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大仙木 > 第七百三十八章 结局

  内门主峰的崩塌声势颇大。

  在左丘向着墨子期出手的刹那,呆在归元宗内门的无数内门弟子都听到那一声崩山巨响。

  无数神识纷纷向着主峰方向覆盖。

  当他们看到完好无损的从废墟中走出来的‘墨子期’后,众人先是一愕,随即若有所思的收回了神识。

  墨子期而今回归,作为和掌门同辈的长辈,以及宗门最顶级的战力之一。

  无论墨子期做出什么令人费解的举动,他们也不敢插手,即便他打爆了主峰。

  反正一切只有掌门定夺。

  他们又怎么可能想到在归元宗主峰所发生的一切,眼前这个墨子期根本就不是之前的墨子期了。

  另一边,左丘放弃了踏入许木洞穴后,就这么闲庭信步的走向了归元宗禁地方向。

  在他即将开启禁地的禁制进入其中的时候,左丘的动作突然一滞,随即偏头看向后方。

  紫檀、离、端木蓉三人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左丘占据墨子期的肉身可以瞒过所有人,但却是不能瞒过归元宗这一代弟子中最优秀的紫檀三人。

  他们察觉到了墨子期的端倪。

  “我师尊不能让任何人打扰。”离紧握着手中的流光掠影枪,语气中带着冷厉。

  紫檀冷冷的审视着眼前自己的师尊,漠然开口:“你到底是谁?”

  “管他是谁,敢进禁地就宰了他。”端木蓉瞳中杀气腾腾。

  听得三人的开口,左丘轻轻一笑,而后转身一双眼瞳在他们身上来回徘徊一圈后,最终定格在了紫檀的脸上:“地级灵根荒古雷龙,来得正好,省得我再去找你。”

  一边说着,左丘的眼瞳中璀璨的碧芒闪烁。

  轰隆隆!震耳的雷鸣声从其体内迸发。

  噗通!噗通!噗通!

  随着连续三声肉身倒地的沉闷声响,禁地之前破败的空地上,紫檀三人已经尽数横躺在地。

  在他们的前方,左丘通体都笼罩在呈现出黑色斑点的天魄幡道器威能之下,

  这时候从他身体上流露出来的气息,愕然是蜕凡!

  “你们三个在苍瑞域这一代修士中都称得上人中龙凤,的确是难缠了一点,不过最后还是成全了我。”

  左丘神情淡然的瞥了一眼躺倒在地的三人,随即便将眼睛定格在了他左手手掌心上。

  那里有一条不断翻腾着的幼小雷龙,它正疯狂的挣扎着欲要脱离左丘的掌控。

  却是被一波波不知名的力量所束缚,终究难以翻起像样的波澜。

  看到这里,左丘嘴角终于露出满意的笑容,就在他即将转身进入禁地的刹那。

  “站住!”低吼的声音猛地响起。

  左丘略带诧异的回头,恰好看到离那通体都侵染了血迹的身影,正杵着流光掠影枪缓缓将自己那随时可以再次倒地的身躯站立而起。

  他遭受了难以想象的重创,但离那可怕的意志仍然支撑着他站了起来。

  眼睛中带着钢铁般的坚毅,离和左丘的眼睛对视在了一起,一张白色的面具缓缓浮现在了他的脸上。

  “你会死的。”少年的坚韧令得左丘都微微动容,不过稍息后他又恢复了淡然,看着离的眼睛古井无波。

  “此枪惊仙!”回应左丘的是离那摇摇欲坠的身体中爆发的狂热战意。

  左丘轻描淡写的点出一指,一尊由千万魂魄凝聚在一起形成的模糊残影出现在了他的后方,也随着他的动作点出一指。

  当初墨子期融合天魄残魂一指点爆过天玄宗主,离更加不可能挡得住这一指。

  哐当!流光掠影枪折断。

  一个猩红的血洞出现在了离的眉心,他那狂热的眼神最终化为了木然。

  做完这一切,左丘再没有看上离一眼,头也不会的转身撕开了禁地的屏障。

  离的身躯依旧维持着站立的姿态,他的体内已经没有了丝毫生机。

  片刻之后左丘出现在了禁地第四尊石碑上方,长明道人的身前。

  长明道人而今的模样和先前无疑有了天壤之别。

  皮肤细嫩如婴童,血肉中有温玉般的莹莹光泽扩散,就这么短短几个月时日,他好似进行了一次宛若重生的蜕变。

  看他而今的相貌,哪还有之前中年模样的沧桑,愕然就是一名少年。

  “斩去旧我,蜕去凡躯,这就是斩我诀的奥义吗?功法大成之日就是蜕凡之时。”

  看着这个与自己情同手足的师弟,左丘沉默稍息,终究还是伸出了伸出了手掌,一指点向长明的眉心。

  “子母禁术!”

  禁地之外身形高大的罗淼出现在了方才左丘和紫檀三人交战的位置。

  看着前方被某种力量璀璨的狼藉场面中央躺倒的紫檀三人,他那粗阔的面庞呆若木鸡。

  “到底发生了什么?”

