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两百一十五章 表白

  晚上九点四十五,打车返回酒店。

  秦泽把姐姐丢床上,火急火燎去厕所泄膀胱。

  整个世界瞬间美妙无比。

  姐姐踉踉跄跄奔入厕所,一头扎过来,大吐特吐。

  “喂喂……”

  秦泽不得不转向,全尿在地板上。

  卧槽!

  酒店没拖把,只能用淋浴的莲蓬头冲洗地板。

  秦泽冲了马桶,把她抱回床上,秦宝宝身段高挑,其实不重,姐姐一直很控制自己的体重。

  她搂着弟弟的脖子不松手,咿咿呀呀说:“今天喝的真开心。”

  开心你个头。

  秦宝宝又说:“阿泽,姐姐要亲亲。”

  秦泽在她脸上啄了一口。

  她不满意,指着自己的嘴,说这里也要。

  秦泽用指头点了她的唇,她就开心的睡着了。

  秦泽打开地图搜索了附近的二十四小时药店,买了两片醒酒药,秦宝宝吃完继续睡,十点半的时候醒过来了。

  睁开眼,不知今夕是何年的茫然表情,看到身边靠在床上看电视的弟弟,顿时心安。哼哼唧唧说:“头好痛。”

  秦宝宝支起身子,把脑袋歪在弟弟肩膀,陪他一起看电视。

  一部香江那边九十年代的武侠片,属于那一系列中的经典。秦泽小时候看的,感觉那个时代的电视剧,每部都是经典,不像现在,每部都槽点满满。

  “姐姐要是拍电视剧,肯定演的比她好。”秦宝宝指着电视剧女主角说。

  女主角是清纯玉女的形象,虽然如今成了大妈,但当年人气很火。

  秦泽看一眼姐姐妩媚娇艳的容颜:“你肯定演不好女主角。”

  “为什么。”秦宝宝不服气。

  “你适合演里面的女魔头。”秦泽大笑。

  女二号是大反派,妆容妖艳,和姐姐一样的瓜子脸狐狸精形象。

  秦宝宝气的小拳头狂捶弟弟:“黑了心的蛆。”

  秦泽求饶:“我错了我错了。”

  秦宝宝打蛇随棍上:“我要吃阿宗面线。”

  许是刚睡醒,脑子还迷糊,没把顾得上生气。

  阿宗面线在西门町那边吃过,秦宝宝赞不绝口,可这个点儿去哪里买,路又远。

  秦泽说明天再吃吧。

  姐姐就在床上撒泼打滚,说现在就吃,现在就吃。

  把被子搅成一团。

  秦泽很大度的原谅姐姐脑子不灵光的状态,轻轻打了下她屁股,“早点睡吧,明天脑袋就不疼了。”

  他没催姐姐回自己房间,姐弟俩很默契。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来。

  “秦泽,你回来了?宝宝呢,她还在外面吗?”李艳红的声音传来。

  她看见房间门牌号亮了,知道秦泽已经回来,但秦宝宝的门牌号没亮。

  李艳红把秦宝宝当女儿一样看顾,一个女孩子大半夜流连夜场,很危险的。

  秦泽变了脸色,缩回搂姐姐小腰的手,心虚的不行,“你快躲起来,躲厕所去。”

  “哦哦。”秦宝宝更心虚,慌慌张张的掀被子,穿拖鞋,跑向厕所。

  姐弟俩一脸被抓奸在床的惊慌失措。

  秦宝宝跑进厕所,脑子稍稍醒转,一想,不对呀,我为什么要躲。

  “姐姐有这么见不得人嘛。”秦宝宝扭身回床边,踢了秦泽一脚。

  对啊,为什么要躲。

  秦泽满脸懵逼。

  秦宝宝整理皱巴巴的睡衣,大大方方开门。

  “宝宝?”李艳红一愣:“你怎么在秦泽房间,我还以为你没回来呢。”

  秦宝宝满不在乎的神色:“我和阿泽说会话,李姐早点睡。”

  打发走李艳红,秦宝宝一溜烟跑回来,踢掉拖鞋,缩回床上,死拧秦泽腰:“躲什么躲,躲什么躲。”

  秦泽逆来顺受。

  这时,秦泽手机叮当一声,有信息提示。

  他神秘一笑:“我下楼会。”

  “下楼干嘛。”

  “给你个惊喜。”

  秦宝宝眨着亮闪闪的眸子,但秦泽不说,起身穿衣,走出房间。

  大概五分钟后,她忽然听见楼下传来喧嚣声。

  酒店坐落在台北市最繁华地段,哪怕现在十点多,行人还是很多。

  吵吵闹闹的,真烦。

  秦宝宝掀被子,找半天,才找到被她踢到远远的另一只拖鞋。走到窗边一看,只见街对面,有一块小广场,广场上用蜡烛摆着五个大字:宝宝我爱你!

  边缘点缀鲜花和焰火。

  聚集了不少吃瓜群众围观,人头涌动,有人鼓掌,有人叫好,有人拿手机拍照,难怪那么吵。

  秦宝宝愣了半天,仔仔细细看了三遍,感觉脑门被惊雷炸了。

  这是小赤佬的惊喜?

  哇,他胆子可真大。

  幸福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秦宝宝站在窗边看着,先是一脸傻笑,然后发愁。

  这可怎么办,我还没准备好。

  小赤佬发大招不会打声招呼?

  难道是我这几天缠着他,做的太明显了?

  在人生地不熟的异地他乡做这事,好像很符合天时地利人和,但肯定会被人拍下来呀。传网上怎么办。

  先不说网友的想法,要是被老爸知道了,小赤佬怕不是要粉碎性骨折。

  再说我还没准备好呢。

  秦宝宝思绪飞扬,又愁又喜,恨恨的想,就知道让人家为难。

  可她心里有个声音在说:这不是你期待已久的吗,你以前害怕的那些东西,现在都不足为虑,你不是打电话求证过了吗,反正家里乱七八糟的事儿这么多,多一件也不多,大不了回家摊牌呗。

  但另一个声音说:姑娘你的思想很危险,千万别玩火啊,这样就很好了,这样很温馨很快乐不是吗。可别自己作死,到时候众叛亲离,竹篮打水一场空。

  敲门声来了,秦宝宝吓了一条,心脏也跟着发紧。

  她亦步亦趋的走到房门口,犹豫着,犹豫着,最后一咬牙,开门。

  门口站着自家的蛆,手里还提着外卖盒子。

  秦泽把阿宗西面凑到姐姐面前,活宝似的说:“当当当.....惊喜不惊喜,意外不意外。”

  阿宗西面?

  什么情况?

  只是阿宗西面吗?

  秦宝宝强撑着说,“楼下是怎么回事。”

  “哦,楼下有人表白呢,肉麻死了,一口一个宝宝的。现在的情侣都爱这么称呼。”秦泽把自己刚才在下面围观看来的情况与姐姐分享。

  打脸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秦宝宝面无表情道:“你自己吃吧,谢谢你哦。”

  “啪”一声关门。

  “喂喂,你搞什么啊,我买了你又不吃?你不吃就算了,别把我关门外啊,很丢人的。”

  弟弟在外面叫嚷。

  秦宝宝跑到窗边,关上玻璃窗,把自己蒙在被子里。

  我讨厌这个名字,嘤嘤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