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三百三十五章 老司机的教诲,如在耳畔(为盟主“羽颜、”加更)

第三百三十五章 老司机的教诲,如在耳畔(为盟主“羽颜、”加更)

  做为low逼系统的咸鱼宿主,秦泽很有自知之明,没有龙傲天独特的人格魅力,统御后宫三千佳丽,和和睦睦。

  也没有赵日天的王八之气,虎躯一震,各路美女纷纷拜服。

  更没有叶良辰的一百种办法让你待不下去。

  不甘心,不能说,我咸鱼泽不能凉的这么快,容我沉吟沉吟,怎么解决眼下的麻烦事。

  卧槽!

  说起姐姐们,她们居然没给我打电话?

  这不科学!

  以姐姐的占有欲,他平时回家晚些,醋坛子都要翻,彻夜不归这种事,她秦宝宝能忍?怕不是已经磨刀霍霍向咸鱼了。

  子衿姐现在是我女朋友了,男朋友彻底不归,在外鬼混,子衿姐能忍?怕不是在心里酝酿着满清十大酷刑了。

  可她们为什么没给我打电话。

  秦泽俯身捡起裤子,摸出手机,屏幕黑着,怎么也按不亮,原来手机没电了。

  秦泽脑子里莫名的就浮现歌声:如果说一切都是天意,一切都是命运,终究已注定!

  可以可以,这个锅就甩给手机了。

  现在的智能机啊,中看不中用,秦泽高中那会,一只诺基亚,待机一星期,充电五分钟,通话两小时。

  苏钰见他沉默,心里一凉,“咱们都这样了,你,你不想要我吗?”

  秦泽摇摇头。

  苏钰眼中闪过黯淡,强笑道:“那,你在睡一会?我,我去洗澡,待会要上班。”

  秦泽低头,看了眼早上男人都会有的反应,叹道:“硬是睡不着。”

  苏钰眼波一瞟,脸蛋微红,怯怯的吻了他一下,光着屁股跑出房间。

  秦泽沉吟半天,剪不断理还乱,看来,这特么真是日后再说。

  衣服裤子散落一地,有他的,有苏钰的,乱糟糟堆在一起。

  一件件捡起来,穿好,秦泽走出房间,走出客厅,打开门,“啪”一声,关上。

  他没注意到,洗手间的水声,并没有响。

  以他现在乱糟糟的脑子,也注意不到这些细节。

  洗手间里,苏钰失魂落魄的站在镜子前,听着他的脚步声,从洗手间的门口经过,走向客厅,然后防盗门“砰”的一声。

  他走了,

  他走了.......

  苏钰的心一痛,像一朵没有生气的纸花,眸子里流干了神采。

  或许她不该多嘴的,不该问那句话。

  你以为自己很爱他,他就一定要很爱你吗?

  是你勾搭他上床的,现在转过头来要他负责?

  看吧看吧,被抛弃了吧。

  你就是一个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可怜虫。

  苏钰打开水龙头,热水哗啦啦的流淌,她抱着膝盖,蹲在冰凉的瓷砖上,放声大哭。

  她哭的撕心裂肺,像个无家可归的猫儿,像个受尽委屈的小姑娘。

  原来,爱情这种东西,不是你付出多少,就能得到多少回报。

  哭的昏天黑地。

  很久很久,她隐约间听到敲门声,一声又一声,啪啪啪的响个不停。

  苏钰把脸凑到热水里,洗了洗,瑟瑟发抖的身躯散去寒意,关了莲蓬头,裹着浴巾,茫然的走向防盗门,从猫眼里看出去,正好看见那张俊朗的脸。

  这一刻,有一种叫做“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惊喜在她心里爆炸。

  苏钰打开门。

  “你洗个澡,要这么久?”拉着一袋早餐的秦泽站在门口,不悦道:“敲半天不开门,我很丢人的。”

  苏钰“哇”一声哭出来,给他来一个乳燕投林,湿漉漉的娇躯紧紧抱着他,哭道:“你这死鬼,你不是走了吗,你走了就不要回来了啊,当我家的门是那么好进的吗。呜呜呜.....吓死宝宝了。”

  秦泽:“......”我特么差点以为你叫秦宝宝呢。

  “莫名其妙的哭什么?伤心你那守了二十七年的一血?”

  “你不是不要我了吗。”

  “我买早餐啊姑娘。”

  “那你说一声嘛,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不想我做你女朋友,呜呜呜......”苏钰桃红的眼圈里,啪嗒啪嗒的泪珠,止都止不住。

  这件事,秦泽确实想了很久,没想通该怎么办。

  想不通的,感情这件事,他从青春期理到现在,依然没理通顺。

  回来的路上,系统见宿主如此焦躁,蹦出来说话:“宿主,你脑电波很剧烈,难道动物交配后,都像你这样?让我想到一个词:小鹿乱撞!”

  “你滚吧,该出手的时候不出手,我不需要你来吐槽。”秦泽没好气道。

  “从动物的角度来说,今年春天跟这只啪,明年春天跟那只啪,不需要太过纠结。”系统说。

  “那是动物,不是人。”

  “别把人想的太高级,甚至人比动物还不如,今晚跟这个啪,明晚跟那个啪,实在不明白你纠结什么?”

