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三百一十七章 统统狗带

  前方就是家‘门’口,秦泽牵着王子衿的手,站定,深呼吸,掏钥匙。。。

  他要是和王子衿牵手进去,姐姐只要眼睛不瞎,就懂了。

  接下来,我秦家可能会发生家暴事件,但我会坚‘挺’的活着,当姐姐的大长‘腿’距离我的脖子还有0.1毫米的时候,我会虎躯一震,王八之气汹涌

  王子衿“啪”一声拍开他的手,面不改‘色’:“开‘门’呀。”

  秦泽一愣,她说先瞒着姐姐,是认真的?

  为什么啊!

  这很不子衿。

  但内心深处,他松了口气。

  客厅里灯光亮堂,电视机播着某部抗日神剧。每次姐姐看抗日神剧,秦泽总会感到蛋蛋一凉。

  她想干什么,又想学手撕鬼子神技?

  姐姐躺在沙发上睡着了,蜷缩着,抱着‘胸’,很孤独很冷的姿势。毕竟大冬天的,开着空调,不盖被子也会觉得冷吧。

  她应该在边看电视边等他们回家,等着等着,睡着了。

  “别感冒了,叫醒她回房睡觉。”王子衿换上拖鞋,走过来。

  “我抱她回房间。”秦泽柔声道:“小声点,别吵醒她。”

  “那我先洗澡。”王子衿抱着睡衣,悄声道。

  洗澡

  秦泽心里一动,是啊,应该先洗澡。

  他有种直觉,我咸鱼泽要翻身了,今晚必将是一个难忘的夜晚。

  王子衿进了洗手间。

  秦泽抱着姐姐进房间,小心翼翼放在‘床’上,盖上被子。

  姐姐呼呼大睡,睡着的她,少了几分妩媚妖冶,多了几分纯真可爱。

  脸蛋白皙,五官‘精’致,姐姐是睫‘毛’怪,又长又翘。

  他细细端详姐姐的脸,红润的小嘴让人忍不住想去品尝。

  许是平躺着,‘胸’前的压力让她呼吸不畅,她侧了个身,嘟囔一声,继续酣睡。

  果然,还是姐姐的小嘴最吸引我。

  我果然没‘药’救了。

  可就算没‘药’救的我,也想抢救一下的啊。

  姐姐就像癌细胞,侵蚀着我的身体和心灵。

  都怪你这个嘤嘤怪,你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

  小郭襄被杨过误了终生,骑着小‘毛’炉滴滴答答,最后在峨眉山出了家,一辈子都没嫁人。而杨过有他的小龙‘女’,心里再也装不下其他‘女’人。

  姐姐就是他的郭襄,而他秦泽不是因为有了小龙‘女’,他是害怕郭大侠凌空一跃,给他一记从天而降的降龙十八掌。想我秦杨过一生放‘荡’不羁爱自由,就算你郭大侠会降龙十八掌,我可以掏出**器摆平你。但这个郭大侠可恶毒了,他回头也会给宝宝郭襄来一招降龙十八掌。

  宝宝郭襄修炼不到家,这辈子就练了一招嘤嘤嘤,硬吃降龙十八掌,肯定要狗带。

  还有黄蓉,她的擀面杖打狗‘棒’可犀利了,男‘女’‘混’合双打起来,就算是放‘荡’不羁爱自由的秦杨过,和萌萌哒的宝宝郭襄,也难逃一死。

  再还有儒家圣人的礼义廉耻孝悌忠信,一座座大山压在你身上,永恒之火来了都救不了你。

  最后还有吃瓜群众们的‘唇’枪舌剑,口诛笔伐,保准能把你的心给扎的透心凉。

  秦泽坐在‘床’边,想了很久很久。

  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只觉得剪不断理还‘乱’。

  罢了罢了,既然杨过大侠不顶用。

  以后只拜小宝大爷。

  这么想着,王子衿洗澡出来了。秦宝宝在睡觉,她不好用吹风机,就用干‘毛’巾擦着头发,侧着头。

  “你怎么还在这儿啊。”王子衿道。

  “我等你啊。”秦泽凝视。

  “等我干嘛。”王子衿没听懂,反而白他一眼:“洗澡去,待会睡觉了。”

