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一百六十九章 采访

  由于弟弟死皮赖脸的索要奖励,而自身的香吻奖励又处在泛滥成灾不值钱的疲软期,秦宝宝答应归还弟弟部分老婆本,但她写了一份协议书:今秦宝宝归还秦泽老婆本40万元,鉴于如今通胀厉害,买房困难,媳妇难娶,事主秦泽不得以任何理由,任何方式,把老婆本花费在任何一位无望成为媳妇的妹子身上,只能做投资理财。

  秦泽手捧协议书,心说:净说瞎话,花我钱最多的那个妹子不是你吗?那个无望成为我媳妇的妹子不就是你吗。

  MMP。

  又是一个闲暇的周末,两个姐姐结伴逛街去了。之所以没拉上秦泽跟去任劳任怨,他临时被李林峰安排了任务。

  李林峰在群里说,“所有老员工,周末做一份本季度投资计划书给我。期货、股票、原油、贵金属......结合你们的市场调研去写,我要看到干货,而不是纸上谈兵的理论。私底下有操作经验的,最好附带上。”

  然后他@杨浦秦宝宝。

  “杨建你赶紧把名字改了。”李林峰怒怼:“一想到你是抠脚大汉,我就恶心。”

  群里一片笑声,杨建回一个“可怜”表情,“马上改,领导还有什么指示。”

  李林峰便道:“那我也给你们俩布置周末作业,你们也写一份投资计划,和他们一样,金属原油期货都可以。不要求你们质量,但要做出个框架给我。”

  杨建一连串吐血的表情:“领导,我刚才的话能撤回嘛?”

  秦泽发“捂脸”的表情:“让你丫嘴贱。”

  正好趁这次机会,买个支架黑板。他特地跑了一趟附近一家大型文具店,除了支架式黑板,还有一盒大号水性笔,一只板擦。再花十五块出工费,让店员帮忙抬回家拼装。并不是秦泽偷懒,他一只手可以把秦宝宝拎起来丢窗外去,这点重量不值一提,他烦的是拼装。小时候不管拼图还是组装变形金刚,他都没一次成功过,可怜巴巴的去求姐姐帮忙。天生没这份天赋。

  计划书什么的,他从来没做过,更没有参考格式,索性不需要格式,找一支牛股,然后从基础分析到技术分析,深入阐述这支股的潜力。

  说到牛股,秦泽还真又一支,虽然始终不愠不火没什么气色,但他很看好那支股的潜力。黑驴科技,一家搞互联网视频的股份公司。这家公司不简单,去年底上市的,上半年光融资就有三次,资金达十亿,深受掮客们喜爱。在互联网大佬云集的现在,能融到这么多资金,不是走旁门左道,就是背后有错综复杂的资本关系扶持。

  秦泽在新买的黑板上写写画画,时而皱眉沉思,时而运笔如飞。忽然又擦个精光,从头再来。

  直到下午三点,他以最简明扼要的语言写完计划书,不多不少,刚好写满正面黑板。然后抄录在文具店顺手买的A4上,翻出大学时姐姐帮买的订书器,咔擦咔擦,搞定。

  周一。

  秦宝宝挥手和弟弟闺蜜拜拜,目送他俩出门,自个儿留在家里。她化了淡妆,居家打扮。客厅打扫的干干净净,茶几物品摆放整齐。这个不大的家,看起来很温馨。当然,最重要的是住这里的人。

  十点半,门铃响起来。

  秦宝宝跑去开门。

  两人站在门口,一个打扮时尚的女人,一个扛着摄像机的大叔。

  年轻女人拿着话筒,上面有个V字形的Logo,她来自一家网络媒体公司。

  今天秦宝宝有一个公告,就是做采访,专辑销量冠军的采访,这种“小事”电视台是不愿意做的。但网络媒体很喜欢,它们热衷明星的各种八卦生活,手底下培养了一班专业标题党的小编,最能吸引网友。

  “秦老师,我叫薛梅,是爱客视频的节目支持人。”薛梅笑容满面的打招呼:“这位是我们摄像师老王。”

  秦宝宝目光瞥过摄像机,灯亮着,说明已经开始录了。

  她忙请两人进来。

  “哇,这就是秦老师住的地方吗?”薛梅左顾右盼,难以置信。

  秦宝宝笑容优雅,很女神很端庄,“小是小了点。”

  “但很温馨。”高情商的薛梅笑吟吟道:“真的,透着一股子的温馨。”

  雪梅面朝摄像机,笑容甜美:“作为一个娱乐圈新人,秦老师在节目中强势夺冠,一举成名,紧接单曲专辑连续破日、周销量记录,现已成娱乐圈最热门话题之一。”

  “秦老师,您这次专辑连续破了日销售记录,以及周销售记录,咱们先恭喜一声。请问您有没有信心破数字专辑年度销售记录?”

  “首先要感谢大家的支持,对我来说,销量是其次,做出一张好的专辑,才是我最渴望的。”

  两人坐在沙发上聊天,摄像机在一旁拍摄。

  “听说您发单曲之前早已定下曲目,为何临时改歌。”

  “因为秦泽忽然找我,说他写了几首歌,正好录入我的单曲专辑中。”

  薛梅听秦宝宝说的云淡风轻,心里腹诽,可把同期的专辑给坑惨了。

  “秦老师的词曲创作,那是名声在外,如雷贯耳。”她称赞一声,总觉得把姐弟一起称秦老师,有点尴尬,但又找不到合理的称呼,直呼名字不太礼貌,“你弟弟”这样的称呼,更不礼貌。

  “嗯,他很厉害的。”秦宝宝惯性炫弟。

  薛梅嘴角上扬,这很秦宝宝,不愧是炫弟狂魔。

  秦宝宝炫弟狂魔的称号,在中传开的,据网友统计,她在二十分钟的节目时间里,共说过三次“我弟弟最厉害”,六次“我弟弟最棒”,就像一个小女孩炫耀自己的玩具。

  “我能随便拍一下吗?相信大家也很想看秦老师平时的生活环境。”薛梅道。

  “可以!”秦宝宝笑容无懈可击。

  采访地点选在家里,生活日常正是主打之一,这样节目会更生动,坐在摄影棚里聊天谈话的套路,观众已经看腻了。秦宝宝早有准备,她把王子衿的生活用品统统收起来,阳台挂着的各种款式的女士内衣裤也收起来,这些东西可不能外泄。

  自己和老弟同居的事全国人民都知道,但王子衿的存在不好曝光,不然隔天就有无良媒体出这样的新闻:“震惊!秦宝宝同时和两人同居”或者,“秦宝宝和弟弟同居之外,竟然还有一个人,猜猜看他是谁。”

  老娘的一世英名可不能这么给毁了。

  摄像机在客厅转了一圈,然后转向阳台,没有拍摄外面的场景,那样会暴露秦宝宝的住址,摄像师也懂事,没往洗手间钻。

  秦宝宝给薛梅介绍,“这是我的房间,隔壁是我弟弟。”

  “我能进房间看看吗?”薛梅兴致勃勃。

  秦宝宝早有准备,去拧自己房间的门把手,忽听薛梅雀跃道:“我能进你弟弟房间参观吗?”

  “可以。”

  秦宝宝悻悻松手,心说你怎么不按套路来。亏我花了大把时间收拾屋子。

  她转而打开秦泽的房门,自己的房间她要收拾一下,弟弟的房间秦宝宝很放心,绝对不会有满地堆积的臭袜子,以及可疑的纸巾。轻微洁癖的弟弟,房间永远是干净整洁。

  薛梅招呼摄像机大叔跟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