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剑来 > 第三百六十五章 道理听与不听,剑在

第三百六十五章 道理听与不听,剑在

  云海以下,登龙台以西,渡口孤岛以北,整座老龙城陷入了光阴长河瞬间停滞不前的境地。

  当范峻茂看到那抹雪白身影如坠地之天虹的瞬间,脸上充满了无穷尽的缅怀追思,最后竟是热泪盈眶,站起身,欲言又止,又以一个历史悠久的“安坐”之姿,端端正正坐在云海之上,后世儒家君子,讲究正襟危坐如尸坐如神明,即是如此。

  灰尘药铺那边,裴钱手持行山杖,在铺门外边的巷子里正施展着疯魔剑法,浑然不觉天地异象,门槛那边的赵氏阴神已经纹丝不动。

  外城有位身材矮小的富家老翁,一脚刚要踏出,一皱眉头,缩回了脚,纹丝不动,只是转动眼珠子,略作思量,又以更加隐蔽的阴神出窍远游,鬼鬼祟祟,又如鱼得水。

  老龙城东门外,云林姜氏的教习嬷嬷满脸涨红,本命飞剑在窍穴内嗡嗡颤鸣,这才使得她能够竭力看到一些模糊画面。

  桐叶宗姓杜的中兴之祖,眯起眼,望向城墙窟窿那边,本命仙兵吞剑舟,安安静静悬停在身侧。

  那堵城墙被硬生生打出来的“门洞”中,一位白衣如雪、大袖飘荡的高大女子,坐在碎石堆上,动作轻柔,怀中抱着一件金醴法宝几乎崩毁的年轻人,受伤太重,已经昏死过去,她低下头,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抚平年轻人那紧皱的眉头。

  不远处,站着一位青衫寒酸的老儒士,抬手擦着额头,“你也太冒失了,动静闹得这么大,知不知道,为了遮蔽了你的行踪,我算是把吃奶的劲儿都用上了。如果不是穗山大神还算讲义气,让我直接跳到了宝瓶洲北部,你这会儿就已经天下尽知了,到时候陈平安还怎么安心修行?”

  见那女子不说话,老秀才愈发心虚,哀叹一声,不看那桐叶洲版图上的仙家第二人,来到墙壁边缘,忍着心中怒火,“怎么,你们两位既然这么喜欢看热闹,怎么连头都不敢露了?”

  北边,出现一位缥缈身影,依稀可见,是一位中年儒士,腰间悬挂有一枚金色玉佩,篆文为“吾善养浩然气”。

  南边,是一位同样身形飘忽不定的儒士,只是古稀模样,腰间同样悬挂金色玉佩,篆文为“得道多助”。

  中年儒士作揖道:“拜见先生。”

  南边那位古稀儒士竟是见到了文圣老秀才,全然无动于衷,眼皮子都没有动一下。

  老秀才深呼吸一口气,指了指那个桐叶宗中兴之祖,望向悬挂“得道”玉佩的老儒士,问道:“你身为负责察看桐叶洲北方的圣人,若说十境十一境的练气士行走天下,你可以推说人间事繁多,脚底下星星点点的万家灯火,你在天上顾不过来,这么一个飞升境练气士,你眼睛瞎了?一盏大灯笼在你眼前飘过,你还是看不到?”

  古稀儒士默不作声。

  中年儒士叹息一声,他事先其实被打了声招呼,说桐叶宗杜懋会下山来趟他所在辖境的宝瓶洲老龙城,是北方大骊宋氏的谋划之一,又牵扯到了扶乩宗、太平山大乱的妖族内幕,所以杜懋离开宗门之前,就与古稀儒士报备存档过了,只是事出突然,来不及跟学宫讨要关牒。所以中年儒士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对于这些飞升境大修士的约束,是礼圣订立下来的一条铁律,这么多年来,并非没有反弹,甚至还有大修士公然讥笑,礼圣老爷真是博爱,浩然天下放养着那么多妖族,不去绞杀殆尽,斩草除根,留着养虎为患不说,反倒是对自家人规矩森严,伸个胳膊腿儿,都得学宫批准,瞧瞧人家道家三脉坐镇的青冥天下,飞升境爱待在那座白玉京就待着,闷了就肆意远游天下,为何独独浩然天下,打个喷嚏都得讲规矩?

