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剑来 > 第五百一十七章 读书人和江湖人以及美人

第五百一十七章 读书人和江湖人以及美人

  水润土溽,柱础皆汗,天地如蒸笼,让人难免心情郁郁。

  五陵国一条荒废多年的茶马古道上,五骑缓缓而行。

  突遇一场骤雨,哪怕披上了蓑衣,黄豆大小的雨滴,仍是打得脸颊生疼,众人纷纷扬鞭策马,寻找避雨处,终于看到一座半山腰的歇脚行亭,纷纷下马。

  结果看到一个青衫年轻人盘腿坐在行亭长凳上,脚边放有一只大竹箱,身前搁放了一副棋盘和两只青瓷小棋罐,棋盘上摆了二十多颗黑白棋子,见着了他们也不如何畏惧,抬头微微一笑,然后继续捻子放在棋盘上。

  一位佩刀壮汉瞥了眼对方青衫和鞋底,皆无水渍,应该是早早在此歇息,躲过了这场暴雨,干脆等到雨歇才动身赶路,便在这边自己打谱。

  一位气态不俗的老人站在行亭门口,一时半会儿是不会停雨了,便转头笑问道:“闲来无事,公子介不介意手谈一局?”

  那个青衫年轻人想了想,伸出手掌随便拢起棋盘上的黑白棋子,却不是放回棋罐,而堆放在自己和棋盘之间,点头笑道:“好。”

  一对少年少女相视一笑。

  还有一位头戴幂篱的妇人坐在对面长凳上,落座之前,垫了一块帕巾。

  老人抓起一把白子,笑道:“老夫既然虚长几岁,公子猜先。”

  陈平安捻出一颗黑子,老人将手中白子放在棋盘上,七颗,老人微笑道:“公子先行。”

  不知不觉,陈平安已经改变坐姿,不再盘腿,与老人一般无二,侧身而坐,一手扶袖,一手捻子落在棋盘上。

  少年在那少女耳边窃窃私语道:“看气度,瞧着像是一位精于弈棋的高手。”

  少女微笑道:“棋术再高,能与我们爷爷媲美?”

  少年喜欢与少女较劲,“我看此人不好对付,爷爷亲口说过,棋道高手,只要是自幼学棋的,除了山上仙人不谈,弱冠之龄左右,是最能打的岁数,而立之年过后,年纪越大越是拖累。”

  少女嗤笑道:“爷爷所说之人,只针对那些注定要成为棋待诏的少年天才,寻常人,不在此列。”

  老人思量片刻,哪怕自己棋力之大,享誉一国,可仍是并未着急落子,与陌生人对弈,怕新怕怪,老人抬起头,望向两个晚辈,皱了皱眉头。

  少年笑道:“知道啦,观棋不语。”

  棋盘上,下了不到三十手后,少年少女便面面相觑。

  原来是个背了些先手定式的臭棋篓子。

  别说是爷爷这位大国手,就是他们两个上阵,再让两三子,一样可以杀得对方丢盔弃甲。

  老人忍着笑。

  老人其实无所谓对方棋力高低,依旧耐着性子与那个青衫年轻人对局。

  梅雨时节,他乡路上,能遇弈友,已是幸事。

  那年轻人抬头看了眼行亭外的雨幕,投子认输。

  老人点点头,帮着复盘,这位负笈游学的外乡青衫客,其实先手还是颇有棋力的,便是老人都高看一眼,差点误以为遇上了真正的世外高人,只是后边就很快气力不济,兵败如山倒,十分惋惜。在复盘的时候,两人闲聊,那年轻人自称姓陈,来自南方,此次北游,是想要去大渎东边入海口处的绿莺国,然后去往大渎上游看看,老人姓隋,已经辞官还乡,此次去往大篆京城,因为大篆周氏皇帝开办了十年一届的草木集,连同五陵国、金扉国在内的十数国围棋高手,都可以去大篆京城试试看,大篆周氏皇帝除了拿出一套价值连城的百宝嵌文房清供,总计九件,分别赐予九人,还有一本下棋人梦寐以求的棋谱,作为夺魁之人的嘉奖。

  陈平安问道:“这草木集是什么时候召开和结束?”

  隋姓老人的孙子,那个清秀少年抢先说道:“立秋开始,到时候各国棋待诏、入段的成名高手,齐聚京城,都会在大篆韦棋圣与三位弟子的安排下,筛选出各国种子棋手,前三轮悬空,其余棋手抓阄,捉对厮杀,筛选出一百人,外加三轮悬空的各国种子二十人,在立冬日开始真正的高手较量,大篆京城年年大雪时节,会迎来第一场雪,到时候只剩下十人对弈,周氏皇帝拿出的一套百宝嵌和那部棋谱,就是这些人的囊中物,只不过还需要分出名次,胜出五人,有一人可以与韦棋圣下一局棋,运气极好,不但可以有幸与棋圣对弈,而且哪怕输了,都可以跻身下一轮。”

  陈平安问道:“这位韦棋圣的棋力,要明显高出所有人一大截?”

  清秀少年点头道:“那当然,韦棋圣是大篆王朝的护国真人,棋力无敌,我爷爷在二十年前,曾经有幸与韦棋圣下过一局,只可惜后来输给了韦棋圣的一位年少弟子,未能跻身前三甲。可不是我爷爷棋力不高,实在是当年那少年棋力太强,十三四岁,便有了韦棋圣的七成真传。十年前的大篆草木集,这位大篆国师的高徒,若非闭关,无法参加,不然绝不会让兰房国楚繇得了头名,十年前那一次草木集,是最无趣的一次了,好些顶尖棋待诏都没去,我爷爷就没参加。”

  陈平安问道:“山上的修道之人,也可以参加?”

