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两百一十章 旅游和采访

  宝岛那边的通行证比较办理起来比较麻烦,时限较长,秦泽走星艺娱乐的路子,效率就快了。

  金曲奖在二十五号周六,姐弟俩买了20号的机票,准备来个台湾五日游。至于秦宝宝的经纪人、助理什么的喽啰,秦宝宝和他们约好二十五号在酒店碰头。

  王子衿羡慕的不行,后悔说:“我也要去。”

  秦宝宝冷漠拒绝,可不要她这个电灯泡跟着,“难道我的咪咪是白摸的?”

  王子衿挺胸,道:“给你摸回来。”

  秦宝宝当然不同意,并嘲讽闺蜜:“小馒头有什么好摸。”

  秦泽心想,小馒头也好吃的。

  结果当然是一场无法避免的撕逼大战。

  秦宝宝大学时去过香江旅游,跟同学们去的,除了路费住宿费,还额外问老爷子要了近万把块大洋,包包、化妆品、衣服买了一大堆,不忘给秦泽带一点小礼物回来。

  秦泽羡慕的要死,梗着脖子到老爷子面前,说,爸,我也要出去玩,你给我点钱。

  他其实不喜欢旅游,主要是想从老爷子那儿榨点毛爷爷,充实自己的小金库。但知子莫若父的老爷子看透秦泽的小心思,一头皮削过来:滚犊子。

  姐姐回来和弟弟炫耀旅游心得,说香江其实也没什么好玩,繁华的地方挺繁华,但那只是一小撮地段,大部分居民区,房子都有又老又旧。

  秦泽怀疑姐姐骗人,后来念大学读了经济史,才相信姐姐说的话。国内房价恐怖吧,沪市房价恐怖吧,但都比不上香江,香江政府是靠拍卖地皮发家致富的。

  最高价还是京城和沪市为最,均价的话,香江是京城的三倍。

  香江土地总面积约1095平方公里,也就沪市的六分之一左右。房价有多贵,可想而知。但论到房价压力,还是沪市人压力大,这涉及到香江人和沪市人的平均工资差距,说不得说不得。

  因此秦宝宝说香江居民房又老有旧是有原因的,因为开发商拆迁不起啊。近几年,沪市的很多老房子也处在类似的尴尬处境,秦泽小姑家的房子,十年前就说要拆迁了,小姑盼啊盼,盼啊盼,就是不拆迁。

  他们在桃园机场落地,第一站是台北市。秦泽来之前,查看了旅游攻略,姐弟俩决定从台北一直玩到高雄,玩穿整个宝岛。五天时间肯定不够玩,也玩不细,秦泽挑了几个最富盛名的旅游景点。

  他跟姐姐商量,姐姐大手一挥手说,阿泽办事,姐姐很放心滴。

  秦泽觉得,她就是想偷懒而已。

  幸好不是旅游旺季,宝岛游客不多,他们在机场排队打车,搭乘的士前往台北。

  经济条件允许的情况下,秦宝宝怎么舒坦怎么来,能打车还坐什么地铁。

  出租车司机是位中年大叔,长年累月的坐着,难逃大腹便便的命运,他从后视镜里不断的瞄秦宝宝的脸,尖俏的下颌,红润的小嘴,挺翘的鼻子,嫩的仿佛能掐出水的肌肤,可惜戴着一副墨镜,很影响“观赏”效果。

  “她的眼睛一定会很美。”司机想。

  “你们是大陆来的游客?”司机一口腔调浓重的国语。

  “对,过来找朋友玩。”秦泽笑道,没说自己是第一次来,小白才这么说,出来旅游,不管到哪里,千万别说自己“路不熟”、“第一次来”这样的话。否则被宰也是活该。

  但秦泽仍然低估了宝岛仔宰大陆仔的决心,他用国际漫游看完沪指大盘,卖了几支股,切换到地图,发现出租车绕了一大圈路。

  “师傅,这不是去市区的路吧。”秦泽漫不经心的语气:“你刚才的路口拐错弯了。”

  司机也是老油条,面不改色道:“这时候那边路堵,我绕路,但快。”

  秦泽第一次来宝岛,就品味到了深深的恶意。

  这年头啊,香江也好,宝岛也好,都把大陆游客视为肥猪,争先恐后的要宰上一刀,不然都不好意思说出去。自由行稍微好点,跟团就是个坑。

  出租车停在酒店门口,秦泽付了钱,和姐姐托着行李箱下车。默默拨打了出租车公司的投诉电话,把司机的工号和名字说给客服。

  至于有没有效果,另说,总比什么都不做强。

  “被坑了多少钱?”一路沉默的姐姐笑吟吟问。

  “没多少。”秦泽耸耸肩。

  “有人说旅游就是从自己呆腻的地方,到别人呆腻的地方。”秦宝宝孜孜不倦的教诲弟弟:“我有一个更接地气的说法,旅游就是一场愿打和愿挨的交易,走到哪里都会被割一刀,香江宝岛是这样,国内风景区也这样。咱们沪市那些机场的士,每年要宰多少外国、外地游客?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出来玩,吃点小亏无所谓,千万不要和当地人死磕,到时候小亏变大亏。网上不有女游客在外地旅游被打的事件么。”

  秦宝宝的傻白甜全是在弟弟面前装出来的,其实贼精贼精。

  姐姐一言不合就来一个笑摸狗头:“姐姐这是考验阿泽,锻炼你,你刚才处理的方式很成熟。我的阿泽长大了。”

  “头一次见到把偷懒说的那么清新脱俗。”秦泽拍开她的手,没好气道:“我今天挨了刀,晚上我就让你挨针。”

