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两百六十二章 生日(一)

  第二天,秦泽来到公司,玻璃门自动开启,前台妹子站起身,挺着规模不小的胸膛,甜甜的笑:“秦总好。顶点小说”

  前台妹子这段时间,天天在朋友圈炫耀,说自己在一家新公司任职,老板是秦泽。然后把偷拍的秦泽照片传上去。

  立刻就有小姐妹们点赞,酸溜溜的回复:“羡慕近距离触摸小鲜肉的大佬。”、“你们公司还招人不,我什么能做。”、“快,快给我要一张签名照。”

  她已经成朋友圈的红人。

  往常,如果是其他小鲜肉的照片,朋友圈的男同志肯定要酸溜溜的喷几句,但秦泽不一样,他有个漂亮姐姐,男同志们纷纷要求她帮忙要秦宝宝的签名照。

  前台妹子一一拒绝,她就是吹个牛而已,至今为止,她和秦泽的交流方式只限于:“秦总早上好”、“秦总再见”、“秦总今天想吃什么”

  秦泽在办公室盯着股票,时而到员工办公室指导操盘手,操盘手们捧着小本本,认真记录者股神的每一句话。在公司彪悍的业绩成果下,员工们对秦泽奉若神明,股神的意见、心得,写出秘籍传出去的话,必定会在江湖上掀起腥风血雨,就如当年的九阴真经一样。

  中午吃饭,苏钰手里提精致的外卖餐,扭着小腰进来,与总裁共进午餐。

  两人相对而坐,你一筷我一筷。席间,秦泽道:“我找了个朋友入伙,他拿百分之五的干股。没有协议书,只是口头承诺,他的身份,不方便走正规程序。”

  干股不是真正的股份,只享受分红。

  苏钰筷子一顿,抬起清丽脱俗的脸蛋:“你别玩脱了。”

  “不会,我有分寸的。”秦泽笑道。

  苏钰点点头,低头吃饭,这时,她挠挠头,不知是无意还是刻意,一缕鬓发垂落,悬在饭菜上边。

  秦泽替她挽起发丝,别在晶莹小巧的耳后,“你和秦宝宝很像,喜欢梳这种“凌乱”的发型,子衿姐就不这样,吃饭的时候扎马尾,没这个烦恼。”

  虽然女人刻意留出这种长长的鬓发,会显得很妩媚很动人,尤其苏钰这种有颜的女人,但也很麻烦,吃饭的时候要不停的把鬓发捋到耳后。

  “秦泽,晚上你有什么安排?”苏钰忽然问。

  “有啊,晚上陪.....看电影。”秦泽说。

  苏钰“哦”了一声,有些失望。

  “怎么了?”

  “没什么。”她目光扫到秦泽放在桌上的烟,心血来潮,“我也抽一根饭后烟。”

  秦泽把打火机推给她。如果姐姐不知死活要抽烟,秦泽就要叫她知道什么叫做屁股开花。但苏钰想抽烟,秦泽反而觉得挺好玩。

  她咬住烟,点上,吸了一口。

  “咳咳咳!”

  活了二十七年,第一次尝试抽烟,苏钰体会到的不是饭后一根烟快活似神仙,而是剧烈的咳嗽,以及嗓子呛的很疼。

  “男人的事,女人少尝试。”秦泽把茶杯推到她面前,顺手摘手烟,掐灭在水晶烟灰缸。

  “苏钰,有件事要拜托你。”秦泽见她缓过来,小脸不再涨红,提出自己想买车的计划。

  “买车和买衣服一样,需要你自己试驾,合心意才行。”苏钰说完,忽然发现自己喝的茶是秦泽的,顿时竖眉:“你是不是故意的。”

  秦泽端起茶杯喝一口,无赖道:“扯平了。”

  “你放心买,型号、牌子,我都无所谓,也别太贵,就是想找辆代步工具。”他想了想,补充道:“不要那种小轿车,空间最好舒服宽敞些。”