  手谈一事。

  山上山下,是天地之别。

  世俗王朝的所谓国手、棋待诏,遇上真正精于棋道的山上练气士,几乎从无胜算,最可怕的地方在于山下的一些精妙定式,几乎从来不被山上修士认可,而且山上修士的解死活题,往往更是让人觉得莫名其妙。

  隋姓老人笑道:“一来山上神仙,都是云雾中人,对我们这些凡俗夫子而言,已经极其少见,再者喜欢下棋的修道之人,更是少见,所以历届大篆京城草木集,修道之人寥寥。而韦棋圣的那位得意弟子,虽然也是修道之人,只是每次下棋,落子极快,应该正是不愿多占便宜,我曾经有幸与之对弈,几乎是我一落子,那少年便尾随落子,十分干脆,哪怕如此,我仍是输得心悦诚服。”

  陈平安问道:“隋老先生有没有听说大篆京城那边,最近有些异样?”

  老人一脸疑惑,摇摇头,笑道:“愿闻其详。”

  陈平安笑道:“只是一些江湖上听来的小道消息,说大篆京城外有一条大江,水灾不断。”

  少年满脸不以为然,道:“是说那玉玺江吧?这有什么好担心的,有韦棋圣这位护国真人坐镇,些许反常洪涝,还能水淹了京城不成?便是真有水中精怪作祟,我看都不用韦棋圣出手,那位剑术如神的宗师只需走一趟玉玺江,也就天下太平了。”

  陈平安笑了笑,“还是要小心些。隋老先生,是奔着那套百宝嵌某件心仪清供而去?”

  老人摇摇头,“此次草木集,高手云集,不比之前两届,我虽说在本国小有名气,却自知进不了前十。故而此次去往大篆京城,只是希望以棋会友,与几位别国老朋友喝喝茶罢了,再顺道多买些新刻棋谱,就已经心满意足。”

  那位一直沉默的幂篱妇人轻声道:“爹,我觉得这位公子说得没错,玉玺江这水灾来得古怪,大篆京城眼皮子底下,若是韦棋圣和女子武神真能轻松解决,岂会拖延到现在,怕就怕玉玺江麻烦不小,但是周氏皇帝因为面子问题,不愿因此撤销草木集,到时候再有意外发生……”

  妇人没有继续说下去,万一父亲执意前往,她的言语,就成了一番晦气话。

  其实此次动身前往大篆王朝参加草木集,她一开始就不太同意,老人自然是不愿错过盛会的,为了让家中晚辈宽心,退了一步,老人请了一位关系莫逆的江湖宗师保驾护航,与他是忘年交,是五陵国一位大名鼎鼎的武林宗师,一路上确实多有照拂。那佩刀汉子名为胡新丰,打算护送他们到达大篆京城后,在草木集期间,去一趟金扉国拜访几位江湖好友。

  大篆京城召开草木集,是十年一次的盛会,不但是各地国手对决,引人入胜,城中大街巷弄的赌棋之风,更是席卷一城,将相公卿和达官显贵,喜欢押注草木集入围高手,大篆富而不贵的有钱人,则押注草木集之外的野棋,也都数额不小,传闻每次大篆京城草木集,都会有数千万白银的惊人出入,京城的老百姓,上有所好,也喜好小赌怡情,丢个几两银子在街头巷尾,家境殷实的中等之家,押注几十上百两银子也不奇怪,大篆京城大大小小的道观寺庙,多有远游而来的藩属权贵文人,不好直接砸钱,则以雅致物件押注,回头转手一卖,更是一笔大钱。

  少女委屈道:“姑姑,若是咱们不去大篆京城,岂不是走了这么远的冤枉路,千余里路呢。”

  少女是有私心的,想要去见一见那位大篆国师当年赢了自己爷爷的关门弟子,那位追随国师修行道法的神仙中人,如今才二十岁出头,亦是女子,据说生得倾国倾城,两位周氏皇子还为她争风吃醋来着,一些喜好手谈的闺阁好友,都希望她能够亲眼目睹一眼那位年轻仙子,到底是不是真如传闻那般姿容动人,神仙风采。她已经放出大话,到了大篆京城的草木集盛宴,一定要找机会与那位仙子说上几句话。

  那佩刀汉子一直守在行亭门口,一位江湖宗师如此任劳任怨,给一位早已没了官身的老人担任扈从,来回一趟耗时小半年,不是一般人做不出来,胡新丰转头笑道:“大篆京城外的玉玺江,确实有些神神道道的志怪说法,近年来一直在江湖上流传,虽说做不得准,但是隋小姐说得也不差,隋老哥,咱们此行确实应该小心些。”

  老人有些为难。

  连胡新丰这样的江湖大侠都如此说了,老人难免心中惴惴。可要说就此打道回府,又心有不甘。

  那位头戴幂篱、束妇人发髻的女子轻轻叹息,她总是有些心神不宁,关于此次与父亲和侄子侄女一同远游大篆京城,她私底下有过数次卜卦,皆卦象古怪,大险之中又有福缘缠绕,总之就是福祸不定,让她实在是难以揣度其中深意。其实按照常理而言,大篆王朝承平已久,国力鼎盛,与南边那座大观王朝实力在伯仲之间,双方皇室又有联姻,大篆周氏又有女子武神和护国真人坐镇京城,玉玺江那点古怪传闻,即便是真,都不该有大麻烦。她相信从来没有敕封水神、建造神祠的玉玺江,确实有可能藏匿有一条黑蛟,但要说一条水蛟能够搅乱大篆京城,她却是不信。

  归根结底,她还是有些遗憾自己这么多年,只能靠着一本高人留下的小册子,仅凭自己的瞎琢磨,胡乱修行仙家术法,始终没办法真正成为一位明师指点、传承有序的谱牒仙师,不然大篆京城,去与不去,她早该心中有数了。