  桐叶宗杜懋有些不耐烦,一手负后,一手挠头,抬头望向那位老秀才,“你就是文圣啊?”

  老秀才竟是从头到尾把此人晾在一边,分别与那两位坐镇天上的儒家文庙陪祀七十二贤,说了一句,“你们两人,皆是老三的得意门生,是圣人,老三应该教过你们,你们更应该记得,恻隐之心,人皆有之。”

  “羞恶之心,人皆有之!”

  前者,对坐镇宝瓶洲南部的中年儒士说。

  后者,是对那位放任杜懋下山跨洲进入老龙城的古稀儒士说。

  能够跻身文庙、陪祀至圣先师的读书人,当然是名副其实的圣人,比儒家书院山长的所谓儒圣,更加有分量,只是浩然天下儒家正统,仍然坚持七十二贤这个说法。

  老秀才继续道:“你们家先生更说了,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现在是那个陈平安在教你们做人!反正老三也教不好,就让一个读书不多的孩子教你们好了。”

  古稀老人脸色古板,漠然开口道:“你已不在文庙,再无陪祀神像,学统文脉已断,对我家先生应当敬称为亚圣。”

  老秀才气得吹胡子瞪眼睛,“我没喊他老王八蛋,就已经给他天大面子了!你算个什么东西?!靠着狗屁的道德文章,无补于事的狗屁学问,进的文庙吃冷猪头肉而已。”

  古稀老人依旧面无表情,只是嘴角微动,似有讥讽。

  老秀才拍了拍胸口,自言自语道:“要以理服人,以德服人。”

  老秀才叹息一声,“你们两个,是明知道我如今没办法拿你们怎么样,所以就有恃无恐,对不对?”

  中年儒士摇头道:“不敢,也不愿如此。”

  古稀儒士冷笑道:“你的学问就是搅屎棍,是臭苍蝇,坏了我们儒家道统的千秋大业。”

  这位悬佩“得道多助”金色玉佩的古稀儒士,不退反进,向前跨出一步,“我就当着你的面,这么说了,你能如何?”

  老秀才给气笑了,“我当年如日中天的时候,你苦读钻研我这一脉学问书籍的事情,给忘了?如果我没有记错,你还跑去跟崔瀺讨教过?结果如何?崔瀺这辈子没干过几件好事,骂你啥也没学到,只学了老三的道貌岸然,还建议儒家以后颁布一个‘伪君子’头衔,与那正人君子并驾齐驱,真是一针见血。”

  中年儒士满脸苦笑。

  古稀儒士定力真是好,被老秀才如此羞辱,仍是神色自若。

  老秀才仰起头,望向高空,喃喃道:“君子可以欺之以方,这是老三你亲口说的啊,我知道,你是要为读书人再添加一副枷锁,想要遥相呼应至圣先师那句‘克己复礼为仁’,可你现在看看这座天下,符合你的初衷吗?不用看其他人,就看看你这位得意弟子就行了。就因为这样,堂堂礼记学宫大祭酒,礼圣的门生,为了厚着脸皮去求白泽出手,结果人家怎么说来着?‘再看看’,再看什么呢,我觉得不用看了,这个世道啊,就是不行,就是江河日下,人心不古!当初我们切磋学问,又是怎么说来着,哪怕大道不同,可是皆认为‘今人不必不如古人’的,笑话,真是笑话!”

  中年儒士望向南边的那位古稀儒士,轻声笑道:“不然与先生认个错?”

  古稀儒士反问道:“何错之有?”

