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剑来 > 第一百九十八章 少年想要远游

  圣人有云,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

  魏檗几乎每天都会往落魄山跑,给陈平安带着从包袱斋带来的珍贵药材。

  魏檗对于陈平安这两旬光的凄惨境遇,虽然说做不到感同受,但是陈平安的韧,以及那个糟老头子的心狠手辣,都让魏檗感到诧异。

  这得是多大的“大任”,才需要遭此劫难?总不至于让陈平安这少年,当天下大变之时,倒悬山传来噩耗,然后要求这位少年,去一剑曾当了好歹是山神,本就负巡狩职责。”

  魏檗手肘斜靠栏杆,转头望向少年,“喝了小半壶酒而已,就这么管用?”

  陈平安赧颜道:“我也不知道为啥,喝过了,心就大不一样。”

  魏檗点头道:“好事。”

  老人的浑厚嗓音传出,“进来享福了!”

  陈平安无奈一笑,跟魏檗告辞,魏檗亦是苦笑不言,享福?亏得老人说得出口。

  卸甲一词,听上去很有意思吧,可事实如何?是要陈平安自己撕开表层皮肤、掀起指甲盖!

  抽丝这个说法,则是要求陈平安自己抽动筋脉!

  这种残虐的手法,真正考校人心之处,在于故意让陈平安自己动手,还得瞪大眼睛,动作还不能快,一点一点,就那么自己给自己“抽丝剥茧”。

  但是魏檗在头皮发麻之余,也对陈平安的武道境界充满了期待。

  这样打熬出来的三境,底子到底有多雄厚,后与人对敌厮杀的时候,战力到底有多强?

  陈平安脱了草鞋走入空dàng)dàng)的屋子,关门后,发现老人正盘腿而坐,在那边翻阅《撼山谱w,看得老人眉头直皱。

  今天老人在陈平安练习剑炉之际,突发奇想,说想要看看剑炉这个站桩的拳谱,陈平安一番解释之后,无外乎当初跟宁姑娘说的差不多,拳谱是代人保管,不是他陈平安所有,拳谱所记载的拳法和图谱,不可外传,诸如此类,把老人给烦得差点就要当场教训少年。

  “这就是那部撼山拳谱?”

  老人随手将拳谱丢还给少年,呵呵笑着,满脸讥讽道:“拳法开篇有言,‘家乡有小虫名为蚍蜉,终其一生,异于别处同类,皆在搬运山石入水。’哈哈哈,原来是俱芦洲东南那边的江湖武人,你听听这些小家子气的言语,土腥味十足,可想而知,写出这部拳谱的拳师,一辈子能有多大的出息?”

  “好在这家伙还算有点自知之明,晓得在拳谱里明明白白写了一句,‘一直不曾跻当世拳谱之清流高品’,要不然老夫真要骂他一句臭不要脸了。”

  “‘我的拳法,分生死不分胜负,重拳意不重招式’,啧啧,这句话,真是说得癞蛤蟆一张嘴,就想要吞天吐地,好大的口气。陈平安,你知道为何拳谱如此阐述吗?很简单,因为分胜负的话,总是输多胜少,所以才念叨着分生死,大不了一死了之嘛。”

  陈平安闷闷不乐道:“拳谱如此不堪的话,老前辈还愿意把书中拳理记得这么清楚?”

  老人哈哈大笑,“所载拳法是真稀拉,但是这哥们说话不怕闪着舌头,老夫看着乐呵的,当一本乱七八糟的山水游记看待就行了。”

  陈平安没有反驳什么,但是有些不高兴。

  他很珍惜这部拳谱,无比珍惜!

