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剑来 > 第四百八十九章 赶赴京观城

  鬼蜮谷入口处,是一排巨大的牌坊楼,最前边的一座,是那规模惊人的五间六柱十一楼,以名贵的黄、绿琉璃砖嵌砌壁面,每条龙柱上都雕刻有历代披麻宗老祖的降魔图,匾额为“气壮观奇”。

  修道之人和纯粹武夫,往往眼力极好,只是先前陈平安望向牌坊之后,根本看不清道路的尽头,而且似乎还不是障眼法的缘故。

  不过比起接连倒悬山和剑气长城的那道门,此处牌坊楼的玄妙,倒是没让陈平安如何惊奇。

  陈平安随便坐在牌坊附近,翻了一个多时辰的书,因为看得细致,不愿遗漏任何细节,才看了小半,就打算今天先在不远处的集市客栈歇息,明天再作打算,是再浏览一下鬼蜮谷的边境风景,还是通过那排牌坊楼,进入鬼蜮谷,深入腹地历练,都不着急。

  陈平安收起书,走向那座繁荣集市,这是披麻宗租赁给一个骸骨滩小门派的修士打理,诸多产业,皆是如此,披麻宗修士并不亲自参与经营,毕竟披麻宗总共不到两百号人,家业又大,事事亲力亲为,耽误大道修行,得不偿失。

  只不过苏姓元婴坐镇跨洲渡船,杨姓金丹负责巡视壁画城,是例外,因为这两桩事,涉及到披麻宗的面子和里子。

  如今的落魄山,已经有了些山头大宅的雏形,朱敛和石柔就像分别担任着内外管事,一个在山上操持庶务,一个在骑龙巷那边打理生意,

  直到真正离开了龙泉郡,陈平安在跨洲渡船上的偶尔练拳间隙,也会回头再看再想,才觉得这里边的有趣,两位管事模样的家伙,竟然一位是远游境武夫,一位是身穿仙人遗蜕的枯骨女鬼,谁能想象?

  陈平安离开落魄山之前,就已经跟朱敛打好招呼,自己一般不会轻易飞剑传讯回牛角山,而那只小剑冢里边所藏两柄飞剑,无法跨洲,所以这次远游北俱芦洲,是名副其实的孑然一身,了无牵挂。

  毕竟如今的落魄山,很安稳。

  应该忌惮的,是别人才对。

  陈平安走在路上,扶了扶斗笠,自顾自笑了起来,自己这个包袱斋,也该挣点钱了。

  骸骨滩是个无需讲那儒家礼法的地方,小集市没名字,给当地人俗称奈何关,喊惯了之后,来来往往都认。

  哪怕日头高照,集市这边的街巷依旧显得阴气森森,十分沁凉,按照那本披麻宗版刻书籍《放心集》所说,是鬼蜮谷阴气外泻的缘故,所以身体孱弱之人勿近,不过这些听上去很吓人的阴气,书上黑纸白字明确记载,已经被披麻宗的山水阵法淬炼,相对纯粹且均匀,一定程度上适宜修士直接汲取,所以只要练气士御风凌空,放眼望去,就会发现不单单是集市周边,整条鬼蜮谷边境沿线,多有练气士在此结茅修道,一座座素雅却不简陋的茅屋,星罗棋布,疏密得当,这些茅屋,都由擅长风水堪舆的披麻宗修士,专门请人建造在阴气浓郁的“泉眼”上,而且每座茅屋都摆有三郎庙秘制的蒲团,修道之人,可以短期租借一栋茅屋,财大气粗的,也可以全盘买下,那本《放心集》上,列有详细的价格,明码标价。

  这大概就是披麻宗的生财之道。

  以后的落魄山,得好好学上一学。

  陈平安进入集市后,一路闲逛,发现几乎所有商铺,都会贩卖一种晶莹如玉的白骨,这是《放心集》货殖篇里详细介绍的一种后天灵宝,颇为珍稀,鬼蜮谷内一开始是诞生于古战场遗址的众多鬼物纷纷聚拢,半数是被披麻宗修士以巨大代价驱逐至此,免得肆意为祸整座骸骨滩。