  中年儒士沉吟片刻,“断人文脉香火,只应该在学问上着手,只应以苍生社稷自己的选择出发,不该以力服人。一个飞升境的练气士,打着幌子,挑衅四位圣人默认的老神君,肆意打杀一位‘有可能是文圣门下弟子’的年轻人,不合理,不合礼!”

  古稀儒士淡然道:“我在看千秋大业,在看文运万年。”

  中年儒士微微摇头,不再言语。

  老秀才一屁股坐在墙壁破洞边缘,“道理讲与不讲,谁来说这道理,旁人听与不听,有些道理,始终都还在的,你们不懂。”

  身后,一个清冷嗓音响起,“讲完了?”

  老秀才点点头,垮着双肩,双手叠放在膝盖上,有些灰心丧气,“讲完啦,跑这么远,还有一路遮掩你的气机,这会儿又说了这么多废话,没半点精气神喽。至圣先师,礼圣,老三,我,这么多辛辛苦苦琢磨出来的好道理,我看是要原封不动还给这方天地喽。”

  高大白衣女子轻轻放下陈平安,站起身,缓缓走到老秀才身边,“那该我讲我的道理了。事先说好,你要是敢拦着,我连你一起……”

  老秀才摇头道:“不拦着,是我这个糟老头子没本事啊,才害得小齐身死道消,才害得小平安遭此苦难,是我对不起这两位弟子。有些人想吃屎,我都拦不住,我拦着讲理的你做什么?”

  一直站在原地看戏的杜懋笑道:“怎么,也是位隐世不出的剑修?仙人境?总不能是倒悬山那边跑出来的飞升境吧?”

  中年儒士眼神古怪,瞥了眼南边的古稀儒士,后者神色肃穆凝重,显然面对她,比面对曾经身为文圣的老秀才,压力更大。

  白衣女子打了个哈欠,往前一步走出,笔直落在墙根下,缓缓前行。

  腰间悬挂有一把无鞘也无剑柄的老剑条,锈迹斑斑,唯有剑尖处一小截,磨得极其锋芒光亮。

  古稀儒士沉声道:“你如果胆敢出手,就是坏了此方天地的规矩!”

  白衣女子只是缓缓前行,伸手拍打着嘴巴,她像是刚刚睡醒。

  那把老剑条系挂得并不牢靠,所以随着她的步伐,剑尖轻轻摇晃,雪白剑芒流转不定。

  杜懋心思急转,缩手在袖,想要推演天机,突然发现这座天地已经被人禁锢,再也无法演算眼前这位高大女子的真实来历。

  她在前行途中,转头对那位中年儒士说道:“看在你说了几句人话的份上,出去!”

  中年儒士微微皱眉,却发现老秀才在对他挥手,略微犹豫,仍是散去身影,离开这座光阴长河绕行的中流砥柱“小天地”。

  她视线往南些许,斜眼那位古稀儒士,“滚出去。”

  老秀才再无动作。

  古稀儒士质问道:“你真要与这座天下的大道抗衡?”

  高大女子歪着脑袋,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按住老剑条顶端,“磨了这么点,不过劈开一座倒悬山应该是可以的,那我就在浩然天下和蛮荒天下开道门吧。”

  古稀儒士脸色大变,“不可!”

  她哪里乐意搭理这家伙。

  轻轻一推老剑条。

  一闪而逝。

  这座中流砥柱天地的天幕,当场破开一个大窟窿,飞剑直去倒悬山那边,转瞬万里又一万里。

  老秀才浑然不在意。

  到底是当年那个成圣前跑去天穹,伸长脖子嚷着让道老二往这里砍的混不吝读书人。

  婆娑洲和桐叶洲之间的广袤海域上,一位远离世间的剑修猛然抬头望去。

  刹那之间,只见前方千里之外的大海,像是被一把飞剑给直接劈成了两半,巨浪高如山岳,往他迅猛压来。

  这名剑修自然不会担心这些海浪威势,近身百丈则粉碎,但是那把飞剑的气势,让他都有些触目惊心。

  浩然天下有这样的剑修?

