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法眼至尊 > 第四百四十四章 里面有人吗?

  在震元锤内部的锤子世界。

  盘虚空越想越觉得自己太冤屈了,自己不远亿里从混球大陆来到沌球大陆,身上负有极其重要的使命,没想到出师未捷,身体却陷入到了一个神秘可怕的小世界中,永无出头之日,所谓的使命,所谓的建功立业通通都跟自己没有关系。

  想到这些,盘虚空的心里就不顺,就来气,就发火,它突然咆哮一声:“去死吧!”从平地纵身跃起五十米高,双爪带着雷霆万斤的力度,弥漫着一股冰寒的气息,悍然拍向吕斯寒等人。

  短暂的和平被盘虚空单方面打破。

  吕斯寒等人仓促应战,抬起两米长的巨臂向空中拍击。

  这些人当中,雪山白是四级超人,境界最高,但是跟盘虚空比起来还是相差太远,只能仰仗吕斯寒的巨甲的保护。

  但是吕斯寒的巨甲在与盘虚空的对战中也没有什么太大的优势,因为盘虚空的速度太快,一步就是三四十米远,一跳就是百米高,让他无法适从,只能以逸待劳,以守代攻。

  盘虚空的真气极其强大,从天而降,宛如一股流速极快的水柱冲向地面,将所有人都笼罩在内。

  雪山白大骇,与烟尘黑互相对视一眼,急忙将双手抵在吕斯寒巨甲的大腿的后面,将全身真气输入到巨甲之中,而后从巨甲的双手上透出约五六米长的真气层,与盘虚空打出的真气对撞。

  “澎~”盘虚空的真气实在太强悍了,直接将巨甲手上的真气拍散,巨大的反弹力将吕斯寒压进了地面,两米长的腿都没入了地下,整个人变成了一根树桩。幸亏吕斯寒有巨甲护身,否则,绝对有可能被盘虚空的真气拍成碎片!

  吕斯寒身后的雪山白烟尘黑两人被巨大的气浪冲击,如同两片无根的叶子一样向后方飘飘荡荡。旁边的两个巨甲武者被巨大的余波震倒,像两根火柴一样在地上滚来滚去。

  “你也去死吧!”吕斯寒大怒,双手抬起一拍地面,像一条巨大的蜥蜴一样从地里窜出,两米长的手臂抡起,带着万斤之力拍向盘虚空。

  实际上吕斯寒比盘虚空更委屈,他本来还梦想着娶肤白貌美的采凝为妻,没想到却被“姐夫”兼“大舅子”的杨任关进了这黑不溜秋的小世界,与满身长毛凶狠异常的狼人为伍,简直不是人过的日子。幸亏他身穿巨甲,否则,早就被盘虚空撕成碎片!

  盘虚空跟吕斯寒对了两掌之后,几个纵跃回到了自己的地盘,又开始了新一轮的休战。

  无论是战还是休战,盘虚空都占据主动权,这一点是他唯一值得欣慰的。

  忽然,盘虚空仰首透过半透明的穹顶望见如钢筋一样的胡须,如山丘一样的鼻子,如太阳一样的眼睛,狰狞可怖的脸盘简直可以遮天蔽日,外面这巨怪物不是杨任,而是黄鼠狼。

  “喂,里面有人吗?”黄鼠狼在外面喊叫的声音,透过震元锤的重重介质,变得迟滞而低沉。

  “有人!”锤子世界里面的人一起仰天答应。但是,外面的黄鼠狼依然是一副茫然的表情,很显然,它没有听到里面的回应。

  “唉~”里面所有人齐齐地叹了一口气,心里变得更加沉重,更加悲伤,因为外面的人由杨任变成了狰狞可怖的黄鼠狼!

  只有盘虚空心里窃喜,因为它知道,锤子世界其实是一种带封印的储物空间,在离开主人身边若干长的时间后,封印会自行解除,一旦封印解除,里面的人就可以通过自己的功力,强行冲出去。

  现在,这震元锤离开了杨任之手,这封印总有一天会解除,那么自己就有出去的一天。

  忽然,穹顶外面变得漆黑一片,整个锤子世界沉浸在一种浓郁而恐怖的黑暗当中。。。

  “哈哈哈~”盘虚空突然纵声大笑,这笑声在暗黑无边的锤子世界里回荡,显得森然可怖,把吕斯寒等人吓得毛骨悚然,身上都起了鸡皮疙瘩,互相紧张地戒备着。。。

  接下来,不管怎么修炼,杨任都没有突破二级境界,他只得暂时放下修炼,先去青水潭吸收极寒之气,或许通过极寒之气的淬炼,他能突破境界也未可知。

  他让大黑豹坐镇震元医馆,如今震元医馆强敌环伺,凝儿在家,大爸的武功也没有完全恢复,倘若没有一个高手坐镇,杨任难以放心离开。

  “任哥,你放心去吧,这里就交给我!哪个不长眼的敢闯进来,我让他有来无回!”大黑豹用爪子把胸膛拍得山响,向杨任信誓旦旦地保证。

  “既然老黑在这里镇守,这里应该安全无虞,就让我陪你去青水潭吧。再说我对青水潭的地形也相当熟悉。”龙五自告奋勇说,因为他担心杨任在路上碰到危险。

  “霸哥也去!”小金龟跃跃欲试地说,“霸哥要去会会那条白龙!”

  “行!”杨任点头答应。

  去青水潭的事情杨任没有告诉大爸和采凝,只说是出去办点事情,免得两人担心。临行之前,杨任把一块蓝色金字塔送给大爸,自己暂时凑不到八块,留着两块和一块,没有任何区别,倒是那一块,对于大爸来说,说不定能发挥大用。

  在震元医馆的后院里,小金龟趴在杨任的肩膀上,龙五拉着杨任的手,杨任另外一只手里拿着一枚土黄色的遁逃符。

  “准备好了吗?”杨任微笑着问龙五和小金龟。

  “准备好了!”龙五和小金龟异口同声回答。

  “咱们走了!”杨任说,用力把遁逃符捏碎,洒在身体前后左右,一阵土黄色的烟雾腾起,他们的身形从原地消失。

  一股巨大的拉力拽着他们,在黑暗之中疾速穿行,风声呼呼地从耳边刮过,他们感觉胸口受到很沉闷的力气的挤压,感觉透不过气来。在这种时候,他们不能开口说话,眼睛也睁不开,甚至觉得手里空空的,感觉不到身边伙伴们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