  后来这些阴物一部分如同练气士的境界攀升,种种机缘巧合之下,演化为宛如山水神祇的英灵,更多则是沦为横行无忌的暴虐厉鬼,岁月悠悠,又有专门“以鬼为食”的强大阴灵出现,双方纠缠厮杀,落败者魂飞魄散,转化为鬼蜮谷的阴气,投胎转世的机会都已失去,而那些品秩高低不一的累累白骨则散落四方,一般都会被胜者作为战利品收藏、储存起来,鬼蜮谷内

  练气士和纯粹武夫进入鬼蜮谷历来,这些洁白如玉的尸骨就成了一笔相当不俗的彩头。

  许多山上商贾,多是来此购买被鬼蜮谷至阴之气淬炼得极为纯粹的白骨,是炼制众多阴冥法器的绝佳材料。

  陈平安最后走入一间集市最大的铺子,游客众多,拥挤不堪,都在打量一件被封禁在琉璃柜中的镇店之宝,那是一副鬼蜮谷某位覆灭城池的城主阴灵骨架,高一丈,在琉璃柜内,被店铺故意摆放为坐姿,双手握拳,搁放在膝盖上,目视远方,即便是彻彻底底的死物,仍有一方霸主的睥睨之姿。

  这具白骨全身布满天然银线,交错繁密,光华流转不定。

  据说这副骨架的主人,“生前”是一位境界相当于元婴地仙的英灵,桀骜不驯,率领麾下八千鬼物,自立为王,四处征战,与那位玉璞境修为的鬼蜮谷共主,多有摩擦,但是《放心集》上并无记载这尊英灵的陨落过程,而按照店铺当下那个唾沫四溅的年轻伙计的说法,是自家掌柜早年结识了一位深藏不露的北方剑仙,故意以洞府境剑修示人,掌柜却与之意气相投,以礼相待,结果那位剑仙走了一趟鬼蜮谷后,就带出了这副价值连城白骨,竟是直接赠予铺子,说就当是先前赊欠的那些酒水钱了,也无留下真实姓名,就此离去。

  在别处,听到这种噱头十足的荒诞故事,陈平安肯定全然不信,但是在这北俱芦洲,陈平安半信半疑。

  这副仿佛一位地仙骨骼“金枝玉叶”的英灵白骨,是当之无愧的上品法宝,店铺伙计说一般情况不卖,但是如果真有诚意,可以商量,不过伙计说得明明白白,兜里没个四五十颗谷雨钱,就提也莫提,免得双方都浪费口水。哪怕如此天价,陈平安还是发现店铺内,有几拨人跃跃欲试。

  陈平安就不凑这个热闹了。

  离了店铺,找了家客栈,房间并不豪奢,就是干净清爽些。类似摇曳河那座渡口茶摊,都不待见黄金白银,一颗雪花钱起步,可以住三天,不包伙食酒水。若是在山下的俗世王朝,即便是富贾如云的大骊京城,如果一间仿佛螺蛳壳大小的客栈屋舍,敢收一天三百多两银子,估计一样早给唾沫淹死了。

  陈平安摘下斗笠和背后剑仙,继续翻阅那本越看越让人不放心的《放心集》。

  骸骨滩是北俱芦洲十大古战场遗址之一,鬼蜮谷更是特殊,是一处光阴漩涡之地,自成小天地,如同阴冥,疆域丝毫不比“阳间”的骸骨滩小,其中有一位如今相当于玉璞境修为的巨大英灵,最早脱颖而出,一呼百应,聚拢了数万阴兵阴将,打造出一座声名赫赫的白骨京观城,宛如王朝京城,又有周边城池大小数十座,半数依附京观城,其余半数是由一些道行高深的鬼物经营创造,与京观城遥遥对峙,不甘心寄人篱下,担任附庸,千年之间,合纵连横,鬼蜮谷内的鬼物越来越少,但是也越来越强大。

