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三百一十五章 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

第三百一十五章 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

  做这件事之前,王子衿有过犹豫,因为这样做会背负一定的风险。万一小赤佬咸到没药救,心灰意冷的抛弃她,转投他姐姐的怀抱,王子衿就得哭了。

  但小赤佬醋味十足的跑下来等她了,王子衿松了口气。

  白前辈保佑!

  小赤佬总算还能救一救。

  “那一起上去吧。”王子衿笑道,挨着秦泽,去挽他的胳膊。

  “嗯。”秦泽悄悄撤了一步,没让她挽胳膊,径直朝前走去。

  王子衿嘴角抽了抽,第一次玩这种套路,会不会用力过猛啊,看小赤佬又发狠又沮丧的眼神。

  莫名心疼。

  两人保持半个身的距离,并肩走向小区深处,小区安静的让王子衿心里发慌,路灯把两人的影子拉的很长。

  王子衿扭头看他,秦泽的脸淡漠的很,平时觉得很深邃漆黑的眸子,此刻也显得格外冷漠。

  穿过路灯,进入黑暗地带。

  “子衿姐,今天和谁吃饭啊。”秦泽轻声道。

  王子衿心里的大石稍稍放下,秦泽既然发问了,说明自己的计划成功了,虽然让他心里暂时受了创伤,但只要待会自己安慰他一下,应该就能补救的,实在不行,学秦宝宝嘤嘤嘤,小赤佬最吃这套。

  “一个朋友而已啦。”王子衿装作“敷衍”的样子。

  “什么朋友,子衿姐在沪市还有朋友吗?”秦泽道。

  “嗯,以前没有,但总会遇到的啦。”王子衿笑道。

  “一顿饭,吃了五个小时?”秦泽紧盯着她的眼睛。

  王子衿看见秦泽眼中藏着深深的悲伤,她心里一动,小赤佬也是网络老司机,关于女神和高富帅吃饭,深夜才归的段子,肯定耳熟能详。

  那么她的计划必然成功了,不需要太多言语,秦泽已经get到了。

  “怎么了,姐姐和朋友出去吃饭,阿泽不开心吗?”王子衿浅笑,她凝视着秦泽。

  小赤佬现在肯定焦虑到爆了,莫名的出现“子虚乌有”的情敌,他肯定不会继续当咸鱼下去。

  她准备接受小赤佬嘤嘤嘤的哭泣了。接着自己装成大姐姐的样子把他拥在怀里:“小傻瓜,骗你的啦。”

  “开心,”秦泽深深看着她,轻声道:“子衿姐离开家这么久,肯定也很孤独很寂寞,有个中意的人可以陪你,我也替子衿姐感到开心的。”

  他说完,强笑道:“真的。”

  王子衿张了张嘴,一脸呆滞。

  秦泽深吸一口气,“姐姐也会很开心的,你们是闺蜜嘛,闺蜜找到喜欢的人,漂泊的心有了依靠,当然开心了。”

  剧本不对啊,子衿姐把好几种可能考虑到了,比如秦泽因为醋意大发,像她表露心迹,她就可以顺手推舟的把事情解释清楚,然后开心的接受小赤佬投入她的怀抱。差一点,小赤佬朝她大吼大叫,声嘶力竭,她也可以借机摊牌,小赤佬还是会投入她怀抱,嘤嘤嘤哭着说:子衿姐我错了,我不该怀疑你。

  可她怎么也没想到,咸鱼竟然真的把她放弃了?!

  在车里的时候,赵铁柱问她:你这样做,不怕在他心里留下裂痕吗。

  王子衿想了想,叹气道:快刀斩乱麻,你不知道,如果我不下猛药,这种事他会一直一直拖下去。

  赵铁柱纳闷道:到底什么事。

  王子衿没说,看着车窗外的夜色,沉默。

  ......

  我......玩脱了!

  王子衿心乱如麻。

  两人站在寒风里,半晌无言。

  秦泽点上一根烟,他抽烟时的样子特别沮丧,像一条败狗。很容易就让人脑补出一个失败男人寂寞抽烟的形象。

  王子衿心里仿佛被人揪了一把。

  “我是真的开心,”秦泽微微低着头,“子衿姐对我这么好,让我都差点误会了呢,虽然心里还是很不甘,但我肯定要为子衿姐感到开心啊,不能因为自己的情绪,给子衿姐添麻烦。”

  抛掉手里的烟,他低着头,耸拉着肩,默默走去。

  王子衿孤零零的站在原地,小脸苍白,她看着秦泽走远,五步、十步、十五步......

