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一百零四章 事端(二)

  宽敞包间,陷入一片混乱,果盘散落,酒瓶飞舞,形势几乎是一面倒。毕国伟确实有两下子,一照面使出高踢腿,踹中一人下巴,瞬间OK一人,只不过跆拳道,太讲究花哨,动作是很炫酷,杀伤力也有,但只适合擂台,真碰到经验丰富的混混,哪怕硬挨你一脚,不被一招OK,就能近身,然后挥舞老拳乱揍。何况是十来号的成年人。

  毕国伟在一脚踹飞一人,就被人扑倒,接着几人一拥而上,拳打脚踢。其他人更不堪,象征性的抵抗一下,便被叉翻在地。

  好在这群人有点底线,没朝女生对手,四个丫头缩在角落,瑟瑟发抖。

  波西米亚长裙的葛庆偷偷摸出手机,正要拨打电话,眼尖的刘总劈手躲过,狠狠摔碎在地,顺手扇了小丫头一个耳光,把人给打哭了。

  刘总制止手下喽啰们,狞笑道:“把手机搜出来砸掉。”

  “啪啪啪......”

  七八只手机摔在地上,变成废品。

  刘总大马金刀坐在沙发上,望着鼻青脸肿的少年们,皮笑肉不笑:“小伙子们,咱们该好好聊聊了。”

  门外有人守着,不担心有人围观、报警。KTV老板给的底线是别闹大,教训一顿就行了。

  “聊你妈了个逼!”毕国伟破口大骂,身边的汉子一巴掌扇在他脸上。

  “毛都没长齐,学大人来这里消遣。”刘总冷笑道。

  刘总是搞基建的,算半个房地产开发商,手下千百号民工。虽然只是跟着房地产大佬身后喝口汤,但这年头,和房地产搭上关系,都是大赚钱的买卖。

  刘总顺着沙发,从李东来开始,一人一个巴掌扇过去,势大力沉,打的几个少年嘴角出血。终于到了四颗水灵白菜面前。

  几颗水灵白菜虽然家世不俗,毕竟是高中生小姑娘,没见过大风大浪,有长辈庇护,没受过什么挫折。此刻一个个慌了神。

  刘总一把拽住陈清袁的头发,不顾小丫头痛呼,脸带狞笑,十足欺男霸女的奸恶形象。

  “臭婊子,扇老子巴掌。你TM就是欠男人干。”他是暴发户这个没错,草莽气息太重,一喝酒就现原形,今天看这丫头打扮的不像个正经良家,小屁股翘的诱人,就顺手摸了一把。不料竟是匹小烈马。

  他挥手扇了陈清袁几个耳光。

  李东来几个小年轻气血上涌,又展开一番激战,再次被镇压,一个个挂彩,别提有多惨。再给这些高中生几年时间,社会阅历更深,就懂得扯虎皮拉大旗,利用家里的威势吓唬人,可现在遇到事儿,都慌了。即便是耍诡计著称的黄廷梓,也一脸惊恐害怕神色。

  就像良民遇到混子那样的惊恐神色。

  刘总舔舔嘴,啪啪两巴掌,打的陈清袁脸颊红肿,哭的稀里哗啦。

  包括裴子淇在内的三个小丫头,面无血色。

  这或许是她们人生中最绝望的时刻,平时在学校张牙舞爪,嬉笑怒骂,天上地下唯我独尊。那是她们没接触社会的黑暗。尤其是这种夜店这种地方,三教九流,好鸟不多,坏鸟不少。再过几年,她们就会尝到被人捡尸、下药等等,大人的事。

  这时,门外响起喝声:“这里不能进。”

  几声闷响,随后门推开,黑色T恤,牛仔裤的秦泽站在门口,瞥了眼包间里的凄惨境况,眉头紧皱。脚下躺着四个保安。

  他听见哭声了。

  所有人都看向门口,目光落在不速之客身上。

  李东来晦暗的眼神骤然间爆出光芒。

  裴子淇梨花带雨,看见秦泽的瞬间,宛如看见一线曙光。

  “蹲个厕所而已,反生了这么多事?”那家伙嘟囔。

  “你是谁!”刘总神色不善。

  秦泽指了指揍的他小姨都快认不出的李东来,道:“这个人是我学生。”