  少年咧嘴一笑。

  自己姑姑是一位奇人,传闻奶奶怀胎十月后的某天,梦中有神人抱婴孩走入祠堂,亲手交予奶奶,后来就生下了姑姑,但是姑姑命硬,从小就琴棋书画无所不精,早年家中还有云游高人路过,赠予三支金钗和一件名为“竹衣”的素纱衣裳,说这是道缘。高人离去后,随着姑姑出落得越来越亭亭玉立,在五陵国朝野尤其是文坛的名气也随之越来越大,可是姑姑在婚嫁一事上太过坎坷,爷爷先后帮她找了两位夫君对象,一位是门当户对的五陵国探花郎,春风得意,名满五陵京城,不曾想很快卷入科举案,后来爷爷便不敢找读书种子了,找了一位八字更硬的江湖俊彦,姑姑依旧是在快要过门的时候,对方家族就出了事情,那位江湖少侠落魄远游,传言去了兰房、青祠国那边闯荡,已经成为一方豪杰,至今尚未娶妻,对姑姑还是念念不忘。

  姑姑是三十多岁的人了,却依旧美艳动人,宛如壁画走出的仙子。

  如果不是姑姑这么多年深居简出,从不露面,便是偶尔去往寺庙道观烧香,也不会拣选初一十五这些香客众多的日子,平时只与屈指可数的文人雅士诗词唱和,至多就是世代交好的熟客登门,才手谈几局,不然少年相信姑姑哪怕是这般岁数的“老姑娘”了,求亲之人也会踏破门槛。

  清秀少年对于大篆京城之行,也有与姐姐不太一样的憧憬,周氏皇帝举办草木集之外,大篆王朝还会率先推出十大江湖高手和四大美人,只要在列之人身在大篆京城,都可以被周氏皇帝接见,赠送一份重礼。说不定如今大篆京城,就已经聚集了许多新上榜的年轻宗师,每十年一次的江湖评点,哪位老人会被挤掉,哪位新面孔可以登榜,大篆京城亦有巨额赌注。

  这位五陵国隋姓少年虽然出身书香门第,注定会按部就班,跟随他爷爷和父辈以及兄长走过的路,一步一步成为五陵国文官,可是少年自己内心深处,却对行侠仗义的江湖豪杰最是向往,在书房藏了数十本江湖演义小说,本本翻烂,倒背如流。少年对胡叔叔这样闯出名堂的武林中人,更是崇拜得一塌糊涂,若非胡大侠已经有了妻女,少年都想要撮合他与姑姑在一起了。

  陈平安见那隋姓老人的神色,应该还是想要去往大篆京城居多,就不再多说什么。

  在先前复盘结束之时,便刚好雨歇。

  只是外边道路泥泞,除了陈平安,行亭中众人又有些心事,便没有着急赶路。

  陈平安已经收起棋盘棋罐放在竹箱内,手持行山杖,戴好斗笠,告辞离去。

  先前瞥一眼雨幕,投子认输,复盘结束,恰好大雨停歇天色放晴。

  这本就是陈平安的又一种无声提醒,至于那个幂篱女子能否察觉到蛛丝马迹,就是她自己的事情了。

  那佩刀男子是一位五境武夫,在五陵国境内应该算是雄踞武林一方的宗师了。

  至于幂篱女子好像是一位半吊子练气士,境界不高,约莫二三境而已。

  陈平安刚走到行亭外,皱了皱眉头。

  有这么巧?

  这荒郊野岭的山野小路上,为何会有一位金身境武夫策马赶来。以隋姓老人的身份,应该不至于有这样的庙堂死敌、江湖仇家。

  这大篆王朝在内十数国广袤版图,类似兰房、五陵这些小国,兴许都未必有一位金身境武夫坐镇武运,就像宝瓶洲中部的彩衣国、梳水国,多是宋老前辈这样的六境巅峰武夫,武力便能够冠绝一国江湖。只不过山下人见真人神仙而不知,山上人则更易见修行人,正因为陈平安的修为高了,眼力火候到了,才会见到更多的修道之人、纯粹武夫和山泽精怪、市井鬼魅。不然就像当年在家乡小镇,还是龙窑学徒的陈平安,见了谁都只是有钱、没钱的区别。

  不过这么多年的远游四方,除了倒悬山、渡船这样的地方,终究还是凡夫俗子见到更多,只是故事更少罢了。

  不过那位武夫很快就停马在远方,似乎在等人。

  身旁应该还有一骑,是位修行之人。

  然后行亭另一个方向的茶马古道上,就响起一阵杂乱无章的走路声响,约莫是十余人,脚步有深有浅,修为自然有高有低。

  陈平安有些犹豫,伸出一脚,踩在泥泞当中,便从泥泞中拔出靴子,在台阶上蹭了蹭鞋底,叹了口气,走回行亭,无奈道:“干脆再坐会儿,让日头晒晒路再说,不然走一路,难受一路。”

  那少年是个不拘束性子的,乐观开朗,又是头一回走江湖,言语无忌,笑道:“机智!”

  陈平安笑了笑。

  胡新丰有些无奈,回头得说说这小子,在江湖上,不可以如此放肆。

  不曾想那幂篱女子已经开口教训,“身为读书人,不得如此无礼,快给陈公子道歉!”

  少年赶紧望向自己爷爷,老人笑道:“读书人给人道歉很难吗?是书上的圣贤道理金贵一些,还是你小子的面子更金贵?”

