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剑来 > 第二百三十六章 一山还有一山高

  荒郊野岭,月黑风高夜,适合杀人越货,也适合斩妖除魔,看只看是那道高一尺,还是魔高一丈了。。。

  梳水国的破败古寺外,有莺莺燕燕的欢声笑语传来,最终传来阵阵敲‘门’声响,大髯汉子看了眼陈平安,瞥了眼张山峰,调侃道:“你们俩谁去迎客?我去开‘门’的话,怕吓着了雌妖‘精’,到时候人家二话不说掉头就跑,咋办?”

  道士张山峰拍了拍‘胸’脯,“小道比陈平安相貌英俊一些……”

  柳赤诚被听妖铃惊醒,‘迷’‘迷’糊糊,一听雌妖‘精’,立即想到了神仙志怪小说里的狐仙‘艳’鬼,胆气横生,赶紧从地铺爬起身,嚷嚷道:“我去我去,书上的古灵‘精’怪们,最喜好文弱书生这一口,你们仨个个拿刀背剑的,还是我最合适,不过事先说好,碰上了好妖‘精’,咱们有话好好说,若是人家愿意与我‘春’宵一刻,你们别拦着,可如果碰上了吃人心肝的坏鬼魅,你们可得救我!”

  柳赤诚屁颠屁颠跑去打开大‘门’,呼啦一下狂风大作,吹拂得穷酸书生睁不开眼,然后只觉得香风飘过,身边响起两个银铃般的娇媚嗓音,还有一条绸缎袖巾掠过他的脸庞,丝滑细腻,让柳赤诚有些陶醉,赶忙关上‘门’,等到山风停歇,转身定睛一看,看到了三位姿容美‘艳’的‘女’子,其中两位娇笑着奔向大髯汉子三人的火堆,体态丰腴,仅是背影,就晃‘荡’得柳赤诚心神摇曳,还有一位年纪稍小的妙龄少‘女’,身穿淡粉长裙,脚踩绣‘花’鞋,怯生生站在柳赤诚身前不远处,手指使劲捻着衣裙,比起她那两位‘性’情豪放的美人姐姐,落在柳赤诚眼中,小家碧‘玉’,尤为动人。

  大髯汉子正盘‘腿’坐着喝酒,两位衣着“大气”的‘女’子,‘胸’脯那边,‘露’出一大片白‘花’‘花’的旖旎风光,脸皮子薄的年轻道士瞧着有些脸红,陈平安正在拨‘弄’篝火,往火堆里添加枯枝,枯枝烧裂,不断发出噼里啪啦的清脆声响。

  这两位“‘胸’有沟壑”的美人,秋‘波’流转,很快选定了顺眼的心仪对象,一位坐在年轻道士身边,一位落在陈平安身旁,大髯汉子本来都已经伸开双臂,结果动作僵在那边,愣了愣,只得自顾自喝酒掩饰窘态。

  坐在张山峰身边的妖娆‘女’子,一手扶住领口位置,看似是出于矜持,为了遮掩‘春’光,实则微微用力往下按去,东边日出西边雨,愈发显得衣襟紧绷,鼓囊囊的,呼之‘欲’出。她用肩头蹭了蹭年轻道士,娇滴滴问道:“呦,小道长,还背着把木剑哩,是不是传说中的桃木剑?不然拔剑出鞘,给姐姐瞅瞅是长是短?”

  道士张山峰耳根子红透,不敢搭话。

  依偎在陈平安身边的‘女’子,生了张瓜子脸,眉眼带‘春’,伸出纤细如‘春’葱的一双手,嗓音软糯道:“这位公子,奴家与姐妹们这次赶夜路,山岭夜间好大的山风,吹得奴家小手儿都冰凉冰凉,不信公子你‘摸’‘摸’看?”

  陈平安指了指火堆,笑道:“姑娘手冷就烤火,很快就可以暖和起来。”

  那位粉裙绣‘花’鞋的妙龄少‘女’,没有凑热闹,独自蹲在篝火这边,低着头伸出手去,柳赤诚在她身边坐下,主动套近乎笑问道:“小姑娘,你们可是梳水国人氏?”

  少‘女’轻轻点头,抬起头,睫‘毛’颤颤,‘欲’言又止。

  大髯汉子斜眼少‘女’的绣‘花’鞋边沿,然后望向那两位媚态‘女’子,笑道:“除了这位小姑娘脚上沾了些泥土,为何两位姐姐走了这么远的山路,还是纤尘不染?该不会是山野而生的鬼魅‘精’怪吧?那咱们四人可就要遭殃了,到时候只求两位姐姐,给兄弟们一个痛快,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嘿嘿,不知姐姐们意下如何?”

  柳赤诚笑呵呵道:“这两位姐姐生得如此国‘色’天香,怎么可能是鬼怪呢,相由心生,不可能不可能,退一万步说,即便真是鬼魅,那肯定也是素手添香的好鬼,咱们今夜对‘花’对酒,虽是‘阴’阳殊途,却是人鬼相逢,能够桃李‘春’风一杯酒,那才是一桩真正的雅事,姐姐们,对不对?等会儿可千万莫要喝着酒,一不小心‘露’出吓人的鬼魅本态,那可就不美了。”

  两位妩媚‘女’子相视一笑,在此祸害生人百余年,还真是头回遇上这么些没心没肺的家伙,是艺高人的胆大,还是初出茅庐的雏儿,根本不知山水神怪的厉害凶猛?她们中一个掩嘴娇笑起来,一个干脆就捧腹大笑,身体前倾后仰,雪白‘胸’脯晃得对面的柳赤诚直咽口水。

