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两百五十一章 深深的恶意(为盟主“apollo911”加更)

第两百五十一章 深深的恶意(为盟主“apollo911”加更)

  如果没有徐璐的一番话,秦宝宝今天的心情会更好,网上经常有鸡汤文,说不要被不在乎的人坏了自己的好心情。可事情哪有这么简单,你不在乎狗屎,可万一你踩了一脚,还能保持好心情?

  说这种话的人,都是扯犊子。

  秦宝宝从学生时代开始,就感受到来自各种同龄人、咸湿大叔的深深恶意。多一个康世安无关紧要。

  她目前在星艺呆着还不错,有黄易聪罩着她,起先她以为总裁也是“深深恶意”的人群之一,后来知道,沪市广电有人替自己打过招呼。

  秦宝宝伶俐的脑瓜子,很容易就猜到闺蜜在背后发力。她也不说破,普通朋友之间,不好牵扯太多人情。而她和王子衿之间,则不需要太计较人情。

  我弟弟都快被你勾走了,我还和你讲人情?

  当初王子衿打电话,说和家里闹翻了,要出来散散心,千里迢迢投奔她。秦宝宝拍着胸脯就答应了。

  现在......肠子都悔青了。

  防火防盗防闺蜜,说这句话的人太特么有文化了。

  要给她送一个大红包。

  “姐姐回来了,阿泽,快出来接......”

  “驾”字卡在喉咙里,秦宝宝看到一个她意想不到的客人。

  客人有一张不输她的精致脸蛋,清清冷冷的气质,靓丽的黑长直,一身既成熟又风骚的OL套装。

  这白莲花怎么来我家了。

  “呦,你来我家做客啊。”秦宝宝皮笑肉不笑。

  尽管苏钰是罕见的能和她比颜值的妹子,秦宝宝仍然蔑视,她蔑视一切没有D的女人。

  “今天冬至嘛,秦泽邀请我过来吃饺子。”苏钰给宿敌一个僵尸脸。

  沪市本地没有过冬至的习俗,但秦妈有,秦泽和秦宝宝从小就会在冬至这天,吃一碗热腾腾的饺子。秦宝宝小时候吃馅不吃皮,但浪费粮食,会被老爷子揍,便把皮都给弟弟吃。

  再比如吃西瓜,不要捧着瓣吃,要吃半个的,但又只爱吃没籽的中间部分,依然弟弟收尾。

  秦泽总抱怨父母太疼爱姐姐,让她养成各种各样的坏毛病,其实很多坏毛病被他养出来的。

  也正是因为他的迁就,导致姐姐这么大的人了,还总是朝弟弟嘤嘤嘤。

  苏钰本来不想来的,但大神盛情邀请,不容拒绝,她就来了。

  原对话:“今天冬至,我早点下班,要准备饺子馅。”

  “冬至要吃饺子?”

  “是啊,你这都不知道?”

  “又没人给我做饺子。”

  那一刹那的幽怨、黯然,秦泽心软了。

  “要不去我家吃一顿?”

  “算了吧,今天回家冲击白银境界。”

  “神特么的白银境界,还不如吃饺子。”

  “那好吧,就去吃一顿。”

  你看,大神为了邀请我吃饺子,都爆粗口了。

  客厅里传来“你爹不是你亲爹”的台词,那是王子衿在追某部伦理剧。厨房里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那是秦泽在剁饺子馅。

  秦宝宝低头四顾:“诶,我的拖鞋呢?我的拖鞋哪里去了。”

  苏钰一惊,低头,看自己的粉色小凉拖。

  “是这双吗?”她伸出脚丫子。

  难怪刚才进来时,感觉不对劲,客人,应该穿一次性拖鞋才对。

  “你穿我拖鞋干嘛。”秦宝宝俏脸含怒。

  她觉得这是白莲花对自己的一种挑衅。

  “王子衿给我穿的。”苏钰无辜道。

  他们一起看向蜷缩在沙发另一端,兴致勃勃看电视剧的王子衿。

  许是感觉到有杀机锁定,王子衿一个激灵,装作茫然的样子:“家里好像没一次性拖鞋了。”

  “分明就有。”秦宝宝打开鞋柜。

  “哦哦,那也许是我记错了。”王子衿从沙发坐起,“我去厨房帮阿泽剁饺子馅。”

  她溜了。

  这小贱人好深的心机。

  秦宝宝和苏钰同时浮现这个念头。

  王子衿一走,气氛顿时尴尬,秦宝宝面无表情的坐在单人沙发,霸占遥控器。苏钰百无聊赖的玩手机。换成平时,她俩肯定掐起来了,最不济也是嘴炮满天飞。但她俩都是机灵的姑娘,察觉到王子衿深深恶意后,各自克制体内的洪荒之力。

  王子衿这黑了心的蛆,晚上一定要夹死她。

  秦宝宝心想。

  那王子衿心机太深沉了,以后要想个法子坑回来。

  苏钰心想。

  “你怎么不去帮忙?”沉默良久,苏钰问道。

  “帮什么忙?”秦宝宝一愣。

  苏钰朝厨房努努嘴,意思很明确,人家王子衿都跑厨房帮忙了,你这个做姐姐的,好意思窝这里看电视?再说,为什么是弟弟做饭,姐姐享受?