  少年倒也心大,真就笑容灿烂,给那斗笠青衫客作揖道歉了,那个远游求学之人也没说什么,笑着站在原地,没说什么无需道歉的客气话。

  少女掩嘴娇笑,看顽劣弟弟吃瘪,是一件开心事嘛。

  隋姓老人笑道:“公子,我们就继续赶路了。”

  陈平安笑着点头,“有缘再会。”

  只是当他们想要走出行亭牵马之时,就看到那边蜂拥而来一拨江湖人士,大踏步前行,泥泞四溅。

  胡新丰按刀而立,没有上马,同时悄悄打了一个手势,暗示身旁四人不要着急踩镫上马,免得有居高临下与人对视的嫌疑。

  那伙江湖客半数走过行亭,继续向前,突然一位衣领大开的魁梧汉子,眼睛一亮,停下脚步,大声嚷道:“兄弟们,咱们休息会儿。”

  幂篱女子皱了皱眉头。

  胡新丰轻声道:“给他们让出道路便是,尽量莫惹事。”

  隋姓老人点点头,少年少女都尽量靠近老人。

  那斗笠青衫客似乎也一样,不敢继续呆在行亭,便在台阶另一头,侧身而行,与他们的想法如出一辙,将行亭让给这拨一看就不是什么善男信女的江湖人。

  但是哪怕那个臭棋篓子的背箱年轻人,已经足够小心谨慎,仍是被故意四五人同时走入行亭的汉子,其中一人故意身形一晃,蹭了一下肩头。

  那青衫年轻人一个踉跄后退,道了一声歉,那青壮男子揉着肩膀,怒道:“这么宽的路,别说是两条腿走路,你就是有二十条,都够咱们各走各的了,你小子不长眼睛,非要往我身上撞?还是说见我好欺负,觉得这儿有女子,想要显摆一回英雄气概?”

  负笈游学的年轻人背后那书箱,棋罐棋盘相撞,哐当作响,年轻人脸色惨白,依旧是赔罪不已,再次挪步,让出行亭大门。

  那满脸横肉的青壮男子也跟着向前,伸手一把推去,推在那青衫书生的肩头,害得后者一屁股跌坐在行亭台阶外边的泥泞中。

  年轻书生神色惶恐,瞥了眼行亭台阶那边扎堆的一行人,但是隋姓老人叹了口气,视而不见。少年少女更是脸色雪白无人色,胡新丰只是皱了皱眉头,唯独幂篱女子,欲言又止,却被隋姓老人眼神示意,不可多事。毕竟胡新丰这些年,辛苦经营,好不容易才攀附上了一位官家人,做起了一份财源广进的白道生意,若是莫名其妙惹上是非命案,会很棘手。这拨蛮横之人,听口音,就不是五陵国人,原本胡新丰在本国黑白两道上的名头,未必管用。

  胡新丰其实心情沉重,远没有脸上那般镇定。

  因为这伙人当中,看似闹哄哄都是江湖底层的武把式,实则不然,皆是糊弄寻常江湖雏儿的障眼法罢了,只要惹上了,那就要掉一层皮。只说其中一位满脸疤痕的老者,未必认识他胡新丰,但是胡新丰却记忆犹新,是一位在金扉国犯下好几桩大案的邪道宗师,名叫杨元,绰号浑江蛟,一身横练功夫出神入化,拳法极其凶悍,当年是金扉国绿林前几把交椅的恶人,已经逃亡十数年,据说藏匿在了青祠国和兰房国边境一带,拉拢了一大帮穷凶极恶之徒,从一个单枪匹马的江湖魔头,开创出了一个人多势众的邪道门派,金扉国四大正道高手中的峥嵘门门主林殊,早年就曾带着十数位正道人士围杀此人,依旧被他负伤逃出生天。

  一旦真是那老魔头杨元,哪怕对方当年重伤,落下后遗症,这些年上了岁数,气血衰老,武功不进反退,如今未必是他胡新丰的对手,可对方毕竟人多势众。可若是对方这些年休养生息,武学犹有精进,胡新丰更要头皮发麻,这条茶马古道,平时就人迹罕至,胡新丰都觉得自己这趟锦上添花的护送之行,是不得不为隋家人搏命一场的雪中送炭了。

  胡新丰原本还担心隋老哥书生意气,一定要插手此事,现在看来是他多虑了。哪怕自己没有道破那杨元身份厉害,隋老哥依旧没有揽事上身的意思。

  果然是那浑江蛟杨元!

  那精悍老人望向了胡新丰,胡新丰犹豫了一下,抱拳道:“五陵国横渡帮,帮主胡新丰,见过诸位江湖朋友。”

  杨元想了想,沙哑笑道:“没听过。”

  其余众人哄然大笑。

  杨元瞥了眼那位幂篱女子,一双原本浑浊不堪的眼眸精光绽放,转瞬即逝,转头望向另外那边,对那个满脸横肉的青壮男子说道:“我们难得行走江湖,别总打打杀杀,有些不小心的磕碰,让对方赔钱了事。”

  那青壮汉子愣了一下,站在杨元身边一位背剑的年轻男子,手持折扇,微笑道:“赔个五六十两就行了,别狮子大开口,为难一位落魄书生。”

  那坐在地上不敢起身的年轻书生,神色慌张道:“我哪里有这么多银子,竹箱里边只有一副棋盘棋罐,值个十几两银子。”

  那年轻剑客手摇折扇,“这就有些难办了。”

  清秀少年想要开口说话,却被隋姓老人一把抓住少年胳膊,狠狠瞪了眼。

  少年被自己爷爷那陌生眼神吓到,噤若寒蝉。

  隋姓老人迅速看了眼那可怜书生,还好,没有向自己求救借钱的意思,不然祸水引流,少不得要他要开口骂几句,赶紧撇清干系,那就有些有辱斯文了,在几位晚辈这边有损以往慈祥和蔼的形象。

