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超神机械师 > 742 一炮收工

  毁掉第一个祭坛后,在野外休息了一夜,一行人回到石心城集会所。

  得知行动如此顺利,兰里很是意外。

  “你们这么快就成功了?”

  他领导石心城集会所有一些年头了,对附近祭坛的妖灵军团很是忌惮,碍于人手不足,一直不敢冒险行动,他还以为韩萧等人起码要花八到十天,才能慢慢清除祭坛的妖灵,韩萧的效率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

  特别见到一行人没有出现伤亡,只有托马尔是一副没睡好的样子,兰里便对几人的行动细节大感好奇。

  “我记得那里应该有数百只妖灵,你们怎么做到的?”

  “是这样的……”托马尔咽了口唾沫,抢先开口。

  昨晚扎营的时候,弗丁给托马尔施加了微弱的心灵暗示,再加上韩萧让欧若拉展示了几下“神迹”,托马尔对韩萧四人是“神灵”的说辞深信不疑。

  只有他一个人知道“神灵”的真相,托马尔昨晚激动得彻夜未眠,为了贯彻为“神灵”隐瞒身份的承诺,他冥思苦想了一宿,编造了借口,就等着今天向兰里汇报。

  解释了一通,托马尔心情忐忑,生怕被兰里发现破绽。

  他不知道“神灵”为什么隐瞒身份,但他不敢赌博,害怕暴露了身份,“神灵”就会离开,这样集会所就失去了巨大的助力。

  见到祭坛的碎片,兰里不疑有他,向韩萧几人表达感激后,便急匆匆离开,用通讯魔法向其他集会所领袖汇报情况。

  “瞒过去了……”托马尔松了一口气。

  “你干的很好。”韩萧点头。

  托马尔有些拘谨,虽然韩萧四人颇为平易近人,不像宗教典籍描写的神明那样高高在上,但他依然压力很大,小心翼翼问道:“四位神灵阁下,我有一个问题不知道该不该问。”

  “你说吧。”

  “其实我从昨天就在好奇了……”托马尔支支吾吾道:“那些神话书上说神灵都有自己的神名与权柄,不知道你们……咳咳,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冒犯,如果是的话,希望你们能接受我的道歉……”

  他实际想问的是,韩萧四人是不是他读过的那些神话中的神灵。

  “神名啊……”

  韩萧摸了摸下巴,淡淡一笑,“这不是什么秘密,我的神名是黑星。”

  黑星?

  托马尔一脸困惑,他所知的神话故事里没有相匹配的形象。

  韩萧又指向海拉与欧若拉,“她们分别是死亡之神与生命之神。”

  海拉一脸无语,只能任由韩萧拿她们开玩笑。

  “至于他……”韩萧转头望向一脸期待的弗丁,咳嗽一声,打趣道:“这是幸运男神,顺便提醒一句,他是雌雄同体的无性别神灵。”

  一定要强调性别吗……弗丁满脸无奈。

  托马尔牢记在心里,急忙表忠心,“我会传诵你们的名,让世人知道谁是真神,让你们的荣光在这片土地传播。”

  “以后再说。”

