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一百九十四章 公司人事调动

  视频在网上疯传,热度节节攀升之际。不玩微博不玩论坛的苏钰捧着杯子,望着电脑屏幕上鲜红的“失败”两个字发呆。

  她今晚输掉了第四局单排,队友“智障”、“坑爹”、“小学生”等骂人词汇犹在眼前。今天心情特别不爽,打游戏心不在焉,她打开好友界面,“划船不用桨”的ID暗着,大神改名字了,本来的ID是“女装萝莉”,和他的好基友“女装大佬”是情侣名。

  大神上线时间越来越少了,苏钰有些烦闷,原本想兴师问罪来着,结果扑了个空。

  她在游戏界纵横捭阖,依靠不算快的手速,孜孜不倦的与队友互相问候彼此全家以及祖宗十八代,未尝一败。有时候想想也挺无聊的,何苦呢,何必呢。可一回到家里,不打游戏还能做什么?空空荡荡的屋子,除了窗外车辆飞驰的噪音,孤寂的吓人,于是便让游戏的音效填满整个空间,这样会显得热闹点。

  认识大神也才两个多月,但在苏钰心里,他和别人不一样,单排上分太累,有神队友将无往不利,她听说只要在游戏里喊声我是妹子,就有大批高手争着抢着带你上分。

  她试过,效果确实不错,但事后那些人就会要求开语音,过分的还要和你开视频,哇,这么讨厌。

  大神不一样,她按照往常套路,喊一声我是妹子,然后大神就带她上分了,可玩了这么久游戏,从来没对她提任何要求,开视频开语音,都没有。而只要她喊一声,对方欣然邀请,这让苏钰意识到,大神是真心把她当游戏里的好友。最开心的是大神经常骂她,嗯,就是经常骂她。

  手机响起,是她老子打来的,接通电话:“喂。”

  “钰儿,我在你楼下。”男人沉稳又沧桑的声音。

  苏钰一愣,她老子从来不会光顾她的小窝,她也不喜欢别人进入属于自己的空间。父亲没有来过这里,所以找到门,苏钰说:“您等着,我马上下来。”

  苏钰有一个好老子,从小到大,身边的人都这么说。任谁有个身价百亿的老子,做梦都会笑醒,可苏钰从不觉得哪里好,小时候如此,现在依然如此。

  她换上鞋子,慢吞吞走下楼,看见一辆黑色奥迪A8L,定制版的防弹车,安全性毋庸置疑。等她靠近,奥迪A8L后座玻璃降下来,车里坐着一位浅蓝色休闲衬衫的中年男人,五十多岁的年纪,头发黑中带白,并没有刻意染黑。

  男人最显著的特点就是鼻头大,眉毛浓,长的与苏钰并不相像,倒是和苏昊有五六分相似。这样的男人能生出貌美如花的女儿,想来定是妻子的功劳。

  苏钰轻轻喊了声爸。

  男人笑容满面,从车里钻出来,说钰儿,不请爸上去坐坐?

  苏钰点点头,领着中年人上楼,转身的刹那,她的眉梢有些许飞扬,嘴角上翘。

  苏钰带父亲参观自己的小窝,这片精装公寓不便宜,每平米六万,但在男人眼中,除了狭小和简陋,在没有更合适的形容词。

  男人从客厅看到厨房,从卫生间看到卧室,叹道:“钰儿,别和爸怄气了,回家住吧。”

  苏钰浅笑:“爸,我待这里挺好的。”

  男人劝道:“这里又小又挤,哪里有家舒坦。”

  苏钰撇嘴:“回家才不舒服,看那对母子眼色?”

  男人微怒道:“你对你阿姨成见太深了,听爸的话,乖。”

  他总是这样,不容许自己说那对母子半个不字,一说他就翻脸。

  “不说这个,”苏钰摇头:“我上个月和南曼去了趟杭城,带回来一点龙井,特地进山在当地农家里买的,爸你尝尝。”

  男人笑道:“那倒要尝尝。”

  烧水泡茶,苏钰自己却不喝,眸子亮晶晶看着父亲。

  男人端起茶杯吹了吹,浅啜一口,赞不绝口。

  苏钰笑了,刹那流露的,好似纯真女孩的笑容。

  男人随口说,一个人管这么大的公司,还适应吗?

  苏钰说没问题啊,我这季度帮爸赚了一千多万呢。

  男人拍拍女儿的手,欣慰说,钰儿长大了,能为爸爸分忧了。不过啊,你到底是女孩子,不要太操劳,公司里的事尽量交给你哥处理。

  苏钰蹙眉道:“他懂什么金融,不知道爸你硬塞他进来干吗。”

  男人说:“不懂可以请人嘛,当老板不需要十项全能。爸决定派一组队伍入驻聚利,帮你经营。”

  原来他来是为了说这事,并不是单纯的想女儿,看女儿。

  当初父亲投了一大把钱,说是让女儿练手开公司,亏钱了他补上,规模做大了绝不干涉,就当给女儿的嫁妆。可现在才多久啊,半年多的时间,聚利资本翻了两倍,呈现蒸蒸日上的趋势,先是她哥坐不住了,横插一脚,如今不知那张嘴如何舌绽金莲,说动男人出面,摘桃子来了。

  苏钰看着他,脸上笑容渐渐褪去,再次恢复冷冷冰冰的模样,淡淡道:“可以,但人要我来选。”

  男人摆摆手:“成员我已经选定了,这你不用管。”

  苏钰嘴角扯起一个讥讽的弧度:“是爸选的人,还是苏昊选的?”

