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超神机械师 > 699 这颗韭菜受了内伤,不如……

  赫特高层不愿意交人,没必要继续待在监狱,韩萧表示了立即离开的意思,沃尔曼表面挽留了几次,便适可而止,众人乘上悬浮车原路返回,前往港口。

  车上气氛沉默,没人说话,韩萧闭目养神,雷纳德在旁欲言又止。

  沃尔曼暗暗打量韩萧的表情,他觉得黑星遭到拒绝,此刻肯定心里不快,但他也并不在意韩萧的想法,反正他只是转告高层的意思,黑星对此有什么不满,与他无关。

  再说了,沃尔曼并不觉得让黑星不满是什么大事,文明永远是这片宇宙的主流,黑星再强,也不是官方人士。

  他作为外交人士,觉得自己请出高层的态度——赫特文明并没有拉拢黑星的意图,在目前来说,紫晶早已捷足先登,他们不可能和星团级文明竞争。

  这么多星系级文明巴结黑星,他们不过是其中之一,歌朵拉是与黑星关系最密切的星系文明,而他们是歌朵拉的竞争者,不管怎么看,黑星都不可能与赫特文明建立太过密切的联系。

  所以沃尔曼认为,高层知道自己没机会,所以懒得拉拢,交出洛瑟琳啥也换不回来,那干嘛还低声下气满足黑星的要求,只要像其他星系文明一样,单纯以黑星军团的分基地作为浅层关系的纽带,面子上过得去,这就足够了。

  在沃尔曼眼里,黑星一句话就想提人的行为,正是一种膨胀了、没有逼数的表现。

  ——咱们这些星系文明,的确会给你面子,但我们不是什么面子都给的。

  正当沃尔曼揣摩上意,脑补正精彩的时候,悬浮车终于回到了港口。

  韩萧与雷纳德下车,登上飞船,沃尔曼一路陪同送行。

  踏上舷梯,即将走进舱门,韩萧这才回头,看了一眼码头上的沃尔曼,突然一笑。

  “我们很快就会再见的。”

  “欢迎您的下次拜访。”沃尔曼脸上挂着真诚的假笑。

  飞船一震,迅速启动,顺着港口通道,化作一道高速的流光,消失在天际。

  目送飞船远离,沃尔曼收起笑容,捏了捏僵硬的脸部肌肉,转头朝陪同的组员挥手。

  “收工。”

  ……

  风平浪静过了五天。

  这一日,精致男孩沃尔曼照旧在天行者星系黑星军团分部混日子,一则紧急通知发到了他的邮箱,有一支外交部的队伍即将来到黑星军团的分部,让他做好迎接工作。

  “奇怪,怎么事前没有通知,突然派人来黑星军团分部,这是要干什么?”

  这份通知不按流程,也没说明这群外交部同事的来意,沃尔曼有些困惑,但既然是上峰指派的任务,他也只能完成。

  带上组员,布置好迎接的事宜,沃尔曼便带人来到分部的港口,等待这群同事的到来。

  这座黑星军团卫星分基地建立在资源星球的外层轨道上,进行环绕运动,监督着星球上的采矿队伍,港口是一座悬浮的星际空港,建立在卫星分基地的旁边,是一座独立的小型空间站。

  沃尔曼等待了半个多小时,一艘带有赫特文明标志的官方飞船由远及近,停靠在了空港码头。

  飞船停稳,舱门缓缓打开,一群外交官打扮的人员,陪同着几名紫晶人,有说有笑走下了舷梯。

  沃尔曼急忙迎了上来,进行自我介绍。

  “这位是黑星军团分部的外交负责人沃尔曼,这几位是紫晶文明的使者,我们刚刚完成一项交接工作,准备在这里落脚休息一下。”一名外交官优雅说道。

  紫晶文明的使者!沃尔曼一惊,紫晶是柯尔顿的掌权文明,赫特只是其中一家星系文明,专门派遣使者过来拜访,这可是一件重要的外交任务。

  沃尔曼不由羡慕起这群接待紫晶使者,正在谈笑风生的外交部同事,能够与星团级文明的使者打交道,平时也都活跃在文明间的政治舞台,工作更加优雅体面,而自己却被打发过来负责一家武装势力。

  我迟早会被调回去……沃尔曼暗暗安慰自己,上头当初派他过来负责黑星军团分部,是相信他的业务能力,不会出错误,像自己这样的外交精英,肯定会回归外交总部。

  正当他想邀请紫晶使者前去休息,这时,几名武装人员押着一个女人走下飞船,沃尔曼转头看了过去,瞬间就愣住了。

  被押解过来的女人,正是几天前他和黑星一起见过的洛瑟琳!

