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四十八章 死亡组

  秦宝宝抽签不抽签,已经无关紧要,因为箱子里只剩下一个号码球:三号。

  她和黄宇腾pk。

  李荣兴松了口气的同时,搞笑作怪:“说起人品光辉,我真不及黄老师,他才是真正的幸运。”

  黄宇腾朝秦宝宝点头致意,面朝镜头:“其实吧,我反而挺忐忑,在场的几位嘉宾老师,我或多或少都了解,但对秦宝宝,我是半点都不了解,知己但不知彼,希望不会阴沟里翻船吧。”

  嘉宾们轻笑起来,都听得出是谦虚之言。

  秦宝宝保持礼貌笑容:“大家都人品坚挺,就我人品不尽人意。”

  弹幕也极其热闹,网友纷纷发表感想:“好了,淘汰者秦宝宝,节目结束。”

  “我已经看到了结局。”

  “秦宝宝就是上来露个脸,然后淘汰。就这么简单。”

  “这一期没悬念,忽然感觉没什么意思了。”

  画面终于切换到舞台,炫目缤纷的灯光中,主持人尹佳一身晚礼服般的打扮,喜气洋洋:“各位观众,很高兴又跟你们见面。现在,请我们第一位歌手上台。他是二十年前,震惊话语乐坛的一代天王,他的名字无人不晓,他的歌声,万人传唱。接下来,有请我们的歌手。”

  在场观众热烈的掌声中,洪敬尧穿梭在霓虹舞台灯光中,穿过长长的走道,出现在舞台上,出现在数百位观众视线中。

  “大家好,我是洪敬尧。”

  回应他的是观众的呼喊声,镜头给了在场的观众,把他们激动的神色拍摄下来。

  灯光转为柔和,照耀舞台上洪敬尧的身影。于此同时,音乐声响起。

  洪敬尧握着麦克风,神情歌唱:“浅灰色的天空下,街角的咖啡屋。”

  “时隔多年的我再次路过,恍惚间,看见你曾经的背影。”

  “那一刻往事涌上心头,刹那间我泪如雨下。”

  “至少有十年,我不曾流泪。”

  他一开嗓,观众就沸腾了,尖叫声和呐喊声几乎掀翻房顶。

  挥手,尖叫,场面太热了。

  李荣兴惊叫道:“痴心不改!”

  陈小彤眨眼:“这是首经典。”

  黄宇腾鼓掌:“太经典了,太经典了。”

  李宗德苦着脸:“永远的《痴心不改》,为什么是我和洪老师PK,太惨了有没有。”

  陈小彤安慰道:“没关系,你可以在复活赛里复活。”

  几个歌手心里都清楚,这一期的淘汰者,十有八九是秦宝宝。

  镜头里,有观众跟着唱起来。

  这首歌实在太经典,当年非常非常出名的歌曲,八零九零谁都能哼几句。这是一代人的记忆,甚至是童年。王子衿听着熟悉的音乐,跟着节奏,控制不住的轻轻哼起来。

  秦泽道:“太赖皮了吧,怎么能唱成名作。别人还怎么比。”

  “代表作就一定好嘛?”秦宝宝扭头喷他,“首先,现场唱出来的歌曲,肯定比不过录音室修出来的,观众肯定能听出不同,那样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其次,像黄宇腾这样的歌手,他的代表作大家都听多了听腻了,你现场又来唱,再好听也审美疲劳啦,这时候其他歌手突然来一首经典的翻唱,观众还会把票投给你吗?也就这种经典老歌可以吃吃老本,勾一勾观众的情怀。音乐类综艺节目,很少有歌手唱经典歌曲,大多是一些没名气的歌曲改编。”

  秦泽想了想:“也对哦。”

  第二位歌手,李宗德上台,他也抽到一号,和洪敬尧PK。

  “时光总是匆匆,没有道理,说不清对错。”

  “我从来不曾抗拒对你的爱意。”

  “哪怕时光匆匆,我也爱着你。”

