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一百三十八章 首胜(第五更)

  秦泽心说,我有一句mmp不知当说不当说。

  “这也是没办法的,我爸那人啊,又刻板又严肃,是大学教授,高中那会儿,秦宝宝想去娱乐圈,被他狠狠拾掇。秦宝宝从小就怕她爸,一见她爸发火,就怂了。我能怎么办,总不能看着她挨揍吧。这次的锅是不想背也要背。”

  楚嫒嫒看着秦宝宝,忍着笑。

  无数观众都看着秦宝宝。

  咦,怎么和刚才说的不对呀,不应该是弟弟从小见父亲发火就腿软了。

  有的人已经笑出声来了,实在憋不住。

  “什么声音?”秦泽问。

  “哦,没事,这边节目快开始了,比较吵。”楚嫒嫒打了个太极,道:“看的出来,姐弟情深。你们生活中会有什么摩擦吗?”

  “有啊,秦宝宝在家的时候就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没什么自理能力,通常是我在照顾她。又当弟弟又当爹的,有时候就会觉得挺累,让她帮忙干活,只会撒娇耍赖,难免就会起摩擦。”

  台下观众窃窃私语。

  “女神撒娇是什么样儿?”

  “我去,好福利啊,有这么漂亮的姐姐撒娇,做牛做马我都愿意。”

  “没想到还是暖男,越来越喜欢秦泽了。又会写歌又会弹钢琴,还承担家务,这样的弟弟有多少我要多少。”

  “女神的形象瞬间鲜明了,原来在家里是个懒货。啊哈哈哈。”

  “感觉他俩的生活rì常挺逗的。”

  “秦宝宝回家后,小宇宙铁定爆发,秦泽还不知道自己被坑了吧。”

  “秦宝宝毕竟是姐姐,她要揍弟弟,秦泽不敢还手。”

  秦宝宝嘴角抽搐,心里恨不得钻进电话里和秦泽来一次真人PK,偏偏脸上还要强颜欢笑。

  节目组太会搞事情了。

  “那你们会怎么协调?”楚嫒嫒憋着笑。

  “通常就是打架吧。对了,这么回答不行吧,待会节目上我应该换一个说法,就说最终合理分配家务。”

  嚯!

  众人吃了一惊。

  还真打架啊,都多大人了。

  秦宝宝委屈道:“一般都是他把我按在沙发上揍。”

  台下哄一声,笑声四起。

  终于忍不住了。

  “哈哈哈,笑死了。”

  “真逗。”

  “秦泽还真打姐姐啊,我要有这么个漂亮姐姐,肯定不舍得打。”

  “人家那是打是亲骂是爱,没看秦宝宝那小表情么。”

  “太有意思了,我很喜欢秦泽,也喜欢秦宝宝。”

  这么大的动静,秦泽再听不出,那就是真的蠢了,“怎么回事?我怎么听见了笑声......你们是在录节目吗?秦宝宝你在不在边上。”

  楚嫒嫒示意秦宝宝可以说话了,秦宝宝笑里藏刀:“阿泽,今天回家姐姐一定要和你好好聊聊。”

  秦泽当做听不见,生硬的转移话题:“主持人好,观众朋友们好。”

  楚嫒嫒搭腔:“不好意思秦泽先生,其实刚才我们已经在录节目了。”

  “都是套路啊。”秦泽感叹一声,“那个......刚才那段就剪了吧,我们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重新打一次电话好不好。”

  观众们又是一片哄笑。

  “好了,很感谢秦先生参与我们的节目,通话到这里就结束了。”楚嫒嫒好笑的结束话题:“观众朋友们,跟秦先生说声再见。”

  一声声再见响起。

  秦泽无奈道:“再见!”

