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九百六十章 正人君子

  秦牧转头看去,只见怜花魂迈步走来,这女子应该是循着他与洛无双的足迹寻到这里。

  不过金沙大漠中的天气风云变幻,而且其中颇多诡异,她应该在大漠中遭遇了不少诡异事件,因此要晚了些日子才寻到造物主最后的聚集地。

  “是啊。”

  秦牧毫不谦虚,从怜花魂身上移开目光,望向虚空桥,面色平静道:“太虚中已经没有威胁到我的人物了,即便是娘娘和元姆夫人也不成。”

  他之所以没有继续打量怜花魂,是因为怜花魂的模样儿有些像帝后娘娘和元姆夫人,蛮腰一握,胸脯高伟,而且走起路来像是豹子一般轻盈,显得腰肌和臀肌很有力量,对他很有吸引力。

  “难道帝后娘娘知道我的爱好?”

  秦牧心中凛然:“她对我的研究倒是很深,针对我的弱点而来,我对她却知道的不多。”

  他却不知帝后之所以化作怜花魂,倒并非是为了对付他,而是为了激起昊天尊的恋母之情,只是不料恰恰符合秦牧的审美而已。

  秦牧按住异样的心神,目光依旧望向虚空桥。

  那里,虚天尊的确已经被困住,饶是这女子强大无边,但也在虚空桥的尽头岌岌可危。

  虚空桥断断续续,到了后面,断掉的距离更长,倘若仅仅是虚空破灭坍塌还困不住虚天尊,那里的虚空还会塌缩,不仅塌缩,塌缩到极点便会有恐怖异常的爆炸!

  这种塌缩膨胀,像是虚空在呼吸,然而一呼一吸之间,虚空桥外一个个小宇宙诞生,毁灭,生死如浮光,然而威力却奇大无比。

  即便是虚天尊这样近乎无敌的存在,此刻也举步维艰,陷入进不得退不得的险境之中。

  她的一座座天宫飘摇,被虚空桥的末日景象打得千疮百孔,以至于她的修为大不如从前。

  “她的天宫是开辟出来的,不是观想出来的。倘若是观想出来的,天宫便可以随破随聚,说不定还有机会可以直达太虚彼岸。”

  秦牧收回目光,心道:“虚天尊不会观想法,那么她可能便不是那位隐藏在天庭中的造物主。”

  有造物主隐藏在天庭,是秦牧的一个猜想。

  云天尊之死有着颇多疑点,云天尊被造物主杀害并且下了血脉大咒,秦牧为云渐离破解血脉大咒还遇到了那位造物主的神识。

  他曾经猜测这个造物主便是太帝,太帝死在太虚之地,然而对于造物主来说,肉身灵魂死亡并非是真正的死亡,神识消亡才是真正的死亡。

  太帝是否改头换面活在天庭中,那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从虚天尊的在虚空桥上的表现来看,虚天尊应该并非是太帝。

  倘若是太帝的话,借助其强大的神识,应该可以度过虚空桥。

  当然,也有可能是虚天尊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并未动用真正的力量。

  怜花魂走来,瞥了洛无双一眼,随即移开目光,遥望被困在虚空桥的虚天尊,冷笑道:“虚伪。”

  秦牧微微一怔,向这女子道:“好妹妹,你为何说虚天尊虚伪?”

  “好妹妹?”

  怜花魂冷哼一声,淡然道:“你敢称本宫为妹妹?本宫要杀你的头,谁也救不了你。”

  她顿了顿,道:“虚天尊的实力不止于此,她却一直没有动用全部的实力,担心被人看破她的真正本事。宁愿置身险境也要保留实力,岂不是虚伪?”

  秦牧哈哈笑道:“娘娘不也是如此?娘娘倘若真的要对付我,只需用自己的真实本事,我肯定是授首伏诛。然而娘娘却还要拜入昊天尊门下去学习屠牧之法,可见娘娘也是一个虚伪的人。你们所谓的十天尊,都是虚伪之人,没有一个是正人君子。”

  “天庭中,正人君子早已死了。”

  怜花魂难得露出笑容,饶有趣味道:“那么牧天尊是否是正人君子?”

  秦牧的目光从她的胸脯上挪开,正色道:“我正是天庭少有的正人君子。”说罢,忍不住又瞥了一眼。

  怜花魂掩了掩衣领,免得春色被他看了去,道:“牧天尊的功法神通中破绽很多,我从昊天尊那里学来屠牧十八法,每一种法门都是针对你功法神通中的破绽而来,你很难不死。倘若你交出我妹妹那贱人的尸身,那么我可以饶你不死。”

  她轻声道:“你活着,对我来说很有用。然而本宫要挖掉你的双眼,你的眼睛贼兮兮的。”

  秦牧心念微动,元姆夫人的水晶棺从他的眉心飞出,咚的一声落在地上,道:“又不是什么珍贵的东西,娘娘拿去便是。至于眼睛,娘娘也尽管挖去便是,我的造化玄功连肉身都可以再造。”

  怜花魂怔了怔。

  一路上她已经想了无数种可能,包括斩杀秦牧的各种方法,以及秦牧毙命时难以置信的表情和遗言,然而却没想到秦牧竟然如此爽快的把元姆夫人的水晶棺取出来。

  她向前走去,向水晶棺伸出手掌,然而却在严阵以待,提防秦牧偷袭。

  秦牧却是坦然,后退几步。

  怜花魂手掌慢慢向水晶棺探去,目光一直落在他的身上。

  秦牧微笑道:“娘娘小心。”