  对撼山拳的心怀感恩,陈平安内心深处,甚至不比剑灵的三缕剑气逊色。

  一个是救命药,一个是保命符。没有高下之分,也不该有。撼山拳谱的优劣,其实陈平安大致有数,因为宁姚就觉得很一般,按部就班学着练拳可以,但是她不觉得有多大的成就。之后朱河也亲眼见识过陈平安的走桩立桩,同样没有半点惊艳之感。

  可是陈平安不管这些。

  哪怕陈平安再过十年,一法,是说你去到倒悬山之后,可以随便看,可以随便走,但是某些事,你不得外传。你传了,浩然天下自然有那位道教掌教之一的徒子徒孙,来跟你算账。而且涉及此事,儒教三学宫七十二书院,往往不会太过掺和插手,最多居中调停几句话而已。

  至于为何文庙里头有神像的圣人们,对此选择视而不见,那估计就是涉及到极大的内幕了。

  三个字,“天”晓得。

  阮秀纳闷道:“爹,你说这么多,跟不让我帮你打铁铸剑,有关系吗?”

  阮邛点头道:“那把剑品相太高,材质太好,你如今境界已经足够,爹怕万一你打出真火来,太吓人。如今小镇鱼龙混杂,稍有风吹草动,就会是半个宝瓶洲都知道的事。”

  阮秀更加奇怪,“我不就打个铁,还能打出块桃花糕啊?”

  阮邛冷哼道:“如果只是打出一块桃花糕,爹那倒是省心省力了。”

  阮秀略显尴尬地“哈”了一声,不再说话。

  最近一年,糕点吃的不多,一说起来就想流口水,有点难为。

  阮邛憋了半天,还是忍不住,“那小子听说是给宁姚送剑之后,二话不说就答应了,就连宝瓶洲距离倒悬山到底有多远,都没问,癞蛤蟆想吃天鹅,不知天高地厚!”

  阮秀转头,轻声道:“爹,只是喜欢一个姑娘而已,还讲究门当户对啊。又不是结婚成亲,到了那个时候,讲究一个出,勉强还有点道理,如今只是喜欢谁而已,天不管地不管的。”

  阮邛愣了愣,“你知道他喜欢宁姚?”

  阮秀瞪大眼睛,“我又没眼瞎,而且爹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看得到人心啊,所以早知道啦。”

  阮邛气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恨不得一步走到落魄山竹楼,然后一拳打死那个泥瓶巷小泥腿子。

  没这么欺负自家闺女的。

  阮秀突然笑了起来,“爹,你该不会是以为我喜欢陈平安吧?嗯,我说的这种喜欢,是男女之的那种喜欢。”

  阮邛有些摸不着头脑,虽然心里发虚,仍是故作轻松,嘴硬道:“你怎么可能喜欢那小子,跟出没关系啊,爹也是寒苦门户里走出来的穷小子,这点不用多说什么,可是那陈平安的容貌和天赋,还有格脾气,爹是真不喜欢,哪里配得上我家秀秀。”

  阮秀哦了一声,双手胳膊伸直,十指交错,望向远方,“原来爹你不喜欢啊。”

  堂堂兵家圣人,差点给自家闺女这么句话给气死。

  阮邛硬着头皮问道:“那你呢,秀秀?”

  阮秀的回答,显得有些风牛马不相及,又像是避重就轻,“陈平安只会喜欢一个姑娘,我比谁都知道。”

  说到这里的时候,少女笑得有些开心。

  这让阮邛有些发蒙,弄不清楚秀秀到底是怎么想的,他毕竟不是秀秀她娘亲,这些的问题,他一个大老爷们,实在不好打破砂锅问到底。

  阮秀眯起那双水润水润的灵气眼眸,笑嘻嘻道:“桃花糕真好吃呀。”

  阮邛猛然起,闷闷道:“爹到小镇给你买去。”

  阮秀柔柔弱弱道:“好嘞。”

  阮邛一边走一边生气,狗的陈平安,害得我家秀秀大半年光顾着馋嘴,没吃上零食点心了!

  我闺女都瘦了!