  沃尔曼眼中闪过惊愕之色,拉了拉一名陪同紫晶使者的外交同事,小声道:“她怎么会在你们的船上,为什么要把她带过来。”

  这名同事一愣,“你认识她?这是紫晶使者专门派人来接收的重犯,叫做洛瑟琳。”

  沃尔曼内心一震,瞬间就想到了黑星。

  莫非……

  就在这时,又是一艘飞船降落,沃尔曼认识这艘战舰,正是黑星的座驾。

  舱门打开,韩萧带着雷纳德走了下来,不苟言笑的几位紫晶使者顿时露出笑容,迎了上去。

  笑着攀谈了几句,紫晶使者一招手,几名武装人员押着洛瑟琳来到韩萧面前,当众解开各种束缚,直接当场释放。

  洛瑟琳揉了揉手腕,斜眼瞥了一下雷纳德,接着深深看了韩萧一眼,没说什么,被雷纳德带着登上了黑光潜伏者。

  韩萧转头,发现站在人群边缘,有些发愣的沃尔曼,于是笑了笑,走了过来。

  “我说了,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

  “你……”沃尔曼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应对眼前的状况。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你们赫特文明不允许保释,那我只好找个允许保释犯人的文明接手了。”韩萧眉头一挑。

  沃尔曼嘴唇一抖,硬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容,心里有一万句MMP不敢说出口。

  余光瞥见,自己的同事挂着如沐春风的笑意,仿佛早知如此,似乎只有自己被蒙在鼓里。

  这一瞬间,他只觉得自己最宝贵的优越感碎了个稀烂,还是将其赋予他的赫特文明政府亲手砸碎的。

  韩萧没有再看他,转身与紫晶使者握手,寒暄了几句,登上飞船,带着洛瑟琳离去。

  沃尔曼捏了捏拳头,再度挤出笑容应对紫晶使者,还是工作要紧。

  好不容易安置好这些使者,沃尔曼才回到了办公室,房间里暂时只有他一个人。

  坐在座位上,沃尔曼长长出了一口气,想要压下思绪,捧起书继续读,却发现怎么也读不进去。

  一想到黑星,沃尔曼心里就很不是滋味,暗暗安慰自己,其实这件事都是高层的博弈,与自己根本没有关系。

  自己与黑星没有矛盾,幸好一直保持着外交礼仪,谁也不知道他心里怎么嘲笑过别人,只要自己不跟自己较劲,没人会知道他觉得自己丢了面子。

  滴滴——

  这时,沃尔曼的通讯器响了起来,打开一看,竟然是直属上司发来的消息。

  “黑星阁下专门通知我们,他说非常满意你的接待,让他觉得很舒适,并且希望下次还能见到你,关于你的调任申请暂时需要延后,你继续负责黑星军团分部的外交任务……”

  咣当!

  门外正有几名组员要推门而入,突然听见办公室里发出砸东西的声音。

  几人急忙推开门,只见组长沃尔曼向来云淡风轻的脸上,此时一片铁青,在他桌旁的地面上满是凌乱的杂物,平素他常用的水晶杯子摔成了满地碎片,青色饮料打湿了他平素小心呵护的实体书籍。

  ……

  黑光潜伏者,船舱主厅。

  三人各坐在圆环沙发的一角,形成三足鼎立之势,洛瑟琳的目光不断在韩萧与雷纳德之间游移,雷纳德正襟危坐,目不斜视,韩萧斜靠着沙发,一手搭在椅背,另一只手端着酒杯,饶有兴趣打量着洛瑟琳。

  “你们救我,是想让我为你们做什么,别害羞,说说呗。”

  洛瑟琳率先打破沉默,语气玩世不恭。

  雷纳德皱眉,“我单纯是想把你救出来……”

  “得了,那些话留着糊弄你自己吧。”

  洛瑟琳打断了雷纳德的话,翘起二郎腿,一脸戏谑,“我不认识这位‘黑星阁下’,为了把我捞出来,甚至请动了紫晶的人,想必成本挺高的吧,我可不相信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只是为了满足一个愚蠢下属的心愿,呵,你应该和这位黑什么的说过我的能力吧……抱歉,你的外号太傻了,我懒得说出来。”

  这女人属刺猬的吗,逮谁怼谁……

  韩萧暗暗嘀咕,他记得前世银色革命军时期的洛瑟琳好像不是这样的性格。

  雷纳德沉声道:“我是用自己作为交换,请求黑星阁下救你,别不知好歹!”

