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两百八十四章 最后一首歌(一)

第两百八十四章 最后一首歌(一)

  “是秦泽!”

  “神秘嘉宾原来是他,早该想到的。”

  “秦泽不是专业歌手啊,他能在演唱会上唱吗?万一跑调了,那真是晚节不保。”

  “他要唱浮夸?行不行啊,可别玷污了我最爱的歌。”

  观众小声议论着,有点难以接受。秦泽的人气,来源于“快枪手”、“股神”两个称号,对于唱歌,除了海豚音,也就直播秀的时候,一句“我要这铁棒有何用”,惊艳了几十万的观众。

  对了,这句话在网上迅速火热起来,网友们动不动就调侃:我要这铁棒有何用?切了吧!

  秦泽闭上眼睛,感受着伴奏渐渐走到尽头。脑海里,过往的岁月翻涌不息。

  童年时代,最大的心愿就是成为父亲眼中有出息的孩子,要超越姐姐。

  少年时代,最大的心愿就是追上姐姐的步伐,而不是单纯的做陪衬的绿叶。

  青年时代,只希望姐姐能晚点嫁人,莫欺少年穷,一定要等我啊,说不定什么时候我就咸鱼翻身了呢。

  我不会一辈子咸鱼下去的。

  伴奏结束,秦泽握住话筒:

  “有人问我我就会讲,”

  “但是无人来。”

  “我期待到无奈有话要讲。”

  “得不到装载。”

  可惜没人问我,没人关注我,我平庸了二十三年,平庸的人,怎么可能得到大家的关注。

  他跨前一步,望向黑压压的全场观众,喉咙中吐出辛酸和不甘:

  “我的心情犹像樽盖等被揭开。”

  “嘴巴却在养青苔”

  “人潮内愈文静愈变得不受理睬。”

  “自己要搞出意外。”

  “像突然地高歌任何地方也像开四面台。”

  ......

  观众们目瞪口呆。

  这歌.......听着似乎完全不一样了。

  歌声中包含的情感,与之前听过的任何一个版本,统统都不一样。

  感觉歌声中被赋予了灵魂。

  秦泽的声音:

  “你当我是浮夸吧,夸张只因我很怕。”

  “似木头似石头的话得到注意吗。”

  “其实怕被忘记至放大来演吧。”

  “很不安怎去优雅,世上还赞颂沉默吗。”

  “不够爆炸怎么有话题。”

  “让我夸,做大娱乐家。”

  声音到这里,没有嘶吼,没有咆哮,而是低沉,正如一个小人物沮丧的内心。

  观众也不禁沉默了,没有掌声,没有欢呼,静静聆听,聆听一个小人物的歌声。

  “那年十八母校舞会。”

  “站着如喽罗。”

  “那时候我含泪发誓各位。”

  “必须看到我......”

  做梦都想成为大家眼中的焦点,渴望有朝一日能在学校的元旦会演上,当着全校师生的面,来一场震惊四座的演出,然后受到老师和同学的赞赏和关注,收到妹子们偷偷递来的情书。

  可惜那个人光彩夺目的人,永远都不是我。

  “在世间平凡又普通的路太多。”

  “屋村你住哪一座。”

  “情爱中工作中受过的忽视太多。”

  “自尊已饱经跌堕。”

  “重视能治肚饿。”

  老爷子心里狠狠一颤,看着台上万众瞩目的儿子,没来由的心酸。他想起自己这些年,对儿子恨铁不成钢的抱怨,一言不合就掏出大法器教训儿子。他觉得不打不成器,儿子就是要严厉才能展翅高飞,否则长大了就会很娇气。

  但他似乎忽略了儿子的感受,相比起来赞不绝口的女儿,他给儿子的重视,太少太少。

  观众们心有戚戚,不禁回忆起辛酸的奋斗史,或者依然处于卑微状态的现在,不受领导重视,不被女神青睐,人生如此的艰难,真是首唱出了灵魂的歌曲。

  秦泽大步走到舞台边缘,他的声音猛地炸开:

  “你当我是浮夸吧,夸张只因我很怕。”

  “似木头似石头的话得到注意吗。”

  “其实怕被忘记至放大来演吧。”

  “很不安怎去优雅。”

  “世上还赞颂沉默吗。”

  “不够爆炸怎么有话题让我夸。”

  “做大娱乐家。”

  .......

