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六十九章 相看两厌

  “小姨,你看看他,就这样的人,能给我当家教吗?”

  李东来眼中的学校骄子们都得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的高数卷子,在这家伙手中岂止是如履平地,简直飞檐走壁,从头到尾没用过草稿纸,全程心算,做选择题比他抛硬币还要快。

  裴南曼笑了笑。

  学生妹兴致缺缺的把注意力转移到电视上,她失去兴趣了。

  秦泽把卷子推到李东来面前,“改卷吧,高考模拟试卷,一般都有答案。”

  李东来一愣,下意识道:“你怎么知道是高考模拟试卷。”

  这份试卷是他们学校老师自己出的,模拟去年的数学高考难度,给学生们练手,一般会把参考答案和试卷一起发到学生手上。

  学生们这时也看了秦泽一眼。

  秦泽指了指试卷:“复旦附中,我高中也是读这里的。”

  老套路了,哥是过来人。

  裴南曼闻言,抬起头,笑容淡淡:“原来还是校友。”

  李东来翻白眼,嗤笑道:“那怎么没考上复旦,成绩不行,灰溜溜跑财大去。”

  秦泽笑容顿时僵硬。

  说起这桩旧事,绝对谈不上愉快。秦泽小学、初中、高中,就连幼儿园,都是和姐姐一起读的。以笨鸟先飞和勤能补拙的精神,小学升初中,初中升高中,在老爷子耳提面命之下,勉强跟上姐姐的脚步,可到了高考,秦泽发现资质愚笨真的无解,勤能补拙也是相对而言,再能补拙,也没法把他补成学霸。

  秦泽黑着脸:“废那么多话干嘛,叫你对答案就对答案。”

  财大怎么了,财大也不是一般人能上的。

  他语气说不上客气,甚至透出隐隐的威胁。

  李东来一愣。

  学生妹眉梢一扬。

  裴南曼轻轻道:“东来,把答案对一对。”

  李东来想再说几句,见裴南曼发话了,脑袋一缩,跑上楼去拿参考答案。

  客厅里,李东来一手捧着试卷,一手捧答案。目光在试卷和参考答案上来回转悠。

  选择题......全对。

  填空题......没毛病。

  解答题......卧槽,解答过程比参考答案还详细。

  呃!

  李东来双眼圆瞪,不禁张大了嘴巴。半晌没说话。

  裴南曼看他表情,心中了然,淡然一笑,低头看起文件。

  学生妹眼界、眼光就差了,不耐烦道:“傻愣愣的,试卷怎么样,几分?”

  李东来咽了咽唾沫,艰难道:“150分?”

  “神经病。”学生妹翻小白眼,看脑残似的看李东来,劈手夺过试卷和答案,亲自对照。

  呃......几分钟的过程里,她先是微微瞪眼,然后小嘴不自觉微张,由细微到明显,“见了鬼”的表情凝固在脸上。

  “小,小姨......让他也给我辅导功课吧。”学生妹震惊了。

  整张试卷,她挑不出半点毛病,哪怕含金量最高,要求最严苛的解答题,仍完美无缺。

  这是什么怪物?有这样的计算能力?

  裴南曼摇头:“你暑假要学钢琴,别分心。”

  “你不是想学跆拳道,小秦练过格斗,你可以跟他学。”裴南曼道。

  李东来睁大眼睛,吃惊道:“小姨,你真同意我练跆拳道啊?”

  “前提是你学习成绩提升上来。”裴南曼看了看表,道:“我出去买点菜,东来,你带小秦去房间。午饭留在这里吃吧。”

  最后一句是对秦泽说的,肯定句不是疑问句。女王美人的强势不在于张扬的气势,她声音清冷、温柔,但她说什么就是什么,这才是真正的强势。

  秦泽注意到她手腕上的表,卡地亚的女士表,玫瑰金的表身,镶嵌十八颗钻石,鳄鱼皮腕带,2007年上市,限量版。当时售价100万美元,这么多年过去,增值了不少。

  按说,以秦泽的市井身份,不该知道这样华贵的名表,但曾经有段时间,秦宝宝很渴望有一块价值不菲的名表,就买了几本杂志回家看,想为自己挑一块心仪的手表。姐姐一眼就看上这块登上榜首的名表,可惜太贵了买不起。秦泽在姐姐的唠叨中,知道了这块女性名表的存在。

  后来,秦宝宝千挑万挑,挑了一块五千元的手表......

