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两百二十八章 暗号

  姐姐一边哭着,一边接过弟弟递来的纸巾,把胸口的白色浑浊液体擦去,憋着嘴像个受委屈的小女孩,然后装傻。只要秦泽一看她,她就假惺惺的抹眼泪抽鼻子。

  姐姐又耍小心机了,秦泽叹口气,罢了罢了,回家索要洗面奶或者剪刀脚福利做补偿便是。虽然他没摸清姐姐的深浅,但脾性早已摸透彻,姐姐会一边说讨厌讨厌,一边展开双臂给他一记抱弟杀。一边说不要不要,一边张开双腿......剪刀脚夹死他。

  他拉开车门,钻进驾驶位,驱使小红马汇入滚滚车流。

  途中接到苏钰的电话。

  “办公室地址我找好了,就在浦东商城路的中金大厦。你抽时间过来看看吧,满意的话,我立刻让人装修,购买公办事用品。”苏钰刚从中金大厦出来,开车前往几公里外的汇鸿大厦。

  “你看着办好咯。”秦泽带着蓝牙耳机,不负责的做起甩手掌柜。

  “哼,就知道推卸责任。”苏钰娇哼一声,有几分小女子嗔怪的感觉。

  “对了,你的六百万什么时候转给我。”秦泽说。

  “这个比较麻烦,以后再说吧。”

  “时间就是金钱呀,磨磨唧唧的,六百万我一天可以赚几十万。”秦泽没好气道。

  “你连女人的私房钱都这么惦记着。”苏钰幽幽道。

  怎么感觉我身边的女人都被传染了一种“弟弟的钱就是我的钱”的病?

  “别废话,”秦泽骂道:“我,秦泽,打钱!”

  苏钰立刻心悦诚服:“明天就打给你。”

  啊,为什么我认识的漂亮女人,没一个正常的。华佗再世也无力回天的抖癌晚期苏钰,伪装成大家闺秀的腹黑大佬王子衿,以及喜欢在弟弟面前装傻白甜,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坑你一下的姐姐秦宝宝。

  人生如此糟心,好无趣。

  “还有什么事?”

  “晚点给你打电话,给你一个惊喜。”苏钰神神秘秘。

  秦宝宝两只小耳朵竖起来。

  “行,我等你电话。”

  通话结束。

  “白莲花的电话?”

  秦泽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姐姐说的是苏钰。

  “嗯。”

  秦宝宝撇撇嘴,侧头望向窗外倒退的风景。

  “虽然和她才见过两面,但,但......总感觉她是个神经病。”

  也不好意思跟老弟说经常和她在网上撕逼。

  “评价的不错,给你加精。”

  “加......什么?”

  姐姐忽然很震惊的语气。

  “加......”

  秦泽从后视镜看到姐姐的脸,那是一张多么复杂的脸,瞪得圆滚滚的眼睛,微微张开的小嘴,以及眉宇间蕴含的恼怒还有一丝丝羞涩,充分表达了诗人忧国忧民,欲拒还迎的复杂心理,以及想弟弟被打断腿却无法实践的思想感情。

  姐姐是不是想歪了?

  “我觉得她像什么?”秦泽转移话题。避免姐姐爆炸,“一种宠物。”

  “二哈。”秦宝宝一口咬定。

  “不对!”

  “吉娃娃。”

  “不对,为什么你猜的全是狗。”

  秦宝宝翻白眼:“因为你天天嚷嚷着日狗。”

  卧槽!姐姐的嘴炮何时如此犀利了。

  哪里学来的?

  “是泰迪啦。”秦泽说:“你想,泰迪不是逮谁怼谁么,苏钰就这样,在游戏里看谁不爽就喷谁,毫无顾忌。也就你弟我能镇住她。”

  秦泽表情得意,却没看见姐姐黑了脸。

  “我觉得就是二哈。”姐姐故意抬杠。

  二哈?

  那是你!

  不过这话他没敢说,万一姐姐当场给他来一下怀中抱弟杀,或者夺命剪刀剪,会翻车的。

  秦宝宝拿起手机,打开聊天软件。

  “@我是小小鸟,我错了,我再也不叫你白莲花了。”

  几分钟后,苏钰发来一个傲娇的表情:“就算是这样,我也要经常喷你。”

  裴南曼:“大家好好做朋友。”

  王子衿:“想多了你们。”

  秦宝宝“啊哈哈”的表情:“因为你是苏泰迪,哈哈哈。”

  王子衿:“滑稽表情。”

  苏钰:“日,你这个贱人。”

  “红豆思南国”撤回了一条消息。

  秦宝宝积极的在苏钰面前刷秦泽的负面印象:“这可不是我说的哦,是我弟说的,啦啦啦!”

  苏钰:“......”

