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三百章 书房

  秦宝宝尖叫一声,踢开小不点,一脸被恶心到的表情,躲到弟弟身后。被无情踢开的泰迪不气馁,小尾巴摇晃的轻快,又窜过来。

  秦泽再一脚踢开,喊道:“妈,我们家怎么会有泰迪。”

  家里怎么会有宠物狗这种东西,秦家有条规矩,不能养狗,就像“评论区不养狗”的规定一样。

  原因要从秦泽小时候说起,那年,他才六岁,粉嫩嫩的小正太一枚,成天跟在姐姐屁股后面浪,满小区的乱跑,可嗨了。有一次,他撞到了一只刚生产后的母狗,母狗攻击性强,扭头就咬他一口。当时九岁的秦宝宝一声尖叫,扑过去手厮母狗,然后自己也被咬了。

  过了这么多年,疤痕早就淡在时光里,但心里的创伤还在,打那以后秦泽就害怕狗,至今见到大型宠物犬,他会下意识的避让。

  “别理它就行了。”秦妈的声音从厨房传来。

  “哪能啊,这狗东西盯着我姐不放。”秦泽再一脚踢开。

  “过几天就把它送回去,忍着点。”秦妈说。

  “忍不住,现在就想宰了它。”秦泽又一脚踢开肾力旺盛的泰迪。

  一边走,一边踢,来到客厅,老爷子盘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好似没注意到儿女,自顾自的看他的财经新闻。

  秦宝宝蹬跳高跟鞋跳上沙发,这才避开泰迪狗不依不饶的纠缠。

  泰迪在沙发边转悠了半天,前肢趴在沙发上,似乎想爬上去,但他除了腰力旺盛,运动能力显然不行,无功而返,失望的摇了摇尾巴,目光忽然瞅向秦泽。

  它又闻到了爱情的味道。

  飞快窜过来,抱住秦泽的小腿......

  泰迪发出细细的惨叫声,小身板飞出去。

  TM连我都敢日,谁给你的勇气。

  秦泽踢飞泰迪,连忙脱掉鞋子,爬上沙发。

  秦泽忽然明白老爸为什么是盘腿坐在沙发上,而不是像以前那样端正的坐姿。

  想必是被“磨人的小妖精”纠缠怕了。

  “爸,女儿想死你了。”秦宝宝搂住父亲的胳膊,把脑袋靠在他肩膀。

  老爷子瞟了眼闺女,“有什么事。”

  秦宝宝撅嘴,委屈道:“没事啊,就是想爸了。”

  老爷子一个板栗敲过去:“哼,半个月才回家一趟,想什么想,你干脆和阿泽过日子算了,别回来了。”

  老爷子不给好脸色,心里有气,这对子女,一点都不恋家,十天半个月才回来一趟,丝毫不体谅孤独寂寞的父母。

  秦宝宝:“......”

  秦泽:“.......”

  老爷子不知道,他一句话说到姐弟俩心坎去了。

  “哪有,可想死爸了,这不工作忙嘛,抽不出时间来。今天本来还有一个广告要拍的,可女儿想着,这么久没见您了,工作再重要也没爸重要啊,爸可重要了,比妈还重要。”秦宝宝撒娇道。

  “死丫头,妈不疼你是吧。”秦妈捧着一盘菜出来,放在客厅的餐桌上,笑骂道:“养不熟的傻闺女。”

  泰迪窜过去,抱着秦妈的小腿......

  秦妈不管,大概是习惯了,走几步,它就滑下去了。走动厨房门口,一脚把它撇开,关门。

  “你公司那边怎么样?”老爷子问道。

  秦泽和父亲拉开半米距离,正襟危坐,“挺好的,不过没以前赚的多,资金多了,操作太繁琐。股市也变的理性了。”

  做儿子的,肯定不能和做女儿的一样,搂着爸爸的胳膊撒娇,那画面想都没法想。

  “牛市是阶段性的,你也该考虑扩展公司业务,不能老做股票,重心需要转一转。”老爷子沉吟片刻:“回到我传些资料给你,都是金融公司相关的东西。”

  “哦,爸,我给你一个邮箱,你直接发送到这里。”秦泽把苏钰的邮箱给老爷子。

  这些东西交给苏钰,比交给他好。添砖加瓦的事情,有秘书干就好了。

  饭菜做好了,秦妈招呼大家过来吃饭,然后拎起泰迪的脖子,把它丢进厕所。

  “妈,你哪来的狗啊,你要在家里养狗,我和姐就不回来了。”秦泽吃着菜,抱怨道。

  秦宝宝咬着筷子,嘴里的饭菜把白嫩的脸蛋撑的鼓起,她心想,这个主意倒是不错。

  “这狗是隔壁老郑的。”秦妈叨叨叨的说着:“他老伴得了胰腺炎,住院了。女儿女婿又上班,没时间照料狗。这不就送我这边来了嘛。”

  老一辈的沪市人,基本都安安心心待家里做家庭主妇,这一代的沪市人,不管男女,都得悲催的工作。社会压力与日俱增。

  “他俩也挺烦这只狗的,养了一年多,养出感情了,也不忍心丢掉。”秦妈说:“这小东西真粘人。”

  老郑是住在走廊尽头的那家,郑叔叔和郑阿姨都很和善,秦泽小时候经常跑他们家窜门,喜欢拉上姐姐一起,因为逢着姐姐去,郑叔叔郑阿姨就会掏出几块糖塞进姐弟俩。

  跟着姐姐有肉吃,这是小时候秦泽领悟出来的道理。

  郑叔叔家有个女儿,比秦宝宝大一岁,很讨厌秦宝宝,因为跟小公主比起来,自己就像丫鬟,是陪衬鲜花的绿叶。

  前年,郑叔叔的女儿嫁人了,老两口闷得慌,就跑隔壁的奇缘宠物店买宠物。

  一眼就看中了好动活泼的泰迪,而且体型也正合适,大的,拽不动。

  奇缘宠物店的店长是个黑了心的家伙,当然不能说泰迪不好啊,很热情的推荐给他们,还打了折。

  结果买回来才知道,泰迪是个什么样的货色。

  活泼是活泼的,就是画风歪了,逮着什么日什么,没东西日,它可以日天日地日空气。

  可把老两口给腻歪的。

  找宠物店店长,那家伙还不给退,说过七天了。

  郑叔叔也是从屁股烙大饼的小伙子过来的,感同身受,实在不忍心看着宠物如此饥渴,人生最痛苦的事有很多,男人最痛苦的事,莫过于“铁棒没卵用”。

  和老伴一商量,又跑了一趟宠物店,买了个小母狗。

  然后厉害了,两只泰迪从早啪到晚,房子里无时无刻都能见它俩交叠的身影,有爱的互动。

  这正牌狗粮吃多了,郑叔叔郑阿姨也受不了了,趁着七天没过,把小母狗给退了回去。

  吃完饭,秦泽进洗手间,发现泰迪在日拖把,一边日,一边扭头看他,小眼睛里满是无辜。

  “哎,也是可怜。”秦泽摇摇头。

  说起来,他和泰迪是同病相怜。

  “我要这铁棒有何用.......”秦泽唱了一句,掏出自己的铁棒尿尿,一个哆嗦,顿时感觉世界索然无味。

  与此同时,泰迪也安静的打了个哆嗦,顿时感觉世界索然无味。

  世界索然无味后,泰迪凑近拖把嗅了嗅,耸拉着脑袋离开厕所。

  吃完饭,秦妈在厨房洗碗,老爷子又去看他的财经新闻,自打一家之主的位置受到威胁,老爷子学习的动力从未有过的勃发,就像当年头悬梁锥刺股考大学那样。

  望子成龙是好事,当爸妈的不都图这个么,但秦家有点不一样,秦家养的咸鱼,忽然就遇春风化成龙,一夜之间成材了。

  秦妈和老爷子至今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他们不懂网络词语,不然就要怀疑的问一句:汝是否有py交易?

  “爸,小区楼下好像有人在吵架。”

  “听你妈说,好像有剧组来咱们小区拍戏,和一位业主发生冲突了。”

  “那让物业赶人呗。”

  “嗨,剧组有钱给物业的,哪能赶人,这会儿在调节呢。”

  “哦哦,咱们这破小区有啥好拍的。”

  “咱们小区怎么了,搁十年前,那也是很不错的,拍家庭伦理剧,就喜欢咱们这种小区。”

  客厅里,秦宝宝陪着老爷子聊天,秦泽走在长长的走道里,越过他和姐姐的房间,越过爸妈的卧室,越过洗手间,身后忽然有细碎的脚步声,回头就是一脚,踹飞了跟上来的泰迪。

  他蹑手蹑脚,推开老爷子的书房,从门缝里闪了进去,又蹑手蹑脚的关上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