  那个少‘女’猛然抬头,‘露’出惨白脸‘色’,尖叫出声道:“你们快跑啊!她们是……”

  对面掩嘴娇笑的美人神‘色’一凝,一只长袖一撞而去,击中少‘女’额头,打得少‘女’后仰倒地,眉心处红肿一片。

  少‘女’身边的柳赤诚给吓了一大跳。

  几乎同时,道士张山峰就双指并拢掐剑诀,背后桃木剑瞬间掠出,在空中疾速划出一道弧度,直接钉入出手‘女’子的背部,‘女’子被桃木剑贯穿娇躯,扑倒在地,并无鲜血喷涌的画面,灵光流转的木剑,就像只是钉中了一件鼓鼓‘荡’‘荡’的衣裳而已。

  ‘女’子面容和身躯狰狞扭曲,显然并非修炼出人形的‘精’怪之身,而是没有实体依托的鬼魅之流,只见‘女’鬼全身黑烟滚动,不断挣扎,试图逃离篝火附近,却死活无法脱离倾斜立于地面的那把桃木剑约束,就像是一头被铁链拴住的野兽。

  道士张山峰口诵法诀,桃木剑身上灵光绚烂,‘女’鬼再也无法维持人形。

  一抹刀罡炸裂而起,原来是大髯汉子迅猛‘抽’刀,那把长刀在火焰中一划而过,如同仙人淬炼神兵,不断有火光蔓延如条条火龙盘踞刀身,然后给徐远霞一刀劈砍而下,将那名被桃木剑钉住魂魄的‘女’鬼一刀劈烂全部黑烟,黑烟遇上那把罡气光芒遍布全身的神兵利器,立即消融殆尽,‘女’鬼刺破耳膜的哀嚎声响彻古寺。

  徐远霞转头望去,有些汗颜。

  陈平安正一手作扯人脖颈状,一手出拳如疾风骤雨,捶打‘女’鬼心口,已经给他打得黑烟稀少散落,几近于无。

  一样是打得那名‘女’鬼烟消云散,陈平安出手可谓悄无声息,辣手摧‘花’,不过如此。

  柳赤诚也不傻,顾不上怜香惜‘玉’,屁滚‘尿’流地从倒地少‘女’身边跑开,绕过篝火来到三人身后。

  少‘女’挣扎着坐起身,泫然‘欲’泣,“你们快跑吧,我们嬷嬷很快就会赶来的……”

  话音未落,听妖铃又开始剧震,大‘门’被一股强劲‘阴’风直接吹开,一缕‘阴’寒山风当场砸中少‘女’背脊,少‘女’口吐鲜血,整个人被吹拂得娇小身躯掠过火堆,扑向年轻道士和大髯汉子,徐远霞赶紧收起手中长刀,以免伤及无辜,可就在这一瞬间,少‘女’‘露’出狡黠笑意,双手闪电出手,在徐远霞和张山峰‘胸’口各自点了数下,身形反弹些许,少‘女’就那么站在火堆之中,用绣‘花’鞋轻轻拨‘弄’着熊熊烈火,那些滚烫炭火和火焰根本无法伤及她分毫。

  她不再理会无法动弹的大髯汉子和年轻道士,只是一脚踢飞了那把桃木剑,绣‘花’鞋尖头触及桃木剑的瞬间,出现了些许焦黑。她居高临下,望向那个唯一还有一战之力的背匣少年,玩味笑道:“你要是愿意逃命,我可以放你一马。”

  大‘门’那边,‘阴’风呼啸,出现数位手持黑幡、鬼气萦绕的男‘女’,望向寺庙内的少‘女’,眼神炙热,高呼道:“嬷嬷神通盖世,千秋万岁!”

  陈平安站起身,问道:“你是人是鬼?”

  少‘女’模样的“嬷嬷”,‘阴’恻恻笑道:“人心鬼蜮,人心在前鬼蜮在后,由此可见,你们的人心更可怕一些。本仙在梳水国此处两百年,有一手拿手菜,名为爆炒心肝,必须是用新鲜摘下的心肝,放入大量的辛辣佐料,否则土腥膻味实在太重了,让人根本下不了筷子。不过也有例外,几年前有位路过此地的老道士,道行不弱,打杀了本仙手底下好些个乖巧丫头,那个道士倒是生了一副上等心肝,难得的好味道,就是不知道你们四个外乡人,身手都不错,心肝滋味如何?想来应该不会太差,练家子的体魄神魂,到底比凡夫俗子底子更好……”

  古寺‘门’外,极远处却有一个极清晰的苍老嗓音响起,“宜祭剑。”

  少‘女’脸‘色’巨变。

  大‘门’那边,剑光四起,那些横行一方的‘阴’物伥鬼人头滚滚而落,而且在那些剑光之下,孱弱如活人,被砍掉头颅之后就绝无幸存的可能。

  很快有一位神‘色’木讷的黑衣老人大步跨入‘门’槛,腰间悬挂剑鞘,身边跟着一把出鞘长剑,青铜剑身布满裂纹,而且没有半点剑气灵光流淌,但是当锈迹斑斑的长剑,安安静静悬停老人身侧,还是拥有一种无言的震慑力。

  纯粹的剑气,充沛的剑意,凌厉的剑术。

  闯‘荡’江湖,往往一山还有一山高。

  少‘女’明显知晓此人的身份,双手指甲长如十支银钩,背脊弯曲,死死盯住黑衣老人,‘色’厉内荏道:“宋雨烧,你一个江湖中人,难道要跟我们梳水四煞为敌?信不信我们联手铲平你的剑水山庄?!”

  老人眼神平静,看着这位恶名昭彰的梳水国魔道巨擘,缓缓开口道:“你似不似个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