  方才内门主峰崩塌的巨响他也是听在耳中的,同样他也曾经以神识窥探。

  当看见从废墟中走出的人是墨子期的时候,他便收回了神识。

  但随着时间推移,他越想越不对劲,便又用神识向着内门覆盖,看到了眼前的这一幕,因而他匆忙赶来。

  亲眼所见无疑比神识所看到的更具震撼力,看着躺倒在血泊中的紫檀三人,性子大条的罗淼都一脸悚然之色。

  不等他上前仔细查看一方三人状况。

  咣!惊天剑气轰然从归元宗禁地内喷发。

  璀璨的剑芒如是天穹上降下的长虹贯穿了禁地的屏障。

  一道狼狈的身形被那道无匹剑芒从禁地中轰出。

  罗淼下意识的看向了那名被莫测的剑气轰飞出来的存在。

  “墨子期!”罗淼眸子一突,他看清楚了那人的模样。

  不等罗淼细想紫檀三人的遭遇和墨子期之间到底有何联系。

  就在这瞬息之间,罗淼看到墨子期从怀中掏出了一枚玉简,毫不犹豫的向着内门中央抛去。

  “走!”随即墨子期爆吼一声。

  咻!又是一道光华腾空,妇人的身影带着那个名叫左汐的少女从内门某处冲出,向着墨子期抛出玉简的方向奔去。

  当!

  玉简落地,化作一尊旷世大阵。

  阵法之大,将归元宗内门过半的土地覆盖。

  而墨子期的身形和那妇人携带的少女在阵法出现的刹那,便一头栽入了其中。

  刷!三人的身形在罗淼的注视下,消失在了归元宗。

  内门禁地,长明道人悠悠转醒,蜕凡的气息顷刻间充斥内门每一寸空间。

  ……

  三日之后。

  “左丘!”暴怒至极的狂吼声猛地从许木闭关的洞府中震荡出。

  伴随着他的咆哮,滔天血气和破虚巅峰大能的威压齐齐降临归元宗内门。

  引得内门弟子纷纷侧目,看向许木洞府方向时,尽皆露出恭敬和复杂之色。

  视线移向许木洞府。

  除却许木本人以外,长明道人、罗淼、韩综、血厉、小虺蛟齐聚一堂。

  原本应该是许木闭关盘坐的石床上,紫檀俏脸祥和的躺在其上。

  许木之所以如此狂怒的原因自然是三日之前左丘的叛变。

  他的师兄离、端木蓉两人战死,眼前紫檀也生死不明,突如其来的惨剧,令得许木有些难以接受。

  “左丘的叛变是早有预谋的,从你手里拿走破阵玉简那一刻起,他就已经升起了谋夺众人道基的想法。”已经卸任了掌门之位的韩综悲痛欲绝的向着许木述说着。

  “师尊,师兄和端木蓉的尸体呢!”许木身躯都气得颤抖,悲不自胜的声音询问向站立在他侧旁的长明道人。

  “在纵云祠。”长明道人没有隐瞒自己弟子。

  “左丘必须付出代价!他现在在哪里?”许木受到阴阳化魔功影响,心底暴戾的一面此刻展露无遗,低沉的声音回荡在这洞府一方狭小的空间内。

  最为年迈的血厉,这三日来仿佛渡过了三十年岁月,显得更加苍老了,毕竟端木蓉是他的弟子,同为杀意决的传人。

  他也是场中和许木情绪最为相似的人,以沙哑的声音回应着许木的询问:“他靠着玉简内的破仙阵已经离开苍瑞域了。”

  “那我就去找到他,杀了他!”许木的决定几乎是不假思索。

  长明道人、韩综、血厉相视一眼,对于许木的决定他们早已有所预料,因而场中无一人阻止他。

  至于罗淼,小虺蛟更加不可能阻挡许木。

  众人的沉默,等同于默许了自己的决定,许木脸上的悲戚之色更加浓郁了。

  连最可怕的神秘生物掀起的灾难都熬过来了,却没有想到端木蓉和离居然陨落在了自己宗门长辈手里。

  想到这里,许木回头,俯身轻轻拉住了石床上安睡着的紫檀的手腕。

  紫檀是三人中唯一一个幸存下来的人,但是她体内的地级灵根荒古雷龙已经被左丘夺走。

  一身修为毁于一旦不说,道基受创,还遭到了可怕的反噬,至今都没有苏醒过来的迹象。

  即便是许木施展他那登峰造极的灵愈术,都难以将紫檀唤醒。

  这也正是令得许木担忧的一点,明明紫檀的伤势已经在他灵愈术下痊愈,按理来说早就应该苏醒的。

  见得许木拉着紫檀的手掌,洞府中的几人又是一片缄默。

  紫檀所面临的困境连已经进入了蜕凡境界的长明道人都束手无策,其他人更是不知所措。

  正在洞府中的氛围变得沉重非常的时候。

  “也许你可以去双恒域试试,那里能找到救这个小女孩的方法。”一名背负着九弦琴的青发男子慢悠悠的从洞府之外走入。

  “囚牛爷爷!”见得来人,小虺蛟当即迎了上去,一脸关切的说道:“你知道怎么救紫檀姐姐吗?”