  “哦。”洛瑟琳撇嘴,语气一挑,“所以你以为我一定会感激你?”

  “你!”雷纳德气恼。

  “我挺好奇的,这位黑什么的阁下竟然会答应这样的要求,你有什么地方能让他重视吗?”洛瑟琳上下打量雷纳德。

  “我是个天灾级了!”

  “哟嚯,有出息了呀。”洛瑟琳夸张地张大嘴,象征性鼓掌两下,一点诚意也没有,耸肩道:“所以你的意思是他很重视你?”

  雷纳德语塞,韩萧就在旁边,他不好自吹自擂自己很受重视,总觉得有点自作多情的感觉。

  “咳咳。”韩萧打断两人的对话,开口道:“请动紫晶文明,对我来说不是什么难事,你被关押太久了,没听过我的名字。”

  动武是不可能动武的,就算自己现在有地位,但只要袭击文明,依然会惹来各种制裁,此时军团正在上升期,自然不可能自绝根基。

  至于撤走分基地表明态度,则影响不好,会让其他合作的星际文明觉得他在绑架一个星际政权的意愿,自己还不是超A呢,太霸道并不好,不利于维持稳定的合作关系。

  解决这件事其实很简单,赫特文明能从赛西里斯星接手洛瑟琳,紫晶同样可以从他们手里接手犯人,转手一道就完事了。

  紫晶远比赫特更重视自己,因为自己和紫晶才是对等的合作方,而赫特自知无法竞争,黑星再牛逼又不是自家的铁杆盟友,懒得讨好,自然敢不给面子,很佛系。

  而向紫晶表忠心,好处则大多了,所以换成紫晶出马,赫特文明铮铮铁骨,转头就是真香。

  影响又小,效率又高,这是韩萧首选的方案,如果是玩家做这个任务,基本只能用暴力手段劫狱了。

  “是吗,口气这么大,看来你是个大人物。”洛瑟琳挑眉,“似乎我需要补习一下最近十几年的历史。”

  说着,洛瑟琳款款站起身,来到韩萧面前,伸手夺下他的酒杯,仰头一口喝干,随手把空杯子扔掉,又坐了下来,打了个酒嗝,随意摆了摆手,“口渴了,借来喝点,你这样的大人物,肯定不会和我一般见识吧。”

  韩萧转头看向雷纳德,“你姐挺有个性的,像个无赖。”

  “她从小就这么随心所欲、尖酸刻薄,从不考虑其他人的感受!”雷纳德忍不住抱怨起来,“所以她后来成为玩弄整个文明的野心家,我一点也不意外!”

  “对呀,我就是个野心家,就是个尖酸的无赖,把我放出来,又有无数人要遭殃,你后悔救我了吗,亲爱的小弟弟。”洛瑟琳做了个鬼脸。

  “没有。”雷纳德哼了一声,不屑于抬杠。

  “啧,我有点感动了怎么办,果然,无论怎么伤害家人,家人始终愿意当冤大头。”

  洛瑟琳伸了个懒腰,懒洋洋道:“既然你们不准备利用我,那我是不是可以任意离开?拒绝的话,我就当你们还是准备利用我咯,当然了,你们也不用为自己的虚伪感到羞愧,这种事我见多了。”

  雷纳德闻言,转头望向韩萧,他也只是想救出洛瑟琳,尽到自己的义务,至于洛瑟琳以后去哪里,他一点也不想管,能做主放人的只有韩萧。

  韩萧摩挲着下巴,忽然问道:“你在自己的家乡创建新教,给无数人洗脑,让他们信仰你,谁都觉得你是一个野心家。”

  “唔,你和世界上所有普通人一样有眼光,同时也一样喜欢重复废话。”洛瑟琳满脸讽刺,“怎么,你这位大人物是高高在上想批判我的行为吗?你说呗,我争取忏悔一分钟,再多就过分了啊。”

  “但我觉得你不是野心家,你是个改革者。”韩萧上身前倾,凝望洛瑟琳的双眼,语气不轻不重,开始了施肥。

  话音刚落,

  洛瑟琳表情一僵,眸子中竟闪过一抹惶恐,登时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