  画风好像不对。

  还有还有,为什么王子衿会和他们住一起。

  合租?

  一男二女的关系好像挺复杂的。

  “帮倒忙还差不多,她顶多凑热闹。”秦宝宝翻白眼。

  厨房里,王子衿背靠冰箱,低头玩手机。

  秦泽乒乒乓乓剁饺子馅,四个大盘子,分别是牛肉馅、虾仁猪肉馅、蛋黄馅、韭菜馅。

  韭菜别名起阳草,好东西呀好东西。

  这东西是秦泽给自己准备的,姐姐们肯定不爱吃韭菜,嫌味太重。

  定海神针还插在海眼里,暂时无用武之地。但这不妨碍秦泽为它积蓄底蕴。有朝一日棍出如龙,扫尽天下妖女。

  “什么妖魔鬼怪,什么美女画皮。”

  “什么刀山火海,什么陷阱诡计。”

  “都挡不住吃了韭菜的如意棒!”

  ......

  “白龙马,脖铃儿急。”

  “颠簸唐玄奘小跑仨兄弟。”

  “西天取经不容易,”

  “容易干不成女妖精。”

  秦泽哼着轻快的歌,奋力剁饺子馅。

  王子衿抬头看他:“哼什么呢,新歌么?”

  剁馅的声音太吵,没听清。

  “不是,儿童歌。”秦泽说道:“你怎么进来了,不怕她们在客厅打起来?”

  “那你还把苏钰请回家吃饭。”王子衿嗔道。

  秦泽无言,不能说因为怜悯,苏钰的家事,他不方便到处乱说。

  “放心吧,她们打不起来。”王子衿胸有成竹。

  “因为你把秦宝宝的拖鞋给了苏钰?”秦泽似笑非笑。

  王子衿:“......”

  哎呦喂,我的小动作被他看穿了?怎么办,会不会让他觉得我很心机很阴险?

  “这样她们就会提防我,不掐架了,我是为你好。”王子衿说。

  秦泽斜眼,给了她一个“滑稽”表情。

  王子衿就握小拳头打了他一下。

  如果不是姐姐透露王子衿腹黑本质,他估计就信了,王家小姐姐看着,又端庄又大方,浑然不是会耍小心机的女人。

  回来的路上,秦泽还在发愁,怎么稳住小蛮腰和女装大佬,苏泰迪喜欢搞事情,又对秦宝宝恨之入骨。姐姐是醋坛子,或者说变态占有欲,对所有接近他的女人都抱着敌意。成名之战:老公,这就是你在外面招惹的妖艳贱货吗......

  三角形最稳固,这个说法太正确了。

  八点半,饺子煮好。

  秦泽把不同馅的饺子盛在各自盘子,还有一大盆高压锅熬出来的猪骨高汤。

  除了王子衿倒了一叠醋,让秦泽敲了几颗蒜泥,三人都是把饺子泡在汤里,一边吃饺子一边喝汤。

  “你要来点酱油吗?”秦泽问。

  “不了,女孩子少吃酱油。会引起黑色素沉淀,皮肤容易黑。”王子衿拒绝。

  秦泽想,只是怕皮肤黑吗?有没有别的?

  “吃酱油不会引起黑色素沉淀,你的说法不科学。”学霸苏钰,一本正经的反驳。

  就你话多。

  王子衿看她一眼。

  “那为什么有伤口不能吃酱油?”秦宝宝也反驳。

  苏钰感受到了来自两个女人的敌意,丝毫不惧,开启嘴炮模式:“你的说法和她刚才的观点一样,没任何科学依据,黑色素沉淀与内分泌有关,与酱油无关。”

  秦泽咳嗽一声:“吃饺子吃饺子。”

  但他的话没起到任何作用,自动被忽略,秦宝宝和王子衿夹击苏钰。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最后也没争出个所以然来,在女人眼里,正确答案是什么,并不重要。

  “我吃不下了。”秦宝宝把碗里的皮拨到秦泽碗里。

  秦泽哧溜哧溜吃下去,秦宝宝小口小口喝汤。

  王子衿有些无奈,和姐弟俩相处,她时不时就感觉自己被“隔离”,原因是他们高默契的生活习性,早已水乳交融。这是时间沉淀出来的习惯,她只能羡慕。

  苏钰也羡慕极了,温馨有爱的生活方式,不正是她最渴望的东西嘛。

  她觉得自己被喂了一肚子的亲情狗粮。

  “秦泽,我也吃不下了。”苏钰说。

  说完,她就受到两股宛如实质的犀利目光。

  这俩女人好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