  “尽管你始终不曾对我着迷。”

  李宗德唱的是一首粤语歌,他是香江人,唱中文歌是为难他,歌名《相见无语》,不太出名,至少秦泽没听过,但现场观众很买账的样子,不吝啬自己的欢呼。因为李宗德声音好听,唱功在线,完全驾驭住了这首歌。

  后台,几个嘉宾谈论着:“小德唱的真好。”

  “唱功绝对厉害。”

  “好听好听。”

  李宗德唱完,朝四面观众鞠躬,下台。

  尹佳高声道:“感谢洪老师和小德两位歌手给我们来的歌声。下面进入我们的环节,各位观众,相信大家心里都有各自的想法了。拿起你们手上的投票器,给我们的歌手投票吧。”

  投票开始。

  尹佳身后的大屏幕上,两名歌手的票数交替上升。

  现场共五百名观众,相当于五百名评审,五百张票。

  观众、歌手、主持人都紧张而激动的看着票数。

  最终票数定格。

  洪敬尧:302票。

  李宗德:190票。

  还有一些是弃权票,不计入有效票之内。

  尹佳笑道:“现在宣布,第一个晋级歌手,洪敬尧。恭喜洪老师。”

  后台,洪敬尧鞠躬:“谢谢大家,谢谢大家。”

  李宗德鼓掌,笑着摊手:“意料之中的事情,不是我唱的不好,是对手实在太强大。”

  弹幕:“永垂不朽《痴心不改》,好怀念。”

  “小德不哭,站起来撸。”

  “没事没事,还有机会,复活赛肯定没问题。”

  “反正秦宝宝注定OUT。”

  “看小德淡定的模样,一点都不慌,说明秦宝宝才是本期淘汰选手。”

  “嘿嘿,我告诉你们一个秘密,这期淘汰的,是小德。”

  “我也告诉你们一个秘密,这期淘汰的,是黄宇腾。”

  “我也告诉你们一个秘密,这期淘汰的,是主持人尹佳。”

  “滚。”

  “别逗。”

  “尹佳不会唱歌,她淘汰,没毛病。”

  “哈哈哈。”

  第二组歌手,陈小彤vs李荣兴。

  李荣兴:“我最爱的人,你听见了我的呼唤吗。”

  “没有你的世界,一切都是黑白的。”

  “当你拥抱他站在阳光下,可曾听见我,在街角的我,停止的心跳......”

  陈小彤:“我爱上一个不能爱的人。”

  “她优秀的让我自卑。”

  “他的痴情让我绝望。”

  “我的爱情已落幕。”

  “我的心葬入了土。”

  投票结果出来,李荣兴以十票的优势,成功晋级,而曾经的香江天后,要进入复活赛。结果出于意料,又在情理之中。曾经的天后,毕竟是曾经,第一,名气下滑了,不及当红歌手李荣兴。第二,唱功也退步,比当年稍有不急。一个日薄西山,一个如日中天,观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尹佳笑道:“现在有请最后一组歌手上台,想必大家都期待很久了,他自出道以来,有很多外号,情歌之王,高音之王,多情才子。没错,他就是我们最爱的黄宇腾。”

  说着,黄宇腾走上舞台。

  台下,呼声如雷,简直如排山倒海一般。

  黄宇腾的人气,仅次于天王天后。

  他穿着闪闪发光的舞台服装,脚上踩着高帮靴,三十出头的年纪,面容俊朗,很有魅力。

  弹幕也沸腾了,几乎覆盖半个屏幕:

  “终于等到主角出场了。”

  “黄宇腾我爱你。”

  “宇腾是最棒的,这期的嘉宾,没人能超越他。”

  “我想听你的《风声》。”

  “情歌之王!”