  对对,洗澡睡觉,这个流程不能少,不然啪起来不舒服。

  秦泽把心里剪不断理不‘乱’的事情先搁一边,欢快的洗澡去了。

  男人洗澡格外快,衣服脱光,叼着牙刷,脑袋上涂满泡沫,一边刷牙一边冲澡,倘若有‘尿’意的话,还能顺带‘尿’一泡,多线‘操’作。

  洗完澡,发现姐姐的房间‘门’关着,进自己房间一看,‘床’上空‘荡’‘荡’的,被子叠的很整齐。

  秦泽就想,‘女’人真矫情,还要我去请。

  他偷偷推开姐姐的‘门’,‘摸’进去,两个姐姐躺在‘床’上,一个睡了,一个没睡。

  没睡那个大惊失‘色’,压低声音:“你进来干嘛。”

  秦泽二话不说,可啪的子衿姐,抱走!

  王子衿小脚丫子蹬了蹬,扑腾,低声道:“阿泽,你别‘乱’来啊。”

  说话间,她已经被秦泽抱出房间,到了他的房间里,抛在他的‘床’上。

  王子衿惊呆了,她像受惊的小鹿那样抱着膝盖,靠在‘床’头,颤声道:“阿,阿泽你别闹。”

  “我没闹啊。”秦泽困‘惑’道:“不是你让我洗澡的吗。”

  “洗澡睡觉呀,有问题?”王子衿瞪眼,道:“难道你以前睡觉前不洗澡?”

  秦泽:“???”

  难道这是传说中的‘欲’拒还迎?子衿姐真会玩。

  秦泽开始脱衣服,王子衿飞起一脚踹他‘胸’口。

  好吧,这不是玩。

  “子衿姐,你是我‘女’朋友啊。”秦泽握住她的脚丫子,气道:“‘女’朋友该怎么做你心里没点‘逼’数吗。”

  我等这天好久好吧。

  铁‘棒’再不用就生锈了好吧。

  你是我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女’朋友,你可不能跟前面两个狗带的‘女’友一样啊。

  王子衿缩了缩脚丫子,没缩回来,只好任他握着,柔柔道:“阿泽,我,我还没准备好。”

  “能,能别啪啪吗。”子衿姐怯怯的表情。

  “一回生二回熟,三回你就主动坐我身上了。”秦泽说。

  这话搁在以前,他是绝对不敢说的,今天子衿姐又亲又‘摸’,挑破了关系,他和子衿姐的亲密度暴增。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对,蜜里调油。

  都明确关系了,他要还做绅士,铁‘棒’好切了。

  “阿泽乖,姐姐真的没准备好。”王子衿红着脸,小声道:“你想强迫我吗?”

  秦泽:“”

  王子衿娇媚不可方物,身段娇软美妙,眸子妩媚的要滴出水来。

  现在的子衿姐秀‘色’可餐。

  “好吧,那你要准备多久。”秦泽沮丧道。

  “我也不知道。”王子衿细声道。

  我特么是你的假男友?

  刚才明明‘吻’的那么深情的。

  王子衿定了定神,努力摆出端庄的姿态,尽管她漂亮的鹅蛋脸仍然通红。

  她蹙眉:“咱们刚开始‘交’往,你就想着把我抱上‘床’,你是这样的阿泽吗?”

  秦泽:“”

  王子衿义正言辞道:“你‘花’都没送我,烛光晚餐也没吃,电影反正就是不可以啦。”

  “‘花’我明天就送,烛光晚餐明晚吃,电影的话,咱们看的片子都有108g了吧。”秦泽道。

  子衿姐是文青病犯了吗?

