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两百一十四章 酒吧

  秦泽怀着向往而警惕的心情,来到目的地酒吧。向往是因为“捡尸”大名如雷贯耳,当初看新闻,听说台湾捡尸成潮,把他羡慕的不行,做了二十几年的狗,对类似的事情难免期待和向往。

  警惕是怕有人借机吃姐姐豆腐,他得看好,不能让咸猪手揩油。但到了酒吧后他发现自己想多了。酒吧符合他心里的印象,吵闹、喧嚣、灯光炫目。

  但这家酒吧规模不小,一楼角落摆着卡座,中间是巨大的舞池,男男女女在舞池里扭动身体,摇头摆脑,好似牛鬼蛇神聚集地,各种颜色的灯光跳动变化,音乐动感十足。

  二楼是大卡座,人少,站在栏杆边,脚下就是狂欢的牛鬼蛇神们。可以清晰的俯瞰一楼全景,还有演唱台,此时没有唱歌,只有一群穿着比基尼的性感女郎扭腰摆臀,卖弄风骚,台下一群饿狼嗷嗷叫。

  秦泽见过姐姐穿比基尼的样子,对那群卖弄风骚的女郎不屑一顾,好比修炼了独孤九剑的杨过,再也看不上三流剑法。

  话说回来,姐姐那套比基尼还躺在家里的衣柜里,她再也没碰过,秦泽赚钱的目标又多了一个,一定要买一栋带泳池的别墅,天天看姐姐穿比基尼,翘臀在碧波中起伏,想想就激动......

  秦泽以前怕姐姐在酒吧被吃豆腐,其实他不知道,酒吧有酒吧的规则,哪里都有规则,如果没有规则,酒吧不可能生意红火。

  就拿捡尸来说,孤身女子醉倒在马路边,才会被捡走。同理,孤身一人的女子来酒吧玩,或者几个女子来酒吧玩,会被搭讪,甚至下药。但如果身边有男性同伴,饿狼们就会知道,这是“有主”的猎物,除非猎物太光芒夺目。

  徐韵寒几个都是明星,当然不会在一楼厮混,包间既热闹,又隔绝了不长眼的饿狼。

  他们点了一箱啤酒,两瓶洋酒,几瓶2L绿茶,兑着洋酒喝,四个女人玩骰子,热情高昂。反倒把不会玩骰子游戏的秦泽丢在一旁。

  葛灵是高手,秦宝宝也聪明,就丁乐歆和徐韵寒屡屡惨败,不停罚酒。徐韵寒酒量很大,几杯酒小儿科,倒是丁乐歆很快就满脸红晕,醉眼迷离。

  葛灵的手机响了一下,某明星群里,有人发了几张图:有人约吗?

  她定睛一看,正是他们所在的这家酒吧,葛灵笑道:“我说能碰上熟人吧,杨小明他们在这里,约他们过来喝酒?”

  丁乐歆悄悄附耳道:“杨小明出了名的色,见到徐姐和宝宝,一定纠缠不休。”

  葛灵看向秦泽,他站在栏杆边,俯瞰舞池,背影雄健高挑,单看背影的话,无疑很吸引女孩子。

  “那算了。”她说。

  杨小明是宝岛的小鲜肉,撑死了二线,出道没几年,这年代,稍微有颜值就有机会被捧红,你不能指望明星有多高的素质,他们在舞台上永远光鲜亮丽,但私底下千奇百怪,低素质的多了去了。就像人一夜暴富,戴大金链子,一身惹眼名牌,恨不得向天全下宣布自己是有钱人。

  要脱离爆发户阶段,需要时间沉淀。

  丁乐歆立了个作死flag,杨小明自己找上门来了,还带了两女一男,看穿着打扮,都是明星。

  “葛灵、丁乐歆,你们真在这儿啊。”杨小明笑容满面:“就说像你们,果然没认错。”

  卡座是透明的,两侧隔着玻璃,酒吧这地方,图的就是热闹,没有封闭式包间,又不是KTV。

  杨小明瞅见徐韵寒和秦宝宝,双眼大放精光,“秦宝宝,哈哈,久仰久仰。”

  他当然认识秦宝宝,虽然她是新晋女歌手,成名日浅,可她的CD卖到宝岛,大火特火,秦宝宝的CD包装盒子,很简单很粗暴,就是她的大头照,漂亮的一塌糊涂。

  杨小明伸出手,徐韵寒和秦宝宝与他握手,秦宝宝稍稍皮肤触碰,就缩手了。

  杨小明带着他的小伙伴加入,这就热闹了,喝酒的喝酒,聊天的聊天,玩骰子的玩骰子。

  期间,杨小明一直纠缠在秦宝宝身边,各种搭讪、劝酒,但秦宝宝淡然处之,偶尔回话,但是酒到杯干,姐姐爱喝酒的毛病秦泽是知道的。没弟弟陪着,她会克制一下,但有弟弟在身边,秦宝宝就敞开了喝,不过酒量不行。

  秦泽杯子里的酒喝完,返回座位,给自己倒了杯。

  杨小明喝的脸红,大惊小怪道:“厚,还有位兄弟在啊,站那儿一动不动,我都以为是雕塑。”

  他这是嘲讽秦泽刚才对自己几人视若无睹。

  秦泽心说,老子在思考赚亿大计,理你们这群阿猫阿狗?

  杨小明纠缠姐姐,他没法高兴。他不高兴,秦宝宝就高兴,似乎很喜欢看弟弟吃味的样子,连带着和杨小明聊天的兴头都充足起来。

  “秦泽!”有个女明星认出他了。

  秦泽看了她几眼,不认识,他对宝岛的明星,还停留在上一辈老明星里,那些三十四十的明星,如今要么隐退,要么大红大紫,也不会和杨小明这群后辈混迹酒吧。

  “你的歌写的真好,我超喜欢的。”女明星开心极了。

  不知道为什么,秦泽条件反射的想起那段台词:里面个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超喜欢的。

  “哪里哪里。”秦泽在沙发坐下,女明星欢快的挨过来,要和秦泽喝酒,喝完酒还不走,逮着他问东问西,看来“超喜欢的”不是说说而已。

  秦宝宝喝多了,靠在沙发上闭眼小憩,睁眼一看,那女人都快贴到自家黑了心的蛆身上。这下秦宝宝不乐意了,心说酒吧这种地方果然不能来,妖艳贱货真多。

  “我酒喝多了,要回去。”秦宝宝扶着沙发起身。

  往常要有妖艳贱货纠缠弟弟,秦宝宝不会真情流露,顶多心里腹诽几句,但现在她确实喝多了,双眼迷离,两颊晕红,脑袋直发晕。

  “再玩一会儿吗。”杨小明挽留。

  其他人也纷纷挽留:“这才几点啊,这么早走?”

  但秦宝宝坚持要走,踉踉跄跄起身。

  就这样,秦宝宝和弟弟先走了。

  出了酒吧,冷风扑面而来,秦宝宝打了个寒噤,却醉的更厉害,脑袋浑浑噩噩。扑倒路边绿化带哇哇的吐。然后被弟弟搀扶着坐在公用长椅上休息。

  “我上个厕所,你坐着别动啊。”秦泽膀胱一紧,尿意说来就来。

  姐姐吃吃笑,一指绿化带:“尿这里就好啦。”

  “尿这里我明天就上头条了。”秦泽想了想,“算了,还是先回酒店吧。”

  宝岛捡尸很流行,不能把姐姐丢外面。

  说到捡尸,他目光在附近打转,没看到有烂醉如泥的妹子啊。

  “你在看什么?”秦宝宝似睡非睡的模样。

  “看看有没有醉倒不省人事的妹子。”秦泽说。

  “哇,你这个变态,有姐姐在你还想着别的女人。”秦宝宝酒后吐真言,往长椅上一趟:“我醉了,快捡回家。”

  她脸颊红晕泛起,面如桃花,尖俏的瓜子脸妩媚精致,紧身牛仔裤里的腿又长又直,用网络流行语说:十年都不会腻。

  至于36D就不说了,两个字:极品。

  秦泽又好气又好笑,手臂穿过她的腿弯,“妹子,一个人呐?”

  “嗯!”

  “是不是找不到回家的路?”

  “嗯。”

  “看你长得貌美如花,不如去大爷那里小憩一晚?”

  “好呀好呀。”姐姐配合的伸手揽住他的脖子。

  “阿泽,姐姐今晚还和你睡好不好。”秦宝宝又嘀咕一句。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