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两百七十七章 我有得罪什么人么?

第两百七十七章 我有得罪什么人么?

  这天晚上,秦泽果然吃到了姐姐下的面,姐姐下面全程由弟弟手把手主导,教她每一个步骤,下面不能单刀直入,要有前戏:先把水煮开,而在前戏之前,有许多准备工作,比如切葱啊,切肉啊等等。

  在弟弟悉心教导下,秦宝宝体验到了人生中最畅快的第一下面。

  吃面的过程更不能急,太急会烫到舌头,先拨开汤面一丛丛的青菜,此时不能直接伸舌头,要先用嘴唇试试温度,感受到温热cháo湿的气息后,才可以浅啜一口,闭上眼睛,用舌尖感受汤汁的美妙。

  吃面与吃饭不同,后者咀嚼,前者靠吮吸。

  秦泽夹起一筷面条,跐溜跐溜吸进嘴里,赞不绝口:“姐姐下面果然好吃。”

  王子衿对闺蜜的厨艺也改观了,竖起大拇指:“有进步,宝宝下面真好吃。”

  秦宝宝眯着眼,享受又满足的表情。

  这顿面吃的,值了。

  晚上睡觉前,想起客厅里说过的话,秦泽怀着期待又忐忑的心等啊等,可惜没能等来姐姐侍寝。

  是姐姐脸皮薄,还是什么原因脱不开身,秦泽不得而知。

  他有一肚子的话想和姐姐说,想和姐姐盖着被子聊聊天,教她怎么经营公司,怎么写规划书,算了,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秦泽手撕星艺事件第三天,网上热度丝毫不减,星艺被骂成了狗。贴吧、论坛、微博,叫嚣声一片。你去看某部电影,如果发现弹幕一片:“抵制星艺”、“星艺滚粗”,那么这部电影不是主演是星艺旗下艺人,就是星艺投资拍的。

  秦泽知道这里头超过一半以上,是姐姐买的水军在搞事。王子衿的网媒公司也在帮忙。

  姐姐们如此心机,秦泽又欣慰又无奈,他其实蛮期待傻白甜妹子的,傻白甜妹子身娇体柔容易哄,说几句感人话,就嘤嘤嘤哭着说,你是电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话,我只爱你......

  可他没这样的福气,姐姐看似好哄,其实是有心机的醋坛子。子衿姐看似温婉大方,其实腹黑狡诈爱坑人。苏钰看起来是最容易驾驭的,可她内在是抖m,就喜欢那个调调,可不代表她是傻白甜,她最会搞事情。曼姐就不说了,和傻白甜无缘。

  陈清袁是傻白甜,至少现在看起来是,可年龄比我小的妹子,根本没法谈恋爱。许悦也是傻白甜,但她是表妹。

  秦泽心好累。

  唯一符合秦泽口味的,有傻白甜潜质的小姐姐,只有张雅!

  “这是张雅的订婚请帖,下周五。”戴着墨镜和大檐帽的姐姐,微笑着朝快递人员说了声谢谢,拆开快件,把请帖摆在秦泽面前。

  快递人员的心理活动:神经病啊,在家里还戴眼镜戴帽子。

  收件人写的是秦泽,张雅考虑的很周到,写秦宝宝太招摇,相比起来,秦泽的名声要小很多,不至于惹人注目。

  下周五......

  今天是周一,还有两周的时间。

  秦泽望着订婚请帖,有几分怅然,几分无奈,几分洒脱。

  他这辈子有过两个女朋友,初中同桌是约定好的名义男女朋友,没牵过手。大学那颗小白菜,倒是牵过手,要说喜欢,不至于。最多稍微有点好感。他一直在纠结一个问题:我到底算不算谈过恋爱。

  张雅是他曾经想去追的女孩子,她是姐姐的闺蜜,在认识他之前,就有男朋友了。有男朋友算什么,这年头,漂亮妹子谁没几个男朋友啊。可姐姐不答应,姐姐不希望弟弟和闺蜜发生什么不可描述的事。

  以前他始终怀着侥幸心理,有男朋友不算什么,只要没结婚就好,总有机会。

  可现实终究不是小说,漂亮姐姐,你不追,别人会追,没谁会一直等着。

  其实,也没觉得太惆怅,太不舍。

  他只是有些感慨。

  男人这辈子,总有几个喜欢过的女孩子。

  “张雅请我们一起去,我在想,递一个红包,还是两个红包?”姐姐苦恼道:“以前咱们结婚......”

