚。逻辑方面,老爷子和秦泽是牛人,绝对不存在打烂牌的可能。

  一口气打了两个小时,有输有赢,期间,苏钰乖乖的坐在秦泽身边,不多嘴,不指手画脚,就是越来越挨着他,差点靠上去了。

  最后一局秦泽和老爷子一伙儿,这局打的甚是焦灼,双方运气都奇差无比,整副牌只有秦宝宝和老爷子手上捏着炸弹,早早的用掉了,然后大家开始打单打双,你来我往。

  秦泽手里握着一对Q,三个4,轮到他出牌。有点犹豫,姐姐们手里的牌数量不少,出双出三,都可能被吃,搞不好就给别人做嫁衣。

  秦泽犹豫再三,侧头问:“苏钰,你说打什么好?”

  昏昏欲睡的苏钰精神一振,眸子亮晶晶的:“问我吗?输了怎么办。”

  秦泽咧嘴:“出了给钱呗,你尽管说。”

  苏钰歪着脑袋,想了想,指着三个4,认真道:“打这个。”

  顿了顿,补充道:“我瞎猜的。”

  秦泽道:“没事。”

  把三个4丢出去。

  本来他觉得打双Q会更保险,但可能是不会玩的人运气更好,出乎意料,姐姐们没牌了,秦泽再把双Q丢了。秦宝宝立刻双K吃回来,打出一个A,手里只剩一张牌。

  老爷子打出2吃掉她,手上最后一张牌顺势丢出去。

  姐姐们惨败。

  苏钰欢呼一声,朝王子衿伸出白嫩嫩的小手:“给钱啦。”

  王子衿面无表情,递给她。

  再伸手问秦宝宝要,秦宝宝黑着脸,一张毛爷爷拍在她手里。

  苏钰喜滋滋的在浅红色爱马仕钱包里找零钱,找给秦宝宝,把毛爷爷塞进自己的钱包里。

  晚上十一点,老爷子摘下眼镜,揉了揉眼眶,摆摆手:“我看会电视,不玩了,你们三斗地主吧。”

  秦宝宝输钱不甘心,扭着腰,撒娇道:“不要,哪有赢钱就走的,再来再来。”

  秦妈轻轻拍一下女儿的脑瓜,嗔道:“你爸累了,自己玩去。”

  王子衿瞄了一眼苏钰,忽然道:“不然,咱们玩国王的游戏。”

  秦宝宝眼睛刷一下亮起,大灯泡似的,“有意思,就玩这个,苏钰来不来?”

  苏钰容光焕发,跃跃欲试:“这个可以有,玩!”

  三个女人看向秦泽。

  “”秦泽:“忽然感觉好累,我退出。”

  “不行!”

  她们异口同声。

  你们这是成心刁难我秦泽啊。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国王的游戏老刺激了,国王拥有绝对的权利,可以命令其他人做任何事,这个任何事需要事先商定一个标准,否则,这游戏没法玩。

  想一想,要是秦泽抽到了国王,他可以做任何事。

  子衿,脱裤子!

  苏钰,自己上来!

  姐姐,请你吃糖。

  嗯,这种故事大概只会出现在小黄漫里,正常人不会这么玩,但国王可以各种作弄人,学狗叫啊,让两男人亲嘴啊等等,特别有意思。

  这么有意思的游戏,却让秦泽菊花一紧,蛋蛋一凉。

  你不能保证姐姐们会提出怎样的要求。

  “什么游戏,说来听听。”秦妈笑着问。

  秦泽抽出大王、A、2、3四张牌,解释道:“抽到大王的人,可以命令A、2、3的人做任何事。”

  “蛮有趣的。”秦妈笑道。

  秦泽心里一动,眸子闪过犀利的光芒,沉声道:“要不,爸妈,你们也来玩吧。”

  爸妈在场,姐姐们就不会无限制展开,最重要的事,他有一些话,想要问问父母,正好可以借这个机会。

  人生处处是套路,我不单要套老爸,我还要套老妈。

  我要是死在大年夜,就把大家都拖下水!

  秦泽自暴自弃的想。

  不需要动脑子费心神,老爷子表示没意见,春晚还有一个小时,秦妈则觉得陪陪孩子们玩,也不错。

  丝毫不知,她已经掉进儿子亲手挖的坑里。

  秦泽把牌抽出来,洗了洗,摊开在茶几上,众人各自抽牌。

  秦妈运气很好,第一个抽到大王,“这么说来,我是国王对吧。”

  她把牌亮给大家看。

  “妈,你可以让在场的任何人做任何事。”秦宝宝笑道。

  秦妈一指姐姐,喝道:“秦宝宝,今年给我把男朋友领回家来。”

  秦宝宝:“”

  秦妈扬起大王,“要耍赖吗?”

  秦泽道:“妈,不是这样玩的,要是指出号码,1~5任何一位。”

  秦妈:“那宝宝的数字是多少。”

  秦宝宝赶忙把牌夹在大长腿里,护的严严实实:“才不告诉你。”

  秦泽道:“您随便说一个,这样才有意思。”

  秦妈沉思片刻:“那就只有猜咯?我猜宝宝是1号,1号,今年把男朋友领回家来。”

  老爷子嘴角抽搐的把1号牌丢桌上:“能换一个要求吗?”

  寡人做不到!

  秦泽:“噗~”

  苏钰:“噗~”

  王子衿:“噗~”

  秦宝宝笑瘫在沙发上,花枝乱颤:“爸,明年一定要带男朋友回家哦。”

  秦妈恨不得打死闺女,瞪她一眼,干笑道:“那换一个要求,老公,帮我倒杯水。”

  老爷子爽快的倒水。

  第二轮,秦宝宝抽到大王,她眼珠子一转,悄悄和王子衿交换眼神。

  姐姐咳嗽一声:“三号和五号,你们的男朋友或者女朋友是谁?”

  秦泽看一眼自己的牌,很好,一号。

  但这时,苏钰默默亮出了号码,五号!

  秦泽:“”nt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