  裴南曼:“别出卖弟弟啊。”

  王子衿没说话,悄悄截图了这条消息,决定改天用来威胁秦宝宝。

  回到家,王子衿趴在长长的沙发上,形成一条曼妙的身体曲线,戴着耳机追剧。

  今天是周末,也是月底。

  王子衿怨气极大,上次她俩去宝岛没带自己,这次婚礼还是没带自己,虽然参加婚礼强求不得,毕竟没请帖,可她总有被排斥在姐弟二人世界之外的感觉,尽管秦泽私下底对她很温柔很殷勤,但只要姐姐在场,小赤佬就立刻进入贤者模式。

  “可惜是联姻关系,新郎官和新娘两家关系很好,生意上颇有来往。子衿姐,以前你跟我说你被安排盲婚哑嫁,我还不信,不是单例呐。”秦泽坐在她身边。唠唠叨叨:“不过新娘子我看了,不亏!”

  “亏死了!”姐姐从房间传来,换了松垮的休闲装,两条腿又长又直。

  “你干嘛呢。”王子衿见她把新买的礼服丢进洗手间,弃如敝履。

  “被玷污了,不纯洁了。”秦宝宝气道。

  “莫名其妙。”王子衿不理她,转而对秦泽说:“一见钟情的爱情,基本都是颜值控,喜欢的是脸。侥幸追到手,如果性格不合,最终也会分开的。所以我最反感这种生平硬凑的婚姻。”

  “没事没事,新郎官是老司机,手段超凡,一切摩擦都能用二指禅终结。”秦泽道。

  王子衿细细思考,没从秦泽的话里头琢磨出什么,但只觉又告诉她,这话不对劲。

  是我“网络老司机”的道路还没走远,无法领会奥义?

  秦泽把手机放在茶几上,进房间拿笔记本,就这么会儿功夫,手机不见了。

  “喂,别闹,把手机还我。”秦泽推了推沙发上的姐姐。

  “为什么是我,就不能是王子衿?”秦宝宝不服。

  “子衿姐才没你这么幼稚。”秦泽无奈道。

  “那你搜身啊,你搜啊,看有没有手机。”秦宝宝站在沙发上,张开双臂,“你敢碰我,我就......”

  “我就和爸说你摸我胸。”秦泽翻白眼抢答。

  “那你摸过了吗。”王子衿斜眼就是一刀。

  秦泽:“......”

  秦宝宝眼珠子一转,厚厚厚的笑,“少年呦,请问你丢的是金宝宝,还是银宝宝?”

  “都不是,老爷爷,我丢的是秦宝宝。”

  “少年呦,你真是个诚实的孩子,”姐姐开心的扑过来:“宝宝就归你啦。”

  说时迟那时快,斜地里伸出一条腿,点在秦宝宝腰部,命门被击中,姐姐当时就萎了,软到在沙发上。

  “你干嘛。”秦宝宝怒瞪闺蜜。

  王子衿满脸愧疚,满脸真诚:“哎呦,脚抽筋了一下下。”

  秦宝宝:“......”

  她get到王子衿笑里藏刀不显山露水的宅斗技了。

  聚利投资有限公司。

  李林峰从总裁办公室出来,他刚把辞职报告递进去。

  调到投行部后,他彻底被打入冷宫,一个多月,一笔单子都没做到。他本来就不太熟投行的业务,这行业近年来又不景气,收入呈断崖式暴跌。

  李林峰对新总裁颇有微词,苏昊管理方面还行,业务水平就差多了。

  公司近几笔投资,动用资金十几亿,获益百万。简直是投资公司的耻辱。

  路过办公区,杨建无奈道:“老大,真要走?”

  “老大,你别走啊,说不定什么时候能重新回来带我们。”

  “新来的经理可严肃了,我们习惯了逗比的你,不适应这么一本正经的领导。”

  “领导,别怂啊,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升官了呢?”

  李林峰心里叹口气,升官?不存在的。

  “大家有缘再见吧。”

  他朝众人挥挥手,返回办公室收拾东西。

  片刻后,办公室的门响了两声。

  陈光推门进来。

  “听说你辞职了?”

  “不然呢,混保底工资?”

  陈光笑呵呵说:“我也辞职了。”

  李林峰收拾物品的动作停止,疑惑的目光:“这是为什么,你又没撸下来,干嘛不干。”

  “资金审批三天两头给我卡住,妈了个巴子,一堆程序要走,每次求这个求那个,钦差团的人尽踢皮球。这就是体制化的弊病,看不爽了。”

  “就为了这个?太任性了吧。”李林峰表示不能理解:“你小孩刚上小学吧,私立小学多贵啊,你说不干就不干,怎么奶孩子。”

  “我老婆早没奶了,”陈光神秘兮兮道:“那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李林峰沉默。

  陈光鬼祟道:“天王盖地虎。”

  李林峰犹豫一下:“打死秦宝宝。”

  暗号对上了,略一沉默,两个人仿佛找到了组织,执手相看泪眼。

  “苏总也给你打电话了?”

  “想必你也是。”

  “还是跟着苏总混舒心,她管理方面很厉害。”

  “就是不知道靠谱不靠谱,毕竟苏总出来单干,没有资金方支持。”

  “苏总说待会给我们介绍一个老朋友。”

  “呵呵,不用猜都知道是秦泽。”

  “我也觉得。”

  “还有一个疑问,苏总和秦宝宝有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