  不知为何重出江湖的老魔头杨元挥挥手,依旧嗓音沙哑如磨刀,笑道:“算了,吓唬一下就差不多了,让读书人赶紧滚蛋,这小子也算讲意气,有那么点风骨的意思,比有些袖手旁观的读书人要好多了,别说什么仗义执言,就怕惹火上身,也就是手里边没刀子,外人还多,不然估计都要一刀子先砍死那年轻书生才清净。”

  满脸横肉的汉子有些失望,作势要踹,那年轻书生连滚带爬起身,绕开众人,在小道上飞奔出去,泥泞四溅。

  隋姓老人神色自若。

  清秀少年倒是满脸通红,听出了那老家伙的言下之意后,臊得不行。

  幂篱女子瞧见了小路尽头那边,青衫年轻人停下了脚步,转头望来,然后露出一个不知是不是她错觉眼花的笑意玩味,那人大步离去。

  行亭门口这边,杨元指了指身边那位摇扇年轻人,望向那幂篱女子,“这是我的爱徒,至今尚未娶妻,你虽然幂篱遮掩容颜,又是妇人发髻,没关系,我弟子不计较这些,不如择日不如撞日,咱们两家就结为亲家?这位老先生放心好了,我们虽然是江湖人,但是家底不俗,聘礼,只会比一国将相公卿的子孙娶妻还要丰厚。若是不信,可以问一问你们的这位佩刀扈从,这么好的身手,他应该认出老夫的身份了。”

  隋姓老人脸色铁青。

  胡新丰神色尴尬,酝酿好腹稿后,与老人说道:“隋老哥,这位杨元杨老前辈,绰号浑江蛟,是早年金扉国道上的一位武学宗师。”

  少年战战兢兢,细若蚊蝇颤声道:“浑江蛟杨元,不是已经被峥嵘门门主林殊,林大侠打死了吗?”

  少年嗓音再细微,自以为别人听不见,可落在胡新丰和杨元这些江湖高手耳中,自然是清晰可闻的“重话”。

  胡新丰转头怒道:“隋文法,不许胡说八道!快给杨老前辈赔罪道歉!”

  清秀少年再次作揖道歉。

  今儿是他第二次给人道歉了。

  杨元伸出一只手,笑道:“去里边聊。这点面子,希望五陵国隋老侍郎,还是要给一给的。”

  隋姓老人微微松了口气。没有立即打杀起来,就好。血肉模糊的场景,书上常有,可老人还真没亲眼见过。

  对方既然认出了自己的身份,称呼自己为老侍郎,说不定事情就有转机。

  双方对坐在行亭墙壁下的长凳上,唯有老者杨元与那背剑弟子坐在面对门口的长凳上,老人身体前倾,弯腰握拳,并无半点江湖魔头的凶神恶煞,笑望向那位始终一言不发的幂篱女子,以及她身边的少女,老人微笑道:“若是隋老侍郎不介意,可以亲上加亲,我家中还有一位乖孙儿,今年刚满十六,没有随我一起走江湖,但是饱读诗书,是真正的读书种子,并非言语诓人,兰房国今年科举,我那孙儿便是二甲进士,姓杨名瑞,隋老侍郎说不定都听说过我孙儿的名字。”

  然后老人转头对自己弟子笑道:“不晓得我家瑞儿会看中哪一位女子,傅臻,你觉得瑞儿会挑中谁,会不会与你起冲突?”

  那背剑弟子赶紧说道:“不如岁数大一些的娶妻,小的纳妾。”

  老人皱眉道:“于礼不合啊。”

  那弟子笑道:“江湖中人,不用讲究这么多,实在不行,要这两位大小姑娘委屈些,改了姓名便是。嫁给杨瑞,有才有貌有家世,若非兰房国并无适龄公主县主,早就是驸马爷了,两位姑娘嫁给咱们家杨瑞,是一桩多大的福气,应该知足了。”

  胡新丰忍着满腔怒火,“杨老前辈,别忘了,这是在我们五陵国!”

  杨元笑道:“若是五陵国第一人王钝,坐在这里,我就不进这座行亭了。巧了,王钝如今应该身在大篆京城。当然了,我们这一大帮子人大摇大摆过境,真死了人,五陵国那些个经验老道的捕快,肯定能够抓到一些蛛丝马迹,不过没关系,到时候隋老侍郎会帮着收拾烂摊子的,读书人最重名声,家丑不可外传。”

  胡新丰叹了口气,转头望向隋姓老人,“隋老哥,怎么说?”

  隋姓老人望向那个精悍老人,冷笑道:“我就不信你杨元,当真能够在咱们五陵国无法无天。”

  杨元一笑置之,对胡新丰问道:“胡大侠怎么说?是拼了自己性命不说,还要赔上一座门派和一家老幼,也要护住两位女子,拦阻我们两家结亲?还是识趣一些,回头我家瑞尔成亲之日,你作为头等贵客,登门送礼贺喜,然后让我回一份大礼?”

  那背剑弟子嘿嘿笑道:“生米煮成熟饭之后,女子就会听话许多了。”

  杨元笑着点头道:“话糙理不糙。”

  隋姓老人哀求道:“胡大侠!危难之际,不可弃我们不顾啊!”

  胡新丰神色复杂,天人交战。

  杨元微笑道:“可惜那年轻书生不在,不然他一定会以你们读书人的说法,骂亲家你几句,不过也亏得他不在,不然我是绝不会让老亲家丢这个脸的,杀了也就杀了。我这脾气到底是比当年好了许多,尤其是自从家里多出一个瑞儿后,我对你们读书人,不管到底读进了肚子几本圣贤书,都是很敬重的。”

  幂篱女子突然开口说道:“我可以留下,让他们走,然后立即赶往兰房国,哪怕有人报官,只要我们过了边境,进入金扉国,就没意义了。”

  杨元摇头道:“麻烦事就在这里,我们这趟来你们五陵国,给我家瑞儿找媳妇是顺手为之,还有些事情必须要做。所以胡大侠的决定,至关重要。”

  胡新丰突然问道:“就算我在这座行亭内点头答应,你们真会放心?”

