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三百三十一章 就喜欢你这种不要脸的自信

第三百三十一章 就喜欢你这种不要脸的自信

  又问我要钱,别的女人问老公要钱,是天经地义。你一个姐姐总问我要钱,几个意思?

  如果秦泽没算错,姐姐当明星这么久,赚了上千万,钱哪里去了?

  自己的钱不花,却心安理得的花我的老婆本,姐姐也是黑了心的蛆,还老骂我是蛆。

  “没钱,手头紧。”秦泽拒绝。

  “厚,赚了辣么多钱,都不舍得给姐姐花,黑了心的蛆,姐姐白疼你了。”姐姐又撒娇又委屈的语气。

  “终于承认了吧,什么老婆本,你就是想坑我的钱。”秦泽说。

  “不管不管,老婆本没了,你就要充值。”

  “你要多少。”

  “哎呀,千山万水总是情,看着给呗。”秦宝宝道。

  这个心机宝,这就像大师算命,说,钱财乃身外之物,看着给。

  如此情况,给少了显得我小气。

  “钱没有,但你弟弟我这里有十几亿的项目,你有没有兴趣?”秦泽一本正经。

  “那我没兴趣,项目什么的又不懂,你找苏钰商量去。”秦宝宝很有自知之明,“别岔话题,给姐打钱。”

  “找苏钰?你不要后悔哦。”秦泽幽幽道。

  结束通话,秦泽让财务部给姐姐的银行卡打了五百万。上交公粮....不对,充值老婆本。

  姐姐很靠谱,拿钱办事,很快就锁定了一个曾经一起拍过广告的女明星。

  这个女明星看起来亏惨了,连续发了好几条微博,“天台见”、“还我血汗钱”、“身体被掏空”等系列图片,配字:一入股市深似海,从此存款是路人!

  秦宝宝在对方微博回复:“都怪咱们相识太晚,不然把我弟公司的产品介绍给你。”

  瞬间就被点赞置顶,网友就回复秦宝宝:“介绍你弟坑她吗?”

  “醒醒吧,你弟弟的股神神话已经破灭了。”

  “你弟弟割肉割的痛不痛?”

  “女神,你弟弟已经扑街了。”

  眨眼间就上千条回复。

  那个女明星也回复秦宝宝:“我被股市坑惨了,你弟弟也一样,同惨”

  网友立刻给她点赞。

  秦宝宝回复:“幸好他割的快呀,小亏一点,但不算什么。要是不割,现在就真的亏惨了。”

  回复楼忽然的安静了。

  然后女明星回复一个的大哭表情。

  网友跟着炸锅。

  “等等,我忽然想到一件事......秦泽他早就割肉逃走了。”

  “虽然割的有点早,但却是逃过一劫,这份眼光,厉害。”

  “啊,之前他割肉后股市立刻回暖,咱们光顾着笑话他,但好像......他做的是对的?”

  “难怪那么多明星发微博了,早该想到的。”

  “嘿,有意思了,前阵子那么多人吐槽秦泽,现在被打脸了。哈哈。”

  “最后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掉下来。”

  幡然醒悟,难怪那么多明星发微博感谢秦泽,总算贯通了,网友们大吃一斤翔。

  个个都像捉到独家新闻那样,截图,发微博,发贴吧,发论坛。

  各种各样的标题出现。

  秦宝宝手动为弟弟来了一发人前显圣,效果满满。

  她还算机智,没把做空的事爆料出来,不然民众的佩服就该变成嫉妒。

  秦泽在办公室里窥屏,咧嘴笑,最喜欢这种“我不在江湖,江湖却有我的传说”的装逼模式。

  前段时间,网上各种踩,网媒各种起哄,子衿姐写了好几篇文章帮他吹牛逼,都不管用。

  现在扬眉吐气,好爽。搁在网文里,这就叫先抑后扬。

  感觉自己又能上热搜榜了。

  最近只要和股票相关的重大新闻,都能刷上热搜榜。

  秦泽有种“我胡汉三又回来了”的感觉。

  “秦泽,该走了,大家聚餐去。”苏钰开门进来,娇声道。

  时间是六点十五分,窗外夜色沉沉。

  苏钰刚才在自己办公室换了一身行头,薄丝袜换成了冬季的厚丝袜,高跟鞋换成雪地靴,ol套装换成牛仔短裤,针织衫和蓝色大风衣,脑袋上还戴一顶浅绿色女士大檐帽。

  漂亮、精致、清丽,就这身皮相,走哪里都是目光的聚焦点。

  “你这个帽子很别致嘛。”秦泽弹了弹她的帽檐。

  “老贵了,三万大洋呢。”苏钰把被弹乱的帽子扶正,朝他皱鼻子。

  经理们已经在餐馆订好位置,过去占座了,小事当然不用秦总和苏总处理,他们现在准备过去和大家汇合。

  但秦泽接到一个电话,一个陌生电话!