  刘总冷笑一声:“原来还有一条漏网之鱼,你是想给他出头。”

  他心里怒火燃起,不能确定这半路杀出的程咬金有没有偷偷报警。

  刘总大手一挥:“给我打。”

  三个大汉扑向秦泽。

  秦泽丝毫不退,反而摆出随时招架的姿态。

  “打电话报警啊。”

  “傻愣着做什么,快点跑。”

  眼见这家伙不躲不避,李宗卫几人顿时慌了。最好的选择是打电话报警,大喊大叫引来围观。逞英雄无疑是最愚蠢的做法。

  焦虑、失望、恼怒......诸多情绪从众人心中浮起。下一刻,所有人都睁大眼睛,不可思议。

  逞英雄的秦泽面对扑来的三名汉子,每人手里都拽着空酒瓶,不闪不避,一脚蹬在首当其冲的汉子小腹。那家伙只来得及闷哼一声,整个人朝后横飞,重重砸在大理石桌面,弓成虾状,痛苦的颤栗。

  敌方友方都震惊了,最不济也有一百五六十的体重,一个成年汉子,加上奔跑的惯性,仍是被一脚蹬飞五六米,太TM怪力了。

  剩下两位汉子,眼角余光瞥见同伴横飞的场景,心里一凛,但开弓没有回头箭,他们距离秦泽只有三步之遥。心里犹豫了一下,打还是不打?

  这个念头方起,来不及做出决策,秦泽朝左跨出一步,拳头斜地里捣出,击中左边汉子肋部,看也不看“噗通”跪倒在地的他,旋身,右肘横扫,又一声闷响,右边汉子喷出两颗门牙,脸色痛苦的捂着嘴。

  秦泽一人补一脚,把他们KO。

  整个过程不超过五秒,以动若脱兔的迅捷凶猛之势打趴三个汉子,秦泽脱下T恤,一圈圈缠在右拳。看架势,分明要单挑一群人。

  刘总脸庞爬上一抹狰狞,恶狠狠道:“给我打,就不信他能打一群。”

  虽然着实给这位不速之客震慑了一下,但己方人多势众,汉子们仍不相信会输,顶多折损几个人。包括刘总在内的十一号操起空啤酒瓶气势汹汹杀过来。

  秦泽比他们更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使出撩阴腿,解决一个,拧腰摆臂,再OK一个。根本不是电视上演的见招拆招,花哨华丽。真正搏击,较量的是力量和速度,往往一两招之内解决对手。

  包间不小,但显然不足以成为十几号人的战场,秦泽辗转腾挪,竭尽全力躲闪,依旧挨了不少闷棍,好在他身体素质今非昔比,又兑换了高级格斗技巧。完全hold的住。

  接下来就是个人秀的时间,一屋子少年少女,看着身陷重围,几进几出的猛人,一双铁拳挥舞的虎虎生风。两三招之间秒一个敌人,凡是被他击倒的,没一个能再爬起来。

  最后,秦泽吐出一口血沫,瞥了眼横七竖八的“尸体”,咧嘴道:“麻痹痛死老子了,人多有个毛用。”

  “说吧,怎么回事。”他把T恤搭在肩膀上,匀称健美的身材在女孩们面前展露无疑。

  惊魂未定的女孩们叽叽喳喳说起来,你一言我一语,眼里含着一包泪,委屈的像是找到家长的孩子。

  秦泽摆摆手,女孩们立刻安静,他踹了一脚半死不活的李东来,“没死的话就吱一声。”

  李东来弱弱道:“吱......”

  秦泽挥手想削他一头皮,见满头是血,叹了口气,缩回手。

  李东来指着刘总,恨声道:“那煞笔在餐厅调戏陈清袁,被我揍了一顿,不甘心,带人过来砸场子。”

  他自动忽略餐厅里被暴揍的事。

  陈清袁?

  那个穿超短裤,露肩衫的烟熏妆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