  家里,王子衿站在一旁听着,忍俊不禁,“浙省电视台那边的?真逗。”

  “无良才是。”秦泽收了手机,“秦宝宝赶不回来了,咱们吃吧。”

  王子衿吐槽:“你这菜还没下锅呢,怎么吃。”

  “别急别急,老司机给姐姐露一手。”

  晚上,秦宝宝赶回家。双脚蹬掉高跟鞋,包包一甩,一个饿虎扑羊就把秦泽扑倒,叫道:“子衿,老娘要清理门户,闲杂人等快快退去。”

  王子衿“哦”一声,捧着电脑回房间。

  过不片刻,秦宝宝在客厅直喊救命。

  “子衿,敌人凶猛,火速支援。”

  “子衿,救命啊。”

  “啊哈哈哈......别戳我腰。”

  “秦泽,你再这样姐姐真的翻脸了。”

  “啊啊啊,别戳了,好弟弟,姐求你了。”

  “我原谅你了,不,是我错了,好弟弟,好阿泽......”

  “呜呜呜......就会欺负我。”

  王子衿戴上耳机,置若罔闻,她已经对姐弟俩放弃治疗。

  客厅里,靠枕掉了一地。茶几歪斜。

  秦泽大马金刀坐在姐姐身上,秦宝宝像条咸鱼,只顾着喘息。鼓胀胀的胸口起伏剧烈。青丝凌**,遮住无暇俏脸。T恤下摆在挣扎中掀起,盈盈一握的小腰就这样暴露出来。

  这场姐弟俩不知道第几次PK,仍然以秦宝宝大败告终。

  秦宝宝四仰八叉躺在沙发,一脸生无可恋。

  “起来啦。”秦泽轻轻戳她小腰。

  秦宝宝赌气不理他。

  姐姐这副衣衫不整的模样太不雅观,秦泽就帮她把T恤下摆拉好。

  “我们休战。”秦宝宝说,她伸出一条嫩白藕臂,撒娇状:“拉我起来。”

  秦泽闻言,伸手去拉她。结果被她使出吃nǎi的劲狠狠拽了个踉跄,紧接着双肩一沉,两条大长腿搭在他肩头,旋即一扭一拉。

  秦泽便一头撞到姐姐的小腹,姐弟俩齐齐哎呦一声。

  偷袭得手的秦宝宝顾不上疼,抱住秦泽的一条胳膊,两条腿剪住秦泽的脖颈,小腰发力,上拉下蹬。

  “我去,秦宝宝你个臭不要脸的,”秦泽挣扎了几下,居然没挣脱,她可真有力,这几个月的舞不是白练的。

  “你居然玩偷袭。”

  秦宝宝浑身做劲,对抗弟弟的抵抗,脸蛋憋的通红,喘息道:“兵不厌诈,姐说要清理门户就要清理门户,勿谓言之不预也。”

  她回沪市的路上,特别搜索了以弱克强的方法。为了学习发力技巧,看了好几个教学视频。

  “你这个目无尊长的小赤佬,姐今天好好教训你。”秦宝宝双腿发力,死死锢弟弟的脖子,这招叫做夺命剪刀脚。

  怎么教训?把我闷死在你的双脚之间吗。

  秦泽觉得脖子要断了,他可以强行站起来,但可能会拉伤脖颈。

  “我们休战。”

  “快说你错了。”

  “我错了。”

  “以后还敢不敢对姐姐无礼了。”

  “不敢了不敢了。”

  “算你识相,快喊三遍:小仙女姐姐饶命。”

  “太羞耻了吧,换个称呼行不行。”

  “不行,快说,我要撑不住了……呸,我还有洪荒之力没使呢我,”

  秦宝宝一边喘息一边说话,这么做劲,她自己也累的够呛。

  秦泽认输求饶。

  秦宝宝心满意足,迅速松开腿,从沙发跳起来,躲到安全距离后,仰天大笑三声,唱着四不象的京剧:“我乃卧龙冈上一闲人,上山打大虫,下海擒蛟龙,力拔山兮气盖世,万军丛中取敌首级只等闲,只等闲!”

  双肩一抖,小拳头一前一后,继续唱:“牛刀小试惩小贼,世界无我这般人!”

  然后迈开八字步,扬眉吐气的走回房间:“某去也。”

  门“啪”一声关上,反锁,房内响起姐姐跟闺蜜炫耀逆天翻盘的猖狂大笑。

  秦泽摸摸鼻子,似有幽香缭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