  杨元笑道:“当然不放心。”

  胡新丰深呼吸一口气,腰身一拧,对那隋姓老人就是一拳砸头。

  莫说是一位文弱老者,就是一般的江湖高手,都经受不住胡新丰倾力一拳。

  但是下一刻,胡新丰就被一抹剑光拦阻出拳,胡新丰骤然收手。

  原来在隋姓老人身前,有剑横放。

  出剑之人,正是那位浑江蛟杨元的得意弟子,年轻剑客一手负后,一手持剑,面带微笑,“果然五陵国的所谓高手,很让人失望啊。也就一个王钝算是鹤立鸡群,跻身了大篆评点的最新十人之列,虽说王钝只能垫底,却肯定远远胜过五陵国其他武人。”

  杨元皱了皱眉头,“废什么话。”

  年轻人自知失言,脸上闪过一抹戾气,跨出一步,剑光一闪,小亭之内,大雨过后暑气本就清减,当年轻剑客出剑之后,更是一阵凉意沁人肌肤。

  胡新丰步步退后,怒道:“杨前辈这是为何?!”

  面对那纵横交错光耀一亭的凌厉剑光,胡新丰还能开口询问,显然要比杨元弟子技高一筹。

  那年轻剑客白白失去了一位未见面容却身姿娇柔的美娇娘,光是听她说了一句话,便觉得骨头发酥,必然是一位绝色美人,哪怕容貌不如身段、嗓音这般诱人,可差不到哪里去,尤其她是一位五陵国书香门第的大家闺秀,想必别有韵味,不曾想莫名其妙就便宜了杨瑞那小子,年轻剑客本就积攒了一肚子邪火,这会儿胡新丰还敢分心言语,出剑便愈发狠辣迅猛。

  清秀少年隋文法躲在隋姓老人身边,少女隋文怡依偎在自己姑姑怀中,瑟瑟发抖。

  幂篱女子轻声安慰道:“别怕。”

  杨元身如猿猴,一个弯腰,脚尖一点,矫健奔出,抓住空隙,双拳重锤堪堪躲过一剑的胡新丰胸膛上,打得胡新丰当场倒飞出行亭,重重摔地,呕血不已,挣扎了两下都没能起身。

  杨元心中冷笑,二十年前是如此,二十年后还是如此,他娘的这帮子沽名钓誉的江湖正道大侠,一个比一个聪明,当年自己就是太蠢,才导致空有一身本事,在金扉国江湖毫无立锥之地。不过也好,因祸得福,不但在两国边境开创了一座蒸蒸日上的新门派,还混入了兰房国官场和青祠国山上,结识了两位真正的高人。

  年轻剑客就要一掠出去,往那胡大侠心口、脑袋上补上几剑。

  却被杨元伸手拦住,胡新丰侧头擦拭血迹的时候,嘴唇微动,杨元亦是如此。

  就在此时,小道上有两骑缓缓而来,遇到了这场“江湖争执”,竟是没有半点放缓马蹄。

  一骑是位黑衣佩刀老者,一骑是位三十来岁的男子。

  但是两骑经过了行亭,那老人看了不看一眼众人,只是策马而过。

  隋姓老人喊道:“两位侠士救命!我是五陵国前任工部侍郎隋新雨,这些歹人想要谋财害命!”

  那年轻些的男子蓦然勒马转头,惊疑道:“可是隋伯伯?!”

  五陵国治学、弈棋两事比当官更有名声的隋新雨愣了一下,然后使劲点头。

  杨元笑道:“老亲家,你也真是不怕害死无辜路人啊。我现在有些反悔这两桩婚事了,天晓得哪天会不会给你这亲家卖了。”

  那男子翻身下马,作揖行礼,泣不成声道:“晚辈曹赋,拜见隋伯伯!当年晚辈为了避难,害怕连累隋伯伯,只得不辞而别,到底是连累隋姑娘了。”

  除了杨元,名叫傅臻的弟子在内,一行人脸色大变,人人心惊胆战。

  曹赋此人在兰房国和青祠国,可是鼎鼎大名的存在,莫名其妙就从一位颠沛流离到兰房国的蹩脚武夫,变成了一位青祠国山上老神仙的高徒。虽说十数国版图上,修道之人的名头,不太能够吓唬人,老百姓都未必听说,可是有些家底的江湖门派,都清楚,能够在十数国疆域屹立不倒的修道之人,尤其是有仙家府邸有祖师堂的,更没一个是好对付的。

  这曹赋在这十数年间,数次下山游历江湖,身边都有传说中的护道人跟随,曹赋几乎从不出手,但是曹赋的大名,早已传遍兰房、青祠两国,据说兰房国那位艳名远播的皇后娘娘,早年与他还是师姐师弟的关系。

  于是如今大篆王朝评选出来的十大宗师和四大美人,有两个与曹赋有关,一个是那“幽兰美人”的师姐,是四大美人之一,其余三位,有两个是成名已久的佳人,大篆国师的闭关弟子,最北边青柳国市井出身、被一位边关大将金屋藏娇的少女,为此邻国还与青柳国边境启衅,传闻就是为了掳走这位红颜祸水。

  与曹赋这位运道极好的天之骄子,还有关系的一位,正是大篆新榜上排名犹在王钝之前的护道人,刀客萧叔夜,既是传说中跻身了炼神境的大宗师,还与曹赋师父学了一手可以斩妖除魔的精湛雷法,那把腰间佩刀“雾霄”,更是一把削铁如泥、压胜鬼魅的仙家法刀。

  如果没有意外,那位跟随曹赋停马转头的黑衣老者,就是萧叔夜了。

  少女仰起头,挽住姑姑的胳膊,惊喜道:“姑姑,真是文法经常提起的那位曹赋叔叔吗?”