  她脑袋完全乱了,这辈子玩阴谋诡计玩的贼六,坑过不少人,很少被人坑,聪明又骄傲着,可偏偏对秦泽束手无策,沮丧烦躁之后,好不容易想玩一出“诡计”,却玩脱了。

  在这个男人面前,她的聪明伶俐一点儿都不好使。

  因为太在乎,所以变的愚蠢。

  “秦泽,我骗你的。”王子衿尖叫道。

  不远处,秦泽停下脚步。

  “子衿姐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距离有点远,声音也不大,但王子衿听的清楚。

  “你一定要听懂,我,我都是骗你的。”

  “骗我?为什么骗我。”

  心力交瘁的王子衿扑过去,一连串快而急促的清脆高跟鞋声,她用力从后面抱住秦泽,做了一次小赤佬后面的女人,紧紧抱住他的腰,带着哭腔喊:“因为我喜欢阿泽,特别喜欢。”

  喊出这句话,她心里舒服多了,刚才那一瞬间的疼痛,让她明白,没法接受和秦泽形同陌路。

  “可是我不喜欢你。”秦泽去掰她的手,竟然没掰开,抱的贼有力了。

  “你不能不喜欢我,不可以不喜欢我。”王子衿“哇”一声哭出来:“那个人是赵彪,不是别的男人啊,我不是成心骗你的,我错了。”

  “好玩吗?”秦泽咬牙切齿。

  “不好玩,一点都不好玩。阿泽原谅我好不好......”王子衿呜呜呜的哭起来,断断续续的说着。

  寒风中,两人站着没动。

  然后。

  秦泽默默掏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出去:“搞定了!”

  几秒后,那边回复:“哭了吗?”

  “哭了。”

  “哈哈哈!”

  看一下短信的聊天记录,第一条九点钟发的,发件人:赵彪!

  赵彪:“你小子怎么回事,和我子衿姐闹矛盾了?”

  秦泽:“你也看到她朋友圈了?她现在和别人男人在外面吃饭,打她电话没人接,我现在很想爆炸。”

  赵彪:“......那个人就是我啊混蛋,她在我车里睡着了,说要等十点钟再回去......等等,我好像看穿了什么。”

  秦泽:“......”

  秦泽:“mmp,气死我了。这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赵彪:“小情侣闹矛盾,最忌讳生闷气,闷的越久,越胡思乱想。你看看,把我子衿姐逼的出这种歪招,你个倒霉孩子。”

  秦泽:“我特么一脸懵逼,我怎么了我,我没和她吵架啊。”

  赵彪:“反正多沟通吧,子衿她没交过男朋友,别看她聪明,某些方面很稚嫩,把握不到度,就像这种事,如果我老婆这样气我,我直接写离婚协议书。男人的心里,女人没逼数的。”

  秦泽:“知道了,我发个短信给她。”

  赵彪:“等等,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

  几公里外,路边的车里。

  赵彪发了“哈哈哈”三个字,啧啧道:“子衿啊,老哥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王子衿那边小心思,怎么可能瞒得过堂堂铁柱老司机,王子衿拍照片不让他露脸,铁柱心里就门儿清了。

  他当时就在心里摇头,这法子可不行,从男人的角度出发,女人想抓住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男人的胃,哦,这点忽略,他的子衿姐不会做饭。其余的招式,不外乎温柔体贴、撒娇卖萌、抛媚眼扭屁股。

  假装外面有男人这种方法,非但不能抓住男人的心,反而会让对方心态爆炸。

  王子衿聪明归聪明,恋爱经验还是太少。

  图样图森破。

  铁柱什么都知道,但铁柱不说。

  一个恶毒的计划在铁柱心里产生。

  从小到大,都是王子衿在套路他,赵铁柱同学不是掉进王子衿的套路里,就是正在往她套路掉。

  事实上反套路一波了。

  他立刻给秦泽发了短信,既澄清了王子衿的套路,弥补秦泽心里裂痕的同时,又能把王子衿套进去。

  憋了一肚子气的秦泽一拍即合。

  赵铁柱准备回京后,在小本本上记一笔:某年某月某天,王子衿扑在某个男人怀里,嘤嘤哭泣,哀求对方不要抛弃自己,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赵铁柱发动车子,驶入夜幕,夜空中飘起他的歌声:“人在江湖飘呀,哪能不挨刀呀,你砍我一刀呀,我也要砍回来呀......”

  声音在夜风中扯碎。

  另一边,王子衿哭的可伤心了,泪水断了线的珍珠一样滚落,从小到大都没哭的这么惨。

  她一边哭,一边哽咽着道歉。

  这回是真的玩脱了,网上说大力出奇迹,都是骗人的。

  “姐姐错了,阿泽别生气好不好。”

  “你不能不喜欢我的。”

  “姐姐那么喜欢你......”

  一边哭一边吸鼻子。

  王子衿死死抱着秦泽,生怕一松手,就是相忘江湖的结局。

  秦泽发完短信,见她还在哭,双臂紧的要把他腰给勒断。边哭还边把眼泪鼻涕抹自己背上。

  子衿姐的身体好软,胸前好有料,感觉好酸爽。

  子衿姐从来没有这么哭过。

  子衿姐做这么多,是想让我表白的吧,万一她知道自己被反套路了,会不会原地爆炸?

  会不会当场来一个后仰过胸摔?

  她现在这个姿势的话,老方便了。

  感觉......我也玩脱了。

  秦泽犹豫再三,鼓足勇气:“子衿姐,有件事不知当讲不当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