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九十一章 哭闹

  现场炸了。

  这首歌不是摇滚,却比摇滚更加激荡人心。

  每个人都觉得这首歌是在唱自己,自己就是歌曲里的主角,代入感十足,于是一个个都想像那个小人物一样嘶声呐喊,以浮夸,以哗众取宠的方式博眼球。只为那悲凉的的关注。

  很多观众感同身受,想起了经历过的,或正在经历的心酸。

  “秦宝宝。”

  “秦宝宝。”

  “秦宝宝。”

  “秦宝宝。”

  一个。

  一百个。

  五百个。

  越喊越齐,越喊越大。

  后台,李荣兴玩味道:“威尔斯,你说你没输过。如果,我是说如果,是你和她PK,你觉得自己有胜算吗。”

  威尔斯沉默,通过前台转接的电视屏幕中,他看见了陷入疯狂的观众。比他演唱时,更加火热几倍的场面。真换了他去PK,他没把握。

  今天的舞台,亮点不是他。

  这场节目录制,在秦宝宝呐喊出后,臻至高潮,随后潮落。威尔斯这位来自异国他乡的混血帅哥没能如预期的一炮而红,顶多与观众混了个脸熟。

  值得一提的,秦宝宝和徐璐的投票环节,票比可谓凄惨。秦宝宝以领先将近两百票的优势,毫不留情的再一次碾压一线明星。

  驱车回家的路上,王子衿和秦泽坐后排,开车的是秦宝宝。

  王子衿用嘴努努她,抛给秦泽一个眼神,大抵意思:你们还没和好呢?

  秦泽撇撇嘴,眼神回应:别理她,过几天就好了。

  秦宝宝生这么大的气,是很罕见的事,上次摸她屁股的事儿,三天不到就原谅秦泽。

  现在姐姐和他打好几天冷战了。好在两人朝夕相处二十多年,经验丰富,类似的情况不是没有。高中那会儿,姐姐因为想当明星,差点被爸妈吊起来打。秦泽出于新鲜感,乐滋滋旁观了父母人手一根鸡毛掸子,男女双打全过程。没有喊着“别打我姐,要打就打我”的口号,并且积极扑身而上替姐姐挡枪。

  秦宝宝伤心透了,感觉自己被全家抛弃,又不敢和父母怄气,于是和秦泽打了整整半个月的冷战。

  差点断绝姐弟关系的危机都渡过来了,眼前这点事儿,完全不是事嘛。

  老策略:日久生情,不对,让时间抚平创伤。

  周五。

  晚上。

  第五期播出。

  这一期的节目热度相对较低,不像第三期,秦宝宝微博怒怼刘学刚,卖点满满。第四期,一线明星徐璐加盟。非要强说一个热度,大概是秦宝宝闹出的舆论风波了,别看剧情反转,但骂秦宝宝的人还不少。键盘侠骂人,需要理由吗?

  人家明星做个慈善,都能遭黑,被骂虚伪。

  “这一期补位歌手不知道是谁。”

  “上一期的彩蛋有提示,只说神秘嘉宾,没暴露身份。吊足了胃口。”

  “徐璐这一期也是亮点,我挺期待她会唱什么歌。”

  “秦宝宝的也蛮不错,我喜欢。”

  “嗨,都听腻了,我这几天啊,一直单曲循环,不过听的是徐璐版本,她唱的才好听,秦宝宝那都唱的什么玩意。”

  “秦宝宝也就靠她弟弟,话说,她弟弟什么模样,好想看看。绝对是一枚帅哥。”

  “未必,亲生姐弟也有差十万八千里的。”

  “别说话,嘉宾出来了。”

  ............

  “哇,好帅。”

  “帅瞎我的眼啊。欧巴。”

  “纯种的帅不过混血的。”

  “这是谁啊?国内乐坛没这号人物。外国的?”

  尹佳简单的介绍了威尔斯的履历以及来历,围在电脑前的观众们又是一阵哗然。

  “真的假的啊?这么厉害?”