  历史上鬼蜮谷阴物曾经两次试图突破界限,想要出关大掠骸骨滩,最好是能够沿着摇曳河北上,一鼓作气吃掉沿途两个国家,然后掳走活人带回鬼蜮谷,以阴毒秘术炮制新生阴物鬼魅,壮大兵马,所幸都被披麻宗修士阻拦,可也使得披麻宗两度元气大伤,声势从巅峰跌入谷底。

  披麻宗在北俱芦洲从站稳脚跟到开疆拓土,可谓诸事不顺。

  不过北俱芦洲底蕴之深厚,由此可见,一座骸骨滩,光是披麻宗就拥有三位玉璞境老祖,鬼蜮谷也有一位。

  反观东宝瓶洲,如果不提那一撮秘密渗透进来的高人隐士,只说在宝瓶洲土生土长的修道之人,位于山巅的上五境修士,屈指可数。

  不过关于此事,崔东山早有提醒,说了宝瓶洲疆域不到俱芦洲三成,宝瓶洲的玉璞境,数量稀少,是那凤毛麟角的存在,比不得别洲声势,但是宝瓶洲只要是跻身了上五境的修道之人,更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例如那书简湖刘老成,以及风雪庙魏晋这种天之骄子,都是分了些一洲气运的古怪存在,若是与北俱芦洲或是桐叶洲同境修士,尤其是那些养尊处优的谱牒仙师厮杀搏命,刘老成和魏晋的胜算极大。

  练气士和武夫一旦选择入谷历练,就等于与披麻宗签了一道生死状,是富贵是暴毙,全凭本事和运气,挣了横财,披麻宗不眼红不垂涎,一文钱不多收,死在了鬼蜮谷,从此生生死死不得超脱,也别怨天尤人。

  这是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历史上不是没有仙家府邸,心疼门内得意弟子的夭折,事后不服,呼朋唤友,浩浩荡荡,来骸骨滩与披麻宗理论一二,既是问罪,也有跟披麻宗要些补偿的念头,披麻宗修士从来不解释一个字,来了人,在山门口那边摆下一张桌子,上过了一杯阴沉茶待客,之后就开打,要么对方打上自家祖师堂,要么就打得对方交出身上所有法宝和神仙钱,然后往摇曳河一丢,自己凫水回北方家乡。

  所以摇曳河也有个别称,饺子河。

  可是下过好几次饺子的。

  不过披麻宗也不会念着来此修行的外人死在里边,《放心集》上有清清楚楚标注出三条北行路线,推荐练气士和武夫仔细掂量自己的境界,一开始先寻觅四处游荡的孤魂野鬼,然后最多就是与几座势力不大的城池打打交道,最后如果艺高胆大,犹不尽兴,再去腹地几座城池碰碰运气。

  鬼蜮谷内所有地仙英灵鬼王的境界高低,擅长术法,傍身的法宝,压箱底的本事,书上都有清晰记载。

  而且披麻宗修士在鬼蜮谷内建造有两座小镇,宗主虢池仙师亲自驻守其一,但是一般人往往见不着她,不过镇上有两拨专职狩猎阴灵鬼将的披麻宗内门修士,外人可以跟随或是邀请他们一起游历鬼蜮谷,所有收获,披麻宗修士分文不取,但是书上也坦言,披麻宗修士不会给任何人担任扈从,见死不救,很正常。只不过若是有仙家豪阀子弟,嫌自家钱多压手,是来鬼蜮谷游玩来了,倒是可以,只需全程听从披麻宗修士的叮嘱,披麻宗便可以保证看过了鬼蜮谷风景,还能够全须全尾地离开险境,只要游玩赏景之人,恪守规矩,期间出现任何意外损失,披麻宗修士不但赔钱,还赔命。

  夜幕中,陈平安合上厚厚的一本《放心集》,起身来到窗口,斜靠着喝酒。

  一本书看到最后,除了记住了那些繁琐的禁忌事宜,更在书中看到了披麻宗修士的豪气。

  遥想当年。

  当时骊珠洞天有一位草鞋少年,高高扬起头,看到了毕生难忘的一幕。

  有无数剑修仙人御剑跨洲远游,去往剑气长城抵御妖族。

  求利求名?