  阿良又给道老二打下来了?

  可阿良如今没有这样的一把剑吧?事实上是这辈子都不曾有过。

  四座天下,最好的四把剑,一把在中土神洲天师府的历代大天师手中,一把在那个自称“资质鲁钝,得不了道教不了学问”,却一剑劈开黄河通天的读书人腰间,一把在道老二手中,阿良离开倒悬山后,据说就是去找最后那一把,“杀力高出天外”的那把!只是不知为何,天底下最配得上那把剑的阿良,到最后竟然只是赤手空拳,飞升去了天外天。

  他没有去追赶那把杀力无匹的飞剑,而是猛然惊醒,立即往宝瓶洲最南端那边赶去。

  古稀儒士伸手指向那个高大女子,愤怒道:“你疯了!”

  她依旧缓缓前行。

  杜懋咽了咽口水,“你既然丢了剑出去,还真要跟我拼杀?”

  她仿佛听到天底下最好笑的一个笑话,“拼杀?你大概不知道一件老黄历的事情,毕竟你年纪小,我不怪你。”

  老秀才蓦然大笑起来,捧腹大笑的那种,“上古时代最大的那条吞宝鲸,是给谁宰掉的,你知不知道啊?!我知道啊,可我就是不告诉你啊。”

  她就这样笔直,走到了一位飞升境神仙的身前,与之前杜懋站在郑大风身前差不多的距离。

  只是白衣女子身材高大,所以她居高临下,眼神冰冷,看着这个该死的老不死,“不如你驾驭你的这件本命仙兵,试试看?我站着不动,不骗你。”

  “臭娘们你找死!”

  杜懋爆喝一声,身形急掠。

  但是吞剑舟却瞬间风驰电掣,直刺那个古怪女子的头颅。

  本就不过几步距离,又是一件本命仙兵。

  可杜懋却心神剧颤。

  古稀儒士亦是眼皮子开始打架。

  只见那艘吞剑舟颤颤巍巍悬停在她眉眼之前,充满了本能畏惧,以及对杜懋这位主人的哀怨。

  高大女子伸手一根手指,向下指了指,“乖,别碍眼,下去点。”

  吞剑舟竟是无比温顺地开始下降,最后悬停在她脚边,结果仍是被她一脚踹飞出去,恼火道:“不长记性。”

  杜懋习惯性伸出拇指,抹了抹嘴角,熟悉“桐叶宗那个老变态”的对手,就会知道,当杜懋做出这个动作后,几乎就是要拼命了。

  高大女子叹了口气,对杜懋说道:“你运气不错,只毁了一件本命物,我那一剑本该是对你递出的。不过下次等我现身桐叶洲,你就没这样的好运气了。”

  就在此时,天地先前破开窟窿的那个地方,探入一只青衫袖口的大手,双指夹住那把老剑条,手臂颤动,大袖翻滚。

  显而易见,哪怕只是暂时控制这把磨了一截剑尖的老剑条,也并不算轻松。

  一个威严嗓音从外边大天地传入这座小天地,“胡闹,下不为例。”

  高大女子,转过头去,“怎么,是要我持剑后再出剑,那我把浩然天下和青冥天下打通?”

  她一招手,老剑条瞬间脱离那只手的掌控,被她握在手中。

  那只手臂的主人并未现身,但是一抖手腕,袖有清风凝聚如滚滚江水,直接将那位古稀儒士裹挟其中,说道:“随我去文庙,闭门思过。”

  老秀才啧啧道:“如今连冷猪头肉都吃不成喽。”

  那人冷哼一声,似乎是对老秀才说,“今天的事情,老秀才你来收拾残局,文庙那边不会插手。”