  “你说的很有道理,让我无言以对,所以你永远都是没有感情的系统。”秦泽叹道:“怎么说呢,你就当我变态,我今年春天想和这个啪,明年春天也想和她啪,别人想啪她,我就要爆炸。”

  “了解,这是人类的占有欲,那就让时间去处理吧。”

  “时间去处理?”

  “一时间想不通的事情,不代表一辈子想不通。人总是不停的受到外界的因素干扰,其实人类从出生到成长,总是在不断的向外界妥协。”系统道。

  “没听懂你的意思,我这里有更精简的说法:日后再说!”秦泽唉声叹气。

  “也许是你妥协了,也许是你的姐姐们妥协了,时间会给出答案的。”系统说。

  秦泽用脚勾上门,拥着瑟瑟发抖的苏钰往房间里走,昨晚没开空调,今早也没顾上开,一月底的天气,阴冷到骨子里。

  “穿衣服吃早饭。”秦泽道。

  “我,我还没洗完澡呢,再等等。”苏钰紧了紧浴巾,脚步轻快的跑向洗手间。

  大起大落,大悲大喜,让她脚下发软,一个踉跄。

  秦泽伸手扶住她,浴巾就滑下去了。

  秦泽瞄了一眼,长腿纤腰,身段曼妙。

  苏钰脸蛋唰的就红了,拖鞋啪嗒啪嗒响,跑进洗手间。

  洗手间里,苏钰仰起头,热水顺着她修长的脖颈往下,漫过全身,带来温暖。

  事实证明,她没看错男人,没有安全感的心,终于放回了肚子里。

  忽然听见门锁咔嚓一声,苏钰大惊,回头看去,秦泽赤条条的走进来。

  她下意识的捂住胸,颤声:“我,我洗澡呢,你别进来......”

  “一起洗吧,”秦泽走进哗啦啦的淋浴里,顺手揽住苏钰的腰。

  既然昨晚已经把男人和女人该做的事都做完了,一起洗澡,好像也不值得大惊小怪,苏钰有点放不开,芳心砰砰狂跳。

  “我,我想一个人洗。”她细声道。

  “一起洗。”秦泽霸道总裁的语气。

  苏钰顿时从了。

  秦泽在浴室里又做了一次苏钰后面的男人。

  但在最后关头,苏钰腿软了,地面又滑,差点摔倒。

  秦泽伸手捞住她的时候,空大了......

  洗完澡,苏钰吃他带回来的早饭,秦泽养精蓄锐。

  半个小时后,两人又来了一次。

  这次没空大,世界再次变的索然无味。

  十分钟,精力旺盛的他又恢复了。

  “你,你还来?”苏钰小脸惊慌不已:“要,要迟到了,上班......”

  “今天给你放假,你不是我秘书嘛,秘书今天没事干,然后,你懂的。”秦泽捏了捏她的脸蛋。

  “可我好累的。”苏钰可怜兮兮的表情。

  “我已知你深浅,但你不知道我长短。”秦泽道:“别废话,上来!”

  “不要。”

  秦泽一巴掌扇她屁股,“上来!”

  苏钰呜呜呜的爬上去。

  “扶它一下。”

  “哦。”

  ......

  两人以坐莲的姿势结束,双双攀上巅峰,死死的拥抱在一起。苏钰软在他胸口,哭着喊老公,秦泽不说话,轻轻抚摸她的秀发。

  “王子衿是你女朋友。”苏钰低声道。

  “嗯。”秦泽点头。

  “那我们算什么?狗男女吗?你是打算踢开她跟我,还是把我踢开?”

  “不知道。”秦泽道:“真心话。”

  “那你们有上床吗?”

  秦泽摇摇头。

  “那有其他的行为吗?嗯,你们男人都看过片子的。”

  秦泽还是摇头。

  苏钰开心的笑了:“王子衿大笨蛋,活该被我抢男人。”

  秦泽忽然觉得,今天发生这种事,看似无意的巧合,勉强能说喝酒误事,但没准是必然的,只是时间问题。

  以王子衿的性格,恐怕要等订婚后,才会真正把自己交给他。

  另一个黑心的蛆,那就复杂了,她敢时,秦泽不敢。秦泽敢时,她不敢。

  只有苏钰不一样,她喜欢一个人,会热情大胆的付出,喜欢就是喜欢,爱恨都很简单。

  苏钰搂着他的脖子,开心的,试探的叫一声“老公”,见秦泽没皱眉,她嘴角开心的翘起。

  “我不会逼你,不会纠缠你,不会蛮横无理的找王子衿麻烦,”苏钰可怜又渴望的表情:“只要你腾出一点时间陪我,我就会很开心。不用多,就这么一点点。”

  她伸出小指头,认真的在秦泽眼前比了比。

  心里则想,只要锄头挥的好,没有墙角挖不了。

  苏钰觉得,自己其实已经胜券在握了。

  我苏钰,也是点了宫斗技的。

  秦泽悚然一惊,他忽然想起老司机黄易聪说过的话:女人说她什么都不要,其实什么都想要.......

  Ps:推荐一本朋友的书《我真是大魔王》,精品老作者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