  情侣啪啪,就一定要烛光晚餐配鲜‘花’?

  如果沪市允许放烟‘花’,是不是我还要把烟‘花’排起来绕小区一圈?

  王子衿终于把脚丫子收回来了,她盘坐在‘床’上,低声道:“我还没想好怎么面对宝宝我是说,总觉得忽然间从朋友关系,变成了弟弟的‘女’朋友,老尴尬了。而且,我同样没做好和你啪啪的准备。”

  秦泽看着她,脑子里忽然浮现这样一句话:啊~好像谈恋爱,但又害怕被日!

  他嘴角‘抽’搐。

  “能和阿泽确认关系,我,已经很开心啦。”王子衿红着脸,目光下垂,轻声道:“咱们还像以前那样好不好,我很喜欢现在的生活,在我下决心之前,我们就保持之前的状态就好了,你你不能晚上溜到我房间里来。”

  真难想象,这些话会从她王子衿嘴里说出来,像一个憧憬又羞怯的小‘女’孩。

  卧槽,子衿姐你有点出息好不好。

  谁要和你维持之前的状态啊。

  秦泽心好累。

  ‘女’朋友什么的,果然是假的吧。

  好不容易‘交’往到漂亮大姐姐,大姐姐却说:阿泽乖,不能啪啪哦。

  掀桌啊!

  ╯︵┻━┻

  “你,你高兴了?”王子衿小心翼翼看他,脚丫子轻轻戳他的大‘腿’。

  “是我太心急了。”秦泽幽幽道。

  “子衿姐是第一次谈恋爱吧。”秦泽道:“大学时有‘交’往过男朋友吗?”

  说起来,他对王子衿的感情史一无所知,就像很多男人,不可能知道自己的‘女’朋友有过多少前任。

  “没有。”王子衿摇头。

  遇到秦泽之前,她身边的追求者都是青年俊彦,优秀男人看多了,难免审美疲劳,直到离家出走,来到沪市。在闺蜜的小窝里安家落户,跟秦家这条咸鱼相处了大半年,莫名其妙的就喜欢上他了。

  她自己也不知道原因,是享受到了家的温馨?或者是优秀男人见多了,偶尔间遇到一条臭臭的咸鱼,感觉与众不同,顿时恋爱?

  喜欢一个人有很多理由,漂亮啊,‘性’格啊,身材啊,家世啊,等等。

  理由太多,反而说不清楚。

  宝宝那个小贱人是弟控,没准我是咸鱼控呢。

  咸鱼暖男控?

  咸鱼小赤佬控?

  咸鱼黑了心的蛆控?

  “虽然我也没正儿八经‘交’过‘女’朋友,但既然是男‘女’朋友,关系总是和普通人不一样的吧。”秦泽暗示道。

  “知道啦。”王子衿双手撑在‘床’上,身子前倾,在他嘴上啄了一口,白眼道:“满意了吧。”

  王子衿想了想,补充道:“以后姐姐每天都亲你一下,乖哦,晚安。”

  又啄一口,她跑了

  跑了。

  秦泽‘摸’了‘摸’嘴‘唇’,嗯,恋爱的酸臭味。

  幸福!

  幸福你妹啊,我果然‘交’到假‘女’友了吧。

  为什么我的‘女’朋友都这么狗带啊。

  满意个屁啊,谁要跟你亲亲啊。

  狗带‘女’友,你还不如我的宝姐姐呢。

  可啪的子衿姐?

  不存在的。

  “啧,咸鱼。”系统道。

  “”秦泽:“你出来干嘛,你也给我狗带。”

  “刚才宿主决心在强烈一丢丢,本系统就能顺带颁布任务,”系统道:“啧,咸鱼。身体很诚实,但你的心在抗拒。”

  秦泽低头,看着高高支起的帐篷,一巴掌拍下去:“你抬什么头啊,有你什么事啊,你也狗带。”

  疼的倒‘抽’一口凉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