  韩萧暗暗憋笑,等托马尔进入宇宙,这说不定就是他的黑历史。

  ……

  完成了第二环任务,代表取得了集会所的初步信任,集会所对韩萧四位新加入的“大巫师”十分重视,接下来一段日子,交给他们许多委托,都是任务的中间环节。

  凭借碾压级的实力与星际科技,韩萧以超高效率完成了连环任务的中间步骤,其中包括毁坏剩下两个祭坛、清除多个城镇的妖灵、杀死沃苏梅德手下某个狗腿子、收集珍稀材料等等。

  飞船能大幅节约路程消耗的时间,而扫描装置能在全大陆范围轻而易举找到那些罕见的珍稀材料,只用了半个月左右,困扰了集会所五十年的难题,被韩萧尽数解决。

  整个集会所都被韩萧的神奇效率惊呆了,几乎以为这是神迹,而托马尔苦苦隐瞒着“真相”,始终没有暴露“神灵”的身份。

  但随之而来的是集会所高层的猜疑,有人认为,四人的行动太顺利了,说不定有可能是沃苏梅德派出来的间谍,不计损失做了一场戏,想把集会所的所有人引出来一网打尽。

  乌利斯是现在的集会所领袖,他对韩萧四人的猜疑最重,但并未表现出来,只是对韩萧等人保留了一些秘密。

  他的计划是打造一个与沃苏梅德抗衡的“神器”,那些韩萧收集来的珍稀材料,就是“神器”的材料,这件事他并未向韩萧四人透露。

  这样一来,即使韩萧四人是沃苏梅德的卧底,也不知道他的真正计划,自己还借助了对方的势力,凑齐了打造“神器”的材料。

  ……

  某处隐秘之地,所有材料都送到了这里,乌利斯与几名高层巫师正在秘密打造这件“神器”。

  熔炉的火光照亮了昏暗的房间,几名工匠正在锻造“神器”的雏形。

  铛铛铛——

  铁锤不断敲击铁毡,火星四溅,烧红的金属渐渐形变。

  乌利斯一行人不断泼洒魔药,念咒施法,刻画法阵,完成魔法工序。

  很快到了最后一步,工匠将即将成型的“神器”放进准备好的冷水之中。

  嗤——

  大量水蒸气被激发出来,过了好一会,工匠才从冷水中捞出一件金属质地的扭曲权杖,犹如黑漆漆的藤蔓,表面铭刻着不少咒文,散发着微光。

  “终于完成了!白术士魔杖!”

  乌利斯兴奋拿起这根权杖,这就是集会所一直以来想要打造的“神器”,能够大幅强化魔法的威力,而且极其克制妖灵军队,正好是沃苏梅德手中的“神器”妖灵项链的克星!

  在场的巫师纷纷露出喜悦之色。

  “有了白术士魔杖,我们就有正面对付沃苏梅德的力量了!”

  乌利斯紧紧攥着魔杖,朗声道:“魔杖的存在,各位务必保密,绝不能让沃苏梅德和那四个来路不明的大巫师知晓,这是我们最强的底牌,杀死沃苏梅德就靠它了,整整五十年,我们终于迎来了决战的时刻!”

  “通知每一个集会所巫师,是时候发起反攻了!”

  乌利斯战意熊熊燃烧。

  ……

  连环任务终于到了倒数第二环,要求是前往海鲁因王国首府,与其他集会所巫师集结,而下一环,就是在海鲁因王宫正面迎击最终的BOSS沃苏梅德。

  首府某个秘密庭院,天南海北所有集会所巫师齐聚一堂,以领袖乌利斯为首,总共有两百三十多名巫师。

  此时正是傍晚,乌利斯站在众人面前,发表最后的讲话。

  “今夜就是决战,我们要穿过王宫护卫团的警戒线,袭击宫廷法师殿,集合我们所有人的力量杀死他,现在就是沃苏梅德最虚弱的时刻,这一切都要归功于四位新加入的隐修大巫师。”

  说着,乌利斯朝人群前方的韩萧四人颔首致意,眼中藏着隐晦的戒备。

  在他看来,如果这四人是间谍,一定会在今晚暴露。

  乌利斯已经做好了准备,私下里让心腹悄悄盯紧韩萧四人。

  韩萧微微一笑,也不回答。

  等到晚上决战,任务就到了最后一环,这半个月的行动就有收获了。

  托马尔混在人群之中,暗暗握拳,心里激动。

  还是只有我知道他们是神灵……

  ……

  夜晚在等待中降临,今夜黑云压城,天地间一片昏暗,几乎伸手不见五指。

  见天色对行动有利,乌利斯不再迟疑,在后半夜宣布开始行动。

  两百多人悄悄靠近王宫,用魔药遮蔽气息,潜入王宫,没有惊扰到护卫,迅速前往宫廷法师殿。

  韩萧带着三人混在人群当中,等着任务进入最终决战。

  一路上十分顺利,两百多人齐聚宫廷法师殿。

  呜——

  就在这时,宫廷中突然响起军队的号角声。

  宫廷法师殿大门轰然打开,几十名巫师组成的宫廷法师团鱼贯而出,遥遥与两百多名集会所巫师相对,在宫廷法师团前方,站着一个显眼的老人,神色倨傲,正是沃苏梅德。

  “哼,一群烂牙鼠,我等你们很久了。”

  沃苏梅德傲视众人,淡淡道:“你们这半个月做的那些手脚,我早就发现了,只是懒得理你们,你们真以为能不知不觉潜入王国首府吗?我在海鲁因经营了五十年,我的妖灵军队无处不在,你们进入这座城市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了!

