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两百九十章 反常的抖m

  “……”

  秦宝宝躺在床上,脸颊晕红,鲜红小嘴微张,喘息,蹙眉,她似乎本能的抗拒回答。

  “没听清楚,你说什么?”王子衿追问。

  秦宝宝嘴里发出无序的声音,似乎呻吟,又似乎说了什么。

  “说出来啊,说出来你就能梦想成真,说出来。”王子衿像是循循善诱的教导主任,又像是引诱白雪公主的女巫。

  王子衿隐约听见了那个名字,她把耳朵凑近秦宝宝的嘴边……真的是那个名字!不断的重复,含糊细碎的重复着那个名字。

  王子衿呆呆地坐着,神色恍惚。

  果然是他。

  一切都不是错觉,不是自己多疑,真的……是他。

  这就是你不愿找男朋友的原因?

  这就是你一直单身的原因?

  你总有各种各样的理由,各种各样的原因,但那些都是假话,只是为了掩盖心里的他。

  “总觉得找男朋友的话,我将来会后悔……”

  时隔数月,第一天来到沪市时,秦宝宝说过的话,忽然从王子衿的记忆里浮出来。

  原来如此!

  因为放不下他,因为怕后悔。

  王子衿轻轻抚摸她的脸颊,有几分伤感,几分心疼。

  “嘿,你真傻,真的。”她轻轻叹口气。

  这是病,得治啊。

  不过根据她平时的状态,这病怕是晚期了,真的能治吗?

  王子衿看着闺蜜,悲从中来,沉疴用猛药,大力出奇迹。

  听说,要让一个女人彻底绝望,就把她喜欢的人啪了。

  王子衿想试试。

  一切都是为了闺蜜,王子衿犹豫了0.1秒后下定决心。

  为了朋友,王子衿可以付出一切。

  朋友一生一起走

  你的男人我带走

  一句话,一辈子

  一声啪,一顶帽……

  “啪嗒!”锁舌跳跃的声音。

  秦泽推门进来,大裤衩,背心,屋子里开着空调,他体魄又强健,丝毫不觉得冷。

  “她怎么样,还吐吗?”秦泽捧着一碗盐水进来。

  “没吐,但看她很难受的样子。”王子衿抱怨道:“她喝白酒了?”

  “没有,啤酒红酒轮着喝,从头喝到尾。回来的路上已经吐过两次。”秦泽抱起姐姐香软娇躯,让她依偎在自己怀里,试着给她喂盐水。

  “发生了什么?你又惹她生气了?”王子衿试探道。

  “我哪知道,我和一桌叔叔阿姨聊完天,回到她身边,她就那副德行了,真生气了,也不是我惹的。”秦泽纳闷道。

  “哦,那我刚才听她嚷嚷着说要找男朋友,你姐估计是想男人了嘞。”王子衿故意这么说,同时观察秦泽的表情。

  “好事啊,妈妈终于不用担心她嫁不出去了。”秦泽露出暖男笑容。

  王子衿暗暗点头,还好,弟弟还算正常,可以抢救一下。

  这时秦泽才发现姐姐出了一身的汗,她里面穿着出席订婚宴的长裙,外面罩一件短款羽绒服,再盖着被子......也不知道帮她脱下来,照顾人这种事,子衿姐果然不可靠。

  秦泽搂着姐姐擅解人衣。

  “脱她衣服干吗。”王子衿吃了一惊。

  “没看到她一头汗?不脱衣服,裹被窝里闷死啊。”秦泽奇怪的看她一眼,子衿姐反应有点大啊。

  秦泽给姐姐喂盐水,解救的方式有很多,喂醋喂糖水都可以。但姐姐晚上几乎没怎么吃东西,又哗啦啦吐了好几次,缺水,这时候补充盐水最好。

  灌了两口,全顺着她的嘴角流走,浸湿了衣领。

  啧,姐姐的小嘴不够大,这可不行。

  羡慕小嘴吞拳头的奇女子。

  “乖,喝一口。”秦泽撬开姐姐的小嘴,往她嘴里灌盐水。

  秦宝宝被灌了两口,喉咙一动,“呕....”又吐了。

  好在秦泽见机不妙,直接把姐姐的脑袋往垃圾桶一按......吐吧,吐个爽。

  “难喝,不要喝......”秦宝宝蹙眉,蹬脚丫子。

  她眼睛紧闭,说话更像呢喃,神智不知清醒还是迷糊。

  “难喝就别喝了,脑袋疼不疼?我帮你揉揉。”秦泽搂着姐姐,让她把脑袋靠在自己胸膛,轻轻揉捏她的太阳穴。

  秦宝宝翻了个身,搂住秦泽的腰,在他怀里沉沉睡去。

  何等温馨的一幕啊,如此姐弟情深啊。

  王子衿悲哀的想,小赤佬也没救了。

  那么问题来了,我该啪谁?

  .......

  第二天,秦泽一早赶到宝泽投资,他有几天没来公司了,忙着帮姐姐筹备演唱会的事,投资公司这边,业务范围窄,仅限于期货和股票,部门经理都是老手,不需要他时刻盯着。

  九点半赶到公司,他用指纹开门,但打卡器现实指纹录入错误。

  什么情况?