  老秀才蹦跳起来,骂骂咧咧道:“老子不服!给点好处来!不然看我不去文庙那边,除了老头子的神像,连礼圣和你在内,搬走剩余七十尊神像,全部丢出去,再把我那尊搬进去,反正老头子本来就是看我最顺眼……”

  那人将古稀儒士收入袖中后,叹息一声,“拿去。”

  言语落定。

  小天地天幕窟窿已经合拢,只是轻飘飘落下一枚金黄色玉佩,却不是古稀儒士那块“得道多助”,而是中年儒士那块“吾善养浩然气”。

  老秀才接在手中,这才心满意足,“这次还算公道,有点小善了。”

  那人似乎给这个“小善”说法惹火了,没有立即返回中土神洲,反而有一股磅礴的浩然正气滞留在小天地之外,老秀才直着脖子,“咋的,你也不服?不然我跟你说道说道那场三四之争,到底我为何而输?真是你学问比我高?如果不是我弟子当中,是齐静春,是左右……”

  老秀才看似“胡说八道”的时候,双手抖袖,微微屈膝,就要坐而论道。

  唯有儒家圣人与中土上五境仙人,方可亲眼所见当年某人的学问,是何等如日中天,是如何力压释道二教的那些圣人们!

  便是欺师灭祖的大骊国师崔瀺,说起这一段尘封历史,亦是神色慷慨。

  那人直接走了。

  老秀才停下吓唬人的动作,瞪大眼睛看了半天,没动静,应该是走了,这才咬了口那块金色玉佩,“哎呦,是真的,还算讲点道理,我这一大水缸口水,不亏。”

  此次离开骊珠洞天,高大女子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手持老剑条后,对杜懋笑道:“你似乎运道比我想象中要差点。”

  老秀才哈哈大笑道:“不是嫌弃飞升境束手束脚吗,打他个跌落玉璞境元婴境,想去哪儿去哪儿!不是想要断我文脉香火吗?哈哈,这下子踢到铁板了吧,不对不对,是踢到了一根老剑条,杜懋你运气,万年以来独一份啊,以后出门还是可以跟人吹牛皮的……

  ”

  高大女子转过头,眯眼厉色道:“照看好我的主人!”

  老秀才缩了缩脖子,“放心,我不比你少关心小平安。”

  杜懋卷起袖管,缓缓道:“没了吞剑舟,我还是一位飞升境!”

  老秀才扯了扯嘴角,一挥袖,杜懋头顶的小天地天幕,已经打开,刚好让杜懋一人,如同重返浩然天地。

  杜懋终于有些气急败坏,飞升境之所以在各种洞天福地龟缩不出,除了容易引发天地起运的絮乱之外,被儒家规矩约束之外,更是自身就不敢轻易露头,极其容易引来大道碾压!

  高大女子横剑在身前,淡然道:“关上。”

  老秀才点点头,果真重新关闭了天幕漏洞。

  这下子杜懋才开始有一丝慌张,只是脸上戾气不减分毫,“既然如此看重那个年轻人,你当真舍得跟我互换修为?”

  高大女子笑道:“这会儿开始跟我讲道理了?”

  识时务者为俊杰。

  杜懋这趟北上,有三个目的,有机会就断了文圣一脉的香火,顺便领教一下剑修左右的飞剑,二是有人想要试探一下那位骊珠洞天老神君的底线,三是为了桐叶宗渗透宝瓶洲半壁江山而来的。

  现在已经达成了两个目标,第一个,可有可无了,他本就不是儒家门生,无需为此消耗自己的道行。

  山上修行,以力为尊。

  最少他杜懋一直推崇这个观点。

  胜人者得势,自胜者得道。

  前者是实打实的,能够落袋为安的,至于后者,在杜懋眼中,完全就是大而无当的废话,只要是死在大道之上,即便称得上殉道而死,不还是死了?

  她轻轻握紧那根老剑条,“先前我主人在你身前,你与他讲道理了吗?”

  杜懋倒是个真小人,“他的修为,如今就是个废物,如果不是为了引出剑修左右,都没资格让我杜懋跟他说一个字。你有!”