  “人帅就算了,要不要这么有才,再看看我26岁,啤酒肚,没房没车没妹子。人比人气死人。”

  “节目组厉害了,把外国的天才歌手都给请来,花了血本的。”

  “没天理啊,年纪轻轻这么优秀。咱们国内有这样的歌手吗?不是那些只靠颜值的小鲜肉,人家不但有颜,而且有才。”

  “秦宝宝她弟弟不就是嘛,那才是真正的音乐鬼才,相比起来,威尔斯都没资格与人家相提并论。”

  “那不是,连面都没露过。“传说”中的人而已,况且我说的是唱歌,不是创作。”

  某广告公司。

  “这个威尔斯形象不错,据说他准备在中国发展一段时间,消息可靠吗?”

  “我们与他的团队沟通过,是真的。”

  “试着和他签约,趁现在还没红,广告费不高。”

  “您就这么确信他会红啊。”

  “嗯。”

  “那秦宝宝呢?”

  “她先搁一搁,节目结束后考虑,她底子太浅,还有很多不确因素。威尔斯不一样,他在国外就很火了,又有自己的团队,各方面都能合作顺畅。秦宝宝嘛,等她在星艺站稳脚跟再说吧。”

  第一组歌手PK赛开始。

  “我去,全程飙高音啊?什么歌喉,太恐怖了吧。”

  “震惊了。”

  “简直是听觉享受,都可以唱歌剧去了。”

  “虽然听不懂英文歌,但就凭这手高音,六到没朋友。”

  “不愧灵魂歌手的称号,这个年龄段,这份唱功,可以睥睨国内。”

  “意外之喜啊,外国小帅哥,果断粉了。”

  “黄宇腾输的不冤,不过他能在复活赛回归,无妨。”

  “进口的就是比国产的屌。”

  然后,第二组PK。

  徐璐先唱,一首奔放类型的民谣,添加了流行音乐元素。原唱是个名不经传的民谣女歌手。音乐综艺节目都喜欢拿这些不出名的歌曲翻唱,一来是容易超越,万一火了,那就赚大发了。经典歌曲太难超越,反而没人愿意唱。

  “女神唱功在线,不错。”

  “挺有味道的,比原唱好,原唱我听过,完全不是一个层次。”

  “徐璐是专业歌手出身好不好,上次输给秦宝宝,完全是意外。”

  “有道理,太逆天了,雄霸音乐排行榜第一好几天了,徐璐输的不冤。本来秦宝宝的,有希望再放光芒,可网友都听过了,有些还一次两次的不停循环,感觉已经没什么好期待的了。秦宝宝这次危险了。”

  “秦宝宝的话,我只想说:看天意吧。”

  “哈哈,好逗。”

  几分钟后,不看好秦宝宝的人被打脸了。

  “噗,秦宝宝这身打扮,有意思。”

  “丑爆了,虽然女神画烟熏妆很妖艳很不良家,但为什么要戴丑到爆的珍珠冠,还有这裙子似的斗篷是怎么回事,说好的大胸大长腿呢?”

  “浮夸?”

  “歌名有意思。”

  “咦,粤语歌?她还会唱粤语歌啊?”

  “歌词不错。”

  “弹幕消停点,听这歌......”

  弹幕停了两三分钟,直到画面里,秦宝宝用力拽下珍珠冠,珍珠漫天飞洒,飞花碎玉般的散开。

  震撼了无数人。

  “高能已过,速速归位。”

  “卧槽,这首歌把我唱哭了,不是青花瓷那种伤感,而是与我本身境遇贴合的无奈与凄凉。”

  “浮夸?她唱出了我的心声啊。”

  “尼玛,纸巾湿了......妈妈,我没用纸巾做奇怪的事啊,这真的是眼泪。”

  “妈妈问我为什么跪着玩电脑。”

  “一首浮夸,一个小人物的呐喊,这才是真正的灵魂歌手啊。”

  “秦宝宝又给了我震撼心灵的一首歌,太喜欢她了。以后谁黑她,我怼死谁。”

  “我爱上这首歌了,浑身血液在翻涌。”

  “我一身的鸡皮疙瘩。”

  “这歌太牛逼了,秦宝宝弟弟太牛逼了,什么人啊这是,怎么能写出这么直击灵魂的歌。”

  “这不是秦宝宝的呐喊,是无数人的呐喊。”

  次日!