  囚牛溺爱的摸了摸小虺蛟的脑袋,而后又看向了许木说道:“她的道基虽然毁了,但还不足以毙命。真正让她昏迷不醒的原因也并不是这个,而是因为她的元神里有两个灵魂。”

  “之前道基未损,两个灵魂又出自一脉,尚且能够依靠荒古雷龙的灵根平衡元神中两个灵魂的力量。”

  “而今平衡她们灵魂力量的灵根被夺,她的灵魂产生了错乱,因而没有苏醒过来。倘若不找到解决的办法,可能永远都醒不来了。”

  听得紫檀体内有两个灵魂,许木表情先是一愕,但现在这个份上显然不是关心这些的时候。

  他更在意的是囚牛口中所说的解决办法,忙声问道:“囚牛前辈,在双恒域能找到救紫檀的办法吗?”

  囚牛笃定的点了点头回道:“双恒域,有一个名叫双魂族的种族,他们在大千世界可都是赫赫有名。这个种族天生就是一体双魂,如同孪生。既然他们可以共存,那么他们就一定有平衡两个灵魂力量的方法。”

  “但是双魂族可不是那么好惹的,而且那种平衡灵魂的方法,关系到他们种族的传承。如果你执意要去,就得做好最坏的打算。”

  “只要能救紫檀,让我干什么都行。”许木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回应。

  囚牛并没太多以外之色,又继续说道:“其实以你的实力,就算走出苍瑞域也是一个不俗的强者了。”

  “而且龙丹的力量在你进入破虚巅峰的时候已经融入了你的体内。从现在开始它会慢慢将你的肉身进行升华,直到最终褪去所有的凡性,成就蜕凡,而这个过程最多三年。”

  “蜕凡生命,在大千世界也算强者了,所以你大可放手施为。”

  “谢前辈指点。”许木向着囚牛恭敬的行了一礼。

  囚牛含笑着受了许木一拜,而后又拍了拍身侧小虺蛟的脑袋说道:“临走时,带上小家伙吧。他的父亲就在星空之外,也许有一天你们能够遇到。”

  “小虺蛟的父亲?”许木还是第一次听说小家伙的身世。

  囚牛颇为认真的解释道:“他叫负屃,是本座和霸下的八弟,在当年那鬼东西出现在苍瑞域的时候,八弟和本座其他几位兄弟,被父王以伟力送出了天地牢笼。”

  “小家伙的母亲也是丧生在了那次劫难中。”

  “只要找到八弟,这小家伙就不算孤儿了。本座和六弟也商议过了,总不能让她跟着我们两个老家伙死守在苍瑞域这个小小的地方吧。”

  “好!”其实囚牛就算不说,许木也会要求带走小家伙的。

  既然囚牛主动提出,还免了他一番口舌。

  “作为照顾小家伙的回报,这一副冰魄棺就送给你了。”囚牛手掌一挥,在其袖口将飞掠出一副玄冰棺椁,稳稳的落在了洞府中央。

  “将这小女孩方在冰魄棺内,可以延缓她灵魂伤势的恶化。而且方便你随身携带。”

  “不要拒绝,你终不能抱着她到处跑吧。”

  囚牛的出现无疑给许木指了一条明路,他慎重的将紫檀抬入冰魄棺后,将这个法器收起。

  随即带着小虺蛟走出了洞府。

  顺着许木的眼睛看向归元宗内门中央的空地上。

  一尊旷世大阵愕然印在前方的大地。

  即便它还没有发动,其偶尔流露出来的阵法波动亦令人动容。

  这便是焚天上人留给归元宗最后的退路,一个可以破开囚仙阵的阵法。

  许木临走前去往纵云祠看了一次离和端木蓉的尸身,而后拜别了自己的父母和苍瑞域的友人。

  许木还专门向炼丹阁求了几炉延年益寿的灵药,保准自己的双亲可以长命百岁。

  那么他就可以放心的走出苍瑞域寻找解救紫檀的方法,还有……杀掉左丘。

  三日之后,随着破仙阵阵法波动的荡漾,许木带着小虺蛟的身影消失在了苍瑞域。

  许木前脚刚走,第五明月的身形却是出现在了归元宗山门处。

  仰头看着那道刺破了天地牢笼的阵法光芒稍息,她亦是迈步进入了归元宗。

  至于罗淼,他没有离开。

  反正破仙阵就在归元宗,以他和许木的关系,随时可以借用破仙阵。

  长明道人也没有走,归元宗因为左丘的叛变损失惨重,而今连许木都离开了,他就更加不可能走。

  宗门需要一个能够震住苍瑞域的大能,而长明就是最佳人选。

  也许将来的某一天他们也会顺着破仙阵离去,但不是现在。

  轩辕宗主和许木之间的恩怨。

  小虺蛟的身世。

  左丘的去向。

  大千世界之外的九幽地丁火火生命。

  神秘生物的真正源头。

  这一切的因果在大千世界中会和许木有着怎样的纠葛?