  ————

  圣人阮邛开炉铸剑一事,那些在去年入境的妖物野修,都已被秘密通知,不管愿不愿,都赶往西边大山,至于能否破财消灾,成功进入山头,借着山水气运抵御之后剑炉发出的剑意,还得看那些山上势力的脸色行事,所以绝大多数来此扎根的各类妖物,脸色都不太好看,一些个没把此事当回事的妖物,想着自己道行高深,岂会被远在龙须河畔的铸剑所惊吓,因此执意要留在小镇新购置而来的宅子,来自郡府衙署两个地方的当地官吏,也不勉强,只是将这类名单交给境内的大骊谍子。

  大道玄奇之处,就在于阮邛此次铸剑,颇为古怪,宣称只对妖族大有影响,人族练气士并无妨碍,哪怕是相对体孱弱的市井凡人,同样不会受到阮邛铸剑的余韵波及。

  难怪有老话流传在仙家的“山脚”:不入此山,不享大福,但是同时也可以少去诸多烦恼。例如骊珠洞天的术法绝一事,之前从圣人齐静到李槐,再到李氏老祖和所有寻常练气士,其实全部都是在遭罪,反观老不定咻一下小葫芦就给砸了出去。

  两个小家伙相互瞪眼,都憋着不说话。

  陈平安仔细想了想,补充道:“阮姑娘跟一般人不太一样,具体的,我说不清楚。如果说阮姑娘喜欢我,那我也喜欢阮姑娘啊,但是这种喜欢,不是你们以为的那种。”

  青衣小童如释重负。

  他之前有点担心,那个不说话不像圣人的中年汉子,某天会气势汹汹杀到落魄山,一拳打死陈平安,再一拳打死自己。

  粉裙女童则有些失落。

  她当然最喜欢自家老爷,然后也喜欢阮姐姐,如果她喜欢的两个人,能够相互喜欢,岂不是很好?

  那么老爷到底喜欢的是谁呢?

  粉裙女童知道,老爷是偷偷喜欢着某位姑娘的。

  比如现在她偷偷看着老爷的侧脸,看着陈平安的眼神和脸色,就知道老爷又开始想念那位姑娘了。

  陈平安心神远游千万里之外。

  有个姑娘,眉如远山。

  她很好看之外,她还很好。

  她哪怕只是坐在泥瓶巷的破屋子里头,什么话都不说,就能够让少年对未来充满希望。

  但是陈平安也知道,喜不喜欢她,是自己的事,她喜不喜欢自己,是她的事。

  不管如何,陈平安觉得自己得当面跟她说一下。

  就像她当初明明已经远去,只是突然觉得要跟他道一声别,她就会掉头御剑而来,当面跟他告别。

  陈平安不敢说这辈子只喜欢一个姑娘,但是绝对不会同时喜欢两个姑娘。

  所以他想要为自己远游一趟。

  这是少年第一次如此想要为自己做点什么。

  ————

  第二天练拳,陈平安在练拳之前,随口问了一句练剑需不需要找一部好的剑经。

  结果老人大怒,原本既定的淬炼体魄,变成了锤炼神魂,而且在那之前,以“切磋”名义来勘验练拳成效,以神人擂鼓式,足足二十五拳,把陈平安打得差点哭爹喊娘。

  奄奄一息的陈平安躺在地上,半死不活。

  他多次误以为自己真的就要死了。

  老人居高临下,冷笑问道:“人心不足蛇吞象,拳还没练好,就想着分心练剑?!”

  满脸鲜血看不清面容的陈平安悲愤绝,一边呕血,一边沙哑答道:“我是想问练拳之后,应该如何练剑……”

  老人很明显愣了一愣,发现眼神开始冒火的少年,老人尴尬一笑,一脚将少年踩晕过去。

  帮忙淬炼体魄嘛,晕厥还是清醒,差别不大的。

  结果那天晚上,陈平安出了药桶换了衣服,就在一楼对着二楼破口大骂,脸色铁青,咬牙切齿。

  骂得还真不含糊,不愧是泥瓶巷出的市井少年。

  青衣小童和粉裙女童在旁边坐着嗑瓜子,就连青衣小童都开始佩服起自家老爷,练拳这么久,别的不说,只说这份胆识气魄,就效果卓著哇。

  之后陈平安坐在竹椅上,闷闷喝酒,剩下小半壶酒直接喝光了。

  最快更新,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