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一百零七章 照片

  这天早上,秦泽晨练结束,淋浴后从洗手间出手,八月底了,天气闷热,他下身穿一条大裤衩,光着膀子,反正家里两个姐姐,王子衿与他关系友达以上,不需要刻意避讳这些。

  餐桌边,秦宝宝咬着包子,以单身二十五年的手速,掏出手机咔擦拍照。

  “你干嘛?”秦泽一愣。

  “没事没事,老弟你身材这么棒,姐姐心动不行啊。拍照留念,以后你成大肚子蜀黍了,也好缅怀昔日。”秦宝宝目光闪躲,似有心虚。

  拍照什么的倒是无所谓,反而向来嘴犟的姐姐居然承认自己身材好,秦泽高兴的摆出几个健美先生的姿势:“怎么样,八块腹肌的奇男子,心动了没?”

  咔擦!咔擦!

  “心动心动,再来几个。”秦宝宝连环拍。

  于是秦泽又摆了几个,包括很骚包的“思想者”,秦宝宝眸子亮晶晶,心满意足。

  王子衿笑着在一旁看,目光欣赏盯着秦泽的身材,时不时帮秦宝宝出馊主意,让秦泽摆各种羞耻姿势。

  如此过了数天,本以为姐姐一时兴起,结果每天早上她都早早守在客厅,就等秦泽光膀子出浴,她好拍照。秦泽忍无可忍,纳闷道:“秦宝宝你有毛病吧,每天拍照拍照,当自己是摄影师,还是当我是模特?”

  秦宝宝目光游离,左顾而言他:“今天早饭还不错......”

  秦泽打断:“每天都一样,同一家铺子买的。”

  “哎呀别这么小气嘛,拍照又不花钱。”秦宝宝试图扯开弟弟挡身体的短袖。

  “你还耍流氓了。”

  “不拍就不拍。”秦宝宝想了想,眼睛一亮:“我们拍段小视频吧。”

  “什么小视频。”秦泽茫然。

  姐姐却不回他,把手机交给王子衿,自顾跑回房间,半晌,身披被单跑出来,还顺手给秦泽一张床单。秦泽拿着床单,神色迷茫,不知姐姐整啥幺蛾子。

  “阿泽,我要重新翻唱你写的那首歌。”秦宝宝把床单往弟弟手上一递,又跑去房门后找出扫帚,“千年等一回。”

  《千年等一回》是秦泽从歌曲库里给姐姐找的歌,准确的说,是他前段时间在歌曲库淘到的好歌,觉得很有韵味,就把他兑换出来应付秦宝宝的每周创作一首的任务。

  这首歌一开始反响平常,也就秦宝宝现在人气暴涨,只要她不唱砸,很难淘汰。于是秦泽第二天发了条长微博,阐述这首歌的创作灵感来自于民间传说《白蛇传》,故事场景是暴雨倾盆的午后,乘船渡湖的许仙偶遇白娘子与小青蛇精姐妹花,把伞借给白娘子,并邀请她们一同乘船。

  随后此歌爆红。

  说来搞笑,自从他的钢琴独奏视频在网上流传,关注秦泽的人与日俱增,又有徐韵寒新歌以及这首《千年等一回》加分,有时候微博评论比秦宝宝还要火爆。姐姐时常刷着微博,酸溜溜的抱怨几句。

  “你是想让我扮许仙,你扮白娘子?”秦泽懂了。

  谁知姐姐摇头,“我扮白娘子,你扮船夫!”

  秦泽顿时有不好的预感。

  秦宝宝兴致勃勃将自己的想法和创意说出来,王子衿听后,眸子顿时亮晶晶。秦泽一脸吃了死老鼠的表情,当场拒绝:“想都别想。”

  秦宝宝披着长长的被单,抱着弟弟的胳膊扭屁股撒娇。

  王子衿憋着笑,“这个可以有。”

  激烈抗争无果,秦泽勉强同意姐姐的创意,她要闹就陪她闹吧,反正私底下玩耍,也不会传出去。

  于是姐弟俩,一个披床单、一个披被单,假装自己在乘船。

  秦宝宝还往自己头上罩了一块白色围巾,捏着兰花指,做眺望状,唱道:“是谁在耳边说,爱我永不变。”

  别说,还真有几分白娘子的韵味,如果这张脸长的再端庄点,演技不那么浮夸点。

  “只为这一句啊哈断肠也无怨”

  “雨心碎,风流泪哎。”

  “梦缠绵,情悠远哎。”

  “啦…啦…啦…啦…”

  按照他的要求,秦泽握着扫帚当船桨,做划船状,秦泽僵硬着脸,不情愿的唱:

  “西湖的水,我的泪。”

  “我情愿和你化做一团火焰。”

  “啊…啊…啊…”

  好羞耻,我真傻,竟然陪着这疯娘们一起浪。

  秦宝宝接唱:“千年等一回,等一回啊。”

  “千年等一回,我无悔啊”

  “雨心碎,风流泪哎。”

  “梦缠绵,情悠远哎。”

  “啦…啦…啦…啦…”

  秦泽瞟了眼身边的姐姐,兰花指耍的真6,配上肢体动作,就像唱戏似的。他翻了个白眼,接唱:

  “西湖的水,我的泪。”

  “我情愿和你化做一团火焰。”

  “啊…啊…啊…”

  姐姐表情丰富,弟弟苦大仇深,对比鲜明,捧着手机的王子衿憋笑憋的很辛苦,镜头一个劲儿的抖。

  大概五分钟,视频录制完成。

  王子衿把手机一丢,伏在桌上笑的差点断气,肩膀簌簌颤抖。

  秦宝宝不理她,捡起手机,翻看视频,末了,露出一个心满意足的笑容。

  秦泽把扫帚放回门后,折回来,去抢手机:“删了吧。”

  岂料姐姐像只护崽子的小母鸡,把手机插进兜里,一手按住,一手去推秦泽。囔囔道:“留着么,留着当纪念。”

  “纪念?”秦泽给雷了一下,没好气道:“纪念你个大头鬼哦,这东西有什么好纪念,秦宝宝你是不是有事?”

  姐姐脸色一慌,很好的掩饰住,理直气壮道:“就当纪念,不行啊。你有本事来抢啊。”

  说着,作势要把手机塞胸沟沟里,秦泽见状,就怕她来一句:你敢抢我就跟老爹说你摸我胸。

  她是有前科的,姐姐的套路。

  于是忙摆手:“随你随你。”

  秦宝宝喜滋滋的捧着手机回房间,王子衿今天来大姨妈,身子不舒服,就请假一天。这位姐姐也是个上班不走心的,按部就班的朝九晚五,领导分配的任务多了,就回家跟闺蜜还有秦泽抱怨。恨不得天天窝家里追剧才好。

  秦宝宝也是这样。

  果然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一丘之貉。

  好半天,秦宝宝房间里没动静,秦泽估摸着她又睡回笼觉。便自己打开电脑,研究股票。

  这时,手机“叮”一声,张雅发了短信。

  短信内容是这样的:“咦,你姐今天没发你的果照?快,快给姐来几张,不然姐姐吃早餐都没味道。”

  秦泽看着这条短信,心里顿时一咯噔。

  压下泛起的不祥预感,他短信回复:“什么意思。”

  张雅配上一个“色眯眯”的表情,“你的半裸照啊,宝宝给发到微博了,好多女孩看着你的照片评头论足,兴奋喊着要给你生猴子。宝宝微博现在人气可火了。拍的真好,想不到你还会拍写真。”

  秦泽半天没回信息,她又发了条信息:“难道你不知情?”配一个“捶地大笑”的猴子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