  “我已经预见未来,五百票通过,某新人交白卷。”

  “我看过电视了,秦宝宝很厉害的,她没有淘汰。”

  “剧透,秦宝宝超牛逼,歌声不要太好听。”

  “滚蛋,剧透的死全家。”

  “我也看过电视了,黄宇腾被秦宝宝淘汰了。”

  有不少人在弹幕上剧透,也有人纯粹是凑热闹,说什么的都有,于是没人相信那些说真话的人。

  后台,陈小彤叹道:“人气好高哦。”

  李荣兴:“小彤老师,你当年也有这样的人气,不用羡慕。”

  陈小彤:“哪里,洪老师当年人气才高。”

  嘉宾们谈笑的时候,秦宝宝坐在一边,微笑。她插不上话,因为不是一个圈子的,没有共同话题。李荣兴倒是想撩妹,但这是录节目,他不好太刻意去搭讪秦宝宝。镜头在秦宝宝这边,也是一扫而过,表示没有忘记她,但绝不做过多的停留。

  台上,开场音乐响起后,场面一下子安静,镜头里,观众们屏息凝神,做聆听状。有的人甚至闭上眼睛,歌还没开始,就要陶醉了。

  黄玉腾的浑厚有磁性的声音通过麦克风传遍全场,竟开场就飚高音:

  “我徘徊着,在长长的街道。”

  “天空,下起雨了。”

  “今夜的你,能否有个好梦。”

  “或者,在哪个男人怀里,静静看着一场雨。”

  “这场凄厉的秋雨......”

  “多少年前,我们相逢在秋雨中。”

  “再回首,恍然如梦。”

  ......

  这首歌是很多年前的老歌,绵缠悱恻的一首情歌,原唱是女生。黄宇腾改编了这首歌,把小女生低吟诉心肠的情歌改成自己风格的高音情歌,歌词方面也有改动,比如“在哪个男人怀里”,原版是“把哪个女人搂在怀里”。

  一首歌唱完,掌声、欢呼声、呐喊声,此起彼伏,仿佛是一场盛大的演唱会。

  李荣兴鼓掌:“服气了,服气了。”

  李宗德:“到底是当红歌手,这嗓音,天呐,我肯定唱不上去。”

  陈小彤点头:“改编的很棒,多情才子,盛名之下无虚士。”

  洪敬尧:“厉害,真是太棒了。这首歌是我那个时代的歌,但我敢打包票,绝对超越原唱。”

  洪敬尧出场的时候,秦泽把弹幕给关了,铺天盖地的,影响观看。这时候他又打开了:

  “黄教主唱的我热血沸腾。”

  “噗。这是情歌,你哪来的热血沸腾啊。”

  “我本来不喜欢这首歌的,可黄教主唱的这么好听,我敢保证,这首歌要火了。”

  “太帅了,自己唱的投入,别人听的享受。酣畅淋漓的视觉盛宴。”

  “黄宇腾有大家风范,他是天王只差了一个好的作词作曲家。”

  “噗,听说新人秦宝宝,是唱原创歌曲?”

  “秦宝宝算了吧,想发原创,去网络上啊,来这舞台干嘛。原创歌曲多了去了,成经典的有几首?好听的有几首?不是说你原创,就厉害,而是要作出精品。”

  主持人尹佳在久久不能平息的掌声中登台,笑吟吟道:“很感谢黄教主为大家带来的歌手,”顿了顿,露出苦恼的神情:“怎么回事啊,明明是首伤感情歌,可我竟然听的入迷,听的热血上涌,恨不得跟着拍子跳舞。”

  观众们心有戚戚的哄笑。

  “这大概就是咱们黄教主的魅力了。”尹佳说完,朗声道:“大家心情平复了没有?”

  “没有。”观众们大喊。

  “那我们让今天的新人先等等,大家心情平复了,她再来唱,好不好?”

  “好。”

  秦泽看到这里,扭头,看向姐姐的脸。

  “干嘛。”秦宝宝没好气道。

  秦泽没说话,伸手,轻轻摸了摸她的头。

  彼时彼刻的秦宝宝,在后台看到这一幕的她,心里肯定很愤懑和凄苦吧。他了解姐姐的性格,好强、执拗、眼里揉不得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