  磨剑而已。

  难怪她会说这寒苦之地,却自古多豪杰。

  只有这样的土壤,才能涌现出浩然天下最多的剑仙。

  你肯赠我几壶酒,我便愿意还你一副价值数十颗谷雨钱的英灵白骨。

  讲道理吗?不讲。

  没道理吗?很有。

  陈平安转头望向搁放在桌上的剑仙,轻声道:“放心,在这里,我不会给你丢脸的。”

  陈平安视线微微偏移,望向那只竹编斗笠,微笑道:“因为我叫陈平安,平平安安的平安。我是一名剑客。”

  沉默片刻,陈平安揉了揉下巴,喃喃道:“是不是把‘平平安安的平安’略去,更有气势些?”

  ————

  壁画城遇上了百年不遇的怪事。

  披麻宗修士开始封禁那三堵福缘尚存的墙壁,不许任何游客靠近不说,便是店铺掌柜伙计都必须暂时搬离,必须等待披麻宗的告示。

  自然是怨气冲天,此起彼伏的骂娘声。

  一个运气不好的,跳脚大骂的时候,附近刚好有个经过的披麻宗修士,给后者二话不说,一袖子撂倒在地,翻了个白眼便晕厥过去。

  然后那个可怜虫的朋友也二话不说,扛起就跑,既不给披麻宗神仙道歉,也不撂半句狠话。

  北俱芦洲便是如此,我有胆子敢指着别人的鼻子骂天骂地,是我的事情,可给人揍趴下了,那是自己本事不济,也认,哪天拳头硬过对方,再找回场子便是。

  那位姓杨的金丹修士有些头疼。

  身边的师弟庞兰溪更是无奈。

  原来在一幅壁画之下,有位衣衫褴褛的年轻人,在那边跪地不停磕头,血流不止,苦求壁画上边的那位行雨神女,给他一份机缘,他有血海深仇不得不报,只要神女愿意施舍一份大道福缘,他愿意给她生生世世做牛做马,哪怕是报完了仇,要他立即粉身碎骨都可以。

  年轻人在磕头之前,就掏出了一枚不知从何处寻来的古老玉牌,轻轻放在地上。

  中年金丹修士摆摆手,示意一位外门修士不用驱赶此人。

  庞兰溪想要劝说些什么,也给中年修士按住肩头。

  中年修士更多注意力,还是放在了那个身姿纤细如杨柳的女子。

  当她出现后,披麻宗设置在壁画这边的山水大阵毫无动静,可是仙宫秘境的天然禁制,却开始起了涟漪。

  至于挂砚神女那边,反而谈不上手忙脚乱,一位外乡人已经获得了神女认可,披麻宗听之任之,并无阻拦他们离去。

  挂砚神女也投桃报李,主动与那位主人一起徒步登山,去往他们披麻宗的祖师堂。

  所以挂砚神女图是率先变成白描的一幅。

  然后是一头七彩鹿从那幅骑鹿神女图纵身一跃,身影瞬间消逝,紧随其后,成为今天的第二幅白描壁画。

  杨姓修士先前心中震惊不已,毕竟这幅天庭女官图的福缘,是披麻宗唯一一幅志在必得的壁画,披麻宗上上下下,都无比希望身边的师弟庞兰溪能够顺利接手这份大道机缘。所以他差点没有忍住,试图出手阻拦那头七彩鹿的倏忽远去,只是宗主虢池仙师很快从壁画中走出,让他退下,只管去守住最后一幅神女图,然后虢池仙师就返回了鬼蜮谷驻地,说是有贵客临门,必须她来亲自接待,至于挂砚神女与她新主人的上山拜访,就只能交由祖师堂那边的师伯处理了。

  中年修士其实一头雾水,能够让自家宗主出面迎客,难不成是一位大宗之主?

