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三百五十四章 分手费?

  廖导:“呦,还不甘心啊……等等,一切搞定是什么意思。”

  杨导:“别告诉我你真的约到秦泽的歌了?”

  黄宇腾:“这不可能。”

  徐璐:“更不科学。”

  没人能相信,周导竟然约到歌了,快枪手的歌,连天王都约不到,不能谈钱,要谈感情。

  而且,如果没记错,周导和快枪手应该不认识,也没有合作的经历。

  白狐制作组编剧:“周导牛逼,你怎么做到的。”

  周导:“我是别人介绍的,一个资金方的老板,他和秦宝宝有交情,关系似乎还不错,所以很痛快的就答应了。”

  周导演没把秦宝宝追求者的身份说出来,搞不好明天绯闻满天飞了就。

  其实他们忽略了关键的一点,这首歌是秦宝宝唱的呀,又不是写给别的歌手。

  秦泽当然痛快答应。

  毕竟秦泽是父母眼里的宠姐狂魔。

  各种花式宠。

  姐姐住手,洗碗我来。

  姐姐住口,葡萄我来吃。

  老婆本拿去,归你了。

  洗澡水留着,我喝一口。

  ……

  某明星:“周导,什么歌?秦泽写了什么歌,有小样吗?”

  “是啊,有没有小样?好期待听一听。”

  “肯定精品吧?怎么也是能火一段时间的那种。”

  “哪有这么快的,今天刚谈的事。”

  群里面瞬间沸腾,热议起来。

  就像粉丝讨论他们一样,此时他们在讨论秦泽。

  周导:“事实上,歌已经写好了,等秦宝宝录制出来,大概两到三天。不过小样没有,只有曲谱,花絮视频上线前,不能透露。”

  某女星:“那么周导,秦泽他写歌有多快?上次黄宇腾说,一眨眼就写出来了。”

  周导:“这个厉害了,一杯茶的时间,符合电影的主题曲就写完了,我看过的,超级好听。快枪手名不虚传,实在太快了。老廖老杨,你们等着,咱们坐等票房出来。记得谁输谁喊爷爷。”

  群里瞬间沸腾。

  “真的这么快啊,黄宇腾上次说的,我还不信。”

  “惊,一杯茶就完事了。”

  “震惊!快枪手一杯茶的时间完事,其他男人望尘莫及。”

  “震大惊!快枪手一杯茶的时间做了百分之九十九男人都做不到的事。”

  快枪手的称号来源于时期,随着秦泽的名气越大,它也随之流传,私底下用这个调侃秦泽的人太多了。

  黄宇腾:“我可没说秦泽是快枪手,你们别污蔑我。另外,周导你快撤回啊,被秦泽看到了,你的事儿准黄。上次我员工喊他快枪手,他差点爆炸。”

  提示:周导撤回了一条消息!

  廖导:“已截图!”

  杨导:“已截图!”

  周导:“……”

  当天晚上,白狐制作组在官微发布公告:电影制作如期进行,女一号邀请了秦宝宝加盟,并由秦泽老师创作主题曲。

  这个通告让粉丝们兴奋的不行,纷纷留言期待秦宝宝的电影。

  “女神又要演电影了。”

  “好期待,感觉她更适合演戏而不是唱歌。”

  “主要是想多看看女神。”

  “白狐这个形象,很适合秦宝宝的画风。毕竟女神是小妖精。”

  “秦泽的新歌?厉害了,我很期待。”

  “哈哈,只要是秦泽写的歌,没有不好听的。”

  秦泽的脑残粉,好像不比小鲜肉的少,身为网红小鲜肉,他出奇的没有太多黑粉。

  第二天,预告片就出来了。

  还是原本的预告片,只不过里头的女主变成了秦宝宝。

  深夜,圆月,古庙。

  美人一身白裙,沐浴月花,出场方式美如画,并且伴随着柔媚的嗓音:

  “我是一只修行千年的狐,”

  “千年修行千年孤独。”

  ……

  “我爱你时你正一贫如洗寒窗苦读。”

  “离开你时你正金榜题名洞房花烛。”