  舞台上,秦泽目光扫过观众,望向特殊嘉宾位置,望见父亲严肃的脸庞,他忽然有种如鲠在喉不吐不快的冲动,父子俩目光在半空中交汇:

  “你叫我做浮夸吧。”

  “加几声嘘声也不怕。”

  “我在场有闷场的话。”

  “表演你看吗够歇斯底里吗。”

  “以眼泪淋花吧。”

  “一心只想你惊讶。”

  一心只想你惊讶。

  只想你惊讶。

  ......

  这一瞬间,老爷子懂了。

  秦妈瞅了眼身边的丈夫,见他眼角泪光闪动,一阵无语,心想,呦,死老头也有这么矫情的时候呐。

  做为扮红脸的老妈,她自然没懂老爷子的领悟,多么痛的领悟,我忽略了儿子的感受。

  我的教育方式果然是错误的。

  老爸,儿子不孝,今年清明多给你上几炷香。

  “我旧时似未存在吗。”

  “加重注码青筋也现形。”

  “话我知现在存在吗。”

  “凝视我别再只看天花。”

  “我非你杯茶。”

  “也可尽情地喝吧。”

  “别遗忘有人在,为你,声沙......”

  诺达的会场,嘹亮的歌声响彻每一个角落。光芒照在舞台上的人,皮衣皮裤,眼角的镭射粉闪闪发亮。他微微弯着腰,嘶吼着,咆哮着。

  没有浮夸的动作,只有撕心裂肺的呐喊。

  唱到嘶哑,唱到疯狂。

  憋在心里二十年的郁气,一口吐尽。

  歌声消失,伴奏消失。

  会场在几秒钟的寂静后,炸锅了。

  震耳欲聋的呐喊声紧随而至,荧光棒疯狂舞动。狂热的气氛,巨大的声浪,冲上夜空。

  会场外,记者、工作人员,一个个侧目,侧耳。

  “里头疯了吗?”

  “传到外面来了,感觉不像是声音,是海潮,不,是海啸。”

  “太热情了吧?里面谁在唱歌?”

  “快,快记一笔:震惊!演唱会观众情难自禁,到底发生了什么。”

  此时的会场,欢呼声经久不绝,并隐约听见有人高喊秦泽的声音。

  “秦泽......”

  “秦泽!”

  “秦泽!秦泽!”

  一个,两个,十个,成千上万个声音汇聚在一起,变成两个字:秦泽!

  这一刻,秦泽又引爆了全场。

  后台,秦宝宝望着这一幕,又骄傲又喜悦,痴痴望着台上的身影。

  身边,李艳红看她一眼,不禁回忆起拍时的情景,纳闷的想,宝宝最近眼神不好?一言不合就迷离一下。

  改天催她去看看眼科。

  该去看眼科的秦宝宝,低声道:“我弟弟最厉害了。”

  灯光暗了,舞台变的漆黑一片。

  黑暗中,王子衿和秦妈大声交流,王子衿:“阿泽唱的真好。”

  秦妈:“是吗,我感觉还行,就是太吵了。”

  王子衿:“这首歌就是要这样才能唱出感觉来呀。”

  秦妈:“老了老了,体会不了你们年轻人的音乐。”

  王子衿:“怎么会,您看叔叔,都听的热泪盈眶了。”

  老爷子:“......”

  这丫头,瞎说什么大实话,我不要面子的啊。

  经过几分钟持续的兴奋后,观众们热情稍降,转而讨论起最后一首歌,压轴的如此惊艳,那么最后一首会是什么歌?

  “秦泽唱的太棒了,我都怀疑秦宝宝和秦泽姐弟俩谁才是歌星。”

  “用秦宝宝的话说:我弟弟最厉害,没毛病。”

  “最后一首歌了,这场演唱会很精彩,我都不想它结束。”

  “最后一首是新歌,期待。”

  “期待!”

  秦妈好奇的凑到王子衿耳边:“子衿,下一首歌是什么?”

  王子衿:“不知道。”

  秦妈:“你都不知道?”

  王子衿:“他俩都没告诉我,偷偷摸摸的搞神秘,我只知道是两人合唱的。”

  秦妈笑呵呵道:“哎呦,还是合唱啊,我记得小时候他们姐弟俩也合唱过一首歌,好像叫,这么多年了,我还蛮怀念的,老头你说是不是。”

  秦妈开心的立falg。

  不等老爷子回答,舞台亮起,不是灯光,而是舞台后巨大的电子屏幕跳出画面。

  整个会场都是黑暗的,只有大屏幕播放画面,有几分电影院的感觉。

  这是姐弟俩精心拍摄的m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