  现在王宫护卫团已经截断了你们的后路,正向这里包围过来,你们没办法逃走了!”

  此言一出,集会所众法师产生些微骚乱。

  乌利斯越众而出,沉声道:“不用慌,宫廷法师的数量还不到我们的四分之一,在王宫护卫团到达之前,我们就能杀死他!”

  沃苏梅德突然仰天大笑起来,语气充满嘲讽,“乌利斯,你的脑子坏了吗,难道你忘了我最强的底牌是什么?”

  说着,沃苏梅德握住了脖子上的银质项链,下一刻,场中气温骤降,阴风大作,一只只妖灵显现而出,起码在一千只以上,包围了众人。

  一个特殊的巨大妖灵出现在沃苏梅德身边,正是妖灵之王。

  两百多名集会所巫师忍不住后退一步,紧张地扫视着妖灵军队。

  这是沃苏梅德统治巫师界五十年的倚仗,他的妖灵项链可以制造、驱使妖灵。

  相比于其他人的惊慌,乌利斯却是胸有成竹,悄悄攥紧手中的白术士魔杖,这是妖灵军队的克星,也是他敢于挑起决战的底气。

  你有神器,我也有……他心里冷笑。

  这时,乌利斯突然想到了韩萧四人,眯了眯眼,打消了立即动用白术士魔杖的想法。

  神器必须要在关键的时候用出来,对韩萧四个不安定因素,乌利斯十分忌惮,他悄悄瞥了韩萧四人一眼,做出了决定。

  “如果这四个人是沃苏梅德的同伴,想做出什么异动,正好先用白术士魔杖击杀他们!”乌利斯暗道。

  另一边,沃苏梅德抚摸着胡须,一副风轻云淡、大局在握的表情,自顾自表演。

  “知道吗,其实我从来没把你们放在眼里,如果你们好好地藏起来,我说不定愿意放你们一条生路,可你们非要时不时跳出来与我作对,甚至还想杀死我,呵呵,你们的妄想就像天上的星辰一般遥不可及,你们的存在就像便盆的褐蝇一样惹人生厌。

  一群东躲西藏的烂牙鼠,苟延残喘五十年,真以为能扳倒我?愚蠢至极!”

  说着,沃苏梅德身上华丽的服装无风自动,强劲的法力波动爆发出来,在乌利斯等集会所巫师眼中,沃苏梅德的形象仿佛变得有几层楼那么高,源于生命层次的威压镇住了他们的灵魂。

  “这是什么?!”乌利斯等人被吓了一跳,脸色大变。

  “哼哼,在大巫师之上,还有更强的力量,而我,已经用了五十年的时间跨过了这一步……”

  沃苏梅德张开双臂,噙着傲然的笑意,提高了音量。

  “现在,我就是神!”

  两百多名集会所巫师露出震撼之色,就连乌利斯的心里也咯噔一下。

  不行,情况有变,不能保留底牌应付可能存在的间谍了。

  必须用白术士魔杖重创沃苏梅德,否则其他人将会死伤惨重!

  乌利斯忍不住攥紧白术士魔杖,默默念叨咒语,准备动用这件“神器”。

  沃苏梅德显然不懂反派死于话多的道理,还沉醉在大局在握的快感之中,伸出手指,指向众人,眼神犹如巨人俯视蝼蚁。

  “你们对真正的力量,一无所知!”