  从穷苦的书生,到金榜题名,预告片里,一幕幕的镜头走过。

  最后是美人在月下独舞,身段柔美,脸色凄凉。

  “之前看过这段预告,但现在重新看,却是另一种感觉。”

  “秦宝宝瞬间把预告片拉上十个档次,太美了,还有主题曲,配合预告片食用,完美。”

  “看完我眼睛都红了。”

  “666,坐等电影出来。”

  预告片同样获得巨大的认同和好评热度节节攀升。

  经过一周时间的加班加点,秦宝宝在录影棚里把女主的剧情都过了一遍,剩下的就交给幕后了,把原女主p成秦宝宝就行。

  倘若时间允许,最好的办法是重拍,但在电影即将上映的前一个星期,原女主那个扑街妹子被表扬人民抓住小辫子,干掉了。

  秦泽见姐姐每天回家嘤嘤嘤的要求弟弟按摩,心里不是不解,都不知道是明星头太铁,还是朝阳人民太理智。

  娱乐圈两大怪象:嗑药总在朝阳区;朝阳人民狗鼻子。

  电影首映时,秦泽还受邀出席了,看完觉得还不错,再然后就不关注了,没去关注票房,也没关注导演们的赌约。

  春节一天天的逼近,这段时间里,除了一遍遍探索苏钰深浅,再就是研究天方娱乐的发展路线,以及宝泽投资的未来方向。

  股市已经确定进入熊市,如果不扩展公司的步子,注定难逃每况愈下的结局。

  他需要在春节前写出大致的规划,然后明年开始施行。

  这就少不得和苏钰讨论。

  春节放假前一天,办公室里,秦泽把一份股权转让协议推给苏钰。

  “干嘛啊。”苏钰扫了一眼,柳眉轻蹙。

  “不是刚干过么,不干。”秦泽一本正经事拒绝。

  “讨厌。”苏钰小拳拳捶他胸口,抿着唇:“为什么突然给我这个。”

  半玩笑半认真的道:“求婚礼物吗?”

  秦泽没再口花花,想了想,认真道:“送你的。”

  “为什么?”苏钰盯着他。

  “宝泽的股份,你占6%,我姐占4%,曼姐10%,剩下全是我的,共80%,这其中有10%的干股我送给一个朋友了,能支配的只有百分之七十,我给你一半,这样你就有百分之四十一,名副其实的大股东了。”秦泽道。

  苏钰看着他,小声道:“所以,这是你的分手费吗?”

  她的声音很轻,不敢大声。

  “为什么这么说,”秦泽把笔塞进她手里:“乖,签了,不是什么分手费,真的。”

  苏钰眸子黯淡下去,苦涩道:“不是分手费,你凭白无故给我这么多股份?秦泽你知道这些股份代表多少钱吗?几十个亿啊,别人一辈子都赚不到的钱,无缘无故你送我?”

  她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他说,“嘿,我真傻,我以为只要默默对你好,你终究会选择我。可我不甘心,她王子衿凭什么,她连身子都没给你。”

  “苏钰你别老想……”

  苏钰红着眼,大声喊:“秦泽你就是想玩了我拍屁股走人,你滚蛋。”

  眼里闪着泪,狠狠盯着他,就是倔强的不肯流泪。

  秦泽心想,果然啊,女人说什么都不要,其实什么都想要。

  还好他没把苏钰那番话当真,还有,原来她那么缺乏安全感。

  躺床上时,眼波迷离的叫老公,还让自己叫她老婆,如果自己叫了,她会笑的很开心。

  反之,则会发脾气,不和他说话。

  她那么缺安全感!

  “真不是什么分手费,你就当我给自己女人的礼物。”秦泽苦笑道:“你知道,其实我的感情线挺乱的,有了一个女朋友,却依然对你一深一浅,沉迷其中。既然和你都滚无数次床单了,却又对子衿姐难以忘怀,我也会想秦泽你真是个人渣。”

  “说真话,我到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办,怎么处理复杂的感情,但我发誓,我绝对不会给你什么分手费,更不会放手。”

  苏钰呆呆看着他,眼眶里泪水滑落,抽泣:“那你为什么给我这么多股份?凭白无故的送礼物,谁信。”

  秦泽淡淡道:“女人,你今天可以尽管花,不剁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