  他话音未落,怜花魂身后虚空裂开,出现一道深渊,深渊中探出一条白皙的手臂,五指修长有如白玉葱,捏着一个奇特的手印,悄然无息的向怜花魂的脑后点去。

  怜花魂却似乎毫无察觉,就在这只白嫩小手来到自己脑后的一刹那,她的身影突然消失。

  那白皙手掌击空,立刻缩回,然而为时已晚,怜花魂已经来到那口深渊的旁边,挥手便是一印轰入深渊:“小贱人,你暗算过我一次,还以为你能暗算我第二次?”

  深渊中传来沉闷的声响,云初袖从深渊中跌出,笑道:“姐姐吃一堑长一智,倒是我把姐姐调教的这么聪明!”

  她虽然笑颜如花,然而却出手狠辣至极,身后漂浮着各种天宫,蔚为壮观,一出手便调动所有法力!

  怜花魂也动用所有法力,两个少女在祭坛四周神出鬼没,碰撞交击,声势骇人。

  轰——

  一座造物主大殿被她们的神通直接蒸发,然而下一刻那座大殿又再度重现。

  怜花魂和云初袖的神通虽然威力宏大,摧毁这里也不在话下,然而这里的一切都是神识观想而成,任由她们破去也会复原。

  秦牧观看这二女之战,过了片刻便不由得摇了摇头。

  怜花魂与云初袖打得虽然激烈,但动用的实力相当于御天尊武器那等层次,并未动用自己真正的绝学,连自己真正的功法也不曾催动过,显然是担心自己的功法和绝学暴露。

  “看来帝后姐妹俩是不能杀红眼了,那么与她们虚与委蛇却也无用。”

  秦牧一念及此,伸手一挥,水晶棺轰的一声立了起来,棺材打开,元姆夫人的尸身出现。

  他闭上眼睛入梦,顿时梦中世界笼罩水晶棺,万千小小的秦牧从他的脑海中快步跑了出来,跳到元姆夫人的肉身上,哪儿都是,还有的钻入衣袖里,四下游走,研究元姆夫人肉身上纹理。

  云初袖心中一惊,招法不由乱了一下,立刻被怜花魂抓住破绽,将她打得吐血,连翻带滚撞穿几座造物主大殿。

  怜花魂还待杀去,云初袖连忙道:“你我肉身中藏有归墟大道秘密,倘若被他研究出来,我们便再无秘密可言!我无法对付他,只有姐姐才能击杀他,从他那里夺回我的肉身。”

  怜花魂冷笑道:“我杀了他,你不会趁机杀我夺回你的肉身?”

  “姐姐,你我本是同根生,我的肉身大道倘若泄露,你也难能幸免!”

  云初袖泫然泪下,楚楚可怜道:“你我姐妹,都将死无葬身之地!倘若是正面相对,小妹哪里会是姐姐的对手?小妹之所以能够杀了姐姐,正是因为偷袭啊。而今姐姐有了防备,妹妹哪里还能得手?”

  她忍不住落泪道:“姐姐得了我的肉身,拿捏到我的死穴,妹妹自然是给姐姐当牛做马,为奴为婢,不敢再有二心!”

  怜花魂瞥她一眼,立刻飞身而起,向秦牧攻去,一出手便是屠牧十八法中的一招神通!

  秦牧闭着眼睛入梦,而人却站了起来,依旧是三目紧闭,没有张开,抬手一剑刺来。

  怜花魂立刻抓住他的剑法中的破绽,长驱直入,攻向秦牧的死穴。

  然而,她这必杀一击来到秦牧的身边,便如同遭遇了无形的屏障,无法让这一式神通的威力攻击到秦牧的身体。

  怜花魂心中一惊,立刻换招,又是一式屠牧之法。

  这一招与上一招的结果一样,也是未能来到秦牧身边便被挡住。

  怜花魂连换数招,根本无法近身,心中不禁慌乱,连忙道:“小贱人,他被我拖住,你还不来帮忙?”

  云初袖连忙杀上前去,姐妹二人联手,如同彩蝶围绕秦牧翻飞,各种神通威能广大,然而始终无法攻到秦牧身边。

  远处,洛无双看到这一幕,心中也不禁骇然:“秦霸体修成尊神,竟然如此强大,这等法力连帝后姐妹也无法破开!”

  而今秦牧是尊神境界,帝后姐妹与他差了一个境界,但是差距却像是差了一重天!

  “此人不可力敌,快走!”

  云初袖和怜花魂闪身便退,身后各自裂开一道深渊,便要遁走。

  就在此时,秦牧眉心的眼睛张开,两道光芒一前一后射出,云初袖和怜花魂各自闪身进入深渊,深渊闭合的一刹那,两道光芒先后没入那两道深渊中。

  天空突然流血,二女消失不见。

  秦牧眉心眼睛精光闪烁,突然双手向天空中的血痕抓去,怜花魂和云初袖被他抓住脖子,从虚空中拎出,狠狠的掼在地上!

  ————重感冒,更新晚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