  王子衿大惊失sè:“你俩?”

  “省,省略用词。”秦宝宝慌张道。

  “真笨,一个红包拆成两个,不就行咯。”秦泽无语。

  “好主意。”秦宝宝眉开眼笑。

  “下午去一趟天方影视,你这个大老板,该去上班了。”秦泽道。

  前天,他和秦宝宝又去了一趟裴南曼家里,把股权转让敲定办妥。

  此时的星艺娱乐,处境很被动,康副总在办公室发大火。

  “怎么会没过审,你们部门的人吃干饭的?这点小事都办不好。”康世安拍着桌子。

  后勤制作部的经理站在桌边前,苦着脸:“我们已经按照广电的要求剪了,可还是没通过。这次的理由是暗喻政治。”

  “按照他们的要求,再剪。”康世安揉了揉太阳穴,吐出一口浊气:“等一下,这是......第三次还是第四次了。”

  “第五次了康总。”后勤部经理小声道。

  星艺投资的一部古装剧,被沪市广电局卡住了,每次都以各种理由打回来,第一次是女演员露沟了,于是后勤部把女演员脖子以下的部分统统剪掉。第二次说随意篡改历史人物,不过审。最后一次,是涉及敏感政治。

  神特么敏感政治,就一部宫斗剧而已。

  星艺可是投入巨大资金的,可不能出师未捷身先死。

  康世安沉吟片刻,从大椅上起身,双手插兜,在博古架边徘徊踱步,最后,他仰望屋顶,“有人在整我们?”

  后勤部在低头沉默,这话问题,就不是他一个后勤部经理能回答的了,他级别不够。

  我有得罪什么人?

  康世安也在思考,但他想不明白,最近好像没得罪哪位大佬。

  “你先出去办事。”康世安挥挥手。

  这时门又开了,后勤制作部门的一个工作人员进来。

  “康总,钱经理。”工作人员把一份文件放桌上,“咱们投资制作的那部3D动漫,没过审。”

  康世安横眉竖目,“你们后勤制作都特么是吃干饭的吧,还想不想干了,这次又是怎么回事。”

  工作人员委屈道:“广电说少儿不宜的内容太多,打回来了。”

  卧槽!

  康世安感觉一口老血涌到喉咙,如果广电的人在这里,他可以当场表演喷血三升,溅他们一脸。

  我拍古装剧,你们说篡改历史我认了,毕竟你们不懂什么叫做架空。

  你们说不能露沟,我们也认同了,有沟必火不流行了嘛。

  我都改,统统改。

  可我特么的拍一部热血动漫,你们跟我说少儿不宜。

  胸口好痛,喘不过气来了。

  上午十点,来自悉尼国际机场的客机降落在浦东机场。

  十几分钟后,黄易聪带着他的小娇妻走出机场,坐上总裁的专车。

  黄易聪三十二岁,小娇妻二十二岁,大学还没毕业。结婚之前,他们只能算认识,并不太熟。

  黄易聪自己是老司机,浪荡花丛,感情什么的早看开了,所以看到父母给他介绍的对象是个身娇体柔的小妹子,他很快同意了。

  小妹子虽然修为尚浅,功夫不到家,但可以调教嘛。

  一个在自己手上变得风情万种的女人,总好过在别人手上变的风情万种。

  小娇妻坐在后座,依偎在黄总怀里,她正在看手机,忽然哎呀一声:“老公,你看微博,都是在骂你们星艺的。”

  “我知道。”黄易聪也在看手机。

  “你看人家秦泽,好厉害,竟然开公司捧他姐姐。”小娇妻羡慕不已。

  “难道我的十五厘米不厉害?”黄易聪不服。

  “有尺寸没硬度,有什么用,要不是我救你,你腰子早就袋鼠掏出来吃咯。”

  “......”

  这个小娇妻吧,就是太有个xìng。

  年轻人jīng力旺盛,可把老司机给累坏了。

  这油门踩到底,发动机却不行。当年好歹是六缸的,就在就剩下“突突突”的一缸。

  “最近公司有什么事?”黄易聪不想继续谈论这个悲伤的话题,他问助理兼司机:“秦宝宝的事我已经知道了,说些我不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