  高大女子一手持剑,一手抬起做了个手势。

  老秀才苦兮兮拿出一幅山河画卷,“悠着点打。”

  杜懋见到那幅不同寻常的画卷后,不再犹豫,将那派不上用场的本命仙兵收回窍穴当中,同时祭出金身法相,一肩膀撞开小天地,往南海飞掠而去。

  她没有追赶。

  老秀才笑了笑,随手丢出那幅画卷。

  高大女子与杜懋那尊金身法相一前一后消失。

  然后那一卷轴山河图悬停在了老秀才身前,至于这座老龙城小天地,重新合拢无缝,老龙城外,除了那位教习嬷嬷能够稍稍眨眼,其余人等,依旧全部寂静不动。

  画卷上,时不时传出一阵阵丝帛撕裂声响,是被杜懋的金身法相撑开画卷天地,更是被一剑剑破空所致。

  看得老秀才心疼不已。

  不到一炷香功夫,老秀才心中大定,屈指一敲画卷某处,然后收起了画卷藏在袖中。

  高大女子缓缓从虚空处走出,老剑条悬挂在腰间,磨砺锋锐的那一小截剑尖黯淡几分。

  她打着哈欠,手里拖拽着一条腿。

  桐叶洲飞升境的大修士杜懋,就这么死狗一般被她从画卷中拖拽出来。

  她问道:“只是这个……叫什么来着?”

  老秀才抹了抹额头汗水,“杜懋,桐叶洲除了东海老道人之外,最强的一个修士了。”

  她哦了一声,将那具“尸体”随手丢在一旁,“他有些旁门神通,应该是撞开天幕的瞬间,就阴神归位了,这具尸体,只是这个……谁的阳神身外身。”

  老秀才恍然,“只是身外身啊,难怪坐镇天生的儒士会点头答应,如果没有我们这一闹,在学宫那边是搪塞得过去的。”

  只是老秀才一脸无语,“可哪怕如此,杜懋也拥有十二境的修为吧。”

  她盘腿而坐,坐在陈平安身边,再次将他小心翼翼抱在怀中,她抬头望向远方,悠悠然道:“在我剑前,十二,十三,有差别吗?”

  老秀才小声问道:“那艘吞剑舟呢?”

  她心不在焉道:“我撤去了先天压制,由着他的阳神使用这件兵器,然后给我打爆了,不然我早出来了,我就是想知道如今所谓的‘仙兵’,到底是什么个货色。”

  老秀才抹了抹额头汗水,“你自己如何了?”

  高大女子低头端详着那张白了些的年轻脸庞,似乎在做着噩梦,虽然已经被老秀才暂时止住伤势,可到底会很难熬,她伸出手指,轻轻揉着他的眉心,柔声道:“骊珠洞天大山中那片石崖,是我原先主人的剑意凝化,本来就是我的。只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懒得计较这些。后来我跟阮什么来着,做了笔小买卖,他占据了那块斩龙台的三成。”

  老秀才瞥了眼她腰间老剑条的剑尖,笑道:“所以你这几年,就在用阮邛的那座斩龙台磨剑?”

  她淡然道:“是用真武山的那片,阮邛这片,要留给我家小平安的。”

  老秀才汗如雨下。

  她望向南方,“这事情还没完。”

  老秀才摇头道:“别,千万别,没完是没完,但是你不可以出手了,让我来吧,这是为了小平安好。”

  她点了点头,“我这趟回去,暂时就不出来了,如果下次出来,发现你所谓的好,一点都好,我会找到你的,你应该清楚,在你与浩然天下的大道合一后,世间唯有我,可以杀你。”

  老秀才干笑道:“咱们是自家人唉,这么凶干啥?”

  高大女子,白衣袖口无风飘摇,摇头道:“本来好好的,就因为你非要收他做关门弟子,才有今天的祸事,如果不算半个自家人,你第一个死。”

  老秀才瞪眼道:“别说赌气话啊,再说了,你敢当着你家主人的面,讲这混账话吗?”