  “为什么总要说这样的话,”男人大声训斥:“你们是亲兄妹,别搞得跟仇人一样,有爸在你害怕什么,何时亏欠过你。”

  “你亏欠我的多了,”苏钰粉面通红,叫道:“从小到大,你除了做生意,你有陪过我吗?有参加过我的家长会么,有陪我过一次生日么,等你生意步入正轨,好不容易空闲了,你又做什么,你把那个贱人和杂种带回家,一脚把和你共患难的女人踢出家门。”

  说到最后,她已经声嘶力竭。

  男人暴怒,抬起巴掌就要大,但触及女儿泪光莹然的眼神,这巴掌怎么都打不下去。

  “事情就这么定了,”男人起身,拍了拍大腿,沉声道:“不要老想着和你哥争什么,你一个女儿家,该有的东西爸会给你,就算将来嫁人,也是风风光光的。”

  男人走了。

  屋子又恢复的清冷和孤独,苏钰抱着膝盖坐在沙发上,香肩瑟瑟抖动。

  第二天早上九点,秦泽顶着黑眼圈来上班,昨天玩姐姐们……和姐姐们玩到太晚。

  他们三打牌来着,不玩钱,谁输谁承包一个星期的家务。

  秦宝宝和王子衿两位男人眼中的女神,牌技出乎意料的高超。王子衿打牌的风格稳打稳扎,不疾不徐,杀机深藏,总能在关键时刻亮出杀招,让人防不胜防。秦泽和秦宝宝都被她腹黑的捅了好几刀。秦宝宝的风格则波诡云谲,蛊惑人心。时而说,阿泽姐姐只有双了,你快打双哦。其实她手里捏的都是单。或者说阿泽,姐姐手里都是单,你就让姐姐过一个吧,嘤嘤嘤......

  三人势均力敌,比分大致持平,玩到凌晨一点半,秦泽在姐姐孜孜不倦的媚眼攻势下,果断放水,最后的比分秦宝宝胜八局,秦泽七局,王子衿六局。

  王家小姐姐笑眯眯道:“没问题呀,这个星期的家务我负责了。”

  然后再也没和秦泽说过话,早上故意提前半小时起床,默默独自晨跑,秦泽在路上碰到她,抱怨道,子衿姐,起这么早不叫我。

  王子衿面无表情的与他擦身而过。

  这下好了,不但在自己姐姐眼里,在王家小姐姐眼里,他也成咸鱼了。

  “各位同事注意:

  今天上午十点在一号会议室召开人事变动会议,公司总经理、副总经理、总经理助理以及各部门经理,必须准时参加,不得请假迟到。”

  公司内部通讯里发来消息。

  现在是早上九点半,还有半个小时,秦泽估摸着可以在会议结束前把本周的投资细则写出来。

  办公室的门响了响,李林峰推门进来,抛给秦泽一根烟,两人面对面坐在办公桌前,吞云吐雾。

  “听说集团总部要派一组“钦差”驻扎咱们聚利。”李林峰说。

  “总部?”秦泽皱眉,他来公司的时间太短,一心扑在业务上,倒是没怎么关注聚利的背景。

  “勉强算是吧,”李林峰掐灭烟,给自己倒了杯茶,润喉,“中风集团听说过么。”

  秦泽摇头。

  李林峰翻白眼:“中风食品总知道吧。”

  “哦,小时候卖的最好的卫龙品牌之一。”秦泽恍然大悟:“我以前还和我姐姐偷过家里的钱买卫龙呢,被我爸狠狠揍了一顿。”

  那时候家里不穷,可每天给的零花钱有限,秦宝宝又嘴馋,就怂恿弟弟偷老子放在茶柜里的零钱,几毛几毛的偷,钝刀子割肉似的不易察觉。头几天过的格外潇洒,秦泽领着灵动可爱的美人胚子姐姐,大步走入小卖店,手一挥:“老板,来两包辣条。”或者“老板,来两根冰棍。”

  像极了现在富二代领着金丝雀走进各大高档商场。

  真怀念那时候的纯真年代啊......算了,没什么好怀念的,秦泽没办法忘记东窗事发后,他是怎么被老爷子吊起来打的。

  老爷子自诩书香门第,一脉单传的儿子做出此等有辱门风之事,不清理门户已是对得起祖宗了。

  小秦泽哭的撕心裂肺,事后被丢进房间睡觉,姐姐半夜溜进来,抱着秦泽一起哭,然后给他香吻奖励,因为那次秦妈也怒了,老公手持鸡毛掸子,她手持擀面杖,男女混合双打。

  没有给儿子香吻。

  秦宝宝那时起便养成亲弟弟的习惯,然后该怎么坑弟,还是怎么坑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