  节目收视率再创新高,威尔斯火了,但最火的是秦宝宝,以及她的那首浮夸。

  网络媒体撰文:

  续钢琴曲之后,秦泽又小火了一把,神通广大的网友更是把秦泽给人肉了出来。还是秦泽的初中毕业照。

  一开始秦泽大吃一惊,不过随后,又一个姓秦的小青年被人肉,接着第二个第三个,网上出现一堆秦宝宝弟弟。一个个冒牌弟弟在网上传开,他这位正牌弟弟反而被人遗忘,因为初中时的秦泽,外貌普通的就像一个路人甲。

  隔天,秦宝宝吃早饭的时候谈及歌曲版权问题。

  “浮夸的版权卖了没?”

  “卖了。”

  “所以你又投股市去了?”

  “嗯。”

  秦宝宝狠狠剐了眼弟弟,咬牙切齿:“你要是在股市亏的底儿掉,我就跟你拼了。”

  我才不告诉你我赚了好几万呢。

  秦泽低头吃包子。

  姐姐没什么理财能力,偏偏喜欢管钱,尤其热衷管理弟弟的钱,秦泽刚上大学时,秦宝宝三天两头缠着老爷子,要求弟弟的零花钱打她卡上,由她来合理支配。理由是怕秦泽在学校鬼混。老爷子不愧腌萝卜辣心儿,趁机把秦泽的生活费断了,说,既然你这么喜欢管弟弟的钱,那不如由你来支付他的生活费。

  姐姐偷鸡不成蚀把米,于是养了秦泽两年。秦宝宝总说“姐姐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大”是有这层原因的。

  “星艺的营销部经理又找我谈话了,想买那几首歌的版权。”秦宝宝在桌下踢了弟弟一脚。

  “如果是网络版权,那没有了。”秦泽回敬她一脚。

  今儿一早,音乐风云榜官方平台就打电话来了,双方有过合作经历,比较愉快,秦泽把浮夸卖了。赚的钱再次投入股市。

  秦宝宝面不改色的一顿佛山无影脚,淡淡道:“其他版权,比如KTV,比如CD等等。星艺给的价格也很合理,有买断有分成。姐姐毕竟是星艺的艺人......啊!”

  秦宝宝痛叫一声,眼眶湿润。她被秦泽踢到脚裸关节了。

  王子衿低头瞅一眼桌底,撇撇嘴,得,她那番话全白说了。

  此时,吃大亏的姐姐恼怒的扑向秦泽,誓要夺回姐姐的尊严。

  秦泽前几天理亏在先,只招架不反抗,双方你攻我挡,大战十余会合,秦宝宝窥准机会,跨身坐在秦泽大腿上,指锋犀利戳向秦泽鼻孔。

  秦泽侧头避开,觉得不能再让着姐姐,这娘们给点颜色就开染坊。他发大招,并指如剑,直击姐姐腰侧。秦宝宝命门被攻击,娇躯一颤,气势顿泄,惊慌着从弟弟大腿上起身,想逃走。

  秦泽把姐姐按回去,左右开弓,戳完左边戳右边。

  秦宝宝尖叫着推搡弟弟,奈何力气没他大,浑身瘫软,秦泽戳一下,她就叫一声,似哭似笑:“子子子衿.......救我。”

  秦泽知道姐姐的罩门在腰侧,一戳她,她就失去战斗力。

  “我吃饱了。”

  王子衿眼不见为净,背着包包出门上班。

  秦泽玩的不亦乐乎,姐姐在他腿上扭啊扭,就是逃不走。

  秦宝宝又哭又笑,脸蛋潮红,瘫软在弟弟怀里,抽抽噎噎哭起来。

  “姐?”秦泽立刻罢手,推了推她。

  秦宝宝拍开他的手,哭道:“你就知道欺负我,你快滚回去,我不要和你住了。”

  “是你先动手的。”秦泽小声道。

  “你踢疼我了。”

  “你先踢我的。”

  “我……”秦宝宝词穷,恨恨道:“信不信我跟老爹打报告。”

  秦泽撇嘴。

  秦宝宝抹眼泪:“快说你错了。”

  “我错了。”

  秦宝宝抽抽鼻子,从弟弟腿上离开,心想,这真是报应,小时候欺负弟弟惯了,没好好经营姐姐的威严形象。如今风水轮流转,换自己被他欺负,偶尔还被占小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