  清秀少年隋文法更是热泪盈眶,关于这位曹叔叔的江湖事迹,他神往已久,只是一直不敢确定,是不是当年与姑姑成亲却家道中落的那个男人,但是少年做梦都希望兰房国那边的谪仙人曹赋,就是早年差点与姑姑成亲的那位江湖少侠。

  曹赋直腰后,去将那位胡大侠搀扶起身。

  胡新丰苦笑道:“曹公子,怪我胡新丰,若非你们赶到,便是交出这条命,都无法护住隋老哥了,一旦酿成大祸,百死难赎。”

  曹赋连忙后退一步,再次作揖,“胡大侠高风亮节,受晚辈曹赋一拜。”

  隋新雨冷哼一声,一挥袖子,“曹赋,知人知面不知心,胡大侠方才与人切磋的时候,可是差点不小心打死了你隋伯伯。”

  曹赋愕然。

  隋新雨叹了口气,“曹赋,你还是太过宅心仁厚了,不晓得这江湖险恶,无所谓了,患难见交情,就当我隋新雨以前眼瞎,认识了胡大侠这么个朋友。胡新丰,你走吧,以后我隋家高攀不起胡大侠,就别再有任何人情往来了。”

  胡新丰转头往地上吐出一口鲜血,抱拳低头道:“以后胡新丰一定去往隋老哥府邸,登门请罪。”

  佩刀汉子一手抚胸,一手按刀,一步步踉跄离开,背影凄凉。

  杨元站在行亭门口,脸色阴沉,沉声道:“曹赋,别仗着师门关系就以为可以,这里是五陵国,不是兰房国更不是青祠国。”

  隋新雨抚须笑道:“这般言语,老夫怎么听着有些耳熟啊。”

  浑江蛟杨元脸色冷硬,似乎憋着一股怒气,却不敢有所动作,这让五陵国老侍郎更觉得人生快意,好一个人生无常,柳暗花明又一村。

  少女隋文怡依偎在姑姑怀中,掩嘴而笑,一双眼眸眯成月牙儿,望向那位叫曹赋的男子,心神摇曳,随即少女有些脸色黯然。

  隋文法瞪大眼睛,使劲盯着那可算半个姑父的曹赋,少年觉得自己一定要多瞧一瞧如同从书上走出来的江湖大侠,可惜这个儒雅如文人骚客的曹叔叔没佩剑悬刀,不然就完美了。

  曹赋一手负后,站在道路上,一手握拳在腹,尽显名士风流,看得隋老侍郎暗暗点头,不愧是自己当年选中的女儿良配,果然人中龙凤。

  曹赋先望了一眼幂篱女子那边,眼神温柔似水,说不清道不明的眷念愁思,然后转头望向杨元,又是另一番江湖磨砺而出的潇洒风流,他一脚后撤,双膝微蹲,向前递出一只手掌,微笑道:“杨元,这么多年找你不见,既然遇上了,就切磋几招?”

  杨元冷笑道:“差着辈分呢,就让我弟子傅臻与你过几招,生死自负,不牵扯各自师门长辈,如何?”

  傅臻嘴角抽搐。

  杨元已经沉声道:“傅臻,无论胜负,就出三剑。”

  傅臻松了口气,还好,师父总算没把自己往死路上逼。

  傅臻深呼吸一口气,笑道:“那就与曹大仙师讨教三招。”

  傅臻一番思量过后,一剑直直递出,脚步向前,如蜻蜓点水,十分轻盈。

  这一剑看似气势如虹,实则是留力颇多。

  想着大不了在对方手底下吃点苦头,留条小命。

  但是傅臻很快就悔青了肠子。

  那人一步踏出,脑袋歪斜,就在傅臻犹豫要不要象征性一件横抹的时候,那人已经瞬间来到傅臻身前,一只手掌抵住傅臻面门,笑道:“五雷真篆,速出绛宫。”

  砰然一声。

  如有雷法炸开在傅臻面门上。

  七窍流血、当场毙命的傅臻倒飞出去,砸开了行亭朝门的那堵墙壁,瞬间没了身影。

  那把松手坠地之剑被曹赋伸手抓住,随手一挥,钉入一棵大树之中。

  清秀少年隋文法看得心潮澎湃,抹了把脸,真哭了。别是什么半个姑父了,就是自己心目中的姑父!一定要与这位姑父请教一招半式,以后自己负笈游学……最少不会像先前那个臭棋篓子的青衫客一般可怜了不是?被人撞了还要道歉赔礼,被人推倒跌在泥泞中还不敢说一句重话,跑路的时候倒是脚步不慢,还背着那么大一只绿竹书箱,多滑稽。

  浑江蛟杨元带人迅速离开行亭,曹赋笑问道:“隋伯伯,需不需要拦下他们?”