  她直截了当道:“不会说。会偷偷做。到时候陈平安认不认我,不还是我的主人。”

  老秀才哑口无言。

  她一招手,在她当年赠送给陈平安的那件小礼物崩碎后,从里头坠落出三块长条青石,皆是世间剑修梦寐以求的斩龙台,大小不一,小的如尺子,大如宫殿铺就的一块地砖。她将陈平安交给老秀才,“我出去解决掉些小事。”

  老秀才悻悻然道:“有话好好说哈。”

  高大女子这次没有走向某地,一样是一步跨出,就来到了某人身前。

  正是那位元婴剑修的教习嬷嬷。

  高大女子伸出双指,从教习嬷嬷心窍间硬生生拔出了一把本命飞剑,双指夹住那把本命飞剑的首尾,微微加重力道,压得那把飞剑绷出一个弧度。

  在这座小天地中,身形无法动弹的老妪眼神充满哀求。

  高大女子微微侧过头,“求我?不然与我主人一般,说对的道理,我就答应你不捏断这把飞剑。”

  这是明摆着不讲道理了。

  稍等片刻,这位云林姜氏的教习嬷嬷,哪来的仙人境神通能够在这座小天地言语半句,所以高大女子就继续加大力道,弧度越来越大,啪一声,当场断折。

  教习嬷嬷七窍流血,金丹出现裂纹,元婴更是哀嚎不已。

  高大女子嗤笑道:“你们的道理嘛,我其实是一向很喜欢的。趁着我家小平安没醒过来,我赶紧做了再说,以后可就未必有这样的机会喽。”

  她说完之后,笔直飞升一般,来到老龙城上方的云海。

  绿袍女子范峻茂继续保持那个古怪的坐姿,抬起头后,眼神炙热,且心怀敬畏,范峻茂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事先并不知道这个年轻人,是你的新任主人!”

  高大女子悬挂老剑条,站在范峻茂身前,弯下腰,笑问道:“不知者无罪?”

  范峻茂摇头道:“不知即是大罪了,我认!”

  高大女子伸手揉了揉眉心,“你怎么跟当初一个模样,每天都是可怜兮兮的?不是偷偷跑去拱桥那边对着云海哭,就是今天这样跪在云海上,这让我怎么杀你?”

  范峻茂神采飞扬,“杀我便杀我,有你在,足够了!”

  高大女子哦了一声,手心轻轻一拍老剑条尾端,高高翘起,旋转一圈,然后一剑刺透范峻茂心口,将其缓缓挑起在空中,“够吗?你难道不知道我当年杀了多少个你这样的存在?”

  范峻茂嘴角渗出鲜血,竟是一双眼眸中唯有快意,“你没变,你没变,我知道的,已经一万年了,还是如此,哪怕再过一万年,你都不会变……只要你愿意拿出这份精气神,天底下就……”

  高大女子转头看了一眼老龙城城墙那边,从云海落回地面,老剑条也从范峻茂心口处拔出,返回她腰间。

  范峻茂跌落在云海,捂住心口,晕死过去,但是云海开始疯狂涌入她体内。

  在老龙城城墙窟窿那边,陈平安已经清醒过来,继而有些茫然。

  老秀才已经不知所踪。

  然后他看到了那个熟悉身影缓缓飘落在眼前,悬停在城墙窟窿外边的高空。

  已经不再是个泥瓶巷苦寒消瘦少年的年轻人,轻声问道:“我是不是错了?”

  她摇摇头。

  年轻人保证道:“下次我会更小心些,比如学一学阴阳家的推衍术。本来以为自己可以解决的,没想到那个修士境界那么高……”

  她还是摇摇头。

  年轻人问道:“不对我失望?”

  她再摇头。

  于是。

  陈平安笑眯起了眼。

  高大女子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