  秦泽一开始没接,自从他注册公司以来,今天都要接到很多垃圾电话,有代开发票的,有推荐股票的,有卖武夷山大红袍的......

  但这个电话很死性,一个接一个,大有秦泽不接,他就打到天荒地老的架势。

  秦泽心里一动,接听:“哪位!”

  “是我!”前夫哥曹兵的声音。

  “是打算求我放过你的公司,还是威胁我识相点,不然给我好看?”秦泽笑了,开心的笑,前夫哥终于按捺不住,找他摊牌。

  “我在你们公司对面那家餐馆,三楼六号包间,敢来吗。”曹兵沉声道。

  “洗干净屁股等我。”秦泽挂了电话。

  “曹兵的?”苏钰蹙眉。

  “嗯,你先过去,我去会会他。”秦泽披上衣服,拍拍她肩膀。

  “理他干嘛,咱们完全没有必要理会他。”苏钰不解。

  “他还没跟我低头认错呢。”秦泽道。

  苏钰听不懂,想不明白,有那么重要?男人间的意气之争?

  秦泽也不会告诉她:不,是系统的任务!

  “那我也去。”苏钰说。

  “对方以前道上混的,现在还半黑半白呢。”秦泽吓唬道:“说不准就冲出一群大汉子把你ooxx的。”

  “那里会保护我吗?”

  “当然,我能打十个。”

  “那怕什么,去呗!”

  秦泽道:“我就喜欢你这种没有主石乐志的脑残粉。”

  苏钰挽起他的胳膊,笑靥如花:“我就喜欢你这种不要脸的自信。”

  一条街之隔,没开车,苏钰就这样挽着秦泽的胳膊,走出了办公楼。

  任谁看了,都会觉得他俩是一对郎才女貌的情侣,她心里有些小窃喜,秦泽没推开她。

  然秦泽觉得,有个大美人小鸟依人,装逼起来更有气势,更带劲。

  曹兵既然约自己见面,而不是背地里放冷枪,说明他不想跟自己纠缠了,事实上,就算前夫哥想动粗,秦泽现在的身手和体力,轻松解决十几个彪形大汉已经没有问题,小学生第二套广播体操——时代在召唤,是第一套的升级版,做不到摘叶杀人,飞檐走壁,但如果秦泽全力一拳,足够把成年人的头骨盖给打碎。

  餐厅的六号包间,是大型包间,足够容纳一场小型的公司聚会,装修的富丽堂皇。

  曹兵一个人坐着,两侧各站着三名黑衣汉子,包括头号马仔阿东,被裴南曼一脚踹飞的可怜虫。

  圆形餐桌摆着一份牛排,一杯水,曹兵握着刀叉,细嚼慢咽的吃着,目光没有焦距,他在思考。

  那天信誓旦旦的与秦泽宣战,结果隔天,他在北方的一些灰色产业就被人抄了,停业整顿。手下人出面都不管用,曹兵只好千里迢迢乘航班回北方,四处奔波,靠着自己十几年打拼积累下的深厚人脉,摆平了。顺藤摸瓜的被他查出了京城的赵家,就算在权贵如云的京城,也是能说得上话的家族。

  他想,原来这就是秦泽的底气,有点惊讶,但并非不能招架,再者,他岳父的人脉都没启用,就把这次火给扑灭了。

  可前几天股灾来临,他没法淡定了,名下的三家上市公司,连续跌停两个星期,公司资产缩水好几亿,不但融资受到巨大影响,银行那边的股票抵押的贷款,就是一个巨大的麻烦。

  曹兵查了一下,最后发现是秦泽在做空自己公司的股票,小赤佬通过裴南曼有意像他透露,宝泽公司手里还持有很多股票,就算股市回暖,那边继续给他做空,他的公司股票,就别想抬起头来。

  已经伤筋动骨了。

  五年之内别想恢复。

  秦泽没让他多等,接到电话,前后十分钟左右,服务员就领着他进来,身边小鸟依人着清而不艳,媚而不妖的苏钰。

  苏钰和秦宝宝是完全相反的两个类型,清清冷冷的气质,让她有老周笔下“濯清涟而不妖”的脱俗气质。至于秦宝宝,看她一眼,男人十有八九会想:“嘿,这小妖精。”女人:“哼,这妖艳jian货”。

  秦泽和苏钰入座,曹兵也放下了刀叉,喝一口水,擦干净嘴角。

  “你想怎么样。”曹兵目光锐利的盯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