  幂篱女子藏在轻纱之后的那张面容,并未有太多神色变化,

  隋姓老人想了想,还是莫要节外生枝了,摇头笑道:“算了,已经教训过他们了。我们赶紧离开此地,毕竟行亭后边还有一具尸体。”

  至于那些见机不妙便离去的江湖凶人,会不会祸害路人。

  早年差点就已经成了翁婿的双方可能是默契,可能是都没有想到,总之就不去管了。

  一番攀谈之后,得知曹赋此次是刚从兰房、青祠、金扉国一路赶来,其实已经找过一趟五陵国隋家宅邸,一听说隋老侍郎已经在赶往大篆王朝的路上,就又昼夜赶路,一路询问踪迹,这才好不容易在这条茶马古道的凉亭遇到。曹赋心有余悸,只说自己来晚了,老侍郎大笑不已,直说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不晚不晚。说起这些话的时候,文雅老人望向自己那个女儿,可惜幂篱女子只是一言不发,老人笑意更浓,多半是女儿娇羞了。曹赋这般万中无一的乘龙快婿,错过一次就已经是天大的遗憾,如今曹赋显然是衣锦还乡,还不忘当年婚约,更是难得,绝对不可再次失之交臂,那大篆王朝的草木集,不去也罢,先返乡定下这门亲事才是头等大事。

  先前那凶寇贼首杨元之徒的那个“曹大仙师”说法。

  让隋新雨死死记住了。

  曹赋本想护着老人去往大篆京城,说愿意一路跟随,只是一听老人说返乡,草木集盛会,路途遥远,他这副身子骨未必经得起那份颠簸,曹赋便跟着改变了主意,也说如今大篆京城有水蛟作乱,不去也好。

  一行人走出行亭,各自骑马,沿着这条茶马古道缓缓下山,返回五陵国隋家所在那座郡城,还有不短的路途,而且还要经过京畿之地,这其实让隋新雨很是惬意,想着稍稍绕路,去京城见一见那些老朋友也不错。

  幂篱女子翻身上马的时候,眼角余光看了眼小路尽头,若有所思。

  杨元那拨江湖凶寇是沿着原路返回,要么岔开小路逃了,要么撒腿狂奔,不然一旦自己继续去往大篆京城赶路,就会有可能遇上。

  下山路上。

  先前胡新丰在走出众人视野后,就立即开始大步飞奔,结果看到了那个斗笠青衫客,胡新丰见着这个废物就恼火,总觉得今天如此晦气,全拜此人所赐,如果不是他要死不死在行亭里边打谱下棋,与姓隋的磨磨蹭蹭下了一局棋,那么早一点动身离开行亭,或是再晚一点动身,说不定都不是今天这么个局面,他胡新丰不但与隋家关系依旧融洽,说不定还可以顺便攀附上那个高高在上的曹赋。结果如今惹恼了隋新雨不说,连与曹赋交好混个熟脸的机会都没了,说不定那个长得连他都不敢动歪念头的娘们,再与那久别胜新婚的半个夫君曹赋,吹一吹枕头风,胡新丰都怕自己哪天莫名其妙就家破人亡了!

  这一来一去,是多大的损失?

  一想到这些。

  胡新丰就一脚横扫过去,鞭腿击中那文弱书生的脑袋,打得后者坠入山道之外的密林,瞬间没了身影。

  胡新丰这才心中稍稍好受一些。

  胡新丰心情顺畅许多了,狠狠吐出一口夹杂血丝的唾沫,先前被杨元双锤在胸口,其实看着渗人,其实受伤不重。

  但是胡新丰走出半里路后,蓦然瞪大眼睛,怎的前边又是那个手持行山杖的年轻书生?

  老子这是白天见鬼了不成?

  胡新丰小心翼翼捡起一块石子,轻轻丢过去。

  刚好砸中那人后脑勺,那人伸手捂住脑袋,转头一脸气急败坏的脸色,怒骂道:“有完没完?”

  胡新丰想笑,突然又不敢笑了。

  胡新丰心弦紧绷,就要掠出这条突然让他觉得阴气森森的茶马古道,只是那人竟然直接向他蹒跚走来,这诡谲一幕,让胡新丰一时间动弹不得。

  胡新丰脸色僵硬。

  那人扶了扶斗笠,笑呵呵问道:“怎么,有大路都不走?真不怕鬼打墙?”

  胡新丰咽了口唾沫,点头道:“走大路,要走大路的。”

  两人一起缓缓而行。

  胡新丰掂量了一番,发现那人似乎脚步不稳,脸色微白,额头还有汗水渗出,犹豫一番后,迅速气沉丹田,迅猛一拳砸中那人一侧太阳穴。

  砰然一声。

  那人又飞出了茶马古道。

  胡新丰用手掌揉了揉拳头,生疼,这下子应该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只是又走出一里路后,那个青衫客又出现在视线中。

  这下子胡新丰是汗流浃背,却偏偏背脊生寒了。

  所幸那人依旧是走向自己,然后带着他一起并肩而行,只是缓缓走下山。

  胡新丰一直汗如雨下。

  背后突然传来一阵马蹄声。

  胡新丰猛然后撤,高声喊道:“隋老哥,曹公子,此人是那杨元的同伙!”

  只是那一骑骑只是擦肩而过,都无人转头看他。

  胡新丰如遭雷击。

  年轻书生微笑道:“这就有些尴尬了。”

  但是年轻书生突然皱紧眉头。

  骑队当中,那幂篱女子以心湖涟漪焦急道:“陈公子救我!”

  陈平安只是置若罔闻,放慢脚步,他一慢,胡新丰就跟着慢起来。

  但是女子那一骑偏不死心,竟是失心疯一般,刹那之间拨转马头,独独一骑,与其余人背道而驰,直奔那一袭青衫斗笠。

  饶是陈平安都有些目瞪口呆,见过不要脸的人多了去,但是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那幂篱女子纵身下马,飘落在他身边,然后躲在他和书箱之后,轻声道:“陈公子,我知道你是修道之人,救救我。”

  陈平安转过头,问道:“我是你爹还是你爷爷啊?”

  那女子猛然间摘了斗笠,露出她的容颜,她凄苦道:“只要你能救我,便是我隋景澄的恩人,便是以身相许都……”

  不曾想那人一巴掌就将她打得原地几个翻转,然后摔倒在地,直接将坐在地上的她给打懵了。

  那人说道:“我忍你这一大家子很久了。”

  但是下一刻,那人便叹息一声,面朝她和胡新丰的文弱书生手中,凭空多出一把玉竹折扇,微笑道:“唐突佳人,唐突佳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