  行雨神女终于现身,竟是脸色惨白,走出画卷后,看了眼那位眼神冷漠的女子,再看看地上那枚正反篆文“行云”、“流水”的古老玉牌,这位最精通推演之术的神女,像是陷入了两难境地。

  中年修士看出了一点端倪。

  这是壁画城其余七位神女都不曾碰到的一个天大难题。

  那个瞧着十分柔弱温婉的女子,如果不留心她的眼神,不是刚好站在了这幅壁画下,就连他这个金丹修士都不会太过注意。

  无法想象,一位神女竟有如此可怜无助的一面。

  行雨神女,是披麻宗打交道最多的一位,相传是仙宫秘境神女中最足智多谋的一位,尤其精于弈棋,老祖曾笑言,若是有人能够侥幸获得行雨神女的青睐,打打杀杀未必太厉害,可是一座仙家府邸,其实最需要这位神女的襄助。

  那位女子瞥了眼不断磕头、几见额头白骨的年轻人,再望向行雨神女,“你去助他渡过难关,甲子之后,再来给我请罪。”

  行雨神女心神摇曳不定,以至于整座壁画城都显得水雾弥漫,神女只觉得见着了这位明明境界不算太高的女子后,却仿佛那山下的官场胥吏,瞧见了一位吏部天官。

  行雨神女颤声道:“事后如何去找主人?”

  那女子淡然说道:“狮子峰。”

  披麻宗中年修士皱了皱眉头。

  狮子峰确实有一位强大元婴,不容小觑,但却是一位年岁已然不小的男子修士。

  可即便是这位元婴修士亲自站在这里,哪里会让这位行雨神女如此战战兢兢?

  那女子对中年金丹修士微笑着自我介绍:“狮子峰,李柳。”

  中年修士依旧不曾听闻这个名字,但还是跟着说道:“披麻宗,杨麟。”

  名叫李柳的年轻女子,就这么离开壁画城。

  似乎都懒得再看一眼行雨神女。

  呆呆站在一旁的少年庞兰溪,抹了把额头,都是汗水,感慨道:“杨师兄,这位李柳前辈好吓人。”

  中年修士笑道:“这话在师兄这边说说就算了,给你师父听见了,要训你一句修心不够。”

  少年心性单纯,只觉得杨师兄果然性情沉稳,将来一定会是披麻宗的顶梁柱之一,却没有看出这位金丹师兄的眼神复杂。

  因为庞兰溪自己还茫然不知,自己已经失去了那幅骑鹿神女图的福缘。

  ————

  鬼蜮谷内。

  一行人没有走那入口牌坊。

  而是其中一人直接以本命物破开了一道大门,然后一艘流霞舟一冲而入。

  船头之上,站着一位身穿道袍、头顶莲花冠的年轻女子宗主,一位身边跟随七彩鹿的神女,还有那个改了主意要一起游历鬼蜮谷的姜尚真。

  那艘天君谢实亲手赠予的流霞舟,虽是仙家至宝,可在鬼蜮谷的重重浓雾迷障内飞掠,速度还是慢了许多。

  流霞舟如同一颗彗星划破鬼蜮谷天空,极其瞩目,宝舟与阴煞瘴气摩擦,绽放出绚烂的七彩琉璃色,同时破空声响,如同雷声大震,地上许多阴物鬼魅四散奔走,底下许多沿途城池更是迅速戒严。

  姜尚真伸出手掌在额头,举目远眺,笑道:“贺宗主,白骨京观城就快到了,这流霞舟真是个宝贝,卖不卖?”

  年轻女冠置若罔闻。

  骑鹿神女与主人如出一辙,不愿搭理这个口无遮拦的家伙。

  姜尚真突然转头问道:“贺宗主,若是你执意杀他,你们双方境界差了这么多,我可是要拦上一拦的。当然了,在这之前,那京观城如果想要欺负两位,也要问过我姜某人的柳叶,答应不答应。”

  女冠还是不说话。

  姜尚真叹了口气。

  世间男女,欠钱好说,情债难还。

  这个陈平安到底是怎么招惹的她?

  年纪不大,本事真高。

  如果陈平安在场,姜尚真都要伸出大拇指,赞一声我辈楷模了。

  http:///txt/8/8659/

  。_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