  没想到女王还是宜室宜家的女人,她出门后,秦泽跟着中二少年上楼,李东来的房间在西边最后一间,不出意外,不管是面积还是装修,都完爆秦泽的小房间。

  进门后扫了一眼,靠墙的一张双人床,对面是衣柜,窗前一张书桌,书桌上有台灯、台式电脑,一叠课本,一只黑陶茶杯。房间还算干净,床头也没有可疑的纸巾。

  秦泽心里对李东来性格有大致判断,不是宅男,谈不上爱干净,但不邋遢,电脑的屏幕亮着,画面定格在LOL结束的场景,水晶爆炸,两个鲜红的:失败。

  爱玩游戏。

  墙角有哑铃、握力器、负重沙袋,还是个健身型男?

  “看什么看。”李东来瞪了秦泽一眼,愈发显得戾气深重,颐指气使:“把门关了。”

  等秦泽关上门后,他又道:“先和你说清楚,以后,你教你的,我玩我的。该拿的钱你拿,但别给我摆老师架子。别偷看我小姨,别搭讪我妹,你要是乖乖听话,我不介意你在我面前碍眼。要是想着去我小姨那里打小报告,刷好感,看我不弄死你。”

  末了,冷笑道:“老子见过的家教老师,比你做过的家教工作都多。”

  初中和高中,家里给他请了好几个家教老师,李东来没有拒绝的资本,但他有他的对策,男家教不给好脸色,女教师稍稍好点,说什么听什么,反正左耳进右耳出,时间久了,家教老师也就放弃了,懒得督促他这瘫扶不上墙的烂泥,大家井水不犯河水。

  秦泽一个弓步往前,抡起右臂,直截了当的赏了这个嚣张的少年一巴掌。

  “啪”!

  耳光势大力沉,李东来给甩了个踉跄,懵了。

  “你TM的。”反应过来后,他暴怒,一个飞踹回击秦泽。

  秦泽迅如闪电的踢出一脚,后发先至,正中这家伙的腹部,少说也有一百二十斤的家伙,直接踹飞,哐一声撞在门上,蜷缩身体,捂着肚子,双眼尽是血丝。

  “就你这脾气,没给人打死,说明家里背景不小。”秦泽冷笑一声。

  早就想打你了。

  说起打架,秦泽可不是吃素的,初中高中的时候,他是老师眼里的刺头,不过他打架不是自身原因,原因在秦宝宝身上。秦宝宝好比一株吸引狂蜂浪蝶的娇艳玫瑰,总有学校的土霸王和混日子的差生勾搭她。

  秦泽不可避免的成了姐姐的挡箭牌,刚上初中,就被逼着和下手没轻重的初三混子打架,鼻青脸肿是肯定的。上了高中,武力值水涨船高,但以寡敌众,仍然赢多输少。

  老爷子那么严肃的一个人,也没有在这件事上说过他半句,父母非但不责怪他,反而夸儿子可靠。保护姐姐和寻衅打架两回事。

  上大学情况才好转,一来,没出息的秦泽没能考上复旦,二来,大学生理智成熟,不再是脑子一热不管不顾的中学生。骚扰女生是要开除的,没准还要吃官司。

  红颜祸水!

  秦泽读初中就领悟了。

  李东来显然属于心智不够成熟的中学生,秦泽不介意顺手揍一顿,大不了这份家教不要。他没有痛打落水狗的意思,刚才那一脚,够这家伙躺地上半天。再打,就内伤了。

  这时,门开了。

  名字叫子淇的学生妹探头探脑,显然听见动静,上楼查看情况。瞧见躺在门边,大吐苦水的李东来,顿时一愣。

  就在秦泽以为她要兴师问罪时,少女噗嗤一笑,颇有几分幸灾乐祸:“呦,被打啦?”

  李东来喘着气:“少管闲事。”

  少女啧啧道:“你不是号称学校单挑王嘛,打遍同级无敌手吗?”

  李东来怒道:“老子技不如人,要你管?”

  少女白眼,很卑劣的落井下石,踢了他一脚,又对秦泽道:“帅哥,你继续,他就是欠收拾,别打死打残就行。”

  脑袋一缩,关门走了。

  下一刻,她又折了回来,提醒道:“别打脸啊,被我小姨看到,你就完犊子啦。”

  秦泽眨眨眼,什么个情况。

  “她是你妹?”

  “关你屁事。”李东来骂了一声:***。

  秦泽二话不说,又一脚踢在这家伙屁股上,疼的他脸抽搐,求饶道:“好汉,别打,别打,我服了。她是我妹。亲妹妹。”

  “有这样的亲妹妹?”秦泽震惊了。

  “......从小就不对眼,相看两厌。”李东来哭丧着脸:“别打了。”

  真他娘的疼,这家伙下手忒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