  他一直觉得,跑车除了装逼,性价比不高,尤其副驾位,空间太小,腿酸的要死。

  而且,万一哪天心血来潮了,想震一震呢。

  我现在没对象,不代表以后没对象。

  跑车完全不足以胜任这个任务,最多咬一口。

  “哦,改天帮你看看。”苏钰一般不会拒绝他的要求。如果拒绝,秦泽就拍桌子摆臭脸,她就乖乖听话了。

  下午三点收盘,秦泽立刻离开。

  他总是这样,一般不会在公司多待,上班时间就是股市开盘收盘时间。往常这个时候,公司就只剩下苏钰替他守着。

  替他看着员工。

  替他研究市场。

  替他审核业绩。

  空荡荡的办公室里,只有她一个人翻阅文件的声音。

  然后默默工作到下班,回到她孤独的小窝里。

  今天有点不一样,今天是她的生日,本来想问问他有没有时间的,有空的话,出去吃个饭,简单庆祝一下,也不用多么隆重,以公司给员工发福利的名义就行,她就已经很开心了。

  可他要陪姐姐们看电影啊。

  他可没空陪你一个路人甲。

  姐姐们婀娜多姿,姐姐们水灵诱人,姐姐们风情万种......没准还会可耻的朝你扭一扭屁股。

  苏钰想起网上一条很扎心的段子,大概意思是,你缩在家里吃泡面,守着电脑和女神聊天,女神偶尔回你几句,你就感觉很暖心,可你不知道,这个时候,女神没准在和他的男朋友么么哒,或者啪啪啥的。

  男朋友养精蓄锐中,女神抓起手机回你一个呵呵,去洗澡。

  算了,不想他了。

  天渐渐黑了,苏钰站在落地窗边,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车流,他们都有着明确的目的,迫不及待回家和家人在一起。

  真羡慕。

  “喂,南曼,你今晚有时间吗?”

  “没时间。”裴南曼干脆利索的回答。

  “喂,你是假闺蜜吗?今天我生日。”

  “真的没时间,我那臭不要脸的前夫又来了,我准备修理他一顿。”裴南曼的声音透着恼火。

  “记得别打死,拜拜。”

  没意思,还是回家吃鸡。

  手机又响了。

  父亲苏桐的电话。

  自从她离开聚利后,父亲关系冷淡了许多,但她父亲偶尔会打电话询问女儿境况。苏钰和自己老子吹牛皮,说跟着股神混,日子别提多滋润,一个月赚亿,就问你怕不怕。

  “爸!”

  “下班了吧?”

  苏桐的声音很和蔼。

  “马上下班了。”

  “晚上回家吃饭,今天你生日嘛,爸一直记着的。”

  毫无征兆的,苏钰眼圈红了。

  像是漂泊在外的浪子,收到了母亲从远方寄过来的家信。

  苏钰的心在外面漂泊了这么多年,骤然听见父亲的这句话,父亲说一直记着的,记着她的生日。

  “嗯!”她哽咽道。

  杨浦,某别墅区。

  这片别墅区竣工至今,有二十多年,光看外墙,就能清晰感受到岁月的痕迹,但安保系统做的很好,物业管理一等一的现代化。

  苏钰的豪华法拉利座驾停在小区门口,降下车窗,门卫看了她一眼,就放人了。

  刷脸成功。

  苏家的大小姐,门卫当然认识,苏家住在这片小区的楼王里,临着人工湖的别墅。撇开她的身份不说,单是这张清丽绝色的脸蛋,就能让门卫过目不忘。

  许是知道大小姐要回家,苏家的铁艺大门敞开,别墅灯火通明。

  苏钰把车子停入车库,拎着包包,面无表情走进别墅。

  苏钰一直觉得自己是白雪公主,家里住着恶毒的王后,童话时,总想着趁老爸不在,喂她一口毒苹果。

  而今风水轮流转,我后面的男人叫股神,早就不需要依靠苏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