  我的指纹怎么失效了?

  他敲了敲玻璃门,引来前台妹子的注意,前台妹子抬起脸,一张陌生的脸,前台妹子也换了?

  前台妹子狐疑的看了他片刻,走过来,“你哪位?”

  “秦泽,开门。”秦泽端起老板的架子,用严肃的口吻。

  前台妹子一愣:“找哪位?有预约吗?”

  心想,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啊。

  找哪位,有预约吗....

  我特么可能是个假老板,就算你是新来的,难道不认识我吗?前几天网上热议的演唱会,我可是大出风头的,我和秦宝宝可是被誉为:雌雄唱将。

  不过再想想,也不是所有人都关注娱乐圈,他自己以前不就是娱乐圈小白嘛,从来不理会娱乐圈的事。

  心好累。

  他摸出手机,给苏钰打电话,“我在门口,进不来,打卡器怎么回事?”

  “你让前台开门呀,顺便让她给你重新录入指纹。”苏钰说。

  “她......不认识我。”秦泽好委屈。

  “噗嗤......”电话里传来笑声,苏钰淡淡道:“那你等我会儿,我忙完手头的事就过来。”

  这一等,就是半个小时。

  高跟鞋清脆的声音传来,苏钰高挑的身影从里头走出,一身OL装,黑发如瀑,脸蛋白皙,五官精致,气质淡雅清冷,任谁见了都会为这位职场冷美人鸡动一下。

  秦泽咬牙切齿,狠狠瞪她。

  苏钰亲自为秦总开门,训斥前台:“怎么不给秦总开门?”

  前台妹子愕然。

  不等她说话,苏钰扭头,啪嗒啪嗒踩着高跟鞋,与秦泽并肩走了。

  前台妹子小声嘀咕:“不是你让我不管谁来都别开门嘛。”

  秦泽走进办公室,脱去外套挂在椅子上,翘二郎腿,抽烟,眯着眼:“之前那个前台呢?”

  “调到财务部了,那边缺人手。”苏钰坐在他对面,也翘二郎腿,素手捻起一缕鬓发,拢到耳后,笑吟吟:“呦,秦总今儿怎么有时间来公司,不需要陪姐姐吗?”

  “演唱会不是刚唱完吗,暂时没事了。”秦泽瞄她一眼:“说话阴阳怪气。”

  苏钰哼一声,指头敲击桌面:“呐,我可把话说清楚,你要往天方影视投钱,帮你姐姐在娱乐圈站稳脚跟,我不管,但你别忘了,宝泽目前才是你资金来源的主要渠道。你一个星期,必须大部分时间在这边,不然.....”

  她瞪眼:“老娘不干了。”

  相处这么久,苏泰迪头一次在自己面前如此硬气,秦泽斜她一眼:“有你这么跟老板说话的?”

  “我也有股份的。”苏钰咬牙道。

  “小股东而已,一句话就把你的账给结了。”秦泽不屑道。

  “秦泽你混蛋。”苏钰眼眶一红,跑了出去。

  开个玩笑......就生气了?

  按照常理,我一发火,她就该乖乖认怂呀。

  这很不抖M。

  女人心海底针。

  中午秦泽掏腰包点了份豪华大餐,亲自送进苏钰的办公室,她坐在办公桌后,低头看一份文件。外套脱了,只穿一件白衬衫。阳光照在她半截身子上,干净,素雅,安宁......

  秦泽一直觉得,但凡女人,只要身材不是太走形,穿一件白衬衫,挽着袖口,就很添魅力。如果是姐姐穿白衬衫,配上她傲人的胸围,那感觉不要太赞。

  说到姐姐,他又想起王子衿,不知是不是错觉,子衿姐最近看他的眼神乖乖的。

  “呐,这顿午餐花了我三百大洋,就咱们两个吃。”秦泽试探道:“苏总,还生气?”

  苏钰小脑袋撇向一边,十足的赌气小女人模样。外头的员工要是见到冷艳的苏总这副模样,得震惊到怀疑人生。但秦泽知道她从来都不是冰山,她只是用冷漠的外表来伪装自己的强大。

  “那晚上带你打游戏,打到什么时候由你决定。”秦泽道。

  苏钰眸子亮了亮,没立刻同意,就是哼一声。

  “带你三天,我把三个晚上的时间都留给你,好了吧。”

  苏钰小脸喜色浮动:“那就当原谅你了,但你也要保证,每个星期最少来公司三天,不然,不然我还是要不干。”

  “好!”

  抖M和姐姐一样好哄,好哄的女人总是让人宽心,难怪那么多男人喜欢傻白甜。

  吃着中饭,苏钰忽然道:“这礼拜我就有空了,帮你去看看车,要不你也跟我一起去吧。”

  这样还能一起去逛街,一起去吃饭。

  苏钰喜滋滋的想。

  “算了吧,买车的情节太多了,万一又有人喷我抄袭呢。”秦泽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