  话音落下,乌利斯刚好完成了施法准备,他眼神一凝,就要动用白术士魔杖对沃苏梅德发出最强一击。

  就在此时,一束突如其来的幽能炮从人群中射出,以超过在场所有人反应的速度,击中了沃苏梅德充满傲慢之色的脸庞。

  速度快得他连躲闪的念头都无法产生。

  砰!

  光束一闪即逝,而沃苏梅德的脑袋也消失无踪,只剩下烧焦的脖子。

  无头的身躯晃了几下,砰然倒地。

  “!!!”

  这一刻,无论敌我,在场所有人全都愣住了。

  众人愣愣盯着沃苏梅德的无头尸体,震撼之色定格在脸上,大脑一时间无法处理眼前发生的事情。

  每个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由产生类似从高空坠落的失重感,前后的心理落差简直像是跳崖一般。

  等等,沃苏梅德……死了?

  就这么死了?!

  乌利斯眼珠差点蹦出眼眶。

  这难道是我杀的?

  不对啊,我、我神器还没用呢……

  众人想起刚才光束射出来的方向,僵硬转头,齐刷刷望向韩萧四人。四人身边的集会所巫师也下意识让开,将四人单独暴露出来。

  “打完收工。”韩萧对众人骇然的眼神视若无睹,放下手掌,满意地打开面板。

  就在刚才,任务总算进入最终一环了,他二话不说,一炮轰掉了沃苏梅德的脑袋,这家伙搞得很厉害的样子,其实不过是个C级超能者,一炮下去,什么花里胡哨的都没了。

  在场的巫师们呆呆盯着韩萧四人,还没反应过来,场中突然发生异变。

  呼——

  沃苏梅德一死,在场的妖灵失去了控制,突然暴动起来,爆发出凄厉的嘶吼,四散开来,扑向所有活人。

  两百多名巫师回过神来,急忙准备迎敌。

  但就在这时,众人清楚看见,韩萧身边的弗丁,手指按了按额头,释放出一圈散发着蒙蒙白光的无形能量,席卷全场,妖灵触之则溃。

  眨眼间,包括妖灵之王在内,上千只妖灵全被瞬间消灭,犹如被阳光融化的积雪。

  这一次,所有人全都看清楚了,动作僵在原地,一张张脸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这、这是什么力量?

  所以沃苏梅德真是这四人杀的?而且还是秒杀?!

  啪嗒!

  手里的白巫术魔杖掉到地上,乌利斯嘴唇颤抖,一脸难以置信。

  他推测过许多种今晚的过程,然而却根本猜不到现在的情况。

  在他看来四个可能是敌方间谍的人,竟然具备如此恐怖的力量,甚至直接秒杀了敌人的领袖沃苏梅德。

  他费尽心血打造的神器白术士魔杖,根本没有派上用场,毫无意义。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乌利斯死死盯着韩萧四人,眼中血丝密布,艰难开口。

  他的问题,也是在场众人疯狂呐喊的心声。

  沃苏梅德统治巫师界五十年,竟然被四个来路不明的隐修者,轻而易举干掉了,看样子比踩死一只虫子还简单!

  这让两百多名集会所巫师的心中产生一股无与伦比的挫败感。

  乌利斯的感受尤其之深,这一幕让他觉得,自己五十年来的坚持,简直毫无意义。

  韩萧眉头一挑,没有回答,转头望向托马尔。

  从刚才开始,托马尔便兴奋得差点尿崩,自始至终,只有他一直盯着韩萧四人的动作,此时见韩萧瞥过来,托马尔忽然福至心灵,领悟了暗示。

  下一刻,他激动地越众而出,大声开口,吸引了全部人的注意力。

  “事到如今,已经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我一直知道他们的身份,他们是神灵,真正的神灵!”

  “只有神灵,才拥有这样的力量!!”

  此言一出,所有人的表情全都凝固在脸上,群脸懵逼。

  神神神……神灵?!

  这个回答超出了众人的想象,连思维都仿佛结巴了。

  在场众人只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像是被人举起来,用力扔到地上,啪叽一下摔了个粉粉碎。

  ——

  (今天5000多字了,最近几天更新好像还可以,月底了,求一下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