  秦宝宝眨眨眼,没get到弟弟丧心病狂的梗。

  两人办理入住,酒店是秦泽在网上订的,比不得五星酒店,但比连锁酒店好。

  秦泽的房间和姐姐的面对面。

  时间是上午10点,秦宝宝放好行李,就过来敲秦泽的门,迫不及待想出去游览观光。

  秦泽走在台北市的某条商业街,两侧是紧挨着的半新房子,以及有些杂乱的霓虹招牌,有几分九十年代港片的味道。

  宝岛和香江一样,繁华地段有限,大部分地方其实早已跟不上时代,城市建设很一般。难逃衰败的命运。

  “小学时,老师告诉我们,宝岛是个好地方。宝岛宝岛,随处都是宝贝。”秦泽叹了口气:“现如今,它的辉煌已经是昨日黄花。”

  当年的香江,大陆人挤破脑袋都想偷渡过去。当年的宝岛,像一朵灼灼明亮的焰火,大陆看到它的光辉,日本看到它的光辉,甚至连米国都能看到它的光辉。

  六七十年代,有幸去过宝岛的人,回来都会感叹一声:真特娘的有钱。

  “我还宝宝呢。”秦宝宝撇撇嘴,对宝岛的印象不太好。

  “宝宝乖,一会儿给宝宝买糖吃。”秦泽“宠溺一笑”。

  “妈勒,恶心死了,宝宝是你叫的吗,叫姐姐。”秦宝宝浑身一激灵,满身鸡皮疙瘩。

  “来,小姐姐,挽着我的胳膊。”

  “不要,哼!”

  尽管秦宝宝戴着墨镜,但她高挑火辣的身段,以及半遮半露的俏脸,吸引了不少路人的注视。

  秦泽拉了拉姐姐针织衫下摆,挡住她满月状的臀。

  “你干嘛。”秦宝宝大惊失色。

  老弟竟如此大胆,光天化日动手动脚。

  秦泽不能说“我看不惯别人盯着你看”这种话,就说:“你后面衣服起皱了。”

  “是吗?”秦宝宝半信半疑。

  台北市在电视作品、小说中,大名鼎鼎,如雷贯耳,秦泽一度很向往。真到了这地方,有种“见面不如闻名”的失望。

  俗话说“五岳归来不看山,泰山归来不岳”,这句话也适用于沪市。

  你要能把上海玩个遍,中国的其他城市,很难再入你的眼。

  曾经的中国第一高楼,台北101大楼也被沪市的中心大厦取代。

  于是秦泽筛选了一番,剔除那些网上吹捧,实业没什么花头的地方,不想浪费时间,他们只能在台北停留一天,以后但高雄,还要再返回台北参加金曲奖。

  总统府、中正纪念堂、阴明山公园、故宫、龙山寺……

  咔擦咔擦!

  秦宝宝脖子上挂着单反,走到哪里都拍几张,兴致勃勃。

  她发丝飞扬,笑靥如花,走在熙熙攘攘的街边,像是一道靓丽的风景。

  “宝贝儿子,帮你妈来几张街拍。”秦宝宝回眸一笑,气的秦泽想打她。

  姐姐就喜欢口花花,各种占自己便宜,占老妈便宜。

  秦泽端着单反“咔擦咔擦”来了几张,但他拍摄技巧委实辣鸡,姐姐怎么都不满意,小拳头往他胸口砸,嗔道:“要你何用。”

  秦泽无奈,单反这东西,一般人玩不转。

  他们玩了半天时间,参观了纪念堂、总统府、故宫,游览阴明山公园、龙山寺,最后抵达西门町。这儿是台北西区最著名的消费商圈。

  王子衿委托秦宝宝帮自己带点东西回去,具体目标没有,看着买就好。

  虽然是重要消费商圈,但这个点过来,人还没沪市随便一家商场多,秦泽无语的跟姐姐说,要不回沪市帮子衿姐买点东西算了,这儿能有啥好东西。

  “好东西还是有的,小赤佬跟着姐姐就好啦。”秦宝宝牵起弟弟的手,拉着他到处逛。

  “不是旅游旺季,大陆游客好少。”姐姐说。

  “和旺季不旺季无关,最近两岸又闹矛盾了,游客不爱来......”秦泽说,“算了,不提这个。”

  如果不是参加金曲奖,他也不爱来。

  秦泽带着姐姐边吃边玩,品尝各种特色美食,秦宝宝买了几件衣服,几个小饰品,还给秦泽买了一个哆啦a梦手机挂件。

  “你脑子瓦特了?咱们的手机没有系挂件的地方。”秦泽说。

  姐姐俏皮的吐舌头,说,哎呀,忘记了嘛。

  下一站台北101大楼,姐姐对这座曾经的中国第一高楼,还是蛮期待的。而且里面奢侈品门店云集,女人的消费欲求一上来,可不管爱国不爱国的。

  101大楼附近,有个正装打扮的年轻女人,握着话筒,身后跟着扛摄像机的师傅,逮着人就问:“请问你是大陆游客吗?”

  大部分人都摆手摇头,少数大陆游客被拉住,也是一脸不愿配合的模样,简单说几句就匆匆离开。

  年轻女人站在101大楼外,目光转了一圈,然后被秦宝宝姐弟俩这道“风景线”惊艳。这男人好帅,女人身材真棒。

  她招呼摄像机师傅迎上去,逮着秦泽就问:“请问两位是大陆来宝岛旅游的情侣吗?”

  “是啊。